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43章 穿越时代

第043章 穿越时代

费雷德卡点头一笑:“当然可以,既然已经请了你们妖月来,自然就是把你们当成了朋友,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对了,我从姬玛那里听说你有意娶婉柔为妻?”

“是的,十几年前,一个纨绔【调】戏婉柔,当她为我挡下那致命一剑时,她就是我布鲁斯的妻子。我还记得那个纨绔名叫厄文.西莱,虽然我把他轰成了碎片,但我还是觉得不够解恨,我已经记不清楚他的灵魂有没有碎呢,如果没有,真是老天不开眼啊,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再杀他十次八次。教皇,您说,我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偏激呢?”红莲神秘一笑,眼角余光却是瞄到了姬玛投过来的担忧眼神。

“杀得好!这样恃强凌弱的纨绔就应该好好管教,红莲你应该让他父母都受到严厉的惩罚才对,你说是吧。”费雷德卡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整个桌子之上的盘子震得叮当作响。

伸出右掌摊开,随即猛的一握,红莲眼神凌厉,身体往前倾斜,语气森冷:“教皇说的对,有着这样的人渣,想必他爹也不是个好东西,是该铲除才对,可惜了,西莱伯爵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一直杳无音信。”

费雷德卡脸上此时泛起了一丝慈祥之色,惆怅道:“这样的人渣或许早就死了。但是,为人父母,哪怕自己孩子再坏。难道真的就只能大义灭亲吗?”

红莲神情肃穆,微微点头:“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当父亲,但如果我的孩子真是人渣。我会亲手了结他。不知道教皇可有后人?”

“哈哈,后人,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能够有个一儿两女,那样我也有机会教育教育,尝尝当父亲的滋味。只是我的身份不允许结婚,这也是我要和你说婉柔的事情原因。”费雷德卡将话题再次引了回来。

红莲略带疑惑的问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请教皇明说。”

“你们在座的几位妖孽也知道我光明教廷吧,婉柔做为我们教廷的圣女。是必须保持圣洁之身,她可是我们教廷千年难遇的天才,想必你们也知道她是光暗同体的体质吧?”

红莲摇了摇头:“不是很清楚。”

姬玛此时开口解释道:“我们教廷有一部大神法《光明神诀》,最低要求就是拥有纯粹的光系体质。但上面也曾说道,这部大神法最理想的修炼者是拥有光暗体质的人,婉柔不仅是同时具备了超等的光暗双系元素亲和力,更是从一开始就达到了平衡,如果是她来修炼此大神法,效果可以达到最佳。”

“哦,那前辈的意思是什么?我还是不太明白。”红莲继续追问。

这时,费雷德卡接过话题,回道:“我的意思就是红莲会长可能要忍痛割爱了。如果你是真的为了婉柔好,那就放了她,这是她的宿命。不出百年,相信她就可以接任下一任教皇之位。”

爱丽莎接过话题反驳道:“我们妖月难道还会缺大神法吗?相信教皇也听说过炼药阁的三大禁术吧,如果使用合欢术,婉柔照样可以修炼。至于不能结婚,我倒是觉得这只是你们光明教廷的一种宗教习惯罢了。我曾听婉柔说过,她不愿意接任教皇之位。”

“呵呵。怎么能没有听过呢,想当初。炼药阁的阁主和我关系还算可以,三大禁术我也知晓一点,如果从理论上讲,的确可以使用合欢术配合《光明神诀》修炼。可是,你也说了,这是我们教廷的一种传统,假设我不让婉柔脱离教廷,那你们是不是也要像闯入月神皇宫一样闯入光明教廷呢?”

此刻费雷德卡猛的一变脸,先前毫无气息的他,现在淡笑之间流露出了一丝气息,这让在座的七妖孽心底同时一颤,这股气息太强了,虽然不如伊兰迪那么恐怖,但也绝对是现在七人无法探知的存在。

背脊处的冷汗汩汩直冒,七人喉咙间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这里感受最深的要属小蓝,她已经是一名一阶下位神,但是,知道的越多,反而就会发现自己懂得就越少。现在她就是如此,面对这股气息,就如同面对浩瀚的海洋,深不可测。

轻微的骨裂声响起,七大妖巨感觉到了一丝无助和屈辱,这是有史以来遇到过的最强对手,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内心深处泛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这时,紧咬牙关的红莲双眼越来越红,眉心间一个紫色闪电标记亮起,他的身体也是活动了起来,那种如同大山压在身上的压迫感也是消失不见,不,应该说是没有了效果,其他六人还在苦苦支撑着。

而这时,费雷德卡将气息一收,脸上有着一丝诧异之色:“想必刚才就是红莲会长的魔兽伙伴吧,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能够力战九神,不愧为妖孽啊。”

深吸了一口气,那种胸闷的感觉这才缓解过来,随即,红莲朝着费雷德卡一笑:“前辈真是说笑了,刚才那一手就是我等妖孽再练十年都不能达到的成就,要说到妖孽,恐怕前辈你才是当之无愧,迄今为止,从无败绩,这样的傲人成绩算的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哈哈,修炼界传言,红莲会长冲动鲁莽,是个勇气可嘉的妖孽,今天一见,原来都是假象。小小年纪拉拢千万成员,血洗四大帝国,震慑万国,妖月之名,天空大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都说红莲会长只会蛮干,不善言辞,如果真是这样,妖月能够短时间发展到今天,难道是运气使然?愚蠢的人才会这么想啊,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费雷德卡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酒杯。

仰头一口干掉杯中酒,红莲笑道:“前辈才会说话,我是真的愚笨,妖月能有今天,全靠千千万万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本就处于微末之中,聚在一起就是为了不被欺负而已,人们不是常说一个人越得意什么,那就是最令他自卑的地方,我们妖孽不正是如此吗?我们表现强势,其实是非常弱小啊,哪像前辈这般深藏不露。”

费雷德卡摇了摇头:“红莲会长何必谦虚?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天下莫不知,而莫能行。你们妖月不正是如此吗,看似柔弱,但你们成长的速度谁敢比拟,我相信,不出百年,你们妖月才会是天空大陆真正的霸主。”

熟悉的语言在仇人口中说出,红莲顿时惊诧万分,这不是《庄子.秋水》之中的话吗?他怎么能够知道?

“前辈,不知道这句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天下莫不知,而莫能行。怎么解释?这好像不是天空大陆的语言吧,虽然我愚笨,但也掌握了上千门语言,可惜都没有关于它的消息。”

费雷德卡呵呵一笑:“这是一种被称为古汉语的语言,这段话是一种名叫文言文的语言形式,它的大概意思就是说天下没有比水更柔弱的,但攻坚克强却没有什么能胜过它,因为没有什么可以真正改变得了它。柔能胜过刚,弱能胜过强,天下没有人不知道,但又没有人能实行。”

果然!红莲按耐住心中的震惊,继续追问道:“哦,原来是这样,不知道这是哪一国的语言,能够说出这番话的人估计也是不得了的修炼者啊,思想境界已经超凡入圣,不知道前辈可以不可以引见一下?”

“古汉语不属于我们这个天空大陆,具体多少年前我忘了,那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可以操控语言的修炼者,他通过特殊方法吸收天地间的力量,用诗词歌赋等等做为攻击手段,我也算是侥幸才胜了他。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穿越者,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星球。”

爱丽莎等六人同时望向红莲,地球,不是他的家乡吗?

“那前辈也去过地球?”红莲有些不解道。难道还能穿回去?如果真能穿回去,哪怕地球上没有值得自己牵挂的人,但熟悉的场景还是那么引人向外,自己也可以给死去的父母上香,略尽一点孝道。

费雷德卡摇了摇头:“没有,那个星球离我们这里太远太远。不过,我从那个穿越者灵魂中获得了不少消息,那里的历法21世纪,被他们地球人称之为穿越时代,打个游戏可以穿越、被雷劈中可以穿越、被车撞可以穿越、买个古董可以穿越、睡觉可以穿越、跑步可以穿越……穿越形式千奇百怪,但千千万万的地球人只要穿越成功,都能混的人模人样,的确有些神奇。”

“哦,还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可惜了,不知道以晚辈的修为何时才能遨游太空,来一场星际旅行。”红莲一脸颓废。

就这样,两个死仇之人的第一次见面还算愉快,那层窗户纸谁都没有捅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