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42章 初次见面

第042章 初次见面

半个小时后,红莲将衣服整理一番,随即点燃了一支香烟,看着脸上还有一丝残留红晕的爱妻们,他低沉道:“今早,费雷德卡已经给我发了消息,我也回复了他,今晚我们就去赴宴。”

“什么?他能传音给你?!”爱丽莎惊呼着,能够没有建立联系而传音的强者究竟是多么的恐怖?自己现在怎么亲手报仇。

“不用担心,能够做到这点,虽然是因为他修为的确强,但也是因为他就在我们附近,如果这次行动中不能杀了他,那就看你的意思,你说玉石俱焚就玉石俱焚,你说蛰伏就蛰伏,总之,只要你老公我不死,我会亲手将他送到你手上。”红莲急忙出声安慰,他能明白爱妻的想法。

“是啊,爱丽莎姐,我们都听你的。”伊芙和苏菲亚同时点头表态。

爱丽莎却是暗自苦笑一番,随即握了握手中两女的手,微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向老公那么冲动,哪怕这次不能杀了他,我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先不说这个问题了,还是去叫罗本和萨布商量一番吧。”

红莲望了她一眼,又看向了苏菲亚、伊芙和小蓝,招呼一声:“走吧。”随即,他轻轻将门推开。

在萨布和罗本两人门口等了一段时间,这才和他们一起走下了楼,他们也够拼命的,因为爱人不在身边。所以也是打坐冥想了一番,为即将到来的准备开始做着最后的准备。

走过弧形梯步。红莲和萨布,罗本来到了这间酒店的二楼餐厅处。先前下来点餐的爱丽莎等四女已经找好了位置,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早餐。

没走几步,三人就来到了桌前入席就坐,端起一杯热牛奶下肚之后,红莲这才凝重道:“今早,费雷德卡传音给我,让我们今晚过去赴宴,你们怎么看?”

萨布和罗本对望了一眼,都能从彼此眼中看到一抹震惊。这费雷德卡的修为这么恐怖?

这时,萨布啃掉了一块龙肉包,笑道:“竟然我们已经无法避免与之一战,吃个饭就吃呗。”

知道两位兄弟已经彻底打算陪自己血战,红莲没有继续询问,而是问道:“最近有兄弟姐妹们的消息传来吗?”

“有啊,昨晚我收到消息,现在除了六大帝国境内的两大教廷分部被端掉以外,其它各个帝国。王国内的分部前已经聚集了一股股庞大的势力,只要明天我们一声令下,包管两大教廷所有分部,不出半天时间。全部会被清除干净。”萨布一脸贼笑,这也算是一种精神胜利法吧,就算打不过你。也不会让你好过,端掉你所有下属。至少也会让你大吃一惊。

伊芙此时嘟哝着小嘴,含糊不清问道:“嘉比他们已经动手了啊。想不到他们也没有那么有骨气嘛,还不是要接受老公的传法。不过,他们强大了,以后我们的日子会好过吗?”

苏菲亚轻轻放下刀叉,一脸凝重道:“妹妹你可能有所不知,大神法的【诱】惑太大了,特别是帝国这种庞大势力,得到高级功法就能复制大量高手,以雄厚的底蕴让自己变得更强。我父皇不是也没有忍住吗?平时,他对两大教廷还是有所顾忌,现在却是以雷霆之势出手,可见,他老人家也顾不得上什么帝王的面子了。”

爱丽莎点头认可:“其实分部倒是不用担心,我们妖月的名声还是有一定威慑力,老公以大神法做报酬,只要他们攻打两大教廷就可以获得,我相信,只要这次参战的势力,绝对会尽全力出手,毕竟他们更不想得罪我们。而这次参战势力绝对不会少,哪怕摇摆不定对此事抱着中立态度的势力,到了最后都会出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让潜在对手获得大神法,那十年百年后,他们将会彻底被淘汰。反倒是今晚的晚宴,你们觉得费雷德卡会不会是故意设下陷阱引我们过去?”

“老婆,你不用担心,我说过,他现在肯定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这次过去很可能就是在商谈明天总攻事项的空余,要和我们说说妖月攻打他们教廷的事情吧。”红莲急忙出声安慰,爱丽莎最近变得有些太过小心翼翼,这也让他心里有着一丝担忧。

罗本擦了擦嘴上的油渍,提议道:“昨晚修炼我始终静不下心来,一会儿我想出去转转,你们怎么想的?”

萨布凝重的看了一旁的罗本,心底不禁一叹,以他这么沉稳的性格居然会无法静下心来,这足以说明费雷德卡给予他的压力多大。这绝对是有史以来遇上最为强大的对手,哪怕是前段时间亲自和神级强者交手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从这段时间收集的信息来看,费雷德卡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庞然大物,不仅神秘,修为更是恐怖如妖。千年前,他就已经突破了下位神,自从就没有了关于他修为的准确消息,佩格死了以后,天空大陆第一强者就要算他,甚至是同样的黑暗教皇,从直觉上来讲,零散的各种猜测来看,他才是真正的第一强者。

没有突破下位神的月神帝国王牌艾梵已经恐怖如妖,这个千年前就已经突破下位神的费雷德卡,以他的天赋到了现在,究竟会强大到什么地步?自己能接下他一招吗?

吐出了一口烟雾,红莲尴尬一笑:“虽然不想承认,但费雷德卡给我压力太大了,我也只能尽量避免不去想这个问题,只希望伊兰迪的估计有错误吧。不过没事,反正我们很久都没有休息了,要不我们一会儿去钓鱼或者逛街吧,放松一下才行。”

伊兰迪会估计错误吗?恐怕不会。既然她都说了以她现在的实力无法保证将费雷德卡拿下,那就是不能,至少现在是不能。这可是自己最强的依仗,哪怕自己这段时间掌握了贪狼火门,战斗力暴涨,但还是无法感觉安心,他真的太强了,关于他的一切战斗消息,无论他是在哪个阶段,哪一场战斗,都是一路碾压对手,从无败绩。

哪怕自己这样妖孽,都还战败过,那他究竟有多么恐怖?

“你们别担心啦!黑暗教皇也不弱吧,她们能够牵制的,据说奥琳娜同样神秘,强大到爆。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顺其自然呗。”伊芙是个信命运的女孩子,这和她单纯的性格多少有些关系,她倒是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如果不是要陪着红莲,她才不会逆天。此时几人之中,她的压力也是最小的,当然,也可能是受到了这段时间修炼情火喜悦之焰的原因。

起身站好,红莲催促道:“不管了,我们赶紧出去放松一下心情吧,到时候再说了,以不变应万变就行。”

海尔酒楼大厅,豪华装修的大厅内就只有正【中】央的一张长桌面前坐了四个老者,他们就是费雷德卡和光明三大红衣大主教,其身后站了十六名剑圣法圣。

这时,坐在上方的费雷德卡起身朝着大厅一个走廊口望去,刚好,红莲、苏菲亚、小蓝、爱丽莎、伊芙、罗本、萨布的身影就出现了,他们七人在两名法圣的带路下来到了这里。

“哈哈,红莲会长来了,真是稀客啊。让厨师马上上菜,好酒给我端上来。”费雷德卡放声大笑,招呼着红莲等六人,随即又是朝着旁边站着的剑圣吩咐道。

望着眼前一身白衣,以五十岁中年男子形象示人的费雷德卡,红莲同样回以一笑:“前辈就是大手笔啊,特意包场,法圣剑圣站岗,小辈惶恐,惶恐啊。”

“哈哈,红莲会长说笑了,老人嘛,就是喜欢清静,不喜欢太喧闹,不如红莲会长这么年轻活波,朝气十足啊。你们快坐快坐,我还没有给你们介绍啊。”费雷德卡招呼后便是重新坐了下来。

虽然双方都是打探出了对方的消息,但还是客套的走了走过场,寒暄了一番。

只是一会儿,红酒和一大桌子菜就已经放好了,双方也是礼节性的开始进食,气氛到了现在还是一团和气。

此时,坐在长方形餐桌一端的费雷德卡端起了手中酒杯,望着同样是单独坐在另外一端的红莲笑道:“你们妖月就是英雄出少年啊,个个修为逆天,不到一个月就包围了我们和黑暗教廷的所有分部,红莲会长是准备敲打一番吗?”

抿了一口红酒,红莲眼神直视前方,微微一笑:“费老请不要多心,我的兄弟姐妹们就是胡闹而已,对此,我要向前辈你请罪了。”

“哎,你怎么这么说呢。都怪他们办事不力,十年时间,几千万人,连一个黑暗教廷总部都查探不到,这样的下属拿来做什么?”费雷德卡急忙摆手,言语间大有此事不值一提的装比感。

红莲却是朝着一旁的姬玛望了一眼,随即又望向费雷德卡,低沉道:“前辈,我想听听您对明天行动的计划,不知道方便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