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06 开场游戏

306开场游戏

就是在卡尔和艾伦达成共识的那天晚上,一名快递员拿着一份大个的包裹按响了奥布里家的门铃。

“您的包裹到了,请轻拿轻放,并尽快打开它。”

得到了这个提示的奥布里十分郑重的向那名有着强健身体的快递员点了点头。而后,就在他身边的妻子立刻警觉又紧张的拿来了剪刀,而后站在自己丈夫的身后看着他极为小心的划开纸箱连接处的胶带。这个纸箱包得并非十分牢固,并且奥布里也没有花费太大功夫就打开了它。

在藏在纸箱中的,竟是一个旅行箱。

奥布里和妻子对视了一眼,而后让自己的妻子后退,并且极为小心的把那个沉甸甸的旅行箱放平,而后把拉链拉开。

而后……让奥布里和他的妻子都吓了一跳的一幕出现了。

在那个看起来并非很大的旅行箱里……竟藏着一个女人!!

那是个年轻的女人,短发,有着极强的身体柔韧性,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够把自己以一种超乎普通人想象的方式把自己藏在那个行李箱中。

“你好,我是被派来保护你妻子的人。我想我的上级已经告诉过你了。”

“是的。只是我没想到你会以这种方式过来。”

“请原谅,因为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已经被人监视,所以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为了不让那些人察觉。”

说着,那个女人就从那个包裹的纸箱里又拿出一个工具箱,里面存放有各种工具。她就在奥布里和他的妻子面前拿出那些工具。

“我想我也许可以在你的座机上安装语音和影响窃取装置?就在半小时之内,对方很可能就会给你打一通电话,我想你也许会需要留下一些证据。”

“当然!”

说着,奥布里安抚了一下他的妻子,就带着那个女人去到了客厅中座机安放的地方。那个女人动作极为老练的将座机拆开,而后用镊子在其中装了一块小小的芯片。就在她把座机又组装回去的时候,她扔给了奥布里一个和他所用手机型号相同的手机。

“在事情得到解决之前,你可以使用这个手机,它有防窃听的功能,也可以让我们知道你在什么位置,并且只要发现有可疑的号码拨打过来,你就在接通电话之前按下数字579,这样你的通话内容就会同步传输到我们同伴的电脑里。但请你放心,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我们不会窃听到你的个人隐私。”

“谢谢,谢谢。”

奥布里对着那个女人接连说了两个谢谢,那个女人对他露出了极为野性的笑容,而后又把目光放到了奥布里妻子的身上,说道:“也许你该为我介绍一下你的妻子,先生?”

这是一个说起英语时有着很重口音的女人,但那并不影响她和奥布里的沟通。这名都灵队的第一守门员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忙就把自己的妻子招过来,并对自己的爱人说道:“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俱乐部请来保护你的人。”

两名女性极为友好的和对方握手,而后以一种极为特别的方式来到这栋房子的那个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是安娜。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我的上级派我而不是一名男性来保护你的安全。但请你不用担心,我的性别不会让我应该完成的工作出现任何的差错。当你在家里的时候我会保护你,当你出门的时候,我的同伴会跟在你身边的不远处。请你相信,你一直都会是处于安全中的。”

就是在安娜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奥布里家的电话响起了铃音。那让一屋子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个动过了手脚的座机上。

奥布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安娜,在得到了对方的点头之后就走向了电话座机,却是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就松了一口气。

那正是来自他父亲母亲家的号码,而打来这个电话的,也正是他的母亲。

那个可爱的老人来关心她的儿子,告诉奥布里下场欧冠比赛他们会和奥布里的弟弟一起去现场看比赛为他加油。并且在说完这些后,她又和奥布里说起了这两天总有看起来长得很凶又心地很好的年轻人在她需要帮忙的时候给她帮助,为她把从超市采购来的菜拎回去,也在家里水管坏了的时候主动询问需不需要帮助。

这些话语让奥布里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并也和那个老人说了很多关心的话语这才挂了电话。可就是三人还要说出些什么的时候,才挂回去的座机竟是又一次的响了起来。就在奥布里以为那是他的妈妈又想起什么遗漏的部分要对他说的时候,那个曾在深夜时让他彻夜难眠的,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又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耳边。

“怎么样?想好你该在第二回合比赛的那天怎么做了吗?”

当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安娜立刻在纸上写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诱使他,让他说出所有的黑幕】

看到这句话的奥布里立刻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吸了一口气后说道:“你到底希望我怎么做?”

“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皇马在客场比赛的时候比你们少了几个净胜球,在第二回合的时候,他们又是要比你们多进几个球才能够把你们淘汰。”

“所以……你只是希望我让皇马的球员顺利的进球?”

“当然。”

“可是你也应该明白这个抉择很痛苦。如果我们输了这场球,它不仅会只是一场失败而已。我很爱我的球队。”

“所以,你是想说你爱你的球队胜过爱你的父母,兄弟,还有妻子?”

“如果我不那么做,你们会怎么样?”

在一旁的安娜十分满意的听着奥布里和电话那头的对话。这名守门员显然比她所想的还要做得更好。而后,她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说出:“打开你的电话可视设备。”

于是安娜立刻拉着奥布里的妻子躲到了沙发的后面,看到她们已然躲好,奥布里这才打开了电话的可视设备。而后……他的眼前竟是出现了他父母所在的那间客厅。那是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一名老妇人和她的爱人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肥皂剧……

“我想你应该想象得到,我们可以对这两个人做些什么。我们甚至不需要子弹,他们可以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许他们会在某栋房子的墙里,也许他们会在某座老坟墓里,总之他们可以在的地方有很多,只是你永远都不可能找到他们。想想你自己该做什么吧,也别试图去报警,那只会让你和你的家人死无全尸!”

…………

就是在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有关那通电话呼叫方的完全语音视频记录已经生成,并且传输到了卡尔的电子邮箱。只不过有关呼叫方所在地的分析却是并不成功。但那些也许已经不重要。

正筛选着一连串意大利,德国,西班牙的媒体以及警察局邮箱的卡尔立刻点开了那封视频邮件,而后露出了微笑。

时间就这样在风平浪静之中过去。

情况既然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卡尔当然不会在这样的一个敏感时节把那份威胁公之于众。

他不希望他的球员在恐慌之中进入到那场比赛。

他更不希望会有不止奥布里一个人被那些人威胁。

可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坚定的打算在那场关键的,有着太多太多意义的比赛中让那名有着极佳临场心理素质的德国籍守门员上场。

2030年4月17日,欧洲冠军杯的半决赛即将上演。

随着都灵队的球员们下飞机并坐上开往伯纳乌球场的大巴车,德罗发布了一个罕见的指令。

“男孩们,现在,关上你们的手机。还有你们的其它通讯设备。即将开始的可是一场大阵仗,我可不希望你们在比赛开始前还在留恋那些风风雨雨的消息,或者是那些该死的赌盘消息。”

听到德罗的这句吩咐,大巴车内的大多数人都发出了笑声,显然大家现在的状态不错。可是深知这项指令可能意味着什么的奥布里却是目光深沉的看向自己的手机,发了一条语音消息给自己的妻子:

“我就要关机了,希望一切都能安好。千万不要离开安娜的身边,一刻都不要。请照顾好我的父亲母亲。”

说完这句,奥布里就关闭了自己的手机。和他一样知道一切的德罗走到了他的身边,看似不经意的拍了拍他的肩。

与此同时,一封匿名邮件发送到了欧洲各大媒体和警局的邮箱中。那封邮件中当然包含了某些能够造成爆炸性效果的音频及视频附件……

业界良心今天十二点才到家……大家之后发现大家哭诉着更新在哪里的留言……顿觉得心中不安,这就十二点开始写……写到三点来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