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05 暗中操控

305暗中操控

“你好,请问是莫妮卡女士吗?”

“我是。”

“我是都灵队的主教练德罗,打扰到你我感到很抱歉。只是这两天你丈夫训练的时候情绪很反常,我无法猜出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要知道这种情况在我执教他之后就从没有出现过。所以我想向你寻求帮助。请问你知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而这么反常吗?”

德罗的这通电话让刚刚接到了自己丈夫的语音短消息说今天晚上不会回家吃饭的莫妮卡心里一阵不安。

这是一个算不上敏感的女人,却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两天她的丈夫似乎是有些不对劲。

尽管这个顾家的男人在伪装着自己,却是连晚餐时间和妻子在说着话的时候都会走神,甚至是陷入沉思,久久都喊不回神来。

奥布里的妻子仔细的回忆,终于……一个细节引起了她的怀疑。

她记得就在两天前,有一通电话将她和自己的丈夫从睡梦中惊醒。

但是之后,当第二天的早晨她问起自己的丈夫时,奥布里却是表情有了明显的僵硬,而后告诉她并没有这回事,那也许只是她自己做的一个梦而已。

当时奥布里的妻子并没有怀疑什么,可是现在想起来却是越发觉得不对劲起来。

看着窗外开始暗下来的天色,奥布里的妻子立刻换上了一套出门的衣服,而后冲出家门。她拨出自己丈夫的号码,可电话运营商却是告诉她,对方号码已经关机。

于是刚刚把自己的私家车开出停车位的女人顿住了动作,却仅仅是犹豫了没一会儿就开着车驶向波河的河畔,一个每当奥布里感到压力巨大的时候就会去的地方。

最终,这个女人在河畔处的一座长椅上找到了自己的丈夫,当她出声叫出奥布里名字的时候,这名德国籍的守门员极为警觉的转过头去,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妻子。

“亲*的,是不是那天晚上的电话?究竟出什么事了?你的主教练打电话来问我,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古怪的事。”

“不,不是的,别担心。我只是……只是比赛前感到压力有些大。”

当奥布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妻子就那样看向他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许久,那份长时间的注视几乎要让奥布里不敢再面对那双温柔又担心着他的眼睛,他极为僵硬的移开视线,企图让自己再继续看向眼前的波河。

可是这个女人接下去所说的话语却是让奥布里无法再继续假装下去,也无法再只是一个人扛着那样的可怕秘密。

“你说过的,结婚的时候你把手按在圣经上说结婚后不会骗我,也不会对我说谎。”

几乎是在莫妮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奥布里就抱住了他的妻子,并且在尝试了数次之后才艰难的开口道:“我只是不想让你也陷入那样的噩梦中。我想要保护你。”

而后,奥布里向自己的妻子坦诚了有关赌球的威胁电话。

并且,那天晚上和奥布里一起看了新闻的莫妮卡当然知道……那场在电话中预言的枪击案最后是真的成真了。

这对新婚夫妇就这样坐在了一起,沉默着。

直到时间过去很久,直到天已完全黑了,莫妮卡终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们一起去报警吧,亲*的。”

妻子的这句话让奥布里猛地转过头去,只见这个温柔的女性哽咽着却还要对他露出鼓励的笑容。

“我们一起去报警吧,趁着你还没因为他们的威胁而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莫妮卡……”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亲*的。你该知道这样的威胁能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和第三次。到时候你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有罪,再不会有人能够拯救你,并且我们也不会真的就处于安全之中。”

是的,这个女人所说的话是正确的。

并非奥布里接受对方的威胁,他的家人就一定会处于安全之中。

并且等待着他的,只会是愈加无法获得解救的深渊。

奥布里用手指为自己的妻子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而后吻了吻妻子的额头,这就握住了对方的手,更抚慰着她,轻声说道:

“连累了你,我感到很抱歉。”

“不用为我感到抱歉,能够有你这样的丈夫,让我感到很骄傲。”

那天晚上,奥布里并没有十分贸贸然的就去报警。他不能够确认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受到什么人的监视。于是他先是和自己的妻子一起回家,更在第二天的早上如往常一般的去到训练基地。可是这一次,他却是找到了自己的主教练,更向对方表示,他希望在主教练在场的情况下,秘密会见俱乐部的经理。

奥布里郑重的态度以及这两天的反常立刻引起了德罗的警觉,他打了一个电话邀请俱乐部经理过来训练基地“视察球员的训练”,而后让俱乐部经理和奥布里先后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就这样,奥布里极为完整的陈述了他所受到的威胁。

“我本想直接报警的,可是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已经处于对方的监视之中,害怕这样的报警很可能会惊动对方,并最终选择在警方派出人手保护我的家人之前就动手。我希望俱乐部能够帮助我,毕竟他们除了我之外还会有更多威胁的选择。”

这是在欧洲冠军杯半决赛的第二回合比赛之前。

出现这样的事……真的可以说是震撼人心。

俱乐部经理在听完了奥布里的叙述之后和德罗一个对视之后,而后就开口说道:“这可是件大事件,我希望从现在起不要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多一个也不可以。现在,我就去请示卡尔先生!”

十分钟后,作为都灵队的持有者,卡尔知道了这件事。他在挂了电话之后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他开始思考起做出这件事的究竟可能会是谁。他很快的就在心里列出了都灵队如果在半决赛上最终比分输给皇马,可能受益的人群。

几乎是在半个小时之后,卡尔的手机上显示出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来电显示。

犹豫了片刻后,卡尔接起了电话,却是听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

那竟是艾伦。

“我想你一定很讶异我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你,又是怎么得到的你的号码。事实上,因为一件十分紧急也十分危险的事,一煌宝贝终于把你的电话给了我。也许你该知道这样一件事,你很可能就要离一贫如洗更近一步了?”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很难想象,直到这一刻,卡尔的声音都是那样的冷静,没有一丝的慌张,更没有任何的颤抖。

艾伦:“也许有人非常不想都灵队晋级到欧洲冠军杯的总决赛。”

卡尔:“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人非常不想都灵队晋级到欧洲冠军杯的总决赛。”

艾伦:“那你猜一猜,我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

卡尔:“那得看利益驱使。”

卡尔的回答让艾伦笑出声来,而后,这名中欧的贵族用一种极为危险的声音说道:“你还真是……让人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对于这句话,卡尔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以为,关于这件事你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了。”

出乎意料的,艾伦竟是没有被激怒,而是低低的笑了起来,并且笑声越来越大。在那持续的,诡异的笑声之后,艾伦又再一次的开口:

“知道吗,我以前的属下在前不久接到了一个任务,我想你一定会对这项任务的内容很感兴趣。”

“监视我的球员?”

“不,监视居住在德国贝库姆的一对老夫妻,并且在他们要求的时候,绑架那对可怜的老夫妻。有些时候,干这一行的人不该知道太多,可他们起码需要对自己的任务对象有所了解。而后,我就发现那对老夫妻有一个叫做奥布里的儿子,效力于意甲都灵队……”

艾伦所透露出的这条讯息让卡尔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说道:“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卡尔的问题得到了艾伦的又一句反问:“那么,你现在又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这一次,换做卡尔露出笑意,“也许我可以理解成,这一次……你是站在都灵这一边的?”

并没有说对方所站在的,是自己这一边,而仅是说出了“都灵”这个词。

艾伦再没有继续和卡尔之间的猜谜游戏,而是开诚布公的说道:“或许你能够感受到,我虽然见你的次数不多,却对你没有任何正面的,积极的感觉。”

卡尔:“是的,我从来就知道。”

艾伦:“那是因为我们两个很相似,可我真是讨厌透了你这副高高在上又干净的样子了。你让我觉得,很虚伪。明明你的骨子里和我一样的叛逆。”

卡尔:“我很惊讶,有关你居然会对我说出这样的称赞。”

明明两人说出的词汇是这样的不带褒义,可是这通电话的气氛却并没有那样的糟糕。

在沉默了片刻后,艾伦又说出这样的话语:

“可不管怎样,你四年前做的那些,很不错。比起你,我更讨厌那些大家族里自以为是,只会在暗地里编织阴谋的那些家伙。我想我可能得了某种病症,就是见不得那群老家伙的生活过得那么惬意。总以为自己就能够操控一切。”

只是那样的一句话就让卡尔在一瞬间明白了一切。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个犹太裔美国人陈恳的向对方说出谢谢。可电话那头的捷克人显然并不只是想和他说这些。

“做个交易怎么样?我负责保护你的球员,而你……你则在谜底揭开的时候把那些也告诉我,毫无保留的。有关……为什么你的婶婶会在五年前企图让你损失所有的现金流,而又是为什么,你的叔叔会在五年后亲自出手,希望你一贫如洗。我的预感告诉我,谜底……一定会很有趣。我十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