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99 善意的警告

199善意的警告

当法泽尔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对视一眼,而后急忙赶在对方开口前一步走到门铃装置前,抢下听筒,看着把脸正对着监视镜头的法泽尔,深吸一口气的大声说道:

“当然当然!你是我的朋友!保安快让他进来!!”

说完这句话,岳一煌又深怕弗朗西斯科再把听筒抢走的很快挂下,后知后觉的转过身,身体僵直的看向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弗朗西斯科,仅仅是一个愣神的时间,弗朗西斯科就切断了门铃装置的电源,而后带着些许凶狠的劲头,把岳一煌按在墙上,狂风肆虐一般的亲吻对方,用舌头在对方的口中搅动,汲取对方的津液,更将对方的气息全都抢夺过来,待到他迷恋的影锋要被他弄得窒息,四肢无力的时候才放开。^//^

弗朗西斯科紧紧的揽住岳一煌的腰际,感受着对方胸膛剧烈的一起一伏,而后一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惩罚一般的捻转揉捏着都灵队影锋胸前的凸起,却是在这样的时候都不忘记要挑逗对方,惹得怀里的人身体轻颤起来。

“我先暂时的放过你。待会儿,我会尽可能快的赶走那个惹人厌的家伙,然后……我会和你好好的,好好的讨论之前没说完的问题。直到你给出一个能让我满意的解释之前,我不会放过你的……”

弗朗西斯科将自己的唇抵住岳一煌的耳朵,用故意压低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着,并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含住了岳一煌的耳垂,甚至……用舌尖舔舐吸咬对方的耳朵。身体上敏感异常的部位被人这样的玩弄,并且这个人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在这方面还十分青涩的幻影之子直接就被对方弄得脸红得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甚至……脚下根本就没有了力气。

恼羞成怒的岳一煌用力的将对方一把推开,然后双手放在墙上的喘了好久才恢复了点力气,让自己看起来更正常一些。

可就是在他还没完全恢复的时候,门铃已经响起。

看起来……心急的法泽尔根本就是让保安开着电瓶车带他过来的。

听到门铃声的岳一煌惊得猛地站直,而后手足无措的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衣服,让那些看起来不要那么的凌乱,并且……不那么的可疑。

但是很显然,人一慌乱起来,就会手忙脚乱,更把事情越弄越糟。看着这样的岳一煌,弗朗西斯科虽然生气,却还是有些无奈的走到他的身前,为他把衣领拉好,更把凌乱的发丝拨顺了,而后给了对方一个轻柔的吻,这才把房门打开。//

可就是在把房门打开的那个瞬间,身体发僵的人换成了弗朗西斯科。

是的,法泽尔露出了格外灿烂的笑容,当他看到弗朗西斯科也在,并且岳一煌的嘴唇还有些红肿的时候,他的眼睛里燃烧出了格外闪亮的光。

哦!弗朗西斯科家的专情小野猫现在看起来性感极了,最重要的是……这只专情小野猫看起来刚刚还在和他的老朋友弗朗西斯科亲热!!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的老朋友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就直接调转方向说他还是想要和艾伦美人复合!!!

但是会能够让弗朗西斯科在这样的情况下僵直了身体的,当然不会是一脸傻相让人想给他一下的法泽尔,而是……站在法泽尔的身后带着一脸笑意的艾伦。

可是岳一煌的反应比弗朗西斯科更快。看到艾伦大魔王的出现,在那支邮轮广告的拍摄后就一直躲着艾伦的岳一煌很快就要把门直接关上。但是岳一煌才抓着门把手的要关上,在冬日里保持着高兴奋度的法泽尔就已经一脚跨了进来。

【哦,弗朗西斯科,我的老朋友!今天我来,是有一个重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我!我和艾伦,我们两个已经决定在一起了!!!】

完全理会错了艾伦意思的法泽尔是那样激动而又兴奋的和艾伦的前男友弗朗西斯科用英语说着这样的“好消息”,可是事件的又一当事人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傻里傻气的话语,而是直接越过弗朗西斯科,走到岳一煌的面前,用意大利语对他说道:

“有可以谈话的房间吗?也许我们两个需要好好的谈一谈。”

“我、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是吗?我还以为你会想听一听有关你从里昂带回来的那个女人的事。你真的……不怕那些人找到她吗?”

艾伦说着这句话的语气十分的平静,却是让从他走进这栋房子起就精神高度集中的弗朗西斯科猛地转过头去,却是看到了岳一煌惊讶而又迟疑的样子。那样的表情……分别带着浓浓的戒备,这种不同寻常的表现让弗朗西斯科意识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可是,还不等弗朗西斯科开口说话,岳一煌已经带着艾伦一起去到了一楼的一间房间。那正是影音室,可以让屋子的主人在这里尽情的享受全立体式的影音播放设备,观看全立体的球赛,是一楼最大并且隔音效果也最好的一间屋子。

看了这间屋子一眼,艾伦动作大方的走到里面,并直接脱了外套的坐到了里面的沙发上。仅是这样一个动作,就气势全开,把岳一煌这个屋子的主人给压制了下去。但直到这一刻,岳一煌已经无法去在意太多,他先是把房门从里面反锁,而后走到酒水吧,为艾伦泡了一杯热茶,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而后又坐到离艾伦很远的另一个沙发上。

在沉默了片刻后,岳一煌迎着艾伦那带着笑意的眼神首先开口道:“你……知道多少……?”

听到这个问题,艾伦脸上的笑容变得更为迷人了。那不愧是近年来在英国发展的新一代男演员中,人气最高的一位。他想了想后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很多。”

察觉到岳一煌皱起的眉头和不满的情绪,艾伦好笑的补充道:“连那些在追踪诺维雅的人现在到了哪里,我都知道。不知道,对于这个回答,你还满意吗?”

这剂猛料一被丢下,岳一煌立刻坐直了身体,浓厚的戒备被敲开,他……似乎着急了起来,立马追问起来。

岳一煌:“他们现在到哪里了!已经知道诺维雅在哪儿了吗?那她们会不会有危险!”

艾伦:“她们?”

岳一煌:“是的……我把诺维雅安置在我朋友的家里了。对方也只是位柔弱的母亲。”

艾伦:“我想,即使那群人去找到诺维雅的目的已经不像最开始时的那样单纯了,但他们起码不会在短时间内就伤害到那个女人。”

岳一煌:“不不不,那样也不可以。我答应过了朋友的,不能让诺维雅被那些人带走,这是我的承诺。”

艾伦:“朋友?或许,这会是我来的目的。我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会让自己牵扯进这么危险的事情里。你应该知道,如果有人敢在平安夜的时候枪袭教皇,这就意味着……已经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了。枪杀教皇,这件事在欧洲远比暗杀美国总统还要严重得多得多。”

岳一煌:“我……也许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艾伦:“因为这可能会让你的那位朋友受到牵连?”

岳一煌:“是的……”

艾伦:“那么,你能不能起码告诉我,这群疯子究竟是什么人?如果什么都无法得知,我没法帮到你。”

岳一煌:“他们……应该是圣殿骑士团的后人。”

岳一煌在迟疑了很久之后,还是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一个让艾伦惊讶,却也同样可以让他抓到许多蛛丝马迹的答案。

得到这个答案后,艾伦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旁边小沙发上的岳一煌,并在对方要站起来的时候,直接拽着他的领子按在沙发的靠背上,危险的气息就这样从他的身上溢出。

“很好……很好,为什么你总是可以给自己惹到这么麻烦的危险?你知道那群疯子会有多可怕么!如果让他们觉得你和教廷的人有关系,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在你才踢完比赛的某一天晚上,一枪命中你的心脏!没有人能查得出你是怎么死的!这个世界上死的不明不白的社会名人,从来就没有少过!真是混蛋!”

艾伦在岳一煌的面前又一次的暴.露了自己更为真实的一面,着急的弗朗西斯科和法泽尔两个人在门外既没法打开被反锁的影音室房门,又无法从隔音效果太好的房间里抓到一丝一毫的,逸出的声音。

然而和梵蒂冈城内现在的紧张情况相比,这里简直只是朋友间的小打小闹而已。

已经完全锁定了那些企图找到诺维雅并且在和她谈话后将她带走的那些人,兰瑟在梵蒂冈城内人员紧张的时刻带走了十名卫队士兵,并命令他们换上便衣,跟自己一起出发。

身为追查平安夜枪击案的教皇护卫者,兰瑟完全有权力也有资格这样做。但是这样的做法无疑也引来了反对的声音。在教皇的四名贴身保镖之中和兰瑟关系特别好的那名有着黑色卷发的瑞士人紧张而又担心的看着正准备出发的兰瑟,似乎想要对他说什么。然而,兰瑟却是将一支录音笔交到了他的手上。

“这是……?”

“我的自述,请你亲手交到教皇殿下的手上。当殿下明白一切的时候,也许我已经为他把那些杀手的同伴带回来了。”

这章本来应该放在明早上更的,不过我总觉得好像早上更新之后留言又更少了……于是还是放晚上吧,可是如果明天晚上放的话好像就又隔了一天半才更了,就先放出来,明天的明天再说吧……

嘤,由于最近留言无限跌,干劲也无限跌……

不过,调整一下状态也许也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