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11章 中国古术

第011章 中国古术

天空大陆某处神殿主殿内一处小花园

这里有着散发灵气的各种花草,花园中【央】有一处水池,池水清澄透明,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白雾,一条条流转着金黄色光芒的鱼儿欢快游荡。

几只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着,蜜蜂嗡嗡的采集着花蜜,两条身长约为五六米的金豹匍匐在地,它们中间摆放着一张由特殊黄金制作的王座。

黄金王座之上,身着奢华服装的一名中年男子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乌云,双脚轻轻晃荡,抿了一口美酒,淡淡道:“被当了千年的棋子,此时也该我来玩玩这游戏了。”

匍匐在地的两头金豹突然抬起了头颅,竖直耳朵,眼神变的凌厉,紧紧盯着眼前空气。

忽然,一道身影缓缓浮现,随着他的出现,两头金豹如同狗一般‘呜呜’呜咽,似乎在讨好。

“主人你找我什么事?”这道身影一出现,微微弯腰,一脸严肃。

金色酒杯往桌上一放,中年男子指了指旁边的一张黑铁王座,轻轻一笑:“先坐会儿吧,我们好久都没有聊过天了。”

这道身影随即做到了黑铁王座之上,面无表情,嘴唇微启,却又没有说什么,仿佛不知道从何说起。

“蓝雨啊,这些年准备的如何了?”中年男子开口询问,眼神中隐约有着一丝兴奋。

蓝雨,这道身影竟然是【耀世】神秘的会长!五十年前就在暗夜森林附近的迷宫市场。留下了第三次闯过九十九层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

蓝雨取下左手无名指中的一个拥有繁琐纹路。泛着淡淡光泽的空间戒指,随即轻轻推到中年男子眼前。

“回禀主人。这段时间我们搜集的迷宫物品和当初的目标已经差不多了,五星幻兽卡已经有八百万张,其它材料也都在这里面。”

中年男子瞄了一眼桌子那个小小的戒指,随即端起金色酒杯喝了一口美酒,语气平和:“你先拿着吧,等这次百年大屠杀过了再说,反正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也不差这几年十几年。天空大陆,终将是我的。”

蓝雨望着这名中年男子一阵出神。别看他一脸慈祥,可他却是一个阴险的小人,玩弄众生于鼓掌之间,而他为了在另外一个棋盘上跳出棋局,筹备了上千年。

而自己这些年一直为其卖命,就是因为他当初承诺过,可以让死去多年的双亲复活。

“对了,这段时间你去把妖月红莲给我带回来,我想看看这个妖孽究竟怎么能够屡次逃脱。”

蓝雨脸色一凝。因为主人身体特殊的原因,他的私生子厄文其实是他的独生子,在前不久却被一个无名小卒斩杀了。

“灰鹰不是去抓他了吗?”蓝雨有点不解,这样的小人物需要自己动手?

中年男子眼神一眯。有些玩味道:“亚希伯恩应该放走了那小子,他最近对我有些不满啊,呵呵。”

蓝雨心里一突。这个灰鹰七圣之一的他竟然敢背叛主人?他不就一个剑圣吗?

这个不是自己应该关心的事情,还是早点完成目标。救回双亲重要,随即。蓝雨有些不确定道:“要活的?”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已经空了的金色酒杯,冷冷道:“活的,我突然改变主意了,让他太容易死了,好像便宜他了,他很在乎他的公会成员,你就让你手下陪他们玩玩吧。”

“好,主人还有其它事情吗?如果没有,我就先回去了。”蓝雨眼中没有出现任何一丝波动,实在是这个任务太过简单。做为五级公会,对付一个刚兴起的小公会,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中年男子轻轻挥了挥手,闭上双眼靠在黄金王座上仿佛入定了一般。这次让蓝雨出手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明面上的力量现在还不是时候暴露,暗地里的力量也出动了两次,却都失败了。

虽然妖月红莲就如同蝼蚁,但蝼蚁经常蹦跶也会显得碍眼,所以,他出动了其暗中的精锐力量——【耀世】公会,如果连神级强者都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法圣,那就真的是妖孽了。

做为神级强者的蓝雨,身体逐渐消失在空气,仿佛没有出现过,这是因为修为到了神级,速度已经突破到光速的原因。就连这里的空间都已经无法对其产生束缚。

暗夜森林附近迷宫市场,一间酒店一楼大厅西北方向

一张木桌前,红莲和伊芙,爱丽莎对坐着吃早餐。

“嗯,真好喝。”喝完一杯热牛奶之后,伊芙忍不住赞叹,舌头把嘴边有些黏黏的白色**给舔进嘴里,这样的动作顿时让红莲有些口干舌燥。

昨晚的伊芙是大胆而疯狂的,哪怕是小嘴被顶的快要脱臼,她还是坚持为自己服务,加上旁边还有个爱丽莎,昨晚算是真正的享受到了一次性福之旅。

本来为了不让伊芙失望,准备把她吃了,可惜,在自己手嘴并用的情况下,她泄了好几次。初经人事,她在半途中竟然睡过去了。。。

家和万事兴,只要她能开心就好。红莲猛喝了一大口牛奶,把嘴里据说是用火焰鸡煎炸的荷包蛋给咽了下去。

心里也是想起了刚穿越到这里,遇见的那个逗比火焰鸡,不知道它过的怎么样了?既然这里有着它们种族的鸡蛋。那就说明了在天空大陆,它还有着同类。并不会显得孤单,希望它能找到这些同类吧。

在默默的祝福过后。红莲放下餐具,点燃了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等待妖孽们的到来。希望今天能够突破七十五层,开到好的迷宫物品。

爱丽莎轻咬了一口荷包蛋,眼神朝着旁边的伊芙瞄了一眼,心底还在纳闷,昨晚的她太过异常了。

难道她感觉到了威胁?以她单纯的性格来讲,不应该有什么心计啊。酒喝多了?她想获得主要地位……一时间里。爱丽莎心乱如麻,她第一次发现了自己这个小姐妹的心思,她已经开始猜不透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千里大堤,狂风巨浪未能移其毫厘,可谓牢不可破。然而蝼蚁入侵,日削月割,大堤最终倒塌。百年巨树,雷击山崩不能毁其生命。可谓顽强不屈,但是小小甲虫却能咬破树皮,吃空树干。

正因为这些常常被忽略掉的蝼蚁、甲虫,才使得看似牢不可破的大堤、巨树变得脆弱不堪。因此,细节性的问题往往会成为致命的问题,对待事物不能忽视细节。微小的事物一旦被忽略就会由小引大,终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做为地球上一名销售员。所要涉猎的知识面之广,就如这个世界的魔法师。可谓是万事通。《鬼谷子》一书曾是红莲最爱的几本古书之一,其中上卷中的第四术——抵巇,正好可以解决眼前问题。

巇,中国古人用这个文字代表缝隙,隙间的意思。抵巇的意思就是要消灭这种隐患,不然缝隙逐渐扩大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穿越到这里之后,红莲很快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在地球上那不堪回首的二十年生活,被他深埋心底。

要不是因为他足够坚强,凭借他现在的强大修为,早就把这段记忆永远抹除,正如他鼓动自然精灵所说的一样,有痛苦才会突显快乐的弥足珍贵,全是快乐,那样显得太虚假。

心思不够细腻的他,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家后院已经被茫茫宇宙中,掌管亿万生灵的命运神盘给摆了一道,之后引起三界大乱的那颗种子,逐渐开始发芽……

你说他心思不够细腻吧,有时候他也会未雨绸缪。比如现在,他心里正想着怎么把爱丽莎、伊芙、芭芭拉、婉柔、苏菲亚再加上一个里拉给弄到一起,来个大【被】同眠。

修炼除了鼓噪乏味之外,还可以强身健体,七系法圣的他,那种能力也是随之水涨船高,十个八个老婆还是没有问题的。光是想想这以后的性福生活,他就醉了。

甚至是伊兰迪,他也有想法,只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多少有点不同,他和她是真正的拥有共同的血脉。说白了,他不好意思下手。

就在这时,萨布和若妮,罗本和碧翠丝,住在这间酒店的妖孽们,已经从楼梯下走了下来。

妖孽们各自找好位置,就等开饭。罗本和萨布也是分别坐到了红莲身边,而若妮和碧翠丝则是坐到了伊芙和爱丽莎旁边。

一阵相互问候之后,红莲轻轻的吐了一个烟圈,朝着身边的两位兄弟挤了挤眼色,嘿嘿一笑:“昨晚睡的怎么样?有没有造人?”

拿起桌上刚刚端来的一笼热气腾腾的狼肉包,萨布狠狠咬了一口,随即喝了一口热牛奶,剑眉一扬:“废话,哥哥昨晚可是大战了十几个回合,几乎都没有合过眼,看你这身板,肯定不行吧。一会儿哥哥教你几招。”

此时,对面从几个月前从女孩已经变成女人,家里也是点头首肯之后,认定了萨布这个丈夫的若妮,脸上微红,在这些亲人面前也没有了多少拘束,有些责怪的意思:“得了吧,你继续吹,每次就几分钟也好意思说。”

“咳咳,兄弟你……”红莲似乎被辛辣的香烟呛了一口,不停咳嗽,眼神中有着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