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30 天亮之后

430、天亮之后

430、天亮之后

弗朗西斯科本以为他的恋不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语。因为比起他,岳一煌更不那么的习惯用语言来表达他自己,影锋更习惯于用自己的行动来告诉他那些。尽管弗朗西斯科也很享受那些,把影锋的那些举动当成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些密码来破译,可每一次幻影之子向他袒露心迹的时候,都会那样的让他感受到一种能让他怔愣很久的心动。

“再说一遍,宝贝再对说一遍……”

十月底的北京已经十分寒冷,可仿佛再怎样肆虐的寒风都无法冲破房间的窗户,侵袭那一室的温暖。影锋就那样弗朗西斯科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些什么,引得对方激动的不住亲吻他。那个意大利突然间不那么的想让自己的恋就这么快的离开自己。

而影锋也十分乐意对方的身边再躺一会儿,再一会儿……

然后,一出惨剧就这样发生了。因为这一整晚两都足够尽兴,并且也的确感到了些许疲惫,明明只是打算再依偎着彼此一些时间,到了最后却是彻彻底底的睡着了!!最后他们之中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糟糕!完蛋了!

这是两意识清晰之后脑袋里所出现的第一句话。最后还是弗朗西斯科打断了影锋打算就这样即刻穿上衣服而后跑回隔壁那间房间的动作。

弗朗西斯科:“咳咳……宝贝,觉得,如果的父亲已经醒来,就这样冲过去才会更进一步的引起他的怒火。”

岳一煌:“那……现怎么做更好?”

弗朗西斯科:“把衣服穿得更整齐一些,洗漱一下。陪过去。如果的父亲还睡着,就一个悄悄的进去。如果,的父亲已经发现昨天晚上偷偷的跑到这儿来了。陪过去,告诉他……昨天晚上受不了**,勾丨引了他的儿子。”

明明应该是让苦恼的事,却是弗朗西斯科的叙述下让幻影之子不禁笑出声来。两动作迅速的洗漱了一下,这就带着影锋前一天晚上过来的时候拿着的那张房卡打开了门。

而后,他们看到了……一位背对着他们,站窗前的父亲……

那样的气势,那样的威压,以及那种无声的散播空气中的怒气几乎要让昨天晚上被弗朗西斯科折腾了几乎一夜的岳一煌腿软了女配不狠难翻身全文阅读。弗朗西斯科见状连忙从身后不动声色的扶住了自己的恋,弗朗西斯科的动作极稳,并且也足够的隐秘。

就是岳一煌要下意识的转头看自己的恋一眼的时候,他的父亲猛地转过身来,并且语调看似平淡的说道:“从早上六点等到现了。”

听到这句话,影锋的腿这次是真的软了……弗朗西斯科见状连忙伸手揽住对方,并让恋依靠着他的身体好好站稳。但就算是神经强大如弗朗西斯科,这个从十几岁起就一直登上《太阳报》体育娱乐版的意大利还是觉得,自家宝贝的父亲……眼神太过犀利。

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也许得向您道歉,虽然并不知道们所做的有什么错……”

弗朗西斯科当然不能让自家宝贝来做这个肯定会受气也会被他父亲责骂的翻译传声筒。因此他试着用简单的英文单词拼凑起合适的语句与对方交流,却是才说了没几句话就被影锋用急急忙的用手捂住了嘴。

原谅影锋的父亲对于男之间的恋情以及这段恋情中所处的位置实是不能很好地理解,这位平日里脾气并不怎么温和的政客现只是觉得,这个可恶的外国男就像是个每时每刻都不知羞耻的勾丨引着他儿子的坏女!

任何脾气温和,识大体也独立自主有想法的,贤惠的女都不可能做出这样不知检点的事!自己对象的父亲面前和才只见过一面的女调笑!大半夜的把孩子从父亲的房间里勾引出去!并且就这样过了一整夜之后,还要孩子的父亲面前故意做出这些亲昵的举动!

自此,意大利的国民偶像弗朗西斯科影锋父亲的心里,好感度已经完全跌破负一千。

原先岳一煌的父亲还想着,反正是两个男,不存女方会很吃亏这样的事,过几年他的儿子自然会把这个他完全不知道有哪点好的外国男给甩了。可现,他的心中开始急切的希望自己的儿子尽快对这个外国男始乱终弃。

等等,这样的词放这里好像用法不对。

显然,影锋的父亲曾和自己的儿子提及这样的事之前就已经把都灵王子弗朗西斯科过去的情史查得清清楚楚,可以说就算是弗朗西斯科自己也已经忘记了的,曾经的女伴,影锋的父亲也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他之所以没有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直接向自己的儿子表示反对,是因为弗朗西斯科自从转会到了都灵,就再没有继续那种**不羁的生活。

这格列朗日的眼中,足够是一个浪子回头的良好加分项。

可有些,越是看到他眼前转悠,就越是无法容忍他,更无法去做到忽视他。

如果格列朗日再年轻个十岁,他说不定很可能残留血液中的剽悍因子发作,直接这里和那个意大利大打出手。可是,那只是如果。

“如果还记得是的父亲,让那个外国男给滚出这间房!现,立刻!”

二十分钟后……

岳一煌:“爸……?不是说们先一起去喝早茶,然后就去看法泽尔的比赛吗?”

格列朗日:“早茶让小刘给买来了,水晶虾饺,豆豉排骨,两种口味的肠粉,海苔麻球,海鲜粥,看看喜欢吃哪些。小刘把早茶馆子里的蒸笼也一起带来了。对了,记得脖子上系好餐巾,别把给准备的西装弄脏了。”

岳一煌:“可……可是弗朗西斯科呢!”

格列朗日:“一辆车坐四个大男太挤,可以让他后面找车跟着。”

幻影之子连忙找出手机,企图拨通自家恋的电话,让对方千万别着急,他现就打开特别好友的定位功能,让弗朗西斯科可以通过那个定位功能来找到他神烬。

可是当岳一煌从他父亲为他准备的这套据说是国产品牌中最为神秘也只给大官们量身定做的这套品牌高级西装的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时,却是发现青天白日之下他的手机居然一点信号都没有!!不信邪的把手机关机重启了两次,却是发现情况依旧如此。

岳一煌:“爸!的手机没有信号!一点信号都没有!这太奇怪了,它明明撒哈拉沙漠里信号也很好!”

格列朗日:“那可能是因为这部红旗牌轿车平时只接送很重要的外国来宾,为了杜绝恐怖分子通过手机信号找到那些外国政要,车上装了最新型的信号屏蔽系统。”

“那这里就没有一个能打得了电话了吗!!”听到这句话,岳一煌几乎就要发狂了。可他的父亲却是显得很镇定也十分平静的说道:

“不,的手机可以用。”

岳一煌:“那能不能把您的手机先借用用?!这样失去联系西斯科会很着急的!不能把他一个丢那里!”

岳一煌本以为他的父亲不会同意,毕竟先前他父亲发怒的样子他已经看得十分真切。他知道他的父亲这次是真的很生气,很生气。可出乎意料的是,他的父亲竟是轻易的就从副驾驶座上把手机递给了他。

影锋拿到手机之后看都没看的拨出弗朗西斯科的手机号码,可是手机屏幕上却是出现了几乎要让那个岳一煌绝望的温馨提示:

【您所输入的号码已经成功进入到黑名单系统,有效时限一星期,请按任意键增加时限】

岳一煌:“……”

影锋望向那个好似素不相识的父亲,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有着一堆的宝马奥迪奔驰的街道上,一辆**得不行的红旗牌轿车吸引了太多的眼球,并且就这样缓慢的加速。绑轿车上的五星红旗就这样迎风飘舞,成为大街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这辆红旗牌轿车就这样渐渐驶离嘈杂的街区,并且进入警戒区域。

岳一煌:“、们这到底是要去哪儿!!去网球赛场的路绝对不是这条!!”

弗朗西斯科:“不是那档外国的访谈类节目里说了么?不想上中央台的专访是因为一想到节目组会让坐的椅子可能是某位外国的领导坐过的就没法镇定的继续节目的录制?所以,今天就和们国家的最高领导面对面的坐着,说说家常怎么样?”

岳一煌:“什么!!!!”

………

就是几公里之外奋力挥拍的法泽尔:“啊!!!!”

为什么!!弗朗西斯科不是说他特意来中国看的半决赛吗!!他不是说他和他家的小野猫一起来嘛!!

就是几公里之外奋力挥拍的法泽尔:“喝啊!!!”

为什么!为什么现他们一个都没有来!!都坐了12、3个小时的飞机飞过来了,还不来看的半决赛!!

就是几公里之外奋力挥拍的法泽尔:“噫啊吒!!!”

为什么!!为什么!!!

所以,弗朗西斯科现到底哪里?

他还好吗?他的行动还是出于自己的意志吗?

还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