影子前锋

196 嘱托

196嘱托

“听着,你进去里面之后一定要扮演一名虔诚的天主教教徒。

“混蛋这还用扮么!我本来就是天主教教徒!你没发现我很传统又保守么!我从不会在广告里面只穿一条内裤晃来晃去!”

“好吧,虔诚的天主教教徒。你要首先保证你自己的安全,看看兰瑟现在是否还好只是顺便的,能看到就最好,如果看不到他,千万别让人知道你想起了他!”

“老子想向教皇问个人怎么了!!我看起来很像是会制造枪击案的可疑分子么!!!我!我可是现在的罗马王子!!不要平时小狼小狼的喊惯了就忘了这一点!!!”

这是岳一煌与克里斯蒂安的通话内容。

当两人在圣诞节之后打电话给对方的时候,克里斯蒂安无可避免的向岳一煌坦露了他作为罗马队的下任内定队长会在不久之后进到梵蒂冈,看望遭遇了恐怖枪击,并且受到严重惊吓的教皇殿下。

得知了这一消息后,岳一煌很隐晦的向克里斯蒂安表示,如果他去梵蒂冈,能不能帮自己看看兰瑟是否还在教皇的身边,并且他现在还好吗。

克里斯蒂安当然二话不说的就同意了。可这样之后,岳一煌反而不放心了,就将他在之前早就已经联系过兰瑟,可是梵蒂冈那边的态度一直很奇怪的事情告诉了克里斯蒂安。听到这些后,克里斯蒂安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就表示让岳一煌不要担心,他一定会把事情给解决的。毕竟……他也觉得兰瑟是个不错的家伙,希望他会没事。

而后,就在克里斯蒂安出发前的一小时,他和岳一煌就有了这样的通话内容。

罗马队的几名队员去往梵蒂冈的这一路上十分顺利。并且由于梵蒂冈已经关闭了很多天,往日里会大排长龙的梵蒂冈大门前现在只有几名人说少得可怜的游人。

罗马队的队员带了一些和足球有关的慰问品。

比如罗马队的队旗,印有罗马队队徽,并有多名现役球员签名的足球,还有一件重量级的礼物,那就是二十年前的,狼王托蒂的球衣。收到这些礼物的教皇显得很高兴,他和罗马队的队员亲切交谈了一会儿。*非常文学*当他和克里斯蒂安·托蒂交谈的时候,更像是一个慈祥的老爷爷在和自己的孙子说话。可这份交谈没过太久就被人打断了。

一名梵蒂冈卫队的士官过来通报有人急着要见教皇一面。

罗马队的队员们并没有听到那名士官说要见教皇的人到底是谁,但那一定是位极为重要的客人。因为随后教皇就向他们表达了歉意,而后说他们先在梵蒂冈,去他们想去的地方转转。

听到这句话,肩负着特殊使命的克里斯蒂安笑了,表示他正好还想再好好的看看梵蒂冈,如果这不会给教皇带来麻烦的话那就太好了。

而后,罗马队的队员们走出那栋教皇居住的城堡,开始在依旧保持着中世纪建筑风格的城中之国里漫无目的的转悠。就是在梵蒂冈内古朴的石阶街道上,克里斯蒂安看到了那个很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的兰瑟。和自家队长萨马雷走在一起的克里斯蒂安看到完好无损的兰瑟,睁大了眼睛甚至是张了嘴,却是没有在另一名卫兵的视线范围内叫住兰瑟,而是对着他张了张嘴,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的用夸张的唇语说了一大堆,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兰瑟看着这样的克里斯蒂安,露出了笑意,而后向他挑了挑眉毛,走进了另一处会通往梵蒂冈内园林的街道。克里斯蒂安收到示意,又跟着自家队长走了一段路,而后表示他想自己一个人再到处看看。

萨马雷并没有多想就同意了。而后,克里斯蒂安放慢了脚步,看似不经意的走向兰瑟刚刚消失的那处通道,并最终走到了一片满眼绿色,看起来很像是古罗马时代遗迹,并且有着巨大石块的园林。

“你在找我。”

当克里斯蒂安走进里面的时候,兰瑟的声音在这样在自己的身后响起。克里斯蒂安猛地一转头,不客气的瞪着兰瑟,没好气的说道:“所以你这到底是在玩什么!11号他很担心你啊!你这到底算是有事还是没事!”

听到克里斯蒂安所说出的话,兰瑟呼出一口气的笑了起来:“果然,是他让你来找我的。”

仅仅是轻声呢喃一般的话语,兰瑟并不等克里斯蒂安又再次骂骂咧咧起来就继续说道:“能让我的蓝牙耳机连接到你的手机上吗?然后你就离开这里,别走太远,拨通岳的电话,等到他挂了电话之后,再解除耳机的连接,然后回去。”

兰瑟的话语虽然让克里斯蒂安心里很有疑惑,但他到底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兰瑟点了点头。得到了示意的兰瑟很快拿出自己的蓝牙耳机,在耳机的延伸部分,还有一个小型的话筒,这可以让兰瑟在距离克里斯蒂安四百米的距离内使用对方的手机和别人通话。

兰瑟打开了蓝牙耳机的开关,而后向克里斯蒂安点头示意。克里斯蒂安向这个瑞士人报出了一个匹配连接密码,而后就在转身的同时将手机和兰瑟的蓝牙耳机连接,并拨通了岳一煌的手机号码。

“克里斯?你已经从梵蒂冈回来了吗?情况怎么样?”

等了一早上的岳一煌才看到克里斯蒂安打来电话,这就马上接起,而后问出了这段话。却没曾想,在电话那头响起的,竟是他数天都联系不上的那个瑞士人。

“我没想到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从头到尾都在关心着我的情况,并试图帮助我的,会是才见过两次的你。”

“兰瑟?你……现在怎么样了?”

显然,岳一煌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会是怎样的惊讶。并且从兰瑟的话语中,岳一煌可以清晰的意识到,这名教皇身边的贴身保镖的确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与那场在平安夜发生的枪击有关。

“我很好。只是很想去做一件事,但又无法做到。你……能帮我吗?我现在,很需要你的帮助。除了你之外,我想象不到还有谁更适合。”

“我无法在现在就回答你我一定可以帮到你。但我保证我会尽力。”

“那就足够了……”

笑着说出这句话,兰瑟在片刻的沉默后像岳一煌叙述了他不惜被教廷怀疑也要极力隐瞒的真相。

“首先,我想想你确认。你知道圣殿骑士团吗?”

“我……听说过,但对他们不太了解。”

“不了解也好。我只是想说,圣殿骑士团并没有在那次大清洗之后就消声灭迹,事实上他们一直都在进行着传承。带着对教廷的恨意。他们仍然信奉着天主教,却是对教廷和教皇都抱有可怕的敌意。是天主教的信徒中最为边缘的一部分。而这次造成了平安夜枪击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恐怖分子,而是圣殿骑士团的后人。他们……想要在平安夜,耶稣降生的那一天杀了教皇。”

岳一煌屏息听着这些。竟是在此时说不出一个词,只有沉重而缓慢的呼吸声能够告诉对方,他正在电话的那头听着,听着。

“我们粉碎了他们的阴谋。可就在我要向已经快要死去的杀手确认他们的身份时,我看到了一名杀手挂在脖子里的项链。我打开他的项链挂坠,却是看到了我曾经爱慕过的女孩,诺维雅。那个杀手把她的相片藏在项链里,和他的十字架一起。

而后我很快去调查,调查他们的关系。我查到诺维雅在前年的时候嫁给了一个法国人。那个法国人和被我杀死的圣殿骑士团后人长得不一样。可我却从他们的身形上判断出……他们很可能就是一个人。

现在,诺维雅已经怀孕了,离预产期只有四周的时间了。我很担心她……”

听到那些,岳一煌皱起眉,显得十分不可思议:“你是说,她的丈夫就是制造了那起枪击的凶手?天……那个男人怎么会……”

“他太自信了,以为通过整容改变了样貌我们就调查不到他了。并且,诺维雅那时候是镇子上出了名的美人。很多男孩都喜欢他,还有许多经过镇子的年轻游客也都爱上了她。被那名杀手放在项链里的,正是她少女时的相片,和我离开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希望我做些什么?”

“带她离开她现在待的地方,并且乘坐火车离开。我无法将那张相片交给教廷。因为我无法说服教廷,诺维雅会是无辜的。我也无法肯定他们不会对诺维雅做出残忍的事……我更不能看着她一个人在那里。她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在法国也没有亲人。她不能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待着。并且,我也很担心圣殿骑士团的人找到她,说服她成为圣殿骑士团的一员,为她的丈夫报仇。如果真的有那样一天,我不知道我在面对她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能按下扳机。我不希望那一天会到来……”

“告诉我她在哪里。我会去找到她,把她带到都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