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28 散场

228散场

“我无法想象,无法想象在这种级别的大赛上,怎么会有这样不公正的裁判!简直就是对这届欧洲冠军杯的侮辱!!这是黑哨!完完全全的黑哨!!所有看到这场比赛电视转播的人都能够知道那两个点球是有多么的可笑!莫名其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还有那个英国小甜心的假摔!如果是有职业道德的裁判,就应该在看到他首回合比赛时的那个手球以后对他提高警惕!可是就在今天,这种毫无智商可言的拙劣演出居然还能骗到一张黄牌!”

“你们以为我在巴塞罗那不敢说出太过火的话吗?错了!在八分之一决赛的时候都需要依靠这种不光彩的黑哨才能获得胜利,巴萨今年一定拿不到欧冠冠军,他们甚至连半决赛都进不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就吊死在迪亚戈的家门口!”

在赛后的记者会上,德罗怒不可遏的抨击着本场比赛的主裁判,更因为安蒂斯陷害他麾下爱将岳一煌拿到的那张黄牌而对那名英西混血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

德罗向来就是一个狂得不可一世,并且不知道圆滑是什么的主教练。都灵的俱乐部经理没少为他头疼。而在这天的赛后记者会上,他又这样说出了和巴塞罗那彻底结仇的抨击。

就好像他在很久以前就坦白的那样,他对于巴萨从来就没有好感。这是一个就想着要带走他手下爱将的球队。

事实上,因涅迪最后在防守伊格勒斯时所让都灵背上的点球并不算冤枉,并且奥布里也在世界球迷的面前瞒天过海把已经进了白线的皮球又拱了出去,严格意义上来说巴萨和都灵应该算是互相扯平,可德罗就是不管那些。

作为一支代表了西甲联赛巅峰水平的球队,巴萨即使没有那两次的点球判罚,他们也能够赢过都灵。只是他们的胜利中一旦参杂了那些,就会让那一切染上灰尘。

当德罗带着不满和怒气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岳一煌正一个人用走的离开坎普诺球场。事实上这里的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是那么的熟悉。他甚至可以闭着眼睛从坎普诺的主场馆走出属于球场的这一大片区域。

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为了让球队不至于太过疲劳,俱乐部通常会让整支出征的球队在打完欧冠赛事之后在比赛进行的城市休整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才再行离开。

所以,他现在的行为……应该不算是擅自离队?

又回头看了坎普诺一眼,这么想着的岳一煌用围巾把自己的下巴和嘴巴全都围起来,然后又戴上一副外框极大的平光镜,再把衣服上连着的帽子拉上,这就从以前的老拉玛西亚青训营屋舍向着离那里最近的一号出口走去。

不过他似乎忘了一点,在那条路上,只要有晚上的比赛,就会有很多站街女在散场之后出现在那里。几乎才只是走出去一百米,他就打消了在这里打一辆车绕着巴塞罗那转上一圈的想法。可就是在他转过身打算往回走去坎普诺球场的另一边,并沿着那条路去到能够通向市中心的地铁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那正是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偷偷离场的弗朗西斯科站在走廊里给他打的电话。

“你到哪里去了!蒂亚尔刚刚发消息告诉我你不见了!打你的电话也不接!”

“我……”

几乎是在接起电话的时候,都灵王子急切的声音就从电话听筒里响起,可是岳一煌还来不及解释,就站在他不远处的一个站街女看到他停下了脚步就招呼起了他:“小帅哥!过来吗?是你的话可以便宜一点哟!跟你做一晚上我只收你一次的钱!”

岳一煌:“她没在对我说你别误会!”

站街女:“过来吧小帅哥,姐姐就是在对你说。”

弗朗西斯科:“……”

可以想象得到,电话那头的弗朗西斯科这下可以怎样从急切瞬间转变为气急败坏了……

弗朗西斯科:“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岳一煌“我……我只是到外面走走,明天上飞机前会归队的。”

弗朗西斯科:“所以你打算告诉我你现在正要去哪里过一整晚是吗!”

岳一煌:“……”

说不上是怎样的心情,让岳一煌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和都灵王子解释道:“也许我只是想……用走的过一晚上。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也许明天就会好了。”

“在那之前,告诉我你在哪里,现在,就是现在!”

“我在……加泰罗尼亚广场。”

“小混蛋你还想骗我!你现在在Avinguda?de?joan第23大街上!”

该死的特别好友手机定位功能……!!!

感觉自己在心情不佳的时候受到了侮辱岳一煌愤恨的关上了手机,打算在他的搭档兼邻居兼俱乐部队长找到他之间迅速撤退,却是在望了满是站街女的大街一眼后直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勇气在那条路上奔走,于是只得再次绕回坎普诺球场的正面,并且沿着足球场门口的那条路迅速去往地铁站。

他坚信弗朗西斯科没法在人群中找到它,他坚信弗朗西斯科一定不会坐地铁!

可这些自欺欺人的坚信在事实的面前,却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是的,就在他快要走到坎普诺球场另一端的出口时,他被人从身后粗鲁的搂住,并且就这样用蛮力把他拽倒在旁边的草丛里。

直到这一刻,岳一煌还企图用他说不顺的英语来假装对方抓错了人,可是弗朗西斯科根本就不给他开口说些什么的机会,直接就是按住他的肩膀,并摘掉了他的眼镜,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岳一煌?”

弗朗西斯科叫出了他的全名,没搞错姓和名的顺序,还熟练得没有一丝一毫的别扭,那让幻影之子直接愣在了当场,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甚至还在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我说我临时有事要中途离开一下,可是现在彻底变成直接离场了,就为了出来抓你这个想要在失意的时候去找个性感的姐姐好好安慰自己的臭小子!你知道明天的报纸上会怎么写吗!如果你想要试试长大的感觉,也许我可以教你!”

可以想象得到……岳一煌完全就被弗朗西斯科的气势给震住了,在对方的吻侵袭他,手掌钻进他衣服抚摸他皮肤的时候,他甚至还没回过神来。直到……对方粗鲁的试图去解开他皮带的时候,岳一煌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应该给对方一拳,却是在有了这个意图的时候听到了对方漫不经心的警告。

“敢乱动乱来的话,我就喊岳在这里。”

“你疯了吗!”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你!”

当岳一煌气得只能从嘴里蹦出一个字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竟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可就是在下一秒,他就脸色大变起来。因为凭借着微弱的路灯灯光和月光……看到岳一煌的眼睛,闪动出某种带着朦胧意味的光。

天!他都做了什么!

他一直都小心守着的宝贝……就要被他弄哭了!!

意识到这一点,弗朗西斯科马上从岳一煌的身上站起来,却是突然想到他刚刚还做了什么,显得有些狼狈的单膝跪地,动作迅速的替岳一煌把刚刚被他解开的皮带系上。可是才做好这些,他就又被岳一煌十分凶狠的推开。

看着幻影之子这就自顾自的向着不远处的出口走去,弗朗西斯科立刻给蒂亚尔发送了一条语音短信:“人我已经找到了,很安全,不用担心我会和他在一起,明天早上我会再联系你们。”

发完这条简讯后,弗朗西斯科就不敢大意的快步跟在了岳一煌的身后。

虽然他刚刚踢完整场比赛,并且感到十分疲惫,但他坚信他的影锋也是一样。

“我道歉,我为我的行为而向你道歉。”

“我其实知道你不会去找那些女人,可是我又感到很生气,因为你居然打算一个人失踪整个晚上。”

“我真的……真的很担心你。我不希望你在冬天的时候独行,尤其……是在巴塞罗那。我怕这座城市会抢走你。”

“我知道巴塞罗那很美,它很大,有漂亮的大海,冬天也很温暖。可是……都灵也很美,我的意思是……”

弗朗西斯科紧跟在岳一煌的身后,时不时的说出一些解释的话语,可是那些似乎都没有起到他想要的作用。当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一直静静的走在前面的年轻影锋突然停下了脚步。

“可以让我安静一会儿吗。”

那是一句语调十分冷淡的话,就算是在刚刚认识的时候,这名在赛场上总是能爆发出与他外表不符的可怕能量,并且一直吸引着他的影锋也没有用这样的语调和他说话。

仅仅是一句这样平淡的话而已,竟是意外的拥有能够让都灵王子感到自己被刺伤的力量。他不再发出声音,而是显得有些疲惫的从背后抱住对方,并且将脸埋在对方的肩膀上。

仿佛能够就这样感受到对方此刻的情绪,岳一煌竟是在怔愣之下并没有挣脱对方。而后,他听到了一个发闷的声音。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只是你不要再这样一个人难过了,好吗。对我来说,这比输了比赛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