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29 天亮之前

影子前锋

429、天亮之前

“我以为,你想我了。”

听到这句话的弗朗西斯科简直无法再继续忍耐,他更加热情而充满着强占意味的亲吻着对方,并且一下扯高影锋的衣服下摆,并在对方的胸膛上不断的亲吻,j□j着。却是并不脱去影锋的上衣,而是是不是的抬起头来看一眼他的……搭档。

饶是已经和对方在一起四年,影锋还是会被对方这样的神情所弄得脸红起来。尤其……是在对方的吻蔓延到他的肚脐,并且还想再继续往下的时候。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弗朗西斯科的手和岳一煌十指交缠,并十分亲昵,更带着一丝蛊惑的对自己的恋人说道:“不怕被你的父亲发现吗宝贝?”

岳一煌:“我可以……在早上以前回去那里?”

听到那句话里所可能含有的暗示,弗朗西斯科甚至觉得他浑身都有了一种酥麻的感觉,并且微微的眯起眼,深深的呼吸着,也感受着自己身体某处的变化。

弗朗西斯科:“听起来,我们可以在早上之前,做点什么……?”

没等自己的恋人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弗朗西斯科就将影锋扛起,而后并不太过粗鲁的把岳一煌扔到了房间内的大**。当弗朗西斯科整个人都呈现一种绝对压制的状态俯身倾向影锋的时候,他扯开了自己睡袍上的腰带,并笑着说道:

“宝贝,你今天……穿着衣服和我试试怎么样?”

作为一个在某些方面很有情趣的恋人,弗朗西斯科和他的影锋做过很多尝试。其中……就包括号称是男人穿的比基尼的一种内丨裤,只能遮住前面的关键部位,至于后面……则是只沿着臀丨部的外部线条有着两根弹力绑带而已。

弗朗西斯科为了劝自己那总是不够大胆的恋人换上这样的内丨裤可是劝了很久的。可他最后竟是发现,那种东西都不适合他家宝贝。岳一煌依旧还是穿上纯棉的,甚至是平角的内丨裤才更显**。

就好像有些人穿着黑色皮裤裸丨着上身会显得很**性感,可他却觉得自家宝贝穿着宽松的居家服才更会别有一番风味,让他想要把人抱到**,好好的,慢慢的逗弄。

“穿着……衣服?”

“哦,或许可以只留着上衣。”当影锋有些疑惑那应该怎么来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又很快的轻声说到这句。

说着,弗朗西斯科这就扯下了恋人的裤子,而后一条腿伸进对方的两丨腿间,缓慢且难耐的用自己那已经处于半勃状态的欲丨望摩挲着对方的。并且同时撩起恋人的衣服,脸上带着调笑的亲吻着一边的红莓,又用手时缓时重的逗弄着另一边的。

当弗朗西斯科做出这些的时候,被他弄得十分难耐的岳一煌也缓缓的动起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想要让两人下半丨身的相触变得更为火热一些,不止与一个人有关一些……

这个夜晚足够甜腻,可时间的流逝却是不足够缓慢。

因为隔壁就睡着一个他们此刻绝对不会想吵醒的人,两人都极为克制着自己,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只是在获得了太过让人疯狂的愉悦感受时,才忍不住的泄露出些许粗重的喘息声。

两人的身体交叠着,律动着,几乎要将身体的连接处弄得湿润且粘腻不堪。弗朗西斯科可没那么简单的放过他在相遇的七年以来每天都小心呵护着的珍宝,他重重的撞进影锋的身体里,而后又缓慢的抽出,身体里那份炙热灼烧的感觉仿佛每一秒都在告诉他,他还想要从幻影之子那里得到更多……更多。

那种感觉甚至在他释放过一次的间歇时都不曾停止。尽管……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埋在对方的身体里,只是拥着对方,感受着深爱的那个人的心跳声就已经让人舒服得发出叹息声,可他却更想在那样的时刻也不放过影锋,用自己的手指,不断的将怀里的那人逼至高丨潮,更在他的身下不断的颤抖,失神的仰起头来看向他……

“舒服吗,宝贝?”

“我……我……”

分明还没从上一波的快丨感中缓过来,可那个意大利人已经过了两次勃丨起间的不应期,更换上了那比手指要粗大太多,也更为火热的东西,缓缓的侵入他的身体,再一次的侵丨犯起他来……

“不不……别是现在……!”

“我感受到了宝贝,你的身体里……在**?呼……”

弗朗西斯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是来不及再说些什么,而是趁着这个时候,更猛烈的侵丨犯对方。那几乎要将他绞疯了,疯了一样的捅进恋人的身体。太过猛烈的动作让两人的身体在每一次的撞击时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好在……还留有最后一丝理智的弗朗西斯科即刻抓起被子,将两人的身体都裹了起来,并以此来隔绝太多的声音。但仅仅是一会儿的时间,他就还嫌不够的让影锋的身体在不离开他的情况下转了个身,并跪趴在了他的身前,而后他就那样搂住对方的腰,更猛力的,冲撞进对方后丨穴甬丨道的更深处……

那种火热而又坚硬的存在让岳一煌长大了嘴,大口呼吸着,想要努力抑制住那份粗喘以及j□j却被对方干到了失控,于是只能咬住被子,却是连眼角都湿润了。

这天的夜里,他在对方的高超技艺下多次达到了那个临界点,却是根本没能从那之中缓过来就被又一波的侵丨占所袭来。那让他的身体在今天晚上彻底的失控。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属于恋人身体的一部分是怎样在离开他自后又顶开扩丨肌,戳入自己身体里最柔软的部分,却是丝毫无法控制住身体的颤抖,甚至……是后丨穴甬丨道那混乱的**,仿佛他们结合的那处已经被融化。

“我……我不行了……西斯科……”

岳一煌想要逃开,却是被对方有力的双手禁锢住了腰际,他想要向前逃,却是只能更贴近着床头的墙壁,并且与身后的那个人再无缝隙……

弗朗西斯科亲吻着恋人的后颈,那抓着影锋的欲丨望并疯狂j□j着的动作似乎泄露了更多他此刻的疯狂。他想他的身体里一定住着一个可怕的恶魔,叫嚣着让他想要弄坏他的珍宝,让他想要弄哭他的宝贝,感受到恋人的身体因为他而战栗,而颤抖,连喊出他名字的声调都变得那样……那样破碎。

弗朗西斯科又是一次的把他那根漂亮得仿佛一个工艺品那样,却是强悍到了可怕的欲丨望顶到了影锋的身体深处,而后一波一波的将那些浓稠的**释放在那个让他疯狂的,湿润,火热,且紧丨窒的甬丨道内。

在都灵王子彻底释放之后,岳一煌的身体几乎已经要瘫软下去了。还在享受着那抹余韵的弗朗西斯科见状立刻小心的抱住恋人,且不让自己从对方身体里滑出来的抱着对方小心的躺了回去。

“抱歉,宝贝……累到你了。”

此刻岳一煌已经被对方弄得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只是皱起眉来,似乎在很努力的理解对方所说的那些词拼凑起来的意思。很久都没有那么满足过了的弗朗西斯科十分爱怜的吻了吻恋人的脸颊,却是在吻了几下之后就好像上瘾了一般。于是他只能在迟疑矛盾了片刻之后将自己那释放过了三次的分丨身从对方的身体里抽了出来,而后拨开影锋那已经被汗湿了的额发,亲吻了他的额头,眉眼,一次又一次……

岳一煌粗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并且觉得自己的意识也足够回笼,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来对待眼前这个平日里温柔得不行,在某些时候又能将他弄成这样的恋人。

那简直就是一头……技巧高超的野兽。

“你无需为你刚才的表现感到害羞,宝贝。”不断的亲吻着对方,弗朗西斯科用低沉的声音在影锋的耳边说道。

弗朗西斯科:“我觉得……这种程度的亲密举动,能够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为亲近。”

岳一煌:“我也许该告诉你……刚刚有一瞬间,我都觉得我的意识从身体里被剥离了。”

弗朗西斯科:“那么告诉我,诚实的告诉我,在你快要到达那个临界点的时候,你的脑袋里闪过什么年头?”

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岳一煌的脸“唰”得就红了,他甚至对于两人此时的这份“赤诚相见”都显得有些不自在了。才想要转过头,就又一次的被弗朗西斯科吻住了嘴唇。面对着那双眼睛,他竟是无法阻拦自己说出最诚实的回答。

“那……那个时候会很急切……希望你更粗鲁的……对待我。让我能够到达……那个临界点。”影锋才说完那句话,就又急着解释:“可……可是有这种念头的时间很短暂。之前都……都……”

话还没说完,影锋就再一次的被弗朗西斯科用吻封住了唇,而后他就听到弗朗西斯科对他说道:“哦,看来我还做得很不足够。不然,你会在那样的时候告诉我,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获得更多的满足。”

看着对方变得羞怯的脸,弗朗西斯科坏心的说道:“如果你不告诉我,宝贝我只能从进入你身体的那一刻起,都尽全力的……向你展现出那份粗鲁。”

岳一煌被自己的恋人气得不行,却是连狠瞪对方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就看着那个意大利人以一种极为专注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身体,更用手指轻缓的在那些被他在今晚弄出来的痕迹上不断的摩挲着。

“休息一会儿再离开吗宝贝?现在离天亮还有一会儿……”

看着弗朗西斯科脸上的那份专注,以及眼睛里的那份迷恋,岳一煌竟是鬼使神差的说道:“你刚刚……”

弗朗西斯科:“什么?”

岳一煌:“你刚刚的表现很……很勇猛。”

岳一煌显然很不适应在被对方那样的索求之后说出夸赞的话语。只是他们每次结束了那样激烈的性丨事之后,他的恋人都会在他的耳边呢喃出那种带着情丨色意味的,赞美的语句。那会……让他感到很兴奋。

所以他也试着……向对方说出这样的话语。

那显然让弗朗西斯科愣了愣,而后笑得更为让人挪不开眼的和岳一煌额头抵着额头,并让自己那有着半枚戒指纹身的左手手掌贴上恋人那有着与他同样纹身的右手手掌。

“这样的话真让我感到高兴,一煌。也许你还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弗朗西斯科本是想要**他的珍宝对他说出平日里所不会说的,更为下丨流的话语,却是没曾想,他会听到这样的话语……

“是的。其实……站在你门口的时候,我就想对你说了。”

影锋用他那双现在还显得有些湿润的眼睛看向对方,在对方的期待中说道:“你不用太过为我父亲的态度而感到沮丧。合适不合适,是给外人看的。过得幸福不幸福,是自己才知道的。在这一点上,我从没有过一刻后悔我的决定。我……会比你所想的……还要更爱你。我们之间的这份感情,从开始的时候起,就不是单向的。”

说着,岳一煌捧起对方的脸,也吻了吻弗朗西斯科的嘴唇的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一点。从很久以前开始。但是……也许就像你告诉我的那样,和爱意有关的感情,每一次说出口都会让对方感到更幸福一些。我觉得,在这样的时候,我得再告诉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