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02 以暴制暴

202以暴制暴

岳一煌突然觉得他非常的,非常非常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看到身为艾伦某一任前男友的弗朗西斯科。

有了那样的想法,再想起都灵王子临走前的那句“我等你回来,就在你家,你的房间”,岳一煌毫不犹豫的在把车开进自家住宅区的时候掉头开向弗朗西斯科的家,想着进门后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弗朗西斯科的卧室,并且把门反锁了。这样,就算西沃克他们告诉弗朗西斯科自己现在就在他家也不怕了。

可是当岳一煌用自己的指纹打开了弗朗西斯科家的房门并走进去的时候,他才发现平日里温暖的房子现在却连暖气管和地热都没有开,一派和室外同样的冰冷。

这里,根本一个人都没有。

原来,在这个冬季假期,弗朗西斯科家的管家和女仆根本就没留在都灵。在他被牵扯进一件又一件棘手的事件时,都灵王子只是一个人在这栋独自一人时显得格外的大,甚至还有些冷的房子里。而他,甚至不知道这一点。

走上弗朗西斯科那位于两楼的卧室,岳一煌躲在窗帘后看着自己的家,却是凭借着良好的视力看到在自己的玻璃厨房里,竟是有一个人影在忙碌着。

明白了对方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又是打算和自己一起过一个怎样的冬歇期,岳一煌竟是没能像先前自己所想的那样,只是跑到对方的家里,在对方的卧室里洗一个舒舒服服的澡,然后就蒙头大睡起来。

拿出手机,看到上面并没有来自弗朗西斯科的未接来电记录。岳一煌竟是鬼使神差的拨通了对方的号码。

弗朗西斯科:“一煌?兰瑟那里的事都结束了吗?我给你准备了早午餐,有捷克博饼,我特地向西沃克学的。只是我不知道你现在想吃什么口味的,综合野莓怎么样?”

岳一煌:“你真是个见鬼的可恶的混蛋!”

弗朗西斯科:“一煌?”

岳一煌:“我家的厨房明明一共有两间的,可你就在玻璃房的那间做早午餐,是故意要给我看到吗!”

弗朗西斯科:“你……看到我了?”

岳一煌:“真是够了去你的前任男友!为什么他想要报复你会来找我!!”

弗朗西斯科:“你是说艾伦?他又对你做什么了!!”

岳一煌:“什么都没有!”

弗朗西斯科:“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岳一煌:“那好吧今天早上一共有四辆车和我一起上演了夺命惊魂和生死时速,演完这出之后他又来跟我说9.7英寸的太大了换根7.9英寸的吧怎么样!!”

才不同往常的,发泄式的吼出这句话,岳一煌就看到站在玻璃厨房里的那个人转过身来,看向了自己所在的方向。虽然隔得距离有些远,但是那种仿若实质的目光却还是让岳一煌有了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几乎只是一瞬间那么短暂,他的脑袋里又出现了逃跑的想法。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倒霉的一天会一大早就有一场飞车夺命式的逃跑,好不容易回到自家的住宅区,就又要开始逃跑,但他还是决心开着他那已经被撞得变形了的车再一次的落跑,哪儿都可以,让他安静的,安全的度过还剩余的那几天冬歇期就好!!

可是岳一煌落跑的速度的确是快,但是弗朗西斯科直觉的敏锐程度已经奔跑的速度也很快,几乎才只是岳一煌冲下楼并打开门再要冲进驾驶座的时间,弗朗西斯科已经冲了过来。都灵王子甚至连外套都没有穿,仅仅是身着一件修身毛衣,就这样把岳一煌抱了个满怀。

两人一句话都没说,都灵王子就已经凭借着没穿外衣身手更为灵活的优势,抱着一不留神就能落跑很远的影锋用力的拽回他的房子里。

把极其繁复的房门门锁反锁上,又把暖气片和地暖的总开关全都打开,而后抓着岳一煌的肩膀把他按在墙上,什么话都不先说的就先吻了上去。才碰到岳一煌的嘴唇,就被这次来了个大爆发的岳一煌猛地一拳揍在脸上。

当那一拳揍完的时候,岳一煌还怔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还没松开的拳头,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样给了对方一拳。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就这次的暴力事件和对方解释些什么又或是及时的送上一些口头上的慰问,就已经听到了对方低沉的笑声。

那样的笑声让岳一煌突然有了一种……天都塌了的绝望感。

于是强大的落跑神经又再一次的发挥作用。打完了这一拳的岳一煌很快的调转方向,企图打开被弗朗西斯科反锁到底的房门之后再一次的逃跑,却是还没碰到房门就被弗朗西斯科从身后抱住,猛地一下扛到了肩上,脚步极为轻松的走到大沙发前,然后把人丢了上去,而后整个人都压了上去。

这是第一次,弗朗西斯科在没有说半句情话的情况下,半强迫式的吻住对方。

“放……放开!唔……!”

弗朗西斯科吻上对方的浅色嘴唇,以一种……并不怎么温柔的方式。岳一煌开口想要让对方快点从自己的身上起来,却是被都灵王子趁着这个缝隙撬开了牙齿,更**进原属于他的领地。都灵王子用舌头勾住他的影锋,疯狂的翻搅着对方口腔中的柔软,然后用嘴唇咬出对方的舌头,用力的吸咬着,直至发麻。那让岳一煌用力的挣扎,却是被弗朗西斯科居高临下的压制着。

舌头居然已经被对方控制着,就完全无法说出完整的字句,只是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抗拒着,然而那却是效果以外卓越的……挑逗起了另一个男人的欲望。

一个简单的吻却是深入得让人有了一种被人挠在了心口的麻痒感,然而……疯狂的,宣告主权的问却像是不断靠近着的台风一般,激烈得仿佛连呼吸都不被允许了一般。

感到屋子里的温度慢慢的回升,弗朗西斯科没有了估计的扯开岳一煌的外套,并将那件厚重的衣服扯下岳一煌的肩膀,而后把岳一煌的上衣下摆从裤子里扯出来,并用力的拉高,连胸前的两颗凸起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还没完全变得温暖的空气使得那两颗浅色的果实不自然的挺立起来。

意识到弗朗西斯科看着自己胸前皮肤的目光究竟是有多么的炙热,岳一煌连忙要抬腿把这个可恶的家伙从自己的身上踢回去。可是早就有了防备的弗朗西斯科用自己的膝盖紧紧的禁锢住了岳一煌的大腿,让他无法自如的活动起来。

既然双腿用不上劲,那就用手。

可是岳一煌才抬手打算再给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混蛋两拳,就直接被对方抓住了左右手的手腕,交叉之后按过头顶。看着手脚全都没法动作了的岳一煌,弗朗西斯科勾起嘴角笑了。

弗朗西斯科:“想不用那根9.7英寸的吗?也许我得矫正一下,那根家伙……它是9.65英寸。不过你没有试过,记得不清楚也没关系,我可以让你现在试一试,然后……你就可以记得很清楚了。”

岳一煌:“你……你别乱来啊!!!”

弗朗西斯科:“为什么不?你能感觉到那根现在正顶着你的家伙了么?它渴望着你,渴望着进入你的身体已经很久……很久了。为什么今天不放纵一下?要知道冬歇期结束之后它很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可如果是今天,我可以干你三天。听起来真是不错是吗?也许我该早点让你尝尝它的味道,我敢确信你会爱上它。然后……你就不会总是想着要换一根试试了。”

岳一煌:“我……我没有说想要换一根试试!!”

弗朗西斯科:“哦,那么,你不其实不想换?也许你现在就想试试它了?”

说着,弗朗西斯科抓住岳一煌那已经被他拉高过胸口的衣服下摆,继续向上拉起。由于岳一煌的双手都已经被他固定在了头顶上,这件事实行起来的难度大大的减小,甚至被脱掉的衣服在把岳一煌的发丝弄得凌乱的同时也同样的帮助弗朗西斯科把他禁锢得更为彻底。

在岳一煌挣扎得更为剧烈的同时,弗朗西斯科用衣服的袖子把岳一煌的手腕紧紧的捆起来,而后只是按住对方的手臂内侧,这就用目光描摹起对方的身体。

“脖子上没有吻痕,胸口上也没有痕迹。那么……我可以理解为你没让艾伦碰到你?”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身为艾伦的某任前男友,也许我可以告诉你,他并不是一直都在下面的那个么?哦,在暗处看着你的人越来越多了吗?那我是不是该……早点把你吃了?我能告诉你我早就已经忍不住了吗?”

说着这句话的弗朗西斯科动作极快的脱了自己的毛衣,更解开了皮带。雄伟的性.器就这样从内裤中露出了顶端,紧紧的贴在肚皮上。在这一刻,岳一煌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弗朗西斯科真的是该死的性感。

可那个该死的家伙没有绑住他,更把他压在自己的身下,那才好!!

岳一煌:“听着,听着西斯科,你现在情绪有点不对劲。我敢肯定你现在一定不冷静!”

弗朗西斯科:“我现在很冷静。并且我觉得我之前就是一个蠢货。在冬歇期之前让家里的管家和女佣全都回去过一个漫长的冬季假期,并且在这里等着你回来,过一整个足够愉快的冬歇期。可现在离恢复训练的日期只有四天了!你觉得我的这个冬歇期怎么样?真是够了,我不想再忍耐下去了!!”

说着,弗朗西斯科再不给岳一煌反驳的机会,又一个狂乱的吻,印上了都灵队影锋的嘴唇。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的贴合着,厮磨着,让他们没有任何妨碍的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嘴唇和舌头在这一刻都仿佛不属于他了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长假过后的第一天工作日!窝想着大家在等下班等下课的时候能够看到异常欢乐的这一章应该会心情好一些吧~!

然后……明个儿个不更啦~~~!隔日更君或将再次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