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27 家门不幸

427、家门不幸

【今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状态,该网友称,他在今天的清晨乘坐国际航班飞抵北京,却是在机场看到了一位酷似意大利球星弗朗西斯科的外国友人也出现在那里。奇了怪了,过来接那位外国友人的亲友,恰巧就和岳一煌长得很像。就请观众朋友们和我们一起看一看,他们到底像不像。】

这是一则晚间六点档的新闻,说是新闻吧,又更富有娱乐性也更轻松一些。

而在被网友们称为“中国最帅政客”的,格列朗日家中,这一家人正在极为沉默的气氛中进行着他们的晚餐。

“这位是……弗朗西斯科是吧。来,尝尝这个咕噜肉,我特意让保姆做的,听说这道菜很受外国人的欢迎。”

“弗朗西斯科先生,夫人说……”(意大利语)

在餐桌上,分别坐着岳一煌的父亲,继母,两个妹妹,他自己,弗朗西斯科,岳一煌的父亲说请来就请来的意大利语同声传译,以及……岳一煌继母的一众老姐妹……

【据那位网友说,当时那位酷似意大利球星弗朗西斯科的外国友人和长得很像是岳一煌的青年之间交流的语言并不是中文也不是英语。那是不是意大利语呢?该网友表示离得太远他根本听不清楚。之后,又陆续的有一些网友表示,他们也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在北京国际机场看到了那两个人,但无奈两人出现得太快,又离开得太快,在场的朋友们根本把持不住他们,也来不及开摄像头,连照片也只拍了很少一部分,甚至还有很多是模糊不清的。】

想象一下吧,这位父亲好不容易才能见着自己儿子三天,结果才只是半天的时间而已,他就带着自己借给他的司机,把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给一起接回来了!!

并且,在这个家里,除了他之外,就没人见着这个外国人不开心的!!并且,就连他的那位脾气很大,也很强势的妻子,本来已经决定在外面打三天的桥牌,却是在听他们的女儿说了那个外国人到了他们家之后直接把那群一起打桥牌的老姐妹都带回来了!!

在他的妻子才把那一众老姐妹带回家的时候,影锋的父亲就把他的妻子拉到一边,语气中带着责怪的说道:“你怎么把她们都带回来了!”

谁知一向很有气势的妻子却是冷哼着说道:“怎么,你能带着你和你前妻的儿子回家住,我还不能带着我的朋友们回家吃顿晚饭吗?”

影锋的父亲当然还想继续反驳他妻子的看法,却是无法做到把已经进门的客人赶走。

当格列朗日现任妻子的老姐们把岳一煌以及弗朗西斯科围起来说说笑笑的时候,格列朗日是真的觉得脸上挂不住,心里也很不高兴。可如果说这群人的到来还有唯一一点值得让这位父亲赶到欣慰的,那就是……在有那么多客人在家,并且同声传译也在场的情况下,这个外国人不敢对他的儿子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甚至连话都不能好好说了。

作为在北京地区能够叫得上名字的同声传译,那位翻译的意大利语可能并不一定比常年和都灵王子以及一众意大利人在一起的幻影之子说得更好。可要论把意大利语翻译成中文,把中文翻成意大利语,那位翻译一定会比影锋做得好很多。起码,那位翻译一定不会在把影锋的父亲所说的中文以及都灵王子所说的意大利语来回翻译的时候各自替这两个人添加一些好话,而会做到一切实事求是。

就比如说在这样的时刻,翻译先生会做到尽心尽力尽责。

格列朗日:“弗朗西斯科先生,因为我一直在随时关注着我儿子的事,所以我知道你们在四天后就会有一场很重大的比赛。可作为一名职业球员,你怎么能够有这样的过度自由,想什么时候坐十二小时的飞机飞过半个地球就这样做了?”

岳一煌:“我父亲说,他一直很关心我的近况,所以他知道我们在四天后就会有一场很重大的比赛。所以他很好奇你怎么就那么突然的过来了。”(意大利语)

翻译先生:“格列朗日先生说,他一直在随时关注着我儿子的事,所以他知道你们在四天后就会有一场很重大的比赛。可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您怎么能够有这样的过度自由,想什么时候坐十二小时的飞机飞过半个地球就这样做了?”(意大利语)

【又有一位网友表示,那位酷似意大利球星弗朗西斯科的外国友人跑过来和疑似岳一煌的年轻人拥抱问好的时候他就在边上,他甚至试着叫了一下岳一煌的名字,但是照片中带着黑色毛线帽的青年似乎根本就没听见。那么,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究竟有没有可能在今天早晨的时候出现在北京的首都国际机场呢?许多网友们认为,可能性很小。首先从两人的社交网络平台来看,并没有任何的迹象,也没有任何消息表明北京有哪家公司在这时候把他们请来参加一些商业活动。更重要的是,就在四天后,这两位都灵队的主力就要作为上个赛季欧洲冠军杯的冠军得主去往澳大利亚参加本届世俱杯的比赛。】

当岳一煌听到那位翻译先生给翻译出来的……表情达意基本丝毫不差的话时,他尴尬的沉默了。可他的恋人却是依旧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示意他的恋人别担心,而后用迷倒了餐桌上所有女性的声音和语调说道:

“看来,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样关心自己的孩子的。我的父母也都知道所有都灵队的赛程。不过,我的一位朋友现在正经历着一场更重大的赛事。不知您看不看网球,先生,现在正在举行的中国网球公开赛,我的朋友法泽尔已经挺进到半决赛的部分了。”

弗朗西斯科一提到法泽尔的名字,餐桌上的这群**太太和名门之后更是高兴了,显然……弗朗西斯科的这位友人也会是她们喜欢的类型,并且由此而引发了他们激烈的讨论。

在这样的一张气氛热络的餐桌上,显然只有影锋的父亲一个像是多余的……

并且,这样的气氛,不仅格列朗日不喜欢,他的两个女儿不喜欢,就连他的儿子也不会喜欢。并且很显然,此刻就只有那个外国人还能够对着这一群中年的女人谈笑自若。

这样的一顿晚餐,显然和岳一煌的父亲先前所想的,父子之间和乐融融的气氛一点都不相像。并且他还需要为此而感到抱歉,因为……如果不是他的妻子,他的儿子以及那个外国人根本不需要面对那么多不相干的人。

岳一煌的父亲想到自己的儿子就因为自己妻子的缘故,而要在前一天才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来到这里之后**面对那些他肯定不会喜欢的人,格列朗日就觉得往日里就让他觉得十分头疼的这群官太太现在更是比那个外国人更不受他的欢迎了。

此时岳一煌还在用他的阿根廷腔西班牙语和弗朗西斯科用咬耳朵一样的音量小声交流。

岳一煌:“你感觉累了吗?如果觉得累了,我们就一起和我父亲说一声,然后去之前订好的酒店吧?”

弗朗西斯科:“我其实还好,而且女士们都在的时候我们提前离席,会不礼貌。”

岳一煌:“不用管她们。我和她们本来也不认识。你今早才到,是该找个地方好好躺一会儿。”

弗朗西斯科:“和你一起吗宝贝?”

影锋才无力又无奈的想要说这个在这种时刻也敢乱说话的家伙一下,就听到他的父亲发出了一声吭声。给他父亲的那阵吭声做背景伴奏音的,正是七点档的中央新闻前奏。

“一煌,你吃得差不多了吧?”

“是,是的,我已经吃饱了,弗朗西斯科也是。”岳一煌似乎听明白了他的父亲接下去要说的话,于是立马接上的回答。于是他的父亲板着脸点了点头说道:

“嗯,那我们这就去之前订好的酒店吧。你朋友今天早上才到,时差应该还没调过来,别怠慢了客人。”说着,影锋的父亲并不给他的妻子反驳的机会,就向着对方点了点头并说道:

“我去送送他们,今天我和一煌可能还有很多话要说,今天也许就不回来了。你好好招待客人。”

或许应该说一句,影锋的父亲本身所拥有的气势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那种不怒自威的威慑力。在他说完那句话并起身的时候,那些官太太们竟是都觉得这里已经没有她们说话的余地,只有影锋的继母抓住了格列朗日的手,并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之后还要伪装出人前那份恩爱的说道:

“这么早?现在才只有七点。”

“不早了,一煌一年也只能回来几次,这次他为了回来看我,三天里得坐两趟十二小时的飞机。而且这三天现在已经过去一半多了。我还想和这孩子多说会儿话。”

或许是因为那么多不相干的人在这宝贵的三天时间内被自己的妻子不商量一下就叫上门的关系,格列朗日还是会觉得理亏了,这就在离开的时候连那位同声传译都没有带上,只是让两人把今天晚上会要用的东西带上,并且自己充当了两人的司机,把两人带到了一家并没有名声在外且私密性很强的高级酒店。

在车上的时候,格列朗日把车开得很慢,并让岳一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和自己的儿子也说了自己如今的生活。

“让你看到这些笑话,爸爸觉得很抱歉。”

影锋依旧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但那更是让他的父亲叹了口气的说道:“有些事我本来不想让你看到的。实际上我和我你的继母这两年关系已经不那么好了。你继母的出身很高,家里的背景也显赫。我承认我能有今天这一步,你继母的家族出了很多力,但男人不会希望他的女人每天都趾高气扬的看着自己,男人也不会希望他的女人首先认为自己是他的恩人,其次才是他的妻子。”

影锋听着这些话,却是不予置评,只是静静的听着。

“这两年,你继母虽然一直在做保养,但是岁月不饶人,她老了很多。然后她的疑心病就越来越重了。她认为我所有对她的好,都是因为我倚仗了她们家,所以那些都是应该的。”

“所以,你是爱着她的吗?”

岳一煌也好,他的父亲也好,似乎在此之前都会很默契的避免去谈论那个女人的存在。但今天的这顿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家宴却是让两人去试着触碰那道看不见的线。

格列朗日:“最初的时候,我是爱她的。她是个很能够让男人产生征服欲的女人。”

岳一煌:“那现在呢?”

格列朗日:“结婚那么多年了,什么都淡了。现在对她更多的是亲情。”

父亲的那句话让岳一煌下意识的去思索他的母亲和胡安叔叔现在的相处是怎样的。也许他得承认,比起他的父亲,胡安叔叔在很多方面都要逊色很多。但是他能够给自己的母亲希望中的,温馨平静的生活。并且,胡安叔叔从不会吝啬于对他的母亲说“爱”这个词。

“今天的这顿晚餐……虽然乱糟糟的。不过我有很仔细的观察那个外国男人。”

当影锋的父亲提到弗朗西斯科的时候,岳一煌反射性的坐直了身体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他的父亲……提到这个问题似乎还是让他感到有些尴尬。

“我还是认为你可以试着去找一个足够好的女孩相处一段时间。”

“爸……”岳一煌本以为他的父亲打算就弗朗西斯科发表一些看法,好的,或者是坏的。可没想到,他的父亲竟是又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当即无奈失笑的这么喊了一句,却是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并且,他的父亲也在说完那句话后就就沉默不言了。

正如格列朗日自己所说的那样,在这件事,这个问题上,他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发言权。在爱情和家庭上,他更不是一个好榜样。

只不过……当格列朗日看到那个外国男人在暗地里的举动时,这位父亲,一个儿子的父亲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的火气升上来,用英语气势十足的呵斥道:

“把你的手从我儿子的衣服里拿出来!!”

【把你的手从我儿子的衣服里拿出来!!】

【把你的手从我儿子的衣服里拿出来!!】

【把你的手从我儿子的衣服里拿出来!!】

当格列朗日呵斥出这一句的时候,都灵王子正在以他的方式安慰以及给予他的恋人力量――从椅背那儿悄悄的伸出手,轻轻的抚弄恋人衣领下锁骨处的皮肤。以及当时他抚弄着抚弄着,手已经渐渐的愈加往下,而当时沉默着的影锋则其实正打算抓住恋人那不安分的手,告诉他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