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18 午夜惊魂

318午夜惊魂

被卡尔借由岳一煌的手机发送进他们家族平台的,就是他爷爷的那份遗嘱。并且在那份遗嘱之后,还有律师哈里森这些年来通过他的祖父给予的最高监管特权看到的,两者名下资产的增长和衰减,以及那一条在都灵队取得了那场胜利后一举突破峰值的参数曲线。

不管卡尔的叔叔怎样咒骂,这份他不希望也认为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遗嘱出现在了数十名家族成员的视线中。

或许不久之后,就会有人去找到巴登,也会有人试图去找到卡尔。

可是在那之前,在傍晚时分发起了袭击的那伙人就会到达卡尔此刻所在的地方……

不过这群人的原则显然不会让他们在医院里也造成像今天傍晚在那家咖啡馆门口所发起的……可怕枪击。

直到临近午夜的时候,一名身材丰满的女郎走进卡尔所住的这家医院,并且在走进了一间杂物间之后再出来时就已经换上了这间医院的护士服,她推着一辆放置药品的小车,根据精密卫星指示走进了一间单人病房,可是里面却只有一个正在看女性内衣杂志的老头。

“你找我吗甜心?”

“哦,抱歉心肝,我可能是走错病房了。”

早就猜到了对方可能是通过定位手机的位置来找到自己。并且如果手机的电池板无法被拔下,那么就算关机也无法拜托这种追踪。因此卡尔早就让岳一煌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了别的地方。

可是一旦他们找来……

因生病而送到医院的人,一天能有很多。

可因为枪伤而被送进医院的人,那却是只需用心查探便能够知晓。

从一位男医生那里打探到了那个改换成别的名字在医院里做了登记的,被受了枪伤的保镖送进医院来的人现在究竟在哪里。那位从外面化妆进来的女郎立刻推着摆放有药品的小车走向那间有着六张床位的病房。

那个时候,岳一煌正好被医生喊去办理一系列的手续。或许是一种微妙的预感,让他一直在催促着进程极为缓慢的护士。那位护士似乎是被他催促得烦了,一下子站起来大声嚷嚷起来。可是直至这一刻,岳一煌却是直接转过身就走,并且一阵风似的,脚步极轻的跑向卡尔所住的病房。

当他推开门的时候,一位护士正要给卡尔注射药剂。

“你进门的时候难道都不会敲门吗!”

岳一煌才十分怀疑的想要问对方是谁,在做什么,这就听到对方这样对他说道。那竟是让岳一煌愣了一会儿,而后吱吱唔唔的说道:“抱、抱歉,我以为大家都睡了。”

“可事实上你差点让我把针管扎到这位病人的肉里!”

那位护士的话险些就让岳一煌松了松紧张的神经。他脚步缓慢的走向卡尔的床边,可眼见着针管就要扎到卡尔的静脉中,岳一煌竟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抱、抱歉……”在那一刻,岳一煌竟是有些不知所措着,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表述自己现在想说的,可仅仅是在片刻的犹豫之后,他就开口道:

“很抱歉,只是我想知道你现在要给我的朋友注射什么。因为刚刚他的情况很好,他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医生也没有说今天晚上要给他上什么药。更重要的是你给他打针,为什么……不叫醒他?”

就是在岳一煌说出这些话语的时候,正在**躺着浅眠的人已经睁开眼睛。

“的确,你为什么不叫醒我?你胸口吊牌上的照片不是你的,所以……你究竟是谁?又是谁派你来的?”

如果说,原本岳一煌只是有些怀疑,那么当他听完卡尔所说的话时,他就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极为戒备的挡在卡尔的身前,再不让那名护士靠近。

“你难道不觉得,你管太多了吗,男孩?”

再次开口的时候,这名女护士的声音由明媚变换为了阴沉,整间病房里的气氛就此为之改变。

顿时明白了一切的岳一煌立刻就转身要去按就在墙壁上的呼叫铃,却是眼见着这个女人就举起了针管要刺进卡尔的心脏为他注射不知名的药剂,岳一煌立刻双手在床头一撑的踢飞了那支针管,并且大声喊起了救命。与此同时,才刚刚在手术室里被缝合了伤口的卡尔也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就这样,房间里的人全都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并且值班护士也就要从走廊上进来。眼见着情况就要失控,那名第一次行动失败的女郎竟是直接从大腿上抽出一把小口径手枪,这就把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岳一煌。

于是影锋动作僵硬的举起了双手,却是在对方把枪口偏向卡尔的时候瞬时抓起床边的那个椅子向着那个女人砸去。飞射出来的子弹击碎了椅子的一角,并且这张椅子也击中了那个女人的脸。同时,岳一煌反应飞快的用标准的犯规动作一脚踢向那名女杀手的胃部。这就把卡尔手背上插着的输液管拔下,并且扛起卡尔冲出门去。

岳一煌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猛烈的跳动着,比他踢了半场比赛之后的感觉还要更为激烈,他突然意识到他此刻所选择的这种做法是极为危险的,一旦那个女杀手也冲进走廊,跑在前面的他们就只能被人当成靶子打。

可是岳一煌也顾不着那么多了,他使出了自己所能有的,最快的速度。午夜过后,医院里的许多医生和护士都回家了,只留下少数的值班医生和护士。

在走廊里,岳一煌看到了听到呼叫铃而赶来的护士,却是来不及说一句话就这样步伐一偏的就从那人的身前闪过。而后……他听到了右边转角处有人跑过来的脚步声。

在那一刻,岳一煌几乎就要绝望了。

他看了在他身后追着却是不知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再开枪的女杀手一眼,这就要向着左边转向继续飞奔,却是看看在转弯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一个让他此刻欣喜不已的人。

兰瑟。

于是岳一煌停下了脚步,并小心的把被他扛在了肩上的卡尔放下来,让对方倚着墙站着。而兰瑟则是把两人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几乎是一开口就让那名正在估计着敌我双方实力的女杀手僵住了身体。

“如果我没记错,你们西西里黑手党是不会袭击医院也不会袭击学校的。所以,你越线了?”

就在那个女杀手还想要再做些什么的时候,兰瑟又再次开口道:“回去吧,回去告诉蒙塔尼,这两个人,教廷保了。”

岳一煌没有想到,这样的危机竟是仅凭兰瑟的一句话就能够化解。

就在回过味来后突然觉得腿脚有些发软的岳一煌想要对这位曾经的,教皇身边的瑞士籍贴身保镖说谢谢的时候,兰瑟却是说道:“还记得我那时候对你说过什么吗?我会报答你的。”

由于被岳一煌在情急之下扛着就走,卡尔身上才缝合的一些伤口又崩开了。

于是这个夜晚注定了不能让人安睡。

经过检验证实,被那名女杀手遗留下来的针管里装着的,是肾上腺素。被过量注射肾上腺素的患者会产生一系列让不知情的医生误判的症状。并且它还会引起心脏兴奋却是心跳变得缓慢。于是医生为了让他的心跳恢复强劲会再次给他注射大剂量的肾上腺素冲击治疗,那最终会加速这名患者因心脏衰竭而死。更可怕的是,这一系列都会毫无痕迹。

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岳一煌警觉的阻止了那名女杀手,那究竟会发生多可怕的后果。

最终,兰瑟留了下来,并且这个向来十分谦和,让人在与他的相处中感受到愉快和轻松的瑞士人对岳一煌说道:“只要是在意大利,或者是在瑞士。我能够保证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卡尔。”

随着黎明的即将到来,卡尔家族中的许多人试图去联系到卡尔,也试图去联系到现在的族长,巴登。也许他们会因为这份尝试而明白更多。

天亮之后,兰瑟和卡尔一起离开了意大利。

这一次,他们将去往瑞士。

那名带着遗嘱的副本来找到卡尔的律师先生虽然已经死于那场枪战之中,可他却是将拿到那份遗嘱原件的关键交给了卡尔。瑞士银行最高级别保险柜的钥匙。

一旦那份遗嘱被取出,一份隐秘的解密程序就会被发送至几名家族中年长者的个人账户中。那份解密程序会能够解开多年前卡尔的祖父所交给他们的,加了密的遗嘱。

当然,那时候家族中的长者并不知道这份无法被打开的文件会是一个加了密的遗嘱。

在坐上兰瑟的直升飞机之前,卡尔再一次的拥抱了幻影之子。

“这一次,我会尽快回来。欧冠的决赛现场,我不会缺席的。”

目送着两人的离开,神经紧绷了整个晚上的岳一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可人一放松,这就想起了一个格外严重的问题。

他出来的时候……没和弗朗西斯科说……

午夜时分只顾着逃命,安全下来之后又忙着一大堆事的岳一煌突然想不起他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手机是在哪里了……于是看着太阳都已经升了起来,幻影之子怀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绝望心情用医院里的公共电话给弗朗西斯科打了一个电话。

“喂……西斯科吗,我是……”

还没等岳一煌说完这句话,在电话的那一头,都灵王子那显得格外危险的声音就这样传来:“也许我得告诉你,半夜出去偷/情不应该一直到早上都还不回来?”

岳一煌:“……”

当然也许会有大家一起吃饭看新闻,说耶?有枪击也!嗯,那个被枪击的看起来真像我们老板。

然后又耶?医院遭袭击也!嗯,监控录像里出现的那个被害者好像和我们俱乐部的一煌挺像的。

其实我……我就是这么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