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32 紧急修复

影子前锋

有人已经写完了寥寥几行字句,正给邻座的队友们念着,也有人越写越长越写越伤心,一边哭着一边念出自己写的信。就好像卡塞尔那样。

“妈妈,姐姐,我好后悔,我们应该坐火车回都灵的,坐夜火车才只要一个晚上就能从巴塞罗那到都灵了。或者我们也可以坐大巴!其实巴塞罗那就经常坐大巴到米兰城和AC米兰踢比赛的!”

当卡塞尔写到这里的时候,一旁的尼尔瓦实在是看不下去的给他递了一张纸巾,然后狠抓住纸巾擦眼泪的卡塞尔又大哭起来道:“鼻涕!好多鼻涕!!”

时间过得很快,五分钟过去了,空服员开始从分人手从客舱的前端,中端,后端迅速拿走每位乘客所写下的书信,并找到了那名航班中的幸运儿。一位独自出行去到都灵的十四岁少年。

当那名少年被带去机上胶囊舱等待弹出的时候,机上的乘客们都握紧了身边人的手。

与此同时,由都灵队所搭乘的AZ1431号航班在空中遭遇严重机械故障的消息就好像一颗原子弹一般的在欧洲爆炸。繁忙的罗马机场塔台在接到意大利航空公司AZ1431号航班的紧急呼救信号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家航班上搭乘着才在本届欧洲冠军杯上与巴塞罗那战至平分却最终出局的都灵队全员。

为什么是都灵!

见鬼的为什么又是都灵!

这几乎是所有知道当年那场苏佩加空难的人得知这个信息的第一反应。塔台指挥员在尽可能的帮助本架航班的副机长伊萨稳住情形的时候也以最快的速度请来业内著名的飞机工程师,希望这名工程师可以用他的专业知识去帮助到这家乘坐这家航班的所有乘客。

【最新报道,据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传来的最新信息,一架意大利航空公司的飞机在空中遭遇严重机械故障。本架航班是下午16:10于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起飞,并飞往都灵的AZ1431号航班。机上搭载有127名旅客,并且这其中还有意甲都灵队本次征战巴塞罗那的全部队员,包括球队的主教练,两名助理教练,以及一名队医……】

在欧洲多座城市的地铁站,以及公交汽车站上,这条新闻毫无预兆的展现在数千万民众的眼前,让人几乎无法在看到它的时候回过神来……

伊格勒斯接到一名如今正效力法甲里昂的青训营同学打来的电话,问他有没有看到刚刚滚动播放的新闻,都灵队所乘坐的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遭遇了严重的机械故障。

塔里恩在训练结束后去接他的妹妹放学,却是在一起逛街的时候看到了这条爆炸性新闻。

球员之间的连锁反应让许多人都在相差无多的时间里得知了这一可怕的消息。所有人都在问,那么现在呢,那家飞机现在怎么样了,可是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们。

“AZ1431号,现在飞机内的情形怎么样了,请回答。”

“刚才机组人员已经把损毁变形的驾驶舱舱门拆卸下来了,受伤失去意识的机长克拉克先生已经被送到客场内进行救治。现在手动操纵杆失灵,自动驾驶仪的转向装置损毁,并且我无法降低引擎动力。但唯一的一个好消息是,按照操作手册排除了一部分故障后,自动驾驶仪似乎能让飞机飞行的高度降低了。”

“请报出你现在的高度。”

“18500英尺。”

“请尽快下降到一万英尺,重复一遍,请尽快下降到一万英尺。”

“收到。”

在十分钟之内,副机长终于操纵着飞机下降到了一万英尺的高度。因为无法下降到含氧量更高的高度而可能致使机上的所有人员都在机上氧气面罩内的氧气耗完之后窒息死亡的危急暂时解除了。但是AZ1431号航班面临的危机却还是让人心焦。

手动操纵杆的传感器出现故障,自动驾驶仪的转向装置损毁,这意味着飞机将无法进行降落,甚至还可能不知道会飞向何方。并且,引擎动力系统的故障让飞机无法按照理想的速度飞行。过高的飞行速度很有可能会导致本就已经出现了裂口的飞机在空中解体。

但就是在三分钟之后,AZ1431号航班再次联通了塔台。这一次,一个十分年轻的男性声音传到了罗马的机场塔台。

“我是都灵队的球员蒂亚尔,就读于米兰理工大学。主修物理工程,辅修机械工程。今年夏天就即将毕业。刚才我们从副机长那里了解到了飞机仪器的损坏情况。我想,也许我可以试着去修复手动操纵杆的传感器。希望能够得到飞机工程师的帮助。”

在对飞机驾驶舱内仪器的损坏程度已经损坏原因做出了初步判定后,蒂亚尔认为自动驾驶仪的转向装置已经无法修复,但是手动操纵杆传感器却只是在线路上有了些许的损坏,也许他可以尝试着借助飞机上的工具对它进行修复。

并且拥有直升飞机驾驶执照的菲尔米也从副机长伊萨的手中接过了副机长的工作,让那名关键时刻极为冷静的飞机驾驶员能够去到机长的位置。

现在,他们该为自己最后幸存与否而做出最后的努力了。

17:30,那是本架航班原定应该在都灵机场降落的时间,可他们现在却是因为无法改变的飞机航线自动偏转而将再次进入西班牙国界,并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还将去到比斯开湾转上一大圈,并且在那里绕上一大个弯,并进入瑞士的领空。

此时,已是北京时间00:30,可是借由欧洲留学生而迅速传回国内的,AZ1431号航班遭遇严重机械故障的消息却是让全国都震动了。

还有三个多月,世界杯就要开战了,他们无法想象……无法想象在这样的时节失去那个远在欧洲踢球的幻影之子。

76年前的苏佩加空难再一次的被人旧事重提,那次空难最后的结果无疑给此次的危急笼罩上了一层令人心惊胆寒的阴影。

现如今,都灵队的六号球员蒂亚尔似乎已成为了机上全部人员获救的唯一希望。

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塔里恩和伊格勒斯以岳一煌好友的身份去到了幻影之子的母亲所居住的家中,甚至他们青训营的教练卡斯特也去了那里,以一种十分笨拙的方式去安慰这位心中一直觉得对自己的大儿子有所亏欠的母亲。

“您先不要那么的悲伤,女士。毕竟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是吗?也许在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是仅次于他们安全降落的好消息。”

这是巴萨青训营的主教练卡斯蒂亚第一次在没有准备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去到一位女士的家中。这位过于柔弱却有着自己坚强一面的女性如今已经泣不成声,她的丈夫胡安揽着她的肩,尽可能的安慰着她,可她却是不住的重复着自责的话语着:

“一煌从小就很懂事,几乎从来没有给我添什么麻烦,可我却没有尽到一位母亲应该有的义务。我上一次拥抱他甚至还是在他冬歇期的时候。我真想再对他说一遍我爱他……”

年纪还小的尼诺依偎着母亲的膝盖,睁大着眼睛看向自己的母亲,最后还是怯生生的说了一句:“妈妈,哥哥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句话,这位母亲再也无法承受那么多的大哭着抱住了她的小儿子尼诺。

卡斯蒂亚还在尽可能的安抚着这位母亲的情绪,和岳一煌同辈的伊格勒斯和塔里恩却是沉默着。他们看起来似乎成熟了很多,却是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许,那会是许许多多和自己的那位青训营同伴有关的画面。带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作为前一天还和那个人在坎普诺激战较量的人,或许他们才是更无法接受这一现实的人。

他们无法想象,那样优秀的球员,那样出色的球队,竟会遭遇这些……

20:19,蒂亚尔按照塔台上所给予的指示完成了最后一步。或许该是他们做出又一次勇敢尝试的时候了。

现在,关闭自动驾驶仪。

这当然会是一个十分冒险的决定。因为这家飞机的受损程度相当严重,如果他们关闭自动驾驶仪,很有可能就将再也无法启动它。如果操纵杆的传感器并未被蒂亚尔修好,而自动驾驶仪又无法再次启动,等待着他们的……也许就将是直接坠机。

“准备好了吗,伙计们?我们打算把那该死的自动驾驶仪关上了。”

蒂亚尔已经坐到了紧挨着驾驶舱大门的附加座椅上,并系好安全带。坐在副机长座位上的菲尔米则仿佛是为了驱散自己的紧张,向头等舱内的俱乐部队友这样问道,他所得到的,当然是肯定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