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00 生死时速

200生死时速

“我的自述,请你亲手交到教皇殿下的手上。....当殿下明白一切的时候,也许我已经为他把那些杀手的同伴带回来了。”

兰瑟平静异常的对那名有着黑色卷发的瑞士人说完了这句话,而后就对自己的这位同伴点了点头,带着十名由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卫队护卫离开了。

闻风赶来的主教先生不断的问着石制敞开式走廊上的人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都站在这里。当主教看到带着十名卫队士兵向外面走去的兰瑟时,他大声喊出兰瑟的名字,更让他站住。然而兰瑟却只是向他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而后便离开。

看着兰瑟的离开,那名有着黑色卷发的瑞士人也转身,向着教皇此时所在的房间走去,却并不管主教先生在他身后的大声呼喊。

“多斯!兰瑟把什么交给你了,他又是要到哪里去!”

看到那名有着黑色卷发的瑞士人根本就对自己不予理睬,主教先生掀卷着衣袍快步追上去,而后一把抓住对方的肩,逼得对方只能转过身来。

看着主教先生万分震怒的样子,有着黑色卷发的瑞士人只是用一种十分谦逊的态度说道:

“很抱歉,主教先生,我和兰瑟都是教皇殿下的贴身保镖。整个圣城中,我们只听命于教皇殿下。你没有资格指挥我们,我们也没有义务接受你的命令。并且,在两者的命令起到冲突的时候,卫队需要首先接受并执行我们四人的命令。希望您可以谨记这一点。”

说完这句话,有着黑色卷发的瑞士人转回身继续走向教皇所在的房间,并按照兰瑟所嘱托的,将那支录音笔亲手交到教皇的手中……

【殿下,我为我所隐瞒的而感到抱歉以及愧疚。请允许谦卑的我在您的面前叙说那些真实。在成为您忠诚的卫士之前,我有一个心爱的女孩。在我们还年幼的时候,她和我约定,长大后会成为我的妻子。可是我的信仰将我带到了梵蒂冈。

她曾对我说过,作为一个女孩,她可能无法在漫长的等待中做到不去忘记,做到不改变心意。我却以为我们之间的感情可以足够坚定。】

整支录音笔里,只有一个音频文件。因此,当本笃十七世按下录音笔的播放键时,兰瑟那在温柔中带着些许惆怅的声音变在房间中响起。就仿佛是和清风作伴的乐器所演奏出的乐章一般。

【在我二十二岁的时候,您给了我两周的假期,让我回家探望我的亲人,还有朋友。那时,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而那个男人,正是在平安夜时被我打死的三名杀手中的一名。

虽然他进行了整容手术,可我能够确信,那个男人就是我曾深爱过的那个女孩的丈夫。】

随着录音笔所播放出的,兰瑟有关这此隐瞒的自述响起,本笃十七世走到了窗台前,望向兰瑟带着身着便衣的卫队士兵离开的身影,而后又再次转头,看向那个还在播放着陈恳自述的录音笔。带着一份说不出口的叹息。//

【我坚信那个单纯而善良的女孩和这起枪击以及那个疯狂的组织没有丝毫的关系,可我无法让别人也和我一样坚信。所以我选择了隐瞒。我原以为,将她转移到其它的地方就足够保护她。可那些人却不愿意放过这个可怜的女孩。

现在,我就要去往那个可怜的女孩所在的地方,亲手抓住那些杀手的同伴,并将他们带往梵蒂冈,带到您的面前,让他们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忏悔。您忠诚的卫士,兰瑟。】

兰瑟带着十名卫士出了圣城,并去往机场,乘坐飞机去到都灵。并且在这一路上,掌上微型虚拟电脑还在为兰瑟锁定追踪着那几名正在向诺维雅所在的住处靠近的那些圣殿骑士团的后人。卫星地图为他展现着那些注定了不该在此时由法国越过法意两国的边境,并向着意大利都灵而去的圣殿骑士所在的位置。

从罗马飞往都灵,机上飞行时间只需要七十分钟。

再加上圣城人员可以向机场申请特别通道,他们花费在机场的时间会少之又少。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兰瑟就已经通知了教廷在都灵的分支团体准备专车。也就是说,如果顺利的话,两个小时之后兰瑟一行人就能够抵达诺维雅此时的居所……

与此同时,那群由法国坐火车来到去往都灵的六人小团体也正在跨越着法意两国的边境线,坐在同一个火车的包厢里,拉起让外界走廊上的人能够看到他们的帘子,更沉默着,只是看向窗外不停变换着的景色。

在他们之中,有五名看起来极为年轻,且身体强壮的年轻人,也有看起来年纪稍大的长者,那名男性身材高大,却是让人一眼看去就会觉得那应该是教堂里很值得人信任的神职人员,却又从身上透露出一种无法说清的庄严感。

他们在都灵的普洛塔诺瓦火车站下车,而后乘坐地铁去往诺维雅此刻所在的地方。

这是下午三点。娜塔莎出门去到幼儿园接她的女儿放学。在她的家里,现在只有诺维雅一个人。这个性格温柔的女人坐在客厅里,摆弄着鲜花,用剪刀为它们修剪花茎,再把它们一根根的插回水晶花瓶里,摆出一个与美有关的造型。

她将白色中带着一些些绿色的西洋牡丹与白玫瑰摆放在了一起,中间又点缀上一些象征着坚韧的绿色花草,坐直了端详起花瓶中的花束许久才满意的收拾起被她修剪下来的花茎以及叶子。可就是在这个时候,门铃响起。

并没有多想,诺维雅站起身来,一只手托着后腰,而后步子缓缓的走到屋子的大门前,在打开门的同时笑着问道:“娜塔莎?是忘了带什么东西了吗?”

可就在房门被完全打开的时候,诺维雅却是看到了一名身带十字架的长者。那名长者在看到她的时候,对她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很抱歉,这间屋子的主人刚刚出去了,如果你要找她的话……”

“不,我是来找你的,孩子。”

就是在那名长者按响娜塔莎家门铃的时候,从先前起就负责对这几个人盯梢的,艾伦的手下拨通了他的电话。

这个时候,艾伦还在和岳一煌进行又一轮的深入交流,弗朗西斯科则在门外用力的拍着房门。他和法泽尔两人一个在让艾伦放开岳一煌,另一个则在劝说对方艾伦这么温柔需要别人保护的美人怎么会对专情小野猫怎么样,岳好歹是名在场上球风凶悍的足球运动员,可艾伦只是个柔弱的电影演员。

就是在这个时候,艾伦的手机铃音响了起来。并且那并不是他平日里一直用的手机铃音,而是被他设置为特殊人群来电时的特别铃音。几乎是在听到那个铃音的一瞬间,艾伦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他放开了岳一煌,而后接起电话。

【喂?事情有新进展了吗?】

【是的先生,那群人已经和目标人物接触到了。】

【他们要把目标人物带走了吗?】

【还没有,不过有更棘手的事发生了。现在在外面盯着那群人的不止有我们。他们大约有十个人,但是训练有素,并且很有纪律性。看起来……就像是一支小型的军队,但是并不像是普通的雇佣兵,他们看起来斯文多了。】

几乎是在手下人说出这段形容之后,艾伦就直接把电话拉远,而后用意大利语向岳一煌问道:“说出你所知道的教廷卫队的特征!”

岳一煌:“教廷的卫队有很多人!我……我没法笼统的给你形容,不过……他们全都是瑞士人。”

艾伦:“我当然知道梵蒂冈卫队的所有成员都是瑞士人!你直接说出那个拜托你把那女人从法国转移出来的家伙长得什么样!”

岳一煌:“他……大约187公分,黑色头发,身材和弗朗西斯科有些像,不过上身比弗朗西斯科更强壮一些。眉骨……”

艾伦:“是直发还是卷发?”

岳一煌:“直发!”

得到了确认的艾伦立刻拿起手机用俄罗斯语对那几名部下说道:【赶快确认教皇身边的贴身保镖兰瑟在不在这里!这些人很可能就是教廷的人!】

【是的先生!我看到那个瑞士人了!哦不,他发现我们了!!】

【该死的……给我后撤!千万别让那些瑞士人以为你们和另外那群人是一伙儿的!在我过来之前尽量不要和他们起冲突!给我记清楚这是在意大利的地界上!!】

骂出这句话后,艾伦挂了电话,而后打开反锁的房门,正当弗朗西斯科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艾伦已经穿起外套要向外走去。连带着意识到那通电话很可能和这次的事件有关的岳一煌也跟了上去。

岳一煌:“情况……怎么样了?”

艾伦:“简直一团糟!教廷的人到了,那群从法国一路找过来的家伙也到了,没准就在你朋友的家里,很快就会发生枪战。”

听到这个答案,岳一煌反应迅速的拨通了娜塔莎的电话,“娜塔莎,接到伊萨了吗?哦不不,没什么,我只是想,也许带你的伊萨去百货公司逛一圈会是个不错的选择。问问伊萨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算作是我送她的礼物。哦别再管圣诞节是不是已经过去了!还有就是最近好像有一部很棒的儿童电影上线,带她去电影院看看吧。”

挂了这通电话的岳一煌很快穿上外套追了上去。

“坐我的车吧,可以省去你走到外面的时间,而且我对去那里的路况很熟。”

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寒冷的狂风肆虐起来,并且还伴随着意大利的北部在冬天市场见到的飘雪。可那却并没有让岳一煌向外冲出的脚步变慢,只见他跑着去到车库,动作极快的将车开出来,而后停在了艾伦的身前。

看到岳一煌的举动,艾伦总算是稍稍对他满意了些,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然而就在岳一煌发动汽车引擎,打算飞车出去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又拉开了门把手,没等岳一煌说出什么的就坐到了汽车的后座上,就连完全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法泽尔也冲了过来。

弗朗西斯科:“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做教廷的人到了,并且很快就会发生枪战!”

艾伦:“啊,有趣的问题,看来你压根什么都不知道啊西斯科。”

弗朗西斯科:“是和那个女人有关系?”

艾伦:“你答对了,那个女人和一群会去袭击教皇的疯子有关。”

弗朗西斯科:“真是够了!一煌你怎么会和那样的女人扯上关系的!!”

法泽尔:【说英文!!拜托你们能不能有一个说点英文!!!我听不懂那些鸟语啊!!!】

艾伦:【我们在说,我们现在正要去的地方可能会发生枪战。】

法泽尔:【枪、枪枪战?】

艾伦:【是的,需要现在停车吗?】

法泽尔:【不……不需要,我会保护你的!!只是我可以先打个电话给我的经纪人,让他多给我买份保险么……】

艾伦;【随意。】

法泽尔:【那要不要……让他给你也多买一份……?】

回答法泽尔的,是尖锐的汽车急转弯的声音。那正是因为前方出现了一个红灯,为了赶时间的岳一煌直接一个急转弯开到了一条小道里,径直冲了过去。

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的法泽尔下意识的转头向车子的后窗看去,却发现他们所乘坐的,由岳一煌架势的这辆普通轿车竟然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弧形划痕。于是彻底被蒙在鼓里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的法泽尔失控的大喊起来:

【弗朗西斯科!!!你不是说你家专情小野猫不喜欢高调开的只是最普通的轿车而不是高档跑车吗!!!】

我本来想着这章就算肥一点也得把这段的支线剧情全都告一段落的,但现在发现塞不下,只要再延后一章结束了。虽然现在做过多的剧透不好,但我真的要说……这段和以后的一段重要剧情是相关的……

以及,写到最后的时候我都在忍不住的吐槽这四个人……你们真的不是去做枪战围观一日游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