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29 午夜巴塞罗那

影子前锋

“对我来说,这比输了比赛更让我感到害怕……”

当那个充满了磁性诱惑的声音透着难掩的疲惫的在岳一煌耳边响起,岳一煌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而后他转过身,十分复杂的看向对方。

“为什么你总是能够……能够让人不忍心真的对你生气……”

“那是因为,你其实很在乎我。也因为……你的心,真的很软,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担心你会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受伤。”

尽管这个时候弗朗西斯科真的很想拥住对方,可他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他只是用他那充满了柔情的深邃眼睛在夜色中注视着对方。那竟是让人震颤,更要花费很大的力量才能够去对他说出拒绝的话语,以冰冷的表情面对他。

于是岳一煌只能又再一次的转过身去。只是这一次,弗朗西斯科知道他的警报解除了。于是他在岳一煌再一次的向前迈出脚步时牵住了对方的手,并在岳一煌再次怒气冲冲的瞪向他之前说道:

“我会安静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就在你身边。”

“你保证吗?”

“是的我保证,我一定不吵到你。”

当岳一煌以一种十分怀疑的目光看向都灵王子的时候,这个意大利人尽其所能的用一种诚恳到了让人不忍去怀疑的神情接受对方的审视。而后,他过关了。他的影锋开始了由本能所驱使的,漫无目的的行走,带着他一起。

再没有像之前所想的那样,乘上地铁,岳一煌走到了名为Avinguda?Diagonal的大街上。那是一条巴塞罗那十分著名的商业街。在那条路靠近坎普诺的一端,它会看起来像是一条巴塞罗那的金融街.而在靠近哥特区的那一段,则是巴塞罗那最为时尚新潮的高档商业街。

在许多人的眼中,这里的一切表达着巴塞罗那城的现在。

可是弗朗西斯科能够明白,岳一煌透过这里所看到的,绝对不是他的现在。

这座城市在他地处的欧洲来看,应该算是一座很大的城市。可事实上,他才只有101.9平方公里。如果硬要那什么做比较的话,岳一煌如今所居住的都灵城也比巴塞罗那大了近乎30平方公里。可这座城市就是这般带着魔幻的力量,仿佛每一栋建筑都能将你带到一个奇幻为止的世界。

在午夜之前,两人沿着那条名为Avinguda?Diagonal的大街走到了圣家教堂。几乎不用任何的路标,你只需要沿着那条大街缓缓的走着,而后那仿佛高耸入云的圣家教堂就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中。

即使已经到了午夜的巴塞罗那,这座欧洲最具争议的教堂依旧是那样的灯火通明,被灯光映衬得金碧辉煌,在深沉的夜色中显得那样的不真实。它仿佛是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建筑。

此时,岳一煌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少年时的他,无忧无虑的和伊格勒斯还有几名青训营的同伴们一起从巴萨青训营跑出来,并一路带着足球穿越整条Avinguda?Diagonal大街。

巴萨青训营的课程很紧。他们每天都需要早起训练,直到下午两点的时候回来享用午餐,稍稍休息一会儿就要开始学习。会有人监督他们在那里监督他们学习,直到下午六点再出发去训练。所以,如果说他们能有什么真正出去玩耍的时间,那一定是在休息日的时候。

可即使是在休息日,他们出门的时候也会记得带上足球。

也许会玩一场不规定时间的街头足球,又也许,只是带球不断的急转变速,穿越这座有着无穷魅力的城市。

“我们小时候……可不是让这里的大人喜欢的小孩。”

在沉默了近乎两个小时候之后,岳一煌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那让弗朗西斯科转过头,静静的看着他。并不需要对方说明的,他明白……他的影锋只是在做着自述,只需要有什么人在他身旁倾听,却并不需要别的声音去打断他。

“因为我们总是带着足球在大街小巷乱跑。还经常可能会吓到被妈妈带着的小淑女。和我们一届的青训营学员,有一个叫罗切夫的大个子。他总是喜欢带着我们去商业街那里踢球,他喜欢被其他小孩子围着鼓掌的感觉,不过自从他不小心用球把一家服饰店的玻璃弄碎之后,我们就上了那里的黑名单。”

说着,岳一煌又转头望向那条长长的商业街,露出了怀念的笑意,然后告别那座此刻就在他身前的,建造了近一百五十年都还没有完工的教堂。

当岳一煌迈开脚步开始往回走的时候,他感觉到那个一直牵着他手的人用力的握了握他的手,而后用拇指摩挲了他的手背几下,似乎只是想要再多分给他一些自己的体温。

于是岳一煌马上移开了视线,沿着那条他们来时的大街,然后在Passeig?de?Gracia大街左拐。往那里走,可以看到高迪的巴约之家,整座巴塞罗那城中中世纪气息最为浓厚的哥特区,当然……还有他之前骗弗朗西斯科说他正在那里的加泰罗尼亚广场。

“我们在大的商业街不受欢迎,可是那些小街上的摊主却很喜欢我们。虽然我们总是闯祸。”

“就是这里,天气好的时候这里会摆出几张桌子,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不过这里的冰淇淋很好吃。老板娘人很好,每次我们买双球冰淇淋,她都会给我们再加一个冰淇淋球。”

“往前再拐过去,会有一家小酒馆,酒馆老板的女儿长得很漂亮,我觉得她还有点像娜塔莉·波特曼,她跳弗拉明戈舞的时候真的很迷人。我们一直都说她是塔里恩的初恋。不过她一定不知道自己以前还有这样一个仰慕者。因为当时我们年纪太小,没法进去。”

“还有前面那栋屋子,我们喜欢去那里探险……”

就这样,岳一煌在弗朗西斯科的眼前描绘出了他的童年。美好到就好像巴塞罗那城一样梦幻的记忆。本来只需要很少的时间就可以走完的路程,却因为这份怀念感慨而被无限拉长。

终于,在天空渐渐开始变亮之前,他们沿着兰布拉斯大街走到了海边。

当那阵由海上吹袭过来的寒风争抢着岳一煌的体温时,弗朗西斯科解开了他的外套纽扣,并拉开外套的衣襟,企图将岳一煌整个人都裹到他的怀里,不过那并不容易。

就是在这个时候,岳一煌抬起头看向正以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的都灵王子。

“还记得我有一次一个人去到巴塞罗那,回来以后却骗你说我是去威尼斯散心了的事情吗?”

讶异于岳一煌在这个时候向他提到那个时候的事情,但弗朗西斯科还是在露出了柔情的笑意后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当然记得。那天我等了你一个晚上,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得到这个回答后,岳一煌失笑了,而后他在沉默很久之后开口说出了他从未告诉任何人的,当时所发生的情景。

“我那时候来巴塞罗那,其实是想看一眼伊格勒斯。因为在前一天晚上,我对你心动了。”

当岳一煌说到那句话的时候,他身后的都灵王子不禁屏住了呼吸。他努力追求了这个人三年,而直到今天,他竟是从这个人的口中,听到了他已经因为想了太久而不敢再去期待的话语。

“那让我感到很陌生,甚至有些害怕去相信这是真的。所以,我想去见伊格,希望他可以给我足够的力量,也让我更坚定的像那之前一样的,一样的只是喜欢他。我以为那一切的发生之时因为我实在已经有太久太久都没有见到他了。我坚信只要我再见到他……一切可以重新回到正轨。

我在下飞机的时候就打开了那个该死的特别好友定位功能。可是我发现我想念他……又不敢就这样去找他。我……我没法向你解释清楚我那时候的想法。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当岳一煌说到这段从未对他提起的话语时,弗朗西斯科渐渐的收紧了裹住对方的手臂,似乎这样就能掩盖住他的紧张。

“所以……我先去了巴萨青训营。因为我可以先去看一看塔里恩,也去看一看卡斯蒂亚先生。你知道他一直都对我很好。他会想念每一个从那里走出去的孩子。然后……卡斯蒂亚先生对我说,他也许会在不久之后执教巴萨。问我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我愿不愿意回去巴萨。很抱歉,那个时候我没将这件事告诉你。”

岳一煌说到了弗朗西斯科一直害怕发生的事。他不禁用力的拥住对方,并在幻影之子的颈项间呼出灼热的气息。

弗朗西斯科:“好了……宝贝别再说下去了。我不介意你对我隐瞒什么的。你不用把那些都告诉我……”

岳一煌:“你认为我对卡斯蒂亚先生许诺了什么?只要他执教巴萨,我就回去吗?”

弗朗西斯科:“为什么不?我知道你很爱那里,巴萨的青训营里,甚至连电脑房都贴满了你们前辈的海报不是吗?并且卡斯蒂亚也是位好教练,他和迪亚戈不一样。他会知道珍惜值得的球员……”

岳一煌:“可是当他试图说服我的时候,我想起了你。所以我告诉卡斯蒂亚先生……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当岳一煌说出这一句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是真的愣住了。从没有一个人像岳一煌那样,让他无论怎样对方的心还是离他很远很远。所以当他知道自己在那时候就已经让对方……在面对着即将实现的,少年时代的梦时犹豫了,他的头脑一片空白了。

可是年轻的影锋却还没停止他的诉说。

“在离开巴萨青训营之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伊格。我就像今天这样,沿着兰布拉斯大街一直向前走,当我看到大海的时候,我看到了他。那时候,他正和安蒂斯在一起,当时他们看起来……不应该被我打扰。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当时他们两个……”

当岳一煌说到这里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将他转过身来,看着那双带着无助,迷茫,以及难过,伤感的眼睛,他竟是感到自己的心也被刺痛了,连声音都哽在了喉咙口,几乎无法说出话来。

弗朗西斯科:“别说了……别说了……那个阿根廷人,真是世界上最愚蠢的男人了。”

岳一煌:“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是在想,原来他也能接受同性,原来他不会那我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他……我一直都以为他只会喜欢漂亮的女孩,我也一直都觉得,不改变这一点对他才更好……”

那天晚上,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都没有回到球队为他们安排下榻的酒店,而是在这座诉说了无尽的爱恋与忧愁的午夜巴塞罗那漫步着,回忆年少时的美好,回味长大后的苦涩。直到……第一缕晨光从海平面划破天际。

“对你说出这些,我感到很抱歉,只是我心里再也没法装下那么多东西了……”

“别对我说抱歉。你得知道,我总不会更希望你把这些都去告诉那个阿根廷人。”

弗朗西斯科并没有亲吻对方,而只是竭尽全力的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对方,起码……这一次,当他的影锋回忆起那些的时候,他在身边。并且,这个人总算把自己心里所想的,都告诉了他,不是吗?

起码……这些都是那个阿根廷人所不知道的。

或许,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走吧,该回酒店了。别让他们担心。”

当阳光再一次的驱散巴塞罗那的忧伤,让她变得如世人所知道的热情绽放时,弗朗西斯科这样开口道。年轻的影锋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拦下一辆巴塞罗那的出租车,去往他们的俱乐部所在的地方。

该结束了,与巴塞罗那有关的一切。

或许他们此刻急需都灵去治愈那些伤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