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03 饥渴时间

203饥饿游戏

“知道吗,我一直在期待着,想着当我进入你的身体时,你会发出怎样的声音。我猜想,那一定会很勾人,光听声音就能让我硬起来……”

当那个几乎要把岳一煌弄得窒息的吻终于结束的时候,他听到都灵王子在他的耳边说出了这一句很有情.色气息的话语。并且,当弗朗西斯科说完这句的时候,他更坏心咬住岳一煌的耳垂,甚至将湿吻袭向都灵队影锋的耳廓,让那个总是不乖的家伙本能的发出了带着呻吟意味的抽气声。

那显然……让弗朗西斯科很满意。

他在岳一煌的唇角亲了一下,而后就用将湿热的吻移向身下人的颈项。他肆无忌惮的在对方那有皮肤细腻的脖子上吸咬吻舔着,仿佛宣誓主权一样的在上面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湿热的吻不断的下滑,在锁骨上用舌尖不断的打着圈挑逗。感受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个人不受自己控制的轻颤,弗朗西斯科更加不知节制的在自家不听话的搭档身上播种激烈的刺激。

一个是情场老手,虽然很久都没有和人上.床了,但有些技艺一旦学会就不可能会忘记。何况有些事,从来就是天赋使然。

那么另一个呢?是一个连自.慰都少得可怜的,毫无真刀真枪经历的男孩。

当后者遇到前者,自然会被弄得连呻吟声都无法抑制。

每当弗朗西斯科察觉到他的影锋居然敢咬着自己的嘴唇抑制呻吟声的破碎绽放,他就会坏心眼的给对方加注他可能根本无法承受的刺激。那可能……会让对方失控的叫出声来。那样的声音在弗朗西斯科听来,简直太美妙了。

“放松,你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了。”

“混蛋,我说让你快从我的身上下去!!唔…!不、不要那样弄!快停手!!!”

弗朗西斯科一口含住岳一煌胸前的果实,吸咬着,以一种几乎要把岳一煌弄疯的频率,用舌头不断的挑弄着。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岳一煌挣扎得更剧烈了,可是弗朗西斯科却是不紧不慢的用右手的手指揉捏起另一边的乳.头。并松开被他含住的那颗,只是用舌尖在□的侧边轻轻的舔着。那让岳一煌受不了刺激的猛地仰起身体,却是让弗朗西斯科看到了一个美得惊人的弧度。

“是不满我只顾着这一边,忘记了那一边是吗?那么,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不、不要那样……我受不了……”

“只是这样就受不了了吗?那么接下去……你该怎么办?”

若有所指的说到这一句,弗朗西斯科拽着岳一煌被绑住的手腕,更一手护住他后脑勺的把他的身体顺着沙发的边缘往下拉,让他的上身完全处于一个后仰的,难以用上力的状态,更粗鲁的抬起茶几的桌脚,让它压进衣服捆出的圈里。

只是这样的话,弗朗西斯科还嫌不够,他拉出茶几下的抽屉,拿出两条领带,把岳一煌的手腕捆到茶几的桌角上。

看着自己的搭档居然会做得这么绝,岳一煌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在弗朗西斯科捆住他手的同时抡起有力的腿,打算给那个混蛋一脚。只不过……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以及姿势实在是很落下风,那让弗朗西斯科在捆到一半的时候极为轻松的顺势接过他所踢起的右腿,并且将它压向岳一煌的身体,再接着把这个不乖的家伙捆得牢牢的。

等到做完这些之后,都灵王子用欣赏的目光将岳一煌从头到脚看了个遍,更用他宽大的手掌缓慢的抚弄着他专属影锋的身体。那种缓慢的,带着渴望的抚摸,竟是让岳一煌的身体不住的轻颤起来。仿佛也在期待着什么,却还有些惧怕。

“你的身体,真漂亮……”

说着这句话的弗朗西斯科“嘶”得一下深吸一口气,仿佛得到了极致的享受一般。

“要不是我几乎整天都和你在一起,我真的会怀疑你每天都给自己除毛,并且每天都为了能和我在做.爱的时候更有情调而做着准备。哦,不不,不仅仅是这样,你的皮肤还很细腻,手感好得我都不舍得稍微粗鲁一点的对待你。也许……慢慢的舔遍你的身体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弗朗西斯科难耐的动了动喉结,而后俯下.身,从岳一煌的胸膛一直轻吻下去,当他吻到肚脐的时候,更用舌尖舔了一下。

“唔……恩……”

听到压抑着的,却更显美妙的声音,弗朗西斯科轻笑着用舔的一路进行下去,直到被岳一煌的长裤挡住了去路。但他却并不着急,在继续亲吻对方身体的同时动作利落的解开对方的腰带,裤子的纽扣,并把拉链一起拉下。仿佛是故意的一般,弗朗西斯科还给岳一煌留下了内裤。那正好就是他们一起拍摄CK内裤时,他的影锋在广告里穿的那一款,让他在广告的拍摄时就想扯下来,更对他的影锋做些什么的那一款。

并不着急着进入正题,都灵王子扶着幻影之子的一条腿,让他屈起腿来,而后态度极为虔诚的在对方的大腿内侧落下细碎的吻。那或许不仅仅只和□有关,更与让对方感受到那份珍视感有关。那些吻先是轻柔的,仅有嘴唇碰触的。而后,那逐渐的激烈起来,仿佛一定要在那里留下印记一般的。

在为对方带去麻痒的感觉之后,弗朗西斯科又用嘴唇隔着内裤轻轻咬着岳一煌已经半勃.起的欲望。在用嘴唇咬住那个小家伙后又用舌头舔着,隔着布料湿润着那里。那种隔着一层布料的慰藉是都灵队的当家影锋从来都没尝试过的。他才挣扎着要抬起头一些,就马上被弗朗西斯科老道的手法弄得全身猛地一个紧绷,更长大了嘴,却是哑着嗓子只能发出极为细碎的声音。再然后……那就是剧烈的喘息声。

看起来实在是太美妙了,不是吗?

仿佛是得到了某种鼓励,弗朗西斯科又变本加厉的,隔着一层内.裤的将岳一煌的欲.望舔湿,更用舌头不断的挑.逗着对方。那种从未有过的刺激让岳一煌止不住剧烈的传奇,却根本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他费劲的仰起头,却是看到都灵王子正俯趴在自己的身上,一边舔.弄着那里,一边看着他的脸,似乎是在欣赏着他的表情一样。

那让岳一煌抑制不住的脸颊泛红,看起来……似乎更美味了……

即使是圣人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还能把持得住自己。身为曾经叱咤英国,却在来到回到都灵后就开始过着禁欲生活的弗朗西斯科更是觉得……遭到了刻意压制三年的欲望仿佛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就这样变得更为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他似乎,正在做着自从第一眼看到对方就在渴望的事……

再也做不到慢条斯理,弗朗西斯科一把扯开那条把对方的勾人曲线全都包裹住的保守内裤,却并不向以前那样的直接为对方做口.交,而是故意漏过那个很有精神的小家伙,选择了一个……刺激更为剧烈的方式去勾动对方。

是的,他把岳一煌的双腿全都向上推起,而后舔起了那两个小球,并且从它们中间的位置一路舔着,舌尖打着圈,或是舔舐着,一直向着那个他想要进入的穴口缓慢的推进。

结果?

“唔,啊啊啊……!!别、别那样求你了别那样……我受不了……受不了……停下来快停下来!”

听到对方近乎失控的声音,弗朗西斯科却更确定自己应该那样做了。

其实,他也没有坏心的在惩罚对方,那只是单纯的在取悦他的影锋,不是吗?

可是岳一煌的青涩身体当然经不住弗朗西斯科这样挑弄。当他感受到对方湿热的唇舌碰触到那个他从没想过的地方时,巨大的刺激向爆炸一般的传递到他的大脑,从被对方的舌尖碰触到的地方开始,他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只知道那剧烈的几乎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又或者……那不该被称之为颤抖,他的双腿开始乱动,被对方舔到,更吹着气的地方更是本能的想要躲避,却是双手都被禁锢住了,不知道该怎样去逃跑。

“求……求你别、别那样……!”

本来还只是半勃.起状态的欲望完全挺立起来,甚至顶端分泌出许多的汁液,更颤抖着,显得可怜兮兮的,想要得到抚慰一般。

岳一煌喘息着看向弗朗西斯科,眼睫上甚至沾染了一些泪液,却只是和□有关。

那幅画面在弗朗西斯科眼中无疑是极具冲击力的。

看啊,那个在球场上虽然显得身体单薄,却是球风彪悍并且极为顽强的幻影之子,他现在正被自己压在身下,自己甚至还没用嘴把他的欲望全都含进嘴里,可他已经被弄得……失去理智了。

与雄性本能有关的,征服的快感让弗朗西斯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但更重要的是,那个人是岳一煌。

让对方的双腿完全屈起,弗朗西斯科终于看到了那个他一直渴望进入的地方。

如果一定要弗朗西斯科直白的形容他此事的心情,那就是……他真想直接让他的那根粗大的家伙,直接顶进去……

是的,那里出乎意料的漂亮,几乎没有碍眼的体.毛,并且颜色出乎意料的浅,形状……更甚至能用完美来形容。

天,他意料之外的捡到宝了么!

呼吸粗重的吻了那里一下,而后弗朗西斯科就开始翻箱倒柜的在茶几的抽屉里找寻润滑液。但他似乎最终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就是,因为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上曾经花花公子的日子了,他根本就没在客厅里放润滑液!!!

弗朗西斯科:“宝贝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回房间去拿一下润滑液就回来好吗?”

岳一煌:“好啊!!!”

弗朗西斯科:“……”

岳一煌听到那天籁一般的询问,脑力大爆发的几乎想都没想的就说出了那样一句,却是发现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都灵王子竟是在听到他的答案后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更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学会了说谎,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可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我会更高兴的……”

岳一煌:“……”

虽然有捆绑有强制神马的,但是这种程度的……应该不会被发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