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33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影子前锋

在那一刻,许多人开始了不约而同的,无声的祷告。弗朗西斯科则只是紧紧的抓住岳一煌的手,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舍得闭上眼睛。

副机长伊萨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而后十分干脆的关闭自动驾驶仪,并把手放到了手动操纵杆上,奇迹在这一刻发生了。当她抓着操纵杆,企图让飞机向右偏移五度角的时候,先前一直在向着左边轻微偏移的飞机改变了它的方向。

这意味着……他们重新找回了对飞机转向的控制!

那么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呼叫塔台,这里是AZ1431号,我们已经成功修复了操纵杆传感器失灵的故障!”

罗马机场的塔台在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得到了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塔台控制时里爆发出一阵不小的欢呼声。谢天谢地,这架飞机终于在燃油耗尽之前解决了飞机无法转向的故障。

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成功的降落了。

飞机机腹上的那道裂口,再加上过快的飞行速度,会让那架飞机随时有在空中解体的可能。因此……尽快的找到合适的机场降落会成为现在的第一要务。

机上引擎的动力系统故障无法修复,这意味着AZ1431号很可能要保持着220节的速度直接降落。这几乎是没有人做到过的。但无论如何,这架飞机上的所有人都还有这一线生机。

为了尽可能的扩大这线生机,塔台的工作人员需要为AZ1431号找到一个拥有足够长的跑道,并且有着出色医疗救援设施的大型机场。

最终,聚集在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机场的各色专业人员将目光锁定在了瑞士的日内瓦国际机场。尽管里昂国际机场要比日内瓦国际机场距离更近,也拥有更长的跑道,但是里昂国际机场毕竟地处罗纳普阿尔卑斯山地区。一旦遇到山脉中的乱流,将很可能为已经受损的机身带去难以想象的灾难。

并且日内瓦国际机场的跑道虽然比里昂国际机场的短了100米,但它也拥有长达3900米的跑道,完全满足AZ1431号的要求,并且它还拥有更为先进的医疗救援设施。

“AZ1431号,强烈建议在日内瓦国际机场降落!”

“收到!”

五分钟后,机上广播再一次的响起:

“乘客们,我是本架航班的副机长伊萨。机上的机械故障已经修复。现在,我们正飞往瑞士日内瓦国际机场。预计将会在四十分钟后结束本次旅程。”

当这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从机上广播响起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欢腾的气氛冲散了之前的阴郁与不安。再没什么比在你以为你难逃一死的时候又告诉你,你就要得救了更美妙了。

就这样,飞机以220节也就是407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开往瑞士日内瓦,却是在即将到达的时候开始在机场上空不断的盘旋。直到这一刻,本次航班的副机长伊萨还在努力的想办法让飞机在减速后降落,可是引擎动力系统的故障却依旧没有排除。

此时,一切的医疗救援设施都已经在AZ1431号即将降落的那条跑道附近待命,随时能够去帮助这架飞机上的任何一名乘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伊萨再次呼叫塔台控制中心。

“AZ1431号呼叫指挥中心,我想我们需要关掉1号引擎来减低飞机降落时的速度!”

几乎是在听到伊萨的这次呼叫的同时,镇守在罗马塔台控制中心的一名飞机工程师立刻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不行!一定不可以关闭一号引擎!一号引擎控制着所有液压设备的发电机如果关掉一号引擎,飞机很可能会直接坠毁!”

听到塔台的警告,伊萨只是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就给坐在副机长位置上的菲尔米下达了指令:“关闭2号引擎。”

由于这架飞机上的四台引擎是由左至右依次分布的1,2,3,4号引擎,损失了4号引擎之后又关闭2号引擎,这很可能会让飞机的动力重心倾移。但是此时此刻,他们也别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关闭2号引擎之后,飞机的速度开始有了明显的下降,他们降到了190节,也就是351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可这显然还是不够,但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始尝试降落。

20:10,在向日内瓦国际机场的塔台控制中心请求了降落许可之后,AZ1431号航班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降落尝试。为了尽可能的让飞机在下降过程中产生无可避免的加速,伊萨甚至选择了将飞机的飞行高度下降到了800英尺后才开始第一次试降。

在飞机触地之前,她操纵着飞机做出三度侧倾,一度仰角。但是在触地的几秒前,她选择了放弃这次试降,并且果断的拉高了飞机操纵杆。

伊萨:“菲尔米副机长,我需要进行一次冒险的尝试。”

菲尔米:“请说,伊萨机长,我会服从你的任何指令。”

伊萨:“那么,下一次降落的时候,在飞机触地之前关闭所有的引擎。仅依靠机翼的滑翔来降落。”

听到伊萨的这个决定,菲尔米怔了怔后带着一种凝重的目光转头看向这位冷静果敢的民用客机驾驶员,却是只在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坚定。于是这名在球场上司职后腰的球员又再一次的看向就在他们下方仿佛触手可及的日内瓦机场跑道,随后他说道:

“遵命!”

七分钟后,这架机腹被螺旋桨割出了可怕裂口的飞机将开始她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勇敢尝试。是的,在飞机触地前关闭所有的引擎将意味着他们不会有再来一次的希望。仅依靠机翼的滑翔来降落,这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精确的计算,那还驾驶员有需要足够的勇气和经验。

由于他们关闭了自动驾驶仪,这使得伊萨需要在人工计算后获得足够精确的参数。

“蒂亚尔先生,计算结果出来了吗?”

“是的,你需要先重新回到3000英尺的高度,然后离开机场,从……”

几乎没有依靠任何工具,蒂亚尔计算出了一个几乎能用精确来形容的数值。地面救援部队就这样看着那家意大利航空公司的飞机从他们的头顶飞过,又径直飞往机场的外围郊区一侧。

“上帝啊……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日内瓦国际机场塔台控制中心的值班人员亲眼见证了一个奇迹的发生。那架飞机在进入机场之前就已经放下了起落架,并且调整好了关闭了机上仅剩的两台引擎,仅依靠机翼角度的调节来迎接这一次的落地。

由于失去了引擎动力,伊萨副机长甚至没法在落地的那一刻打开扰流板,但是以滑翔落地来降低飞机着陆速度的决定无疑是万分正确的。飞机触地时的速度获得了最大程度上的降低。

“准备迎接冲击!!”

在飞机触地时伊萨打开了紧急刹车,并让大家都做好迎接冲击的准备。几乎完全失去了控制的飞机就这样倾斜着角度在机场跑道一路滑去,并最终在距离跑到尽头还有很远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当一切都停止的时候,所有在机舱内的人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因为,他们全部都安然无恙。

在大脑终于恢复了思考的能力之后,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的人开始了劫后余生的大喘气。而后,人们开始大笑。并且,在大笑之后他们开始故障,为紧急时刻控制住了一切的副机长鼓掌,也为在这之中尽了一切努力的机组人员所故障。

可是他们甚至还不知道,在关键时刻修好了手动操纵杆传感器的,正是和他们一样搭乘了本次航班的都灵队球员,蒂亚尔。

他们就这样看着行驶到了跑道上的消防车为飞机喷洒防火泡沫。可天知道,他们降落得那样漂亮,甚至没有在飞机的机身上制造出一丝一毫的划痕。除了掉了一个引擎之外,或许AZ1431号航班和其它任何一架正常降落的飞机都没有任何的不同……

劫后余生的喜悦似乎冲散了之前的那些死亡恐惧。直到情绪高涨的被早已等在那里的机场大巴接到一家位于日内瓦市区的高档酒店并办理好了入住手续时,他们才又一次的被那种后怕的情绪回侵。

可是此刻他们都还活着,没有什么比这更棒的了。

早已等待在那里的媒体记者们在这趟航班上的所有人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他们的家人朋友之前就已经通过同步直播将这次成功的降落告知了每一个在电视机前焦急等待的人。

当他们得知那些人都安然无恙的时候,几乎是喜极而泣。

“是的,我现在很好,也没有受伤。我很好,不用再为我担心了,妈妈。我也爱你。”

在酒店的房间里,岳一煌给他在巴塞罗那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当卡斯蒂亚,伊格勒斯,还有塔里恩听到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岳一煌的声音时,他们才真正放心。但他们却并没有从岳一煌母亲的手里接过电话。而是选择了向那位母亲告别,而后离开。

劫后余生,那个人一定会有特别想要打一通电话的对象。于是他们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岳一煌自己给他们打来电话。

于是,很多人在岳一煌安全抵达日内瓦的两小时后陆陆续续的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当然,他们都已经在第一时间接到了由岳一煌所群发的,报平安的短信。

在险些遭遇有关都灵队的第二次毁灭性空难之后,这群又累又饿还受到很大惊吓的球员之中却有很多选择了不留在日内瓦,并且连夜回到他们想去的地方。

岳一煌,弗朗西斯科,德里卡洛,还有菲尔米说他们想要回都灵。卡塞尔说他想回里昂。蒂亚尔说他想回莱切。帕雷尔想回到他爱的阿根廷,只是在这样的时候,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就这样走上第二家飞机了,于是他选择了和其他队友一起,留在在日内瓦先好好修正一下,一切都等睡醒了再说。

经历了这样的危情,俱乐部当然同意了球员们的一切请求。

凌晨刚过,随意吃了点东西的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踏上了由日内瓦开往都灵的火车。由于这班列车并不是夜火车,而只是在半夜也不停止前行的普通火车,因此列车上并没有舒适的床,而只有六个宽敞座位一间的隔间。

为了能更舒适的度过火车上的这六个小时,四名都灵队的球员分别在每人买了三张票后占据了两间包间。

“你没有给他打电话。”

“什么?”

当列车包间的门被关上,并且包间内的灯也被关上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说出了这句话,那让此刻已十分疲惫的岳一煌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弗朗西斯科说的到底是什么。

“那个阿根廷人。并且,他也没有给你打电话。”

听到这里,岳一煌才明白过来对方究竟在说什么。那竟是让他有些抑制不住的发笑,于是他在黑暗中坐起身来,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都灵王子。

“我以为,在这样的时候你不会希望我不停的和人打电话,所以我把手机关了。”

当岳一煌说完这句话之后,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出声,也没有向对方表达什么,于是岳一煌又再次开口:“如果……你不介意这样可能会睡得不舒服的话,我想坐到你那边去。要知道……之前在飞机上的这五个小时你也一直在我身边。”

几乎不等岳一煌说完,弗朗西斯科就已经起身坐到了岳一煌所坐的那一边,并让对方的身体靠着椅背倾斜,而他自己则在脱了鞋子后靠着车窗所在的那面墙壁,并把脚放到了座椅上。这样……虽然有些挤,可他却能够让岳一煌躺靠在他的怀里。

弗朗西斯科:“不许……不许给那个阿根廷人打电话。”

岳一煌:“好的,我会的。”

弗朗西斯科:“起码……现在不可以。”

当弗朗西斯科第一次毫不掩饰自己的嫉妒,说出醋味十足的话语时,岳一煌用手撑住椅背的顶端,起身亲吻对方的嘴唇。

这一次,都灵王子并没有选择极具侵略性的肆虐对方的唇舌,而是极为珍惜的,缓慢的吻着对方。

弗朗西斯科:“好好睡一觉。”

岳一煌:“嗯。”

弗朗西斯科:“等到了都灵,我们就做.爱。”

岳一煌:“好。”

弗朗西斯科:“这一次,不许再耍花招。”

岳一煌:“好。”

弗朗西斯科:“你保证?”

岳一煌:“我保证。”

当岳一煌第一次这么顺从的就这个问题给出答案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的翻了个身,将对方压在自己的身下,一次再一次的给予对方忘情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