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35 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影子前锋

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有那样一个人等待劫后余生的童年好友打一个电话给他,却是等了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等到。接近凌晨的时候,他打了一个电话给曾经在球场上给过他很多帮助的德里卡洛。

“一煌没有告诉你吗?我和他,弗朗西斯科,还有菲尔米都决定今天晚上就回都灵去,现在正在火车上。不过一煌和我们不在一个包间,需要我去叫他吗?”

“不不,不需要了,打扰到你的休息我感到抱歉,谢谢。”

在和德里卡洛打了那通电话之后,伊格勒斯才试着去拨通岳一煌的手机。可是他在这六年间都不怎么拨出的号码,在这个时候却是处于了关机的状态。就这样等了一个晚上,伊格勒斯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并披上外套,带着钱包和护照走下楼梯。在出门的时候,他拨通了俱乐部经理的电话。

“我是伊格勒斯,很抱歉我想要请三天的假。是的,今天的训练我不参加了,不用担心,迪亚戈先生本来就不打算在这轮的联赛中让我上场。是的。我打算……去都灵。”

说完这句,伊格勒斯就挂了电话,然后再没有接通经理的电话。因为……他知道刚刚才从熟睡中被他吵醒的俱乐部经理现在已经明白过来他究竟打算去做什么了。

这个阿根廷人驱车前往机场,他想要去到都灵,想要去看看那个自己年少时的搭档。全世界都知道,所有来到巴塞罗那比赛的都灵队队员都差一点就再次重演了76年前苏佩加空难的惨剧。他也……险些再也无法见到那个人了。

直到这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他真的很想念那个曾经只属于自己的影锋。

为了驱散那种不安与沉闷,伊格勒斯打开了车内广播,可刚一打开广播,那首经久不衰的西班牙语情歌就传入耳中。

【吻我,深深的吻我吧。就好像今晚是最后一夜。】

【吻我,深深的吻我吧。我好怕今夜之后我就会失去你。】

手机铃音不断的响起,伊格勒斯不忍让铃音打算那首忧伤柔情的乐曲,于是他只是把手机调到了静音,不自觉的让自己的情绪沉浸到了那首歌的歌词之中。

【我想很近很近的感觉你。我想面对着你,看着你。在你的眼睛里看到我自己。】

【想想也许明天,明天我就已远远地,远远地离开了你……】

【也许明天,明天我就已远远地,远远地离开了你……】

…………

“你说什么?伊格勒斯在两个小时前向你要三天的假期?然后……他说他要去都灵?”

“是的!当时我还在睡觉,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他到底说了什么,等我挂了电话以后我才……”

“见鬼!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可以!!”

“我当然想!可是他一直都不接电话!”

“那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现在意大利国家航空安全局根本就还没查清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他去都灵!!!”

在尝试去联系想要在这种时候去到都灵的伊格勒斯两小时无果后,俱乐部经理终于想起了那名一直就和许多青训营学员保持着联系的青训营主教练。却是才说明了情况就被向来温和的卡斯蒂亚骂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可就在俱乐部经理打算和卡斯蒂亚再解释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是的,卡斯蒂亚拨起了伊格勒斯的号码。这个时候,阿根廷人正坐在机场大厅里,等待着四个小时后起飞的,飞往罗马而后转机至都灵的航班。

在前一天的时候,这条线路上出了重大的事故,虽然并没有任何的伤亡,可是那个型号的飞机却还是全面停飞了。这导致飞这趟线路的航班骤减。尽管现在几乎没什么人敢坐这趟航班,可伊格勒斯还是要在机场等很久才能等到一般去往都灵的航班。

就是在等待的时间里,他看到手机的来电显示上出现了他青训营的教练,卡斯蒂亚的名字。那让他十分犹豫。他明白这位让他十分敬重的教练很可能是来阻止他的,可他又无法不去接这个人的电话。也许是因为他认为……卡斯蒂亚一定能明白他此时的心情,他在挣扎之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卡斯蒂亚:“伊格,你现在在哪里?”

伊格勒斯:“我……我在机场。我想去都灵,想去看一煌,先生。”

尽管卡斯蒂亚现在真的很生气,可当他听到自己教出来的孩子用透露出无助的声音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时,他还是不忍去责怪那个出色的阿根廷球员。

伊格勒斯:“我已经想了一个晚上了,先生。我以前总是认为,我们还很年轻,只要我们希望的话,过一阵子总能见到对方。也许是下个月,也许是下下个月,只要我买上一张机票,几个小时以后我就能见到他。可是事实也许并不是这样。生命其实可以很脆弱。我想您一定也能明白我现在的感受。而且……我总觉得我还有好多话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那是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语,虽然简单,却是比任何话语都更要让人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语。卡斯蒂亚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说道:

“是的,生命其实可以很脆弱。这说的不止是一煌,德里卡洛,也可以是你。在灾难的面前,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是渺小的。可是伊格,现在谁都没法说清那架飞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以这么冒险的坐飞机去都灵呢?我希望你起码可以对球队,对球迷,也对你自己更负责一些。”

“那么……我该怎么做?”

“坐火车吧。你瞧,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了,你只需要去到火车站,然后等几个小时,你就可以等到直接开往都灵的火车了,那并不会比你坐飞机去晚太多的时间。可是你坐了火车,我们就都能够放心了。”

“好……我答应您。”在挂断了电话之后,伊格勒斯又坐在机场大厅的座椅上沉默了很久,这才起身,去往机场的停车库。

在开车前往火车站的时候,伊格勒斯又尝试着给岳一煌拨去电话,可是对方的号码却依旧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于是他只能收起手机,并专心的开车去往巴塞罗那的火车站。可是事情却又再一次的与他所希望的相反的方向发生。

由于昨天曝出的那起特大飞机故障,许多人都选择了改变出行方式,特别是打算从巴塞罗那去到都灵的人。他们都选择了火车出行。这使得没有提前预订夜火车的伊格勒斯就算买到了火车票也没法拿到火车铺位的预订单。

尽管咨询柜台的柜员很想帮助伊格勒斯,可是她们也无能为力。可就是在他走出售票厅的时候,恩佐的妹妹认出了他。

“伊格勒斯……?你是巴萨的伊格勒斯?”

或许是以为喊住他的只是一名普通的球迷,伊格勒斯在听到这句问话时反而更快步的走起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西班牙人足球青训营女队的学员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恩佐的妹妹恩雅!”

听到恩佐的名字,伊格勒斯很快的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那个在他的记忆中留下了一点印象的女孩,却是看到对方又朝他笑了笑,然后招呼不远处的,西班牙人俱乐部的当家后腰快些过来。

就这样,三人一起找了家火车站附近的小餐馆,吃了一顿说不清是午饭还是晚饭的餐点。恩佐恩雅兄妹俩也得知了伊格勒斯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火车站的原因。他想要去都灵,却是没能买到夜火车预订单。

恩佐的妹妹听到这件事后想了想,而后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她和恩佐的火车票以及预订单,并对自己的哥哥说道:“哥哥,我还是把我的预订单给伊格勒斯吧?我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过去,可是现在伊格勒斯也要去,应该就没事了。待会儿你就和伊格勒斯一起去售票柜台,然后把我的预订单换给他。我可以自己回家,你代我向岳问好就可以了。对了,到了之后记得打电话告诉我,然后不要忘了把小礼物带给岳!”

恩佐恩雅兄妹在看到昨天晚上的新闻直播之后就打算尽快去都灵看看那个小时候也在巴塞罗那留下了许多印迹的球员。不过在岳一煌和恩佐他们满街你追我打还连带着停球怒射的时候,恩雅的年纪还很小。甚至岳一煌离开巴塞罗那的时候,这个小女孩也只有11岁。

因此,恩雅和岳一煌的感情并不深,只是女性特有的柔情和多情善感让她在看到那个可怕的消息后打算和自己的兄长一起去看看那个小时候曾带着自己一起玩的少年。可是她又认为,伊格勒斯作为岳一煌年少时的搭档,一定会比她更需要这张火车票预订单。

就这样,这个西班牙女孩把包里的手工饼干交给了自己的哥哥,和两人告别后就独自回家了。得到了这张意义极为重要的火车票预订单,伊格勒斯十分郑重的向这位俱乐部同城德比的当家后腰道谢。可是恩佐却是显得不以为然。

“别谢我,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妹妹,居然连一点西班牙人预备球员的自觉都没有。”

或许嘴硬心软从来就是这名西班牙籍球员的专长,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在进到一等座包厢的时候,漫长的枯燥旅程终于还是让他对这名从来就让自己起码在表面上显得很不屑的阿根廷球员开口说话。

“昨天……我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正在和恩雅逛街回家的路上。老实说,我被吓了一跳。当时我就想,上帝啊,这个混小子已经够惨的了,不要再和他开这么大的玩笑了吧!”

当恩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伊格勒斯回答他的,只是沉默。那让脾气一直就算不上温和的恩佐很不满,于是他用脱了鞋的脚踹了伊格勒斯一下,让这个可恶的阿根廷人好歹明白自己在跟他说话。

可是更让恩佐生气的是,被他踹了一脚的伊格勒斯只是蜷起腿,却并没有回答他。可就在恩佐要发作的时候,伊格勒斯说了一句看似与这个话题无关的话语。

“恩佐,我突然想起……三年前,你带着一煌忘记拿走的童话读本过来找我。可是我好像……已经找不到那本书了。我真应该在出门的时候把它找出来,带在身边。因为……一煌他以前肯定也在坐着夜火车的时候,翻那本书。只是他是从都灵到巴塞罗那。而我,我是从巴塞罗那到都灵。”

天空下起了小雨,这场能够滋润万物的春雨击打在那列由巴塞罗那驶向都灵的火车玻璃上,也击打在弗朗西斯科位于都灵的,独栋别墅的玻璃上。

只是屋外的狂风大作似乎根本无法把一丝的寒气以及阴郁带到这间屋子里。虽然现在已经是三月了,可是为了避免着凉,屋主人还是在回到家的时候就打开了暖气,而现在……屋子里更是弥漫着一种和寒冷完全无关的,情口口色的,暧昧的气息。

那个并不喜欢去到海滩享受假期的影锋……有着偏白肤色的身体上已经布满了吻口口痕。那是都灵王子为他打下的印记。尽管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这张舒适的大床,可是他此刻却是喘息着,汗液更是浸湿了才因空气里的热度而变干的额发。

并不是没有和那个情场老手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只是心态不同到底会带来许多不同。岳一煌用手掌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一些,粗喘着看着把他的身体变得奇怪的那个人,迷离的眼神带着说不出的……最原始的诱口口惑。

于是那个舔口口吻着他大腿内侧的意大利人也抬起头,一手揽住他的腰,再一次的将缠口口绵的吻印在他的唇上。在唇舌交口口缠后分开,再次吻上,然后再分开。那仿佛成为了一个甜蜜的游戏,带着浓得化不开的爱意,让在某些方面还有些保守的岳一煌在和对方吻上了几次后就低下头以掩饰什么。

“害羞了?”

“不、才不是……”

才想开口反驳,就又被对方吻住,用双唇咬住他的嘴唇,更抬起他的双口口腿,以那根粗大的欲口口望不断的摩挲着他最柔嫩的皮肤。

“西、西斯科!”

“什么?”

“待、待会儿……你进去的时候,能不能慢、慢一点。如果实在不行的话……”

听到这样的话,弗朗西斯科不经失笑了。他抬起岳一煌的下巴,让对方仰起头来看向他,看着他那深邃的眼睛。

“你以为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在做口口爱,宝贝。我怎么可能会舍得弄伤你?”

分明是最普通的话,可却因为说话人是弗朗西斯科,那个仿佛能把最简单的话语念成诗的人,就会变成勾人心动的缠绵。岳一煌勾了勾嘴角,企图掩饰他的紧张,而后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其实,我还挺担心……担心我们在床口口上可能……不太适合。也有点担心,如果真的不行,那该怎么办。要知道,你那里……实在是太大了。我……我……”

弗朗西斯科就这样带着笑意极为认真的看着他的影锋,眼睛里只有那个人的倒影的,那种迷恋让岳一煌最终无法再说出任何的话语。他伸出手,放到弗朗西斯科的脸上,笑着说:“你看起来……真好。”

“你喜欢吗?”

“喜欢,要知道,就算是在整个欧洲,都不一定能找出几个比你长得更好的男人了。所以我会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死心眼。”

“啊,这个问题可真不好回答。我只知道……我希望你的眼睛能一直看着我,你的嘴唇,一直是笑着的,你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我想我想象不到还有什么人能让我这么迷恋。你呢?愿意每天早晨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都是我吗?”

“愿意……”

当岳一煌给出这个回答之后,弗朗西斯科笑了,他的笑容是那样的迷人,那几乎让岳一煌看呆了,他就看着那个有着雕塑般完美身形的人将他的大腿按向他的身体,而后低下头吻住那个待会儿就要被进入的地方。

“唔……嗯……”

感受到那份湿口口热温柔的肆口口虐,岳一煌仰起头发出压抑的呻口口吟声。那和弗朗西斯科以前所听到的那些与情口口欲有关的声音都不同。它并不高亢,也没有任何**口口靡的意味。可就是那种压抑的,夹杂着喘口口息的呻口口吟声,竟是充满了诱惑的力量,让都灵王子尺寸惊人的性口口器又变得更不安分。

他想要狠狠的欺负眼前的这个人,让他发出更为失控的声音……

“西、西斯科……!别那么舔了,唔……西、西斯……”

唇舌在不断的湿口口润那里,可是缓慢勾口口人的动作却是在岳一煌发出了那样的声音之后变得让敏口口感的身体无法承受,本能的向后不断的退去。于是弗朗西斯科抓住岳一煌的大腿,紧紧的禁锢住他,而后速度极快的用舌口口尖刺入密闭的后口口穴。他当然感觉得到身下的人究竟是在怎样的震口口颤着,呼吸愈渐急促着。可这就是他想要的,不是吗?

“只是这样就不行了吗?那么之后那些更刺激的,你打算怎么办?宝贝,你实在是……太敏口口感了。这样可不好,你会让我……失控的。”

刚刚一发出来这章就因为和谐词太多被系统锁了。于是我查啊查啊找和谐词给它们加口口,希望这样就能成了吧!

解锁解锁解锁大法!

然后~我今天得意洋洋的跟我朋友说了这章的内容。我朋友说,泪目,好虐,琅邪巨巨你今天留言肯定会爆棚的肯定会超一百的因为读者们要发泄她们的怒气怨气和泪目之气。

我嘲讽脸的对我朋友说,窝不信,她们就爱霸王我,最近一条留言抽成十及条都不见我哪章的评论超过五十条。然后我负手远目道,其实……窝也不算万恶啊,瞧我这章剧情进程多快!

乃们说,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