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19 队内聚会

319队内聚会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喝了一点红酒。然后和一煌一起看了一场球赛。我只能说我对巴萨的比赛实在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与其把时间浪费在看巴萨的比赛,还不如去看爱情动作片。难道没人发现全世界都知道巴萨会怎么打吗?难道没人发现全世界都知道巴萨就不喜欢变阵,他就是这么打,从来就是这么打,现在是这样以后还是这样吗?当然我不是想说巴萨这样不好,我只是想要表示我真的认为看他们的比赛这件事本身就很无聊。所以,我昨天就早睡了。

我对一煌说,宝贝我先去睡了,我在**等你。然后,我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可是,我的老朋友你该知道我如果躺在**迟迟等不到一煌躺倒到我的怀里,我也许会醒过来。所以就在半夜一点的时候醒了过来。然后我发现……一煌他居然不在!我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我们的床,我发现除了我睡的那一边,其它地方都没有人的体温!这说明他不在我的身边起码已经很久,很久,更可能他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于是我就打电话给他,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多想,是真的没有多想!我甚至以为他可能就在家里的什么地方,因为我的宝贝一煌从来就没有干过半夜出去偷情的事,并且我认为我根本不可能满足不了他!所以我只是打电话给他,问宝贝你在哪儿?可是整个晚上!整个晚上他都没有接我的电话!你问问他,我总共给他打了多少个电话?293个!并且我之所以只打了293个电话的原因,是他的手机到了我打的第293个电话之后就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可是他最后对我说什么?他说他只不过是觉得有些睡不着想起要打巴萨就觉得压力很大所以开车出去兜风但是苹果公司的车用导航系统把他带到托斯卡纳区的马里亚诺去了!但是如果他不心虚,他为什么要把特别好友的定位功能关闭!”

这是在弗朗西斯科的家中。与岳一煌一起坐在沙发上听着弗朗西斯科说出这一长段内容的,正是弗朗西斯科在英国认识的好朋友法泽尔。

要说法泽尔这也是个运气差的,好容易来米兰参加一次商业活动,想顺道来都灵看看自己的老朋友,没曾想正好就凑巧撞上了家庭这么不和睦的一幕。坐在一旁的岳一煌心如死灰,他虽然英语真的很糟糕,可是他真的真的能听明白自家恋人是在说他,也是在控诉昨天晚上他彻夜不归的事……

他想要说他真的很困,一整晚没睡觉还很勉强的去训练基地参加了训练,现在是真的很想回去自己的**好好睡上一觉。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敢出声,生怕弗朗西斯科把注意力从法泽尔的身上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但是装死是不会有用的,弗朗西斯科这就把刀一样锐利的目光放到了岳一煌的身上,这竟是让幻影之子突然有了一种浑身发毛的刺激感受……

“宝贝,既然你说你是被苹果的车用导航系统给带去马里亚诺去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时输入的目的地是哪里?你在这座城市已经生活了七年了,有什么地方是你会需要开导航才能去到的地方?并且,你难道没觉得从这里开到马里亚诺的一路上都是大海吗?还是你想说你迷路迷到佛罗伦萨去了?”

这是一个影锋花费了二十分钟想到的理由。可他的恋人却是连一秒钟都没有相信过,不仅如此……他现在还要开始生硬的编造他在沿途所看到的一系列景色。但是……他真的编·不·出·来!!!

影锋几乎要哽咽了,他艰难的看向法泽尔,却是发现这个英国人想都没想的就立马心虚的扭过头去。

就是在这这种无法解除的高压之下,竟是有人向救星到来一样的按响了他们家的门铃!!岳一煌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说道:“我、我去开门!”

让弗朗西斯科所没能想到的是……站在门口的居然会是那么一大群人!

德里卡洛带着他的妻子的儿子女儿,并且蒂亚尔,菲尔米,尼尔瓦,卢塞纳,加雷,帕雷尔,甚至是因涅迪全在外面!

“一煌,今天你训练的时候表现不好,被德罗骂了,而且好像还和我们队长打了一架那样,我们很担心,就大家商量了一下一起请了为厨师过来,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啦!对了,看看还有谁来了!”

说这句话的是帕雷尔。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现效力于皇家马德里的卡塞尔从大家的身后走了出来。那当然会是好大一个惊喜,卡塞尔的到来甚至让岳一煌忘了自己现在正面临的可怕窘境。昔日都灵最早的西班牙语帮又再度聚首,岳一煌,卡塞尔,尼尔瓦说不出有多高兴的拥抱在了一起。

而后,由菲尔米预约的上门美女厨师就指挥者自己的同事把今天的晚餐要用的食物搬了进来。

虽然,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之间的“小问题”并没有被解决,并且今天晚上会参加聚餐的也多了一个临时出现的法泽尔,不过这些都不会是问题。

两位美女厨师先是为大家送上了餐前小食,而后大家就一起催促着弗朗西斯科去为他们调酒。

无论如何,队友们的到来给了影锋一个喘息的时间。但是很显然,以岳一煌的段数,就算是再给他一整个晚上的时间,他也不可能想得出一个可以蒙混过关的解释!!

所以,岳一煌打算他还是不想了……

“教练说我不会进入下一轮比赛的大名单。虽然古德斯一直有安慰我,可我还是不高兴!”

一口要下一大块用牙签串起的餐前小食,卡塞尔愤愤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坐在卡塞尔身旁的岳一煌迟疑了一会儿后说道:“所以,你……逃训了?”

这句话一出,卡塞尔立马抬头望远方。

帕雷尔:“……”

岳一煌:“……”

尼尔瓦:“……”

同样想转移注意的卡塞尔眼明手快的从沙发前的茶几上一把抓过电视机的遥控板,就这样打开了电视并对大家严肃的说道:“我们看电视,看电视!”

就这样,本来只有爵士音乐的客厅里出现了电视新闻的声音。

或许很多人都会这样,明明还在和朋友们交谈着,可是一旦电视机被打开,就很可能会被吸引了注意。

于是现在到了大家一起看新闻的时间。

【就是在昨天傍晚时分,都灵市的某家咖啡馆门前发生了可怕的枪击案。具目击者回忆,有十几辆摩托车分别从不同的方向飞驰过来,并且直接击碎了咖啡馆的玻璃。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是当时就在咖啡馆里的那名男子。据分析,这很可能是一件黑社会寻仇的恶**件。】

菲尔米:“好可怕,都灵的治安什么时候这么糟糕了?那家咖啡店我上周还去过!”

卡塞尔:“什么?那也就是说你们完全都有可能会正好撞上这样的事情……?”

卢塞纳:“快点看快点看!事件发生时的录像被调出来了!遭袭击的那个年轻男子看起来好像我们的老板!!”

帕雷尔:“这么说起来……还真的是耶!好像好像耶!”

【这件恶**件给当地居民们带来了极大的不便,都灵的警方表示他们已经接到不下千个投诉电话,希望他们可以尽快破案,这样的事绝对不应该在都灵发生。可就是在第二天警方开始上班之前,我们的记者就已经接到了圣吉奥瓦尼-博斯克医院的工作人员给我们的爆料。她们说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有一位年轻的俊美男子被自己的保镖满身是血的送到了医院中。并且他们的身上还有枪伤。医院对那两名患者进行了手术,可就是在昨天的半夜里,医院里简直就好像是发生了电影里才会有的场面。

一位身份不明的女子假扮成他们医院的护士,企图为那位年轻的俊美男子注射过量的肾上腺素。可是那位年轻男子的朋友却是阻止了那些。昨天晚上和那位年轻男子住在同一间病房的病人们都可以证明昨天晚上那里发生了枪战!让我们把信号转接到我的外勤同事那里,让他为我们好好的问一问那些证人们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蒂亚尔:“从逻辑分析上来看,那个在医院里遭到追上的年轻男子应该就是之前在咖啡馆里遭到袭击的那个。”

卡塞尔:“哦,就是和卡尔长得很像的那个啊!”

加雷:“等等,我好像听到那个目击者说有什么人长得像一煌。”

【好的,让我们再把信号转接回来!感谢圣吉奥瓦尼-博斯克医院为我们提供的监控录像。从画面上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一位黑头发的年轻男子扛着那位金发的同伴从病房里冲了出来,并且再继续看!一个拿着手枪的女人从里面追了出来。她追不上追不上!等等导播,我觉得那个画面中的黑发青年好像就是都灵队的岳……】

加雷:“我就说了我刚刚听到他们说那个人长得像一煌了!”

蒂亚尔:“我觉得,应该不止是……像而已。”

卢塞纳:“他跑起来的样子也很像啊!不看脸也能认出来了。”

因涅迪:“你们在看什么新闻?”

卡塞尔:“都灵街头枪击案!”

帕雷尔:“都灵街头枪击案!”

卢塞纳:“都灵街头枪击案!”

沉默……沉默……

就在所有人都好像明白了一点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没听懂大家在说什么也没听懂都灵当地电视台的新闻在说些什么却好像抓住了什么重点的法泽尔迟疑的问道:

“你们……谁看见岳了?”

很多时候大家以为是神展开的,是我开坑前就想好的……

很多时候大家觉得是自然事件的……真的是我写着写着就展开了的……

以及这章应该算是……神展开。

我会说我本来打算下面直接接比赛可是现在茫然了么……

其实写上一章的时候觉着自己不会画画真挺忧伤的。要是会画画,我大概会在画两幅这么样的Q版图。第一张是呆煌扛着卡尔在前面跑,女杀手在后面追。第二张丢给扛着卡尔的呆煌一个足球。于是呆煌扛着卡尔带球前冲,速度UP!U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