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01 尘埃落定

201尘埃落定

【愿意给我一杯咖啡吗?】

【当、当然!】

【也许我该向你做一个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阿曼德。我,勒格拉,还有许多心中抱着对信仰的热情,更热爱着天主教的人经常都会在周日聚在一起,向彼此诉说自己的烦恼,做弥撒,向上帝祷告,就像亲人那样。而我,正是勒格拉的导师。】

在确认那群人已经走进诺维雅此时所在的屋子后,兰瑟打开了安装在诺维雅手机上的那块芯片上所带有的窃听功能,并静静的背靠着墙,坐在那户被教廷临时征用的,信徒的家中。

十名卫队士兵中的八名卫兵被兰瑟派了出去,用以锁定此刻就在那栋房子的周围警戒着的,圣殿骑士团的卫士。

而跟随兰瑟一同来到都灵的十名梵蒂冈卫队士兵中的最后两名则和兰瑟在一起听着在不远处发生的那场对话。

【勒格拉是个富有**和朝气的孩子。他热爱着自己的信仰。是我们这群人的这一辈年轻一带里领军式的人物。也许,他从未和你提起这些,但他的确是一个在教会中收到很多人崇敬的,优秀的年轻人。哦,请原谅,只是我听说,你也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

【是的,先生。我是一个瑞士人,来自瑞士的天主教州。在我的家乡,几乎每个同龄人都信奉着天主教。】

先前发现了艾伦所派下属的,似乎只有兰瑟一个人。他的目光与那些中欧人相触后,对方似乎是早就已经明白了他的身份,并有些慌乱的低下头,之后便马上后撤。尽管对那些人有着浓浓的警戒,可直觉已经告诉兰瑟,那些人和圣殿骑士团的后人并不是一起的。

因此,兰瑟并没有让跟自己一起来的梵蒂冈卫士把注意力分散到那些已经后撤的家伙身上。

当那场谈话开始的时候,兰瑟即刻下令,让八名卫兵分为四组,前去监控住四名在外围的圣殿骑士团卫士。至于他自己,则拿好了装有大剂量麻醉剂的远程麻醉枪,装好两支麻醉剂,而后趴到窗台上,通过瞄准镜确认最后两名伪装成普通路人,就在附近警戒着的圣殿骑士团卫士。

【那么,你知道圣殿骑士团吗孩子?】

【圣殿骑士团?我当然知道,先生。他们是曾经的圣城守护者,勇敢,受人尊敬。】

【是的,他们勇敢,受人尊敬。他们曾经是三大骑士团中最为光辉,也最为强大的一支,却被他们所效忠的教廷迫害,成员几乎全都死在了残酷的刑讯与火刑架上。】

窃听器在将那栋房子里所发生的对话传送回来的同时被同步录入。

如同兰瑟所希望的那般成为诉说诺维雅是为无辜者的证据。

而此时与兰瑟一同待在这里严密监视着那栋屋子境况的两名卫兵也将会与他一同鉴证诺维雅的清白。

【也许我该对你说声抱歉,孩子。因为我不得不在新年的时候给你带来这样一个悲恸的消息。你的丈夫,勒格拉已经去世了。他为了自己的信仰,死在了平安夜的晚上。】

当诺维雅不敢置信的抽气声从窃听设备的那一头传输回来的时候,兰瑟在他们的电波频道上说了一句:“行动”。

一场教廷对原本效忠于它的圣殿骑士团的又一次争锋对决就此开始。

随着兰瑟的一声令下,已经出动的四组卫兵从暗处袭向那四名圣殿骑士团卫士。而兰瑟自己,他则在刻意变得绵长的呼吸声响起的时候扣下扳机。第一枪,他命中了目标人物□在外的侧颈。第二枪,他命中了目标人物没有戴上手套,并刚刚从外套口袋中抽出,为自己点上一支烟的手背。

当兰瑟透过瞄准镜确认自己的两枪全都有效命中的时候,他放下了麻醉枪,并穿上外套,盖住自己绑在腰上的四把手枪,走出了这户民宅。两名跟在他的身边随时待命的卫队士兵也同样更在他的身后,一起走出了这户民宅,向着诺维雅以及圣殿骑士团的高阶导师所在的房子走去。

【第一组行动完毕,已实现抓捕。】

【第四组行动完毕,已实现抓捕。】

从兰瑟的通讯耳麦中传来他瑞士同伴的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息声,以及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在身后的两名卫兵露出笑意的时候,兰瑟的表情依旧沉静。又走出五十米的距离,当兰瑟已经能看到两名身重麻醉枪而被麻倒在地的圣殿骑士团卫士所引发的,小范围内的**时,紧随其后的两名卫兵默契的走向那两名倒地的圣殿骑士团卫士。

可就是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不止一下的枪声……

听到枪声,和诺维雅一起坐在房间内的阿曼德猛地抬起头,带着一丝惊慌的站起身来,看向窗外,他开始用隐藏在衣领里的通讯器呼唤他所带来的六名卫士,却只有一个人回答了他:

“先生,我们被人袭击了!!是瑞士人!!!”

结束那句呼喊声的,是戛然而止的呼痛声。那在阿曼德的耳朵里是那样的突兀,突兀得让他根本没法按照先前所说好的预案布置给任何人。紧急之中,阿曼德在自己的手机上按下了一串繁复的数字,而后拨出通话键。

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意大利境内的所有圣殿骑士团成员全都收到了由他所发出的示警。

还沉浸在阿曼德的话语中,怎样都不愿去相信的诺维雅听到由阿曼德的通讯仪中传出的呼喊声,抬起头,无助而又无措的看向那名长者。

阿曼德:“孩子,这间屋子有后门吗?”

诺维雅:“抱歉,这里没有……”

阿曼德:“那就从前门突围!我们的人被人袭击了,这里现在很危险!!”

诺维雅:“什……什么……?”

阿曼德:“如果能冲到人群里,我们就能安全了!”

说着那些话的阿曼德再没有和诺维雅过多的解释什么,而是抓着诺维雅的手臂,打开了屋子的大门,带着这个距离预产期已经没有太多时间的女人,冲向外面,却是才冲出了没几步就被由兰瑟打出的子弹击中了大腿。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诺维雅本能的捂住耳朵尖叫起来,并跪坐在了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刚刚还在和自己好好说话的那名长者,他此刻竟是痛苦的抱着受了枪伤的腿,在雪地里蜷缩起来。只见阿曼德也从自己的腰带上抽出手枪,却是在还没抬起手枪的时候就直接被兰瑟又一枪的击中了握着手枪的右手手臂。

在那两枪后,兰瑟面无表情的快步走近,终于看清了来人的诺维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她已经九年未见了的青梅竹马,她曾经爱慕过的男孩已经长成了俊朗非凡的男人。他强壮,沉稳,可此时他的脸上却是不见了充斥了诺维雅整个少女时代的……温柔微笑。

“兰……兰瑟……?”

被喊出了名字的那个男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回答她。他走向那个倒在雪地里的圣殿骑士团导师,想要确认他的身上不会再有别的致命武器。果不其然,兰瑟又从阿曼德的腰带处摸到了有一把手枪。就在兰瑟拿出手枪的那个缝隙,阿曼德拼尽全力的将之前他被对方打落的手枪踢到了诺维雅的面前。....

“孩子!拿起它!拿起那把手枪!!”

几乎是在阿曼德喊出那句话的同时,诺维雅条件反射一般的在颤抖下拿起了那把被踢到了她面前的手枪,并受到惊吓一般的紧紧握住。

“好孩子……好孩子,现在,开枪杀了这个男人!!他是罗马教皇身边的走狗!就是他,是他在平安夜的晚上残忍的杀害了你的丈夫!!”

当岳一煌一行四人到达的时候,所看到的……就是那样的一幕。

离临产期已经只有两周的那个美丽的女人跪在雪地里紧紧的握着手枪,像她的初恋举起着。

“告诉我!告诉我这只是一出荒诞的谎言!!什么圣殿骑士团,什么平安夜,这些统统都是谎言!!勒格拉他根本没有死!!他也不认识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他只是个普通的银行职员,为什么会被卷到这些可怕的事里!!!你们全都在骗我!!”

看着这样的一幕,想要冲过去的岳一煌被他的搭档一把拦住,紧紧的抱着,并且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一点的声音。

弗朗西斯科能够感受到自己怀里的那个人在用力的挣扎着,可这一次……他却没办法让他的影锋如自己想要的那般去做些什么。

艾伦则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发生的这一切。他当然知道那个男人既然能够成为罗马教皇的贴身保镖,究竟是有着怎样强悍的实力。然而就是那个男人,他现在却是在一个柔弱的孕妇面前,被对方举着枪对着,无动于衷。

良久,仿佛已经被寒风将嘴唇冻在了一起的兰瑟终于还是发出了声音。

“我感到很抱歉,只是……我无法对你说谎,诺维雅。”

回答兰瑟的,是一击震耳的枪声……

这个神经已经紧绷到就在崩溃边缘的女人扣动了扳机,然而夺命的子弹却并没有设想她少女时代的恋人。

她朝天射出了一粒子弹,而后就瘫倒在了雪地里放声痛哭。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的岳一煌竟是不知道该在这样的时候去做些什么。他甚至忘了挣扎,只是失神的看向那个在此刻如此无助又不幸的女人。

那是个美丽的,温柔的,善良的女人。

她本应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甚至再过不久……她和她丈夫的第一个孩子就会出生。

可她却再也无法看到深爱着自己的丈夫了。甚至这个孩子根本就来不及看它的父亲一眼。

岳一煌无法想象,接下来等待着这个女人的……究竟会是什么。

兰瑟在诺维雅无助痛苦的时候沉默的走到她的身前,从她的手中接过那把手枪,而后又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动作温柔的依旧和九年前的一样。

“对不起……”

兰瑟向这个他曾深爱着,却在长久的时光中模糊了那份爱意的女人说出了对不起,仅为因他所造成的……印刻在对方生命中的,无法改变的不幸而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被兰瑟披上了外套后无助哭泣的诺维雅,被两名梵蒂冈教皇卫队的士兵用雪盖住了伤口的阿曼德几乎无法相信这一切已经既定的事实。

“他杀了你的丈夫啊,诺维雅……为什么要放过他……”

怔愣的阿曼德在被那两名卫队的士兵拖起时对上了诺维雅流着泪的……带着如火一般仇恨的双眼:“兰瑟是凶手,他开枪杀了勒格拉,那么你呢?你在平安夜的晚上,在他本应该陪伴在妻子身边的时候把他派到了圣彼得堡大教堂,去完成一个一定会让他失去生命的任务,是这样吗?所以……你也是凶手!!”

【所以……你也是凶手!!】

【所以……你也是凶手!!】

【所以……你也是凶手!!】

那句深深的控诉就好像是敲打在阿曼德的心口上,成为让他难以忘怀的魔障。

六名圣殿骑士团的卫士在那之后被直接押送到了罗马教廷。而大腿和手臂各中一枪的阿曼德则和诺维雅一起被送到了都灵市的医院。

是的,一起。

那个本就接近临产期的女人经受了这样的刺激,出现了早产的迹象。

负责留守的兰瑟将她也一同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好在,岳一煌他们也在,四个大男人总是能把一个情况危急的孕妇送到医院。

那个昨天下午还面色红润,露出母性微笑的女人面色发白的被推进了手术室里。

“拜托了,你先回去好吗?等这里结束了,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只是现在,先回去好吗?”

看着独自一人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兰瑟,岳一煌用带着请求的口吻对弗朗西斯科说道。而这一次,都灵王子并没有拒绝他的影锋。他将手放到岳一煌的后脑,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而后点了点头。

“好的,我答应你。我等你回来,就在你家,你的房间。”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笑着点了点头,感谢对方的体贴,而后向对方挥手告别。眼见着弗朗西斯科拽着一脸“我还有话没说完”的法泽尔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岳一煌走到了兰瑟的身旁坐了下来。而在手术室的门外,【手术进行中】的灯正亮起着。

“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安慰你。”

把目光放在自己的手上,岳一煌竟是发现自己在此刻,有些不知道该怎样看向此刻就坐在自己身旁的那个瑞士人。

尽管,他和对方的交情不深。可他却觉得,他能够理解这个人此时此刻的心情。他更觉得,对方其实和自己很像。只不过……这个瑞士人显然更不幸。

听到岳一煌的话语,兰瑟并没有抬头的拍了拍岳一煌的肩膀,而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

“很感谢你……很感谢你能够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对我伸出手。也感谢你履行了你的承诺,带诺维雅来到了都灵。无论如何,我由衷的……感谢你。”

说到了最后,兰瑟抬起头,让对方看到了他此刻发红的眼睛。

在漫长的等待中,兰瑟对岳一煌说起了他的初恋,有关他和诺维雅在一起,最为快乐的时光。

“当她说,她愿意在长大后嫁给我的时候,我以为那就会是我们俩的未来。有关她穿着婚纱,被我抱起的画面,我曾经想过很多遍,很多遍……”

“在我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我只是去应征成为一名梵蒂冈卫队的士兵。可你知道吗,普通的卫兵要到30岁才能退役,但是教皇身边的贴身保镖却是只要服役到25岁。我想要给她一个惊喜的。”

“原本我在今年夏天的时候,就可以服役期满,回到家乡,迎娶诺维雅。只是可惜,她在前年的时候就已经嫁给了别人……”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爱着她。如果心爱的人不在身边,你也无法和她长久的保持联系,也许时光足以抚平世界上最强烈的爱意。但如果说,我会在某一天迎娶一个女孩,让她成为我的妻子,那一定会是诺维雅。可是现在,再也不可能了……”

听着这些,岳一煌叹息着和兰瑟一起发出自嘲的笑声,而后把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和对方一起分享此时他们彼此的心情。

“我……能够明白喜欢一个人九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沉默片刻后,岳一煌语调迟缓的说出这句话,让身旁的人惊讶回头。

兰瑟:“你……真的确定吗?”

岳一煌:“是的。我是个早恋的问题儿童。也许我从十岁,或者更早的时候起就喜欢一个人了。最初的时候,是把他当初唯一的依靠,以及我专属的避风港。我想我没法离开他。”

兰瑟:“他?”

岳一煌:“是的,你没听错。我……听说天主教排斥同性恋?”

兰瑟:“可主更让我们尊重别人的信仰,尊重别人的选择。”

岳一煌:“哦,我喜欢你的说法。我真想为你刚才的那句话和你干一杯。但愿你不是只想让我感觉好受些。”

兰瑟:“你该相信,现在的天主教和十字军东征时的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在意大利国内,已经有七成的人支持同性恋了。可我相信在意大利不可能只有三成的意大利人是天主教信徒。”

岳一煌:“好吧,如果那些不会让你感到不舒服,我继续。我一直都认为……长大后我可以和他站在同样的高度。可现实却和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过去,我没有勇气去告诉他我喜欢他,我怕那会让他反感,甚至没法接受我以朋友的身份站在他的身边。我无法承受他看到我后就会躲闪的眼神。

并且我更不希望我的自私去改变了他,让他变成和我一样没法告诉别人,自己的恋人究竟是谁的可怜鬼。你该知道,足坛对同性恋的态度向来就不够宽容。他应该是快乐的,如果有什么能让他不高兴或是情绪低落,那一定是这周的比赛他没能创造进球。

可直到我来到了意大利,我才发现我甚至没有勇气去告诉别人……我们两个曾经是青训营里最好的得分搭档。现实……永远可以比你料想的更残酷。”

兰瑟:“那么,现在呢?时间治好了你的伤痛吗?”

岳一煌:“也许吧,当我想到他的时候,那份感情已经没有我刚来意大利时的强烈了。我也很久没梦到我和他两个□的躺在一起了。”

说道最后的时候,岳一煌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了那句,而后他和兰瑟一起笑出声来。许久过后,岳一煌又笑着说道:

“并且现在我觉得……只是用祝愿他能够快乐的目光看着他,一直一直的,已经没有那么的难了。我想我,应该能够做到。”

在两名梵蒂冈的卫兵守着阿曼德手术完成的阿曼德时,一名穿着医生白袍的男医师叫住了那两名卫兵。就在他们回头向那名医师走去的时候,去而复返的艾伦动作利落的给了那两名卫兵的后颈一击重击。而后他拽住堪堪倒下的两名卫兵,让他们好好的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更给他们摆出一副熟睡的姿态。

这整个过程极为迅速,做完这些的艾伦向着他们做医师打扮的男人笑了笑,将一个信封交给那名医师,目送着他进入特别看护病房,而后就再次离开。

“很抱歉,阿曼德先生。我不是很清楚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刚刚外面有一名先生把这个信封交给我。他说希望我能把个交给你。”

才从麻醉中苏醒的阿曼德打开了信封,并打开信纸,却发现那上面列出了多名圣殿骑士团现任成员的名字,以及家庭住址。

【请不要去打扰被牵扯进这次事件中的,除了教廷以外的任何一名无辜者。否则,以上名单里所提到的人,还有更多你们的同伴会遭到抹杀。不要试图去怀疑,也不要试图去尝试,那会遭来血的代价。】

用未有受伤的手捏紧了这张信纸。这名圣殿骑士团中的长者最终将它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在凌晨四点的时候,诺维雅顺利的产下了一名男婴,并给那名男婴取名为勒格拉,和他的父亲同样的名字。兰瑟试图去病房看望诺维雅,却是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直到清晨到来,兰瑟和另外两名卫兵一起,将情况已然转好的阿曼德带往梵蒂冈。

在那里,还有太多太多的事在等着兰瑟。那将是不亚于前一天下午时那次行动的一场硬仗。

幸而,先前回去的那八名卫兵已经代替他对教皇做出了一番陈述。

等到兰瑟回去的时候,他只需要对这些整理出来的陈述再进行一些补充就足够了。

“我已经听完卫兵们的陈述,也听完那些录音了。我相信那个姑娘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她是无辜的。那名死在平安夜的杀手的确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可显然,他是位不错的丈夫。但我有一点不明白。”

在兰瑟向教皇复命的时候,本笃十七世说出了这样的话语。他在逆光的那一端转过身来看向自己忠诚的卫士,带着一丝耐人寻思的意味。

“为什么你要在那个圣殿骑士团的导师告诉那姑娘她丈夫的死讯时才下令开始行动。”

“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完全洗脱她的嫌疑,证明她是清白的。”

并未有丝毫的犹豫,兰瑟平静的给出了他的回答。那让本笃十七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轻轻的点头。

“请原谅,只是如果您想找出更多的圣殿骑士团成员,也许我们可以从这两个人身上着手。他们曾经和今天被捕的七个人有过联系,就在几天前。”

在片刻的失神后,兰瑟突然想起般的将又一份的资料拿出来,却是遭到了本笃十七世的拒绝。

“不,不需要了。教廷对圣殿骑士团的迫害,十三世纪的那次就够了。我不想在这个时代再次播种下仇恨的种子。我会和那名圣殿骑士团的导师好好谈谈,然后把他送回他的家。有关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

在都灵的那间医院里,诺维雅向岳一煌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却也在那些感谢的话语中透露出了不加掩饰的疏离。她说她会带着孩子回到法国里昂,而不是她的家乡。并且她会在她和丈夫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抚养孩子长大成人。

对此,岳一煌表示了对诺维雅所做选择的尊重以及理解。

他在整个都灵城都苏醒过来的时候离开了那家医院,却是在开着慢车回家的路上遭遇了飞车惊魂。

是的,几乎是在岳一煌开车驶离医院后到达的第三个路口,他遭遇了两辆黑色轿车从左右两边而来的逼迫。在他意图左拐弯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从他的左边冲出来,并将他往右逼去可就在岳一煌打算急转弯躲避的时候,从他的右边又忽得逼上来一辆车。

面对这样的情况,岳一煌选择急刹车,然而那两辆车却是选择了急速倒车,并且在他的后面,又有一辆车逼近,甚至从后面追上了他的车位,更警告般的撞了一下。

就这样,岳一煌被那三辆车从大马路上逼得驶向鲜少有人到的,两栋大型建筑之间的空地上。

原本因为一夜未睡而觉得困倦,却是在这一系列惊险刺激的追车惊魂中完全醒了过来。昨天傍晚时在娜塔莎的家门前看到的那场枪击画面不可抑制的在他的脑袋里出现,那让岳一煌不愿从车子里出来。然而,已经有两名身材高大的男性从那三辆车中的一辆上走下,用手敲响了岳一煌的车窗玻璃。

可是岳一煌并没有就这样降下车窗的玻璃,更没有就此打开车门,而是眼睛紧盯着那三辆黑色的轿车,在对方敲击他车窗玻璃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大,甚至有要就此击碎玻璃把他从车里拽出来的势头。可就是在这一刻,岳一煌猛地踩下油门,竟是就这样撞过那三辆车中的两辆,直接向着阳光投射进来的那个方向冲出去。

就在岳一煌要冲出去的时候,又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从他想要去的那个方向驶进来,以一种……两两相撞的架势。在尖锐的刹车声响起的时候,那辆白色的凯迪拉克停住了,并且保持着和岳一煌所驾驶的那辆车仅有一指宽的距离。

当岳一煌看清驾驶着那辆极为高调的凯迪拉克概念车的人究竟是谁的时候,他生气的砸了方向盘一下,而后拉开车门走下来,再气势汹汹的走过去把那辆凯迪拉克的车门也一起拉开。却是发现自己根本拉不开它,于是生气的踢了那辆车的车身一脚,却是发现车门就好像蝙蝠的翅膀张开那样的向上打开了。

虽然说不上是世界顶级球员里的土包子,但岳一煌的确觉得自己在被人用飞车惊魂吓了这么一出以后,又看到始作俑者开着这么一辆车然后又让车门向上打开的确就是在彻彻底底的嘲笑他。如果不是确信自己一定打不过开着这辆车的那家伙,岳一煌说不定真的会极其不顾形象的和对方扭打成一团。

“你又是想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回答他的,是一连串属于成年男性的,好听的笑声。

“啊,听听吧,多么有趣的事。原来一煌宝贝的字典里还有危险这个词?”

是的,开着那辆白色凯迪拉克的车主人,正是昨天晚上还和他在一起却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开的艾伦。对比其岳一煌的被气得不轻,艾伦此时的状态几乎可以用度假中的贵公子来形容。

“我以为,你在去到法国把那个女人接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聊想过自己可能会遭遇这样的事了。并且我也同样以为,你应该会知道自己的这项举动会招惹到的,是怎样危险的组织。那么,我现在只是提前给你演练一下,你又有什么可生气的呢?

想象一下吧,都灵体育报一定会为此而疯狂的,因为都灵队的幻影之子每天都会过的好像在拍摄动作片那样的惊险刺激,这让他们不用费尽心思去编排一些空穴**的,连他们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故事。像是弗朗西斯科可能会转会去皇马?当然,我不是说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会有什么不好。”

“见鬼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哇哦,你居然也会这么粗鲁的说话。真是让人感到……惊喜。”

当岳一煌意识到自己想要和艾伦理论一番的意愿究竟是有多么的可笑时,他再不企图去和艾伦争吵些什么,而是直接掉头就走,打算憋下那一肚子的气,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可就是在这个时候,艾伦猛地揽住了企图转身走人的岳一煌,从背后轻咬着他的耳朵,用一种暧昧的语调说道:

“可是我已经帮你把那群人都摆平了,难道你不该说些什么让我感到愉快的话吗?”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岳一煌不敢置信的转身看向对方,那种不加掩饰的讶异竟是让艾伦感到心情异常的好。他一把搂住岳一煌,并低头轻轻的呼吸着对方颈项间的气息,而后笑出声来。

“你还是没有和弗朗西斯科试过做一次爱,我说的对吗?”

当艾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岳一煌就好像他预料中的那样僵硬住了身体。

“哦,那家伙都追了你三年了,你却还是没有让他吃到。我该说……你做的真不错吗?让我猜猜你们两个到现在都不上.床的原因?也许是因为……你觉得你们两个的尺寸不太合适?对,这很有可能,我记得他的那根东西,有9.7英寸那么长,而且还很粗。你用那里……吞不进去吧?要知道亚洲人的那里都很紧。所以,你们柏拉图了?

哦不不,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弗朗西斯科的技术完全可以搞定这个难题。不过,听起来倒不是完全不可能。也许你可以试着一脚踹了他,然后跟我试试看?我那里有7.9英寸,硬度和围度都很不好,这个尺寸虽然比弗朗西斯科的要小一点,但在白人里也算是不错的了。我绝对,绝对可以满足你。”

岳一煌一肚子气并且满身带刺的状态才消下去了一点,就又被艾伦激得完全不见了平时温和的样子。他猛地一下挣开艾伦,退后了一步,两步,又三步的看着这个曾经叱咤中欧的捷克贵族。

自从岳一煌明白了艾伦隐藏在电影演员光环下的真实身份,他每次看到对方就总有一种自己正身处《沉默的羔羊》这部电影里的错觉。

艾伦爱上他了所以为他解决了所有的危险?

饶了他吧,这种荒诞的事岳一煌是绝对,绝对不会相信的。

看到岳一煌满脸戒备的样子,艾伦开始反思,他是不是把对方吓得太过了些。瞧吧,自己难得认真的和人说出这样的提议,却是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我听法泽尔说,弗朗西斯科和他谈论起你的时候,说你的脸和身体还有声音都很引人犯罪。并且你笑起来的时候能让人有温馨的感觉,让人只想把你抱在怀里,也许抱在怀里做整夜会更好。并且你烹饪的食物还很美味。我就在想,如果把弗朗西斯科守了三年的宝贝抢走了,他会不会哭?那一定……会很有趣。我觉得用这个来报复他没在我提出分手后,哭着来求我再跟他最后做一个晚上是个不错的想法。”

说完这句,艾伦脚步极快的向前走了三步,而后一手托住岳一煌的侧脸,拇指在他的唇角微微的一个用力,就逼着对方张开了嘴。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艾伦用舌头舔了舔岳一煌的上嘴唇,而后就大笑着转身离开。

“你欠我很大一个人情,下次我的电影如果请你加盟客串,记得不要拒绝。”

说着,艾伦和他的下属就这样动作十分迅速的离开了,留下岳一煌一个人,更让他觉得自己一大清早就被人当成白痴那样的耍了一通。

开着被人把保险杠都撞下来的车默默的泊回去,岳一煌突然觉得他非常的,非常非常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看到身为艾伦某一任前男友的弗朗西斯科。

好吧我本来还想这章继续下去的,因为还没写到欧冠的抽签……

但介于这两人“打情骂俏”还需要很长一段甜蜜又窘迫的内容,欧冠的抽签也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写完的,所以这章就到此为止吧。

反正……下一章起也就和这次的神展开木有关系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