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10章 异样紫兰

第010章 异样紫兰

迷宫市场主街

今天算是一个热闹的日子,因为今晚【妖月】公会包下了五个酒楼,摆了整整一千桌。能够如此豪爽的消费迷宫硬币,估计也只有这些妖孽了。

这里所有行业流通的货币就是迷宫硬币。鉴于修炼者十天八天不吃饭也没多大问题,很多人都不会如此大肆消费。就算是有公会前来,都是高层吃喝,哪里有小弟的份?

其实这里也和外界也差不多,饭菜还是那个味,酒还是那么醇香,就是这里黄金无用。三十万迷宫硬币光吃饭就花了十万,这让很多人都暗地骂他败家子,一般人需要辛苦的打十年迷宫。

饭吃了,酒喝了,就该找住宿了。同样的,修炼者和普通人不一样,为了节约迷宫硬币,有些人甚至一个月才会住一次旅馆。而这群妖孽全部住进了这里,这让所有旅馆老板都笑了。

败家子啊!住宿也要花几万迷宫硬币吧。

而红莲在饭后对妖孽们说的原话是这样的:“回去好好休息,我们在这里会待上一段时间。我不建议你们去找乐子,毕竟你们还小,会有好女孩和好男孩等着你们。当然,你们去我也不反对,注意安全就行。”

这里的一万九百九十九名妖孽,女孩子还是占了少数,而恋爱的就更少了。这群血气方刚的少年,在酒足饭饱之后,还是有不少人忍不住心中的悸动。

一是因为之前兄弟们的惨死刺激了他们。在这条道上混,还真不说不一定哪天就死了。二是酒精作用。在人多的情况下,人们的胆子就会变大。他们也不想连死的时候还是处男。会长可是有五个绝色老婆呢,呜呜,好羡慕。

金凤楼大门前

这里亮着粉红色的灯光,空气中充满了香水味,里面偶尔还会传出一声声充满诱【惑】的娇喘声和打情骂俏声,这都刺激着街道对面的几百名妖孽。

“兄弟们,上不上。”妖月天豪双眼赤红,满嘴酒气。

“都走到这里了,难道现在回去吗?”妖月愚人眼中却没有任何一丝想要回去的意思。

其他妖孽们顿时低吼道:“怕什么啊。这又不是生死之战,我们可是妖孽。”

给自己找到了个借口,这几百名妖孽顿时感觉底气十足,朝着对面的金凤楼走了过去。

站在金凤楼大门前的两名女子,看着一群少年正往这里走来,他们眼中的躲闪并没有逃过长期混迹于酒肉场合的她们的法眼。

“呀,这不是尊贵的魔法师和战士大人们吗?要不要进去坐坐?”一名女子朝着妖月天豪身上趴了过去,吐气如兰道。

浓浓的香水味扑面而来,手臂上有着两个大肉团轻轻的磨蹭着。虽然贵为双系剑师,妖月天豪此时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那个,我们,我们想来这里找姑娘。你们这里有这么多吗?”

这名女子咯咯一笑,花枝乱颤,柔软的小手顺着妖月天豪暴露在空气中健硕的肌肉一路下滑。猛的抓住那根棍子,在其耳边轻轻道:“大人是第一次吗?一会儿小女可以免费伺候您哦。你们这些兄弟都有我的姐妹们来伺候。”说完在他耳洞里轻轻一舔。她能明显感觉他全身猛的紧绷起来。

肯定是第一次啊!妖月天豪心底低吼着,下腹一股邪火熊熊燃烧。随即有些急促道:“那就走吧。”

“走!”妖月愚人同样有些迫不及待,随即朝着靠着自己身上的那名女子臀部上轻捏了一把。

做为魔法师和战士,其地位还是非常高的,先不说会有奴隶。即便是一名普通的初级魔法师,也会有不少普通人家女孩倒贴。

更何况现在是专门做这种生意的女子,她们也想在一番翻云覆雨后,能够获得一些符文、宝石等稀奇小玩意。说不定伺候的好了,甚至还可以改造身体,从而延长寿命。

一走进大门,里面的景象就让妖孽们双眼迅速充血,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的一清二楚。男人重重的喘息声和女人们的娇喘声清晰的传进耳里。

整个一楼大厅能有几百个平方,一张张木桌前坐着或站着形形色色的人,一对对男女或后进式、前进式、站立式、剪刀式……就在激烈的肉搏。

空中弥漫着【**】靡的味道,刺激着这群雏儿,他们喉咙不停吞咽,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交【媾】的一对对男女。这太刺激了,俺受不了!

几百个妖孽被安排到桌前,这家的服务水平也是这附近数一数二的,只是一会儿,各种各样的小吃,美酒就被端了上来。一个个花姿招展的丰腴少女随后便是鱼贯而入。

酒过三巡,这群雏儿怎么能够经得起这种致命诱【惑】?妖月天豪搂着身上刚才站在门口的那名女子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很快的,妖孽们便是全部朝着楼上走去,二到五层是包间。他们虽然修为不错,但脸皮还不够厚,实在是不敢在大厅广众之下叉叉哦哦。

一楼大厅西南方向角落处

“今晚不下手吗?”

如果妖孽们能够看到他的脸,就会认识,这是白天和刀疤男走的比较近的一名男子。

“让他们再多活一段时间吧,敢杀我弟弟,我要他们全部都留在这里。”刀疤男脸上的那道刀疤如蚯蚓一般蠕动。狰狞无比。

这个就是在大街上和红莲打过照面的刀疤男,却不曾想。下午的时候,眼前这几名男子带来了噩耗。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精瘦如猴的男子此时提醒道:“他们修为都不错。特别是疯狗红莲,想不到他已经到了法圣修为。你可要计划好了。

“给老子夹紧点,你这烂货,想死吗?”刀疤男朝着**那翘起的臀部用力一拍,上面顿时泛起了一个血色手印,这名女子却是敢怒不敢言,双腿拼命夹住,屁股不停朝后迎合着。

刀疤男阴鹫一笑:“他们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走,法圣又怎么样?我有个兄弟是【耀世】一堂主。如果告诉他这件事,还有【妖月】丰厚的迷宫物品,他会出手的。”

“吸!”周围的几名男子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竟然有兄弟在【耀世】当上了一名堂主,这可不得了。堂主最低要求就是称圣,而且还可以调动十万耀世成员。如果真是这样,这些疯狗肯定会被杀光!

刀疤男随即又叫了一些美酒和姑娘,如果不是眼前这些人,他估计也不会知道凶手是谁。毕竟如果不是有着过硬的关系。就算是看见了也不会愿意得罪那群妖孽。

一间酒店二楼上等房

“呼。”红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刚洗完澡,精神都是因此一振。

坐到床边狼绒被子上,精神力一动。空间戒指轻轻一颤,顿时,一支香烟出现在其左手上,随即右手食指跳动起一缕火焰。

“不准抽。”爱丽莎一把夺过香烟。丢到房间内垃圾桶,满脸幽怨。

红莲不由的一阵苦笑。随即钻进被子,把枕头垫在背上。仰躺着看着房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公你想什么呀?”伊芙靠在红莲右胸口上,轻扬螓首,吐气如兰道。

爱丽莎这时脸色一正,不确定的问道:“你想过以后没?凭我们的修为和这么多兄弟姐妹,一定可以在天空大陆闯出一番事业来,建立一方王国都行。”

搂了搂身边两位娇滴滴的老婆,毫无间隔的亲密接触,让全身赤【裸】的三人体温逐渐升高。红莲微微一笑:“我是个传统的男人,没什么野心,信奉的是成家立业。现在,处理家事就是我要做的,至于事业,等以后再说吧。”

爱丽莎轻轻一叹,这些事情他还真没有想过,只能自己多艹心了。

伊芙此时微微抬起身子,凝视着红莲的双眼,脸上微红,或许是酒意还未完全消除,有些幽怨道:“老公,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要我?”

红莲一愣,随即又把她给搂到怀里,轻轻吻了她的额头,缓缓道:“你还小,现在做那种事情对身体不好,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伊芙顿时不干了,一直以来的不满开始爆发了,崛起小嘴有些气愤道:“我哪里小了?普通人家,十二三岁就结婚生宝宝了,你是不是不要我?”

爱丽莎急忙打圆场:“老公不是这个意思。”

看着伊芙眼中的泪珠,红莲急忙安慰:“不小,不小,我家伊芙会给我生好多小宝宝,乖哈,我们睡觉。”

伊芙今晚却不知道是怎么了,再次挣脱红莲的怀抱,起身把胸脯凑到他嘴前,有些要强道:“你都亲爱丽莎姐姐的胸,我也要你叫它宝贝,也要你亲它。”

红莲愕然,但还是把眼前那颗樱桃含在嘴里啜吸,舌尖轻轻挑动着。

伊芙顿时感觉仿佛像是被电击了一般,猛的推开红莲,把狼绒被猛的掀开,调转身体,握着红莲的宝贝整个含进嘴里。

“咳咳。”可是喉咙里瞬间感到一股恶心感,随即把它吐了出来。

爱丽莎眼里闪过一道疑惑目光,随即向下移动身体凑到伊芙眼前,缓缓道:“注意牙齿,先一点点的含住,恩,就这样,舌头可以转圈,舔前端那个环状凸起……”

“吸!”红莲猛的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温热,柔滑还带着点点酥痒之意袭向全身。

随即抱着眼前伊芙的**,把她私处的那颗小豆子含在嘴里啜吸,就像是品尝美食一般,每一处都是那么仔细。

顿时,这里响起了急促的喘息声,室温也在逐渐升高,这里春意盎然,此处省略三十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