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34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影子前锋

当都灵队的四名队员所搭乘的那列火车抵达都灵的时候,天甚至还没亮。四人在火车站匆匆告别就各自回家。这个时候的意大利根本不会有什么店还开着,就算是华人开的早餐店也不会那么早就开门。不过幸好,他们虽然觉得这次自己离开都灵已经度过了一段太过漫长的时间,可实际上,他们只是离开了两天。

“早餐想吃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家里应该还有一点全麦面包,然后……鸡蛋和火腿,芝士这些都还有。”

“嗯……能吃得饱一点的?要知道,今天我们也许会没时间吃午餐。”

弗朗西斯科发誓他真的只是在很认真的回答岳一煌的问题,可是这句有着很深含义的话却是让岳一煌在愣了之后立马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头去不再和对方说话了。这是在出租车上,虽然他的影锋现在的样子真的让他觉得……很可口,可弗朗西斯科到底还是会克制住自己。于是他只是拉过对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不断的摩挲着,带着一种说不清的甜蜜。

他想,对方一定也是这样。

两人并没有去到岳一煌的屋子。因为都灵王子说他可不想早上一醒来就看到某个阿根廷人在按房子的门铃。如果去到他的房子,那么就算是巴萨的当家前锋来了,他们也可以什么都不管的就在**做他们的爱。

并且更重要的是,他在前一天的晚上就已经和西约克说了放他们所有人一个假,直到他打电话让人回来了,这个假期才结束。

弗朗西斯科的预谋已久和那套说辞让岳一煌完全无话可说了,但事实上无论是去谁的家,对他来说区别都不大。所以两人还是去到了弗朗西斯科的屋子。

在岳一煌进到厨房之后,弗朗西斯科就寸步不离的跟在对方身边,看着对方为他准备起丰盛的早餐。咖啡,可以涂抹黄油的切片全麦面包,烘烤培根,芝士鸡蛋,还有新鲜的甜椒。这一顿早餐,两人再没管队内营养师所给出的建议,准备了一堆高热量的东西。

在岳一煌开始摆盘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说他很烦恼,因为他不知道应该坐在岳一煌的对面好,还是坐在对方的身边好。如果坐在身边,就可以离对方更近一点,可如果是坐在对面,就可以一抬头就看到对方。

当都灵王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岳一煌无奈了,他觉得对方简直已经无药可救了。但是他却不得不迁就这个家伙,所以两人一起坐在小酒吧的吧台上享用了这顿早餐。

几乎是在岳一煌打算收拾桌上的餐盘时,弗朗西斯科揽住对方的腰,就这样把人一路的抱上楼去,而后放在了就位于主卧室旁边的,特别为岳一煌准备的房间门口。

吻了吻对方的眼睛,弗朗西斯科嘴唇紧贴着对方的耳朵说道:“现在,我们各自去到浴室洗一个澡怎么样?”

岳一煌发笑着给出了答案,那份融化进了眼睛里的温柔和笑意让弗朗西斯科简直看得着迷了,但是这一次,他只是又用力抱了对方一下就松开了,动作极为迅速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更甚至冲进了浴室。那种着急的样子让岳一煌不禁失笑,随即他也走进那间屋子,为自己拿了一件干净柔软的睡袍就走进了浴室。

可是急匆匆的冲进浴室淋浴的弗朗西斯科却是洗着洗着就不再是那样单纯的兴奋和跃跃欲试了。他似乎想到了别的什么,而后只是低着头,让热水冲刷他的黑色发丝,他的身体……

比岳一煌更快洗完了澡的弗朗西斯科走进了对方的房间,然后坐在那张柔软舒适的大**。静静的沉思起什么。

“西斯科?”

似乎是感觉到有什么人打开了的房门,却又并没有对他说话,还在浴室里的岳一煌迟疑的出声叫出对方的名字。这一次……弗朗西斯科在沉默了片刻后才给出了应答声。

“是我。我刚刚洗澡的时候在思考,思考我这样真的好吗。哦,上帝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我的意思是……我想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可真的等它到了的时候我又会去怀疑,哦西斯科这真的是真的吗?我会想……在飞机上你会答应我,是不是只是因为当时我们都认为我们的生命只剩下十几分钟了?是不是……等我们发现自己还能活很久之后,你会有些后悔那时候对我说的?我,我不是想要去怀疑你,我只是……不想我达成我想要的仅仅是因为……”

当弗朗西斯科语无伦次的说了这么一大段并还打算继续将那些话说下去的时候,岳一煌打开了浴室的门。他只是穿着一件浴袍,甚至连头发都还湿漉漉的没来得及擦干。但天知道那却是让他看起来更诱人了。

当岳一煌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两人之间开始了一段沉默的时间。弗朗西斯科就这样看着他的影锋一步步的向他走进,那几乎让他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双眼只能看向对方,双唇只想要亲吻对方,甚至心脏也只为了眼前人而跳动。

他就这样看着对方沉默着走到他的身前,而后抓着他的手,去触碰那根绑在了腰上的衣带,而后缓缓的拉开它。当浴袍的前襟随着衣带的解开而散开时,都灵王子看到那个让他着迷得无法自拔的人……在浴袍下什么都没穿。

“你需要我主动吗,西斯科?”

仅仅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弗朗西斯科再不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他抱起眼前这个不知收敛的勾引着他的家伙,而后就动作略显粗鲁的把人扔到了**,并且直接压了上去。狂乱的吻侵袭了对方的身体。

最先是脖颈,然后是锁骨和胸膛,这个已经饿了太久太久的意大利人执着的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然后含住那颗就在他眼前的果实,灵活的舌头勾动着对方,更不住的猛力吸着,用齿间轻轻的碰触。

只有被人这样对待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的身体……原来也可以这样的敏感。不受控制的兀得仰起身体,而后又躺在**蜷起身体,岳一煌把双手放在了都灵王子的头上,并轻轻的想要将对方推开。

“等、等一等……西斯科,等一等,唔……!”

“你又想说什么?让我停手?别妄想了,这是不可能的!”

仿佛是想起之前几乎要成功的每一次都是被对方怎样阻止的,弗朗西斯科立马拉下脸,他似乎……企图一种基本没什么杀伤力的恐吓去告诉幻影之子,别再去想那些不该去想的事了。

那让岳一煌不禁笑了起来,喘着粗气说道:“我只是……只是想让你帮我……剃掉那里的体毛?我觉得,整个欧洲的男人都好像不喜欢那些?只是我平时都没有这个习惯,我刚刚还在浴室里头疼。好像……不能全都剃光?”

似乎是因为之前已经被这个人逃掉过太多次了,当弗朗西斯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首先是以一种十分怀疑的目光盯住对方。

“拜托,别这么看我,我是说真的,浴袍的口袋里还有剃须刀。”

尝试着把被对方禁锢的手抽出来,岳一煌坐起身来,并捧住都灵王子的脸,主动的吻上对方的嘴唇。几乎只是在触碰到对方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就找回了主动,但这一次……他并没有那样的急切也没有要让对方连呼吸都无法做到。

那是一个缠绵的吻,却是带着满满的侵略性。柔情的吻逐渐深入,更不住的纠缠对方。当那个漫长的吻结束后,弗朗西斯科才缓和了情绪,又吻了吻岳一煌的眼睛,他才从对方浴袍的口袋里拿出那个他备在浴室里的那个剃须刀。

“当然不能全部都剃光。那样的话,等它们再长出来的时候,你会很不舒服。”

说着这句话,弗朗西斯科俯下..身,吻了吻那片长有稀疏体毛的皮肤,而后按下了剃须刀的开关,“不过,你的体毛真的很少,尤其是腿上……看起来,真性感……”

说着,弗朗西斯科轻轻的拉起那些,并十分小心的用剃须剃短他们,却保留了根部,而后他又抬起了年轻影锋的大腿。是的,在柔和的灯光下,他可以看到在对方的□周围几乎就没有体毛,就像他记忆里的一样。但是坏心的都灵王子却并没有就这样关上电动剃须刀的开关,而是让那能够在空气中带起一片难耐震动的剃刀那处敏感的地方。

几乎是本能的仰着身体猛地弓起一下,再把电动剃须刀往旁边坏心的移了移,于是他的影锋又是给出了相似的反应。想要抑制住这种奇怪的反应,岳一煌紧绷起身体,却是在对方几次三番的恶作剧之后终于明白过来对方是故意的。

可是还没等岳一煌发作,十分满意于对方所给出反应的弗朗西斯科再不执着于这样的逗弄。他关上了电动剃须刀的开关,把它扔下床去。

而后……弗朗西斯科吻上了那处被他剔除了体毛的地方,更用舌头去□那处敏感的皮肤,带着一种能让岳一煌清晰感受到的珍惜,以及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