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28 夜宿

琅邪·俨作品 影子前锋 影子前锋 第一卷 428、夜宿

很不幸的,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两人在影锋的父亲提到那么严肃的事情时,自以为黑灯瞎火的在暗地里不会被人发现的秀恩爱动作被识破了。那直接导致这对意甲的最佳锋线搭档在走进酒店的时候,起码从走位上来说是被拆散了……

其中岳一煌被他的父亲按在了自己的身边,而弗朗西斯科则是被那位中国最帅政客瞪着走在了前面。

这样的三人组合实在是太奇怪了,这直接导致了酒店前台负责办理入住手续的小姑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的瞪着看了很久,直到她感觉到来自于格列朗日的可怕气势,这才猛地一低头,动作迅速的给办妥了一切。

既然影锋的父亲会带他来到这家酒店,就证明这家酒店的服务,人员素养以及私密性和保密程度应该是很不错的。可影锋的父亲实在是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平日里这里就算来了哪个省的省长,又或者是那个部长包养的女明星,那在震撼程度以及让人不惜丢掉工作也要做点什么的程度上怎么可能是能拿来相提并论的总裁前夫,复婚请排队!!

果然,那位前台的小姑娘在办妥了一切之后用轻得和蚊子似的声音用英语向弗朗西斯科问道:“请问您是弗朗西斯科吗?”

弗朗西斯科笑着点了点头。那小姑娘在近距离看到了这位意大利不同年龄段女性的梦中情人所展露出的迷人微笑之后简直就要晕倒了,脸一下红起来的说道:“我……我能和您合张影吗!”

实际上,弗朗西斯科现在的反应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并且那也只不过是普通的礼节性微笑罢了。连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出的岳一煌都觉得这没什么不妥的,可请时刻记得,这是个意大利人,这是个魅力横扫整个亚平宁半岛无人可及的,意大利足坛公认的王子。当他的眼睛看向你时,即使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都可以轻易的把一个抵抗力显然不够的少女迷得团团转。

这一切看在影锋父亲的眼里,直接就让他再一次的加深了这个外国男人果然不检点的印象。不过格列朗日到底不是喜形于色的人。他只是一声不吭的把两间房其中一间的房卡拿上,并一手放在了影锋的肩膀上,让自己的儿子别管那个外国男人,跟自己先去房间休息。

另一边,弗朗西斯科速度很快的和那个小姑娘合完了影,而后就跟上前去。经过刚刚影锋的父亲对他的那一声呵斥,弗朗西斯科突然意识到其实自家宝贝的父亲英文说得居然还不错,起码……应该不会比自家宝贝的英文还要差一些,于是就试着语速放缓,并且把每个单词都说清楚的发起提议:

“其实,一煌可以和我一间房。”

哪里知道影锋的父亲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说道:“我们父子很久才能见一次面,会有很多话要说。你今天早上才到,现在就去睡觉更好。”

听听,听听!这句话多么的合情合理,就连弗朗西斯科都要怀疑自家宝贝的父亲所说的这个建议的确是在为他考虑着的。

可实际上呢……?影锋的父亲只要一想到让这两人去一间房休息,以及其背后的含义,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刚才他还在着呢!这个外国男人就已经自以为他不会看到的去轻丨薄他的儿子了!如果放任这个外国混蛋和他的儿子住一间,他也一起出来还有意义吗!

显然,在这一刻,影锋的父亲已经自动的忽略了先前他的儿子对他所说的那句:“爸,他都跟了我快四年了。”

可怜的弗朗西斯科,他才坐了近十三小时的飞机来到这里和他的恋人重逢,却是在当天晚上就要给关在一墙之隔外的另一间房里……其景象不可不畏凄凉。那简直就是凄凄惨惨戚戚……

当弗朗西斯科和影锋的父亲几乎是同时用房卡打开了门的时候,他又一次极为不舍的看向自己的恋人。而影锋只是好笑的看向对方,而后互道了晚安。

在岳一煌这边,房门才关上他的父亲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却只是无意识的往外释放那种气势,而并没有就此向他的儿子发表些什么看法。虽然,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儿子显然是被那个不检点的外国男人骗走的。可格列朗日当然知道,现在并不是一个说这件事的好时机。

在深呼吸了几次之后,格列朗日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并向岳一煌问起了第二天的行程。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去看法泽尔的比赛吧。明天正好就是他在中国网球公开赛半决赛的比赛。”

“法泽尔?”

显然岳一煌并没有和他的父亲提起过这个英国的网球手,意识到父亲的疑惑,岳一煌笑着解释:“是的,法泽尔也是我的朋友。虽然关系不近不远,不过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打网球的法泽尔,是那个外国男人在英国时候的好友,两人都致力于玩弄年轻女孩的感情猎色花都。”

岳一煌是真没想到,他的父亲居然会把弗朗西斯科的朋友圈都查得那么清楚,甚至还用上了这样的词。一时有些被噎到了。虽然……他也并不认同这种勤换女友男友的行为,但弗朗西斯科和法泽尔这两位太阳报挚爱的体育明星当年的行为的确是够不上……“玩弄”这样的字眼。

影锋感觉自己很头疼,因为他无法就这样三言两语的解释清那种不同地域所构成的,文化上的差别。更无法改变他的父亲那一辈人的思想。

“爸,我们今天别再谈论这种话题了好吗,我并不想难得回来还可能会和您发生争吵。”

影锋的父亲呼出了一口气,而后才点头回答。对于这个在重要的成长过程中自己几乎没有给予任何关爱的儿子,格列朗日总是会更纵容一些。又或者说,对待岳一煌,他总是无法做到与平日一样的强硬。

这个孩子在还是那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自己的父亲,去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付出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努力。面对困境,一步步的成长起来。每当想到这些,影锋的父亲都会无法对自己的这个儿子硬下心来。并且,在他的心里,事实上也在潜意识的担心着那会将他在多年后才又见到的儿子推向离自己更远的地方。

“我只是……不想你以后后悔。”格列朗日最终还是叹息着说出这句话,而后他又看向影锋,顿了顿的说道:“你妈妈那里,我不会告诉她的。”

岳一煌:“你知道……?”

格列朗日:“我当然知道,你妈妈一定没有发觉。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她这样粗心大意的女人。”

就这样,影锋和他的父亲开始了真正的,父子间的促膝长谈。影锋和他的父亲说一说他的朋友们,以及没有比赛的时候所发生的那些趣事。而他的父亲也会和他说一些没法和他的妻子也没法和他的女儿们说的,不能和外人说的事。

两人间的气氛很快就热络了起来。可怜了弗朗西斯科,近乎三十个小时的疲惫,却是因为看不到自家宝贝而怎样都无法入眠。但就是在两个小时之后,他收到了自家宝贝的文字简讯:

【睡了吗,西斯科?】

作为亲密恋人,弗朗西斯科早就给岳一煌设了特别的来电提示和短信提示,并以此来确保只要他家宝贝给他发来简讯打来电话,他就能在铃音响起的时候就知道,而不会因为将其错以为是一些垃圾短信或是骚扰短信而错过。

几乎是在收到简讯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就从被子里猛地扑腾起来,并急切的发出回复信息:【还没,还没睡呢宝贝!】

【那就把门打开】

看到这条简讯,弗朗西斯科即刻披上睡袍,而后急急忙的走去门口打开他的房门。只不过,门外却是没有人。可都灵王子知道他的恋人才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和他做恶作剧。果然,只是十几秒钟的时间,他的恋人就轻手轻脚的拿着另一张房卡的打开了门,并对弗朗西斯科露出了笑意。

两人几乎是在才关上门的时候就热切的亲吻起了彼此。弗朗西斯科虽然是在北京时间的今天六点多就已经抵达了这座城市,却是还没有能够和自己的恋人做出一些什么亲密的举动。那简直……比让他一整天都不喝水都还要难受。

弗朗西斯科将影锋按在了门板上亲吻,许久之后才放开,然后把头埋在恋人的颈项间,深深的呼吸着属于对方的气息。

“你怎么逃出来了,我的……宝贝?”

当弗朗西斯科问出这句话语的时候,影锋竟是不自觉的发笑,当弗朗西斯科的视线和他对上的时候,岳一煌说道:“我以为,你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