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56章 三足鼎立

第056章 三足鼎立

“师父!”婉柔和芭芭拉叫了出来,这个名字是十一年来第一次叫。

想到种种往事,奥琳娜欣慰一笑:“好,好!终于承认我这个师父了,我心甚慰,我心甚慰啊!”

多年来的付出,终于换来了回报,这让奥琳娜有点手足无措,十一年来,她可算是为婉柔和芭芭拉操碎了心,因为她擅自拘禁两女,两女对她始终是抱着不咸不淡的态度,虽然现在她们是为了逼迫她不出手击杀红莲,但是,她还是感到慰藉。

久别重逢,万千思绪涌上心头,婉柔和芭芭拉扶着红莲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十一年,整整十一年没有见面,换做好多小情侣,早就各奔东西,各找各妈了。如今,那股浓浓的依恋还存于心间,嘴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婉柔,芭芭拉。”看着扶着自己的两女,红莲哽咽着。熟悉的脸庞和味道还是那么令人心醉,看着她们两人安然无恙,红莲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五道身影快速飞了过来,爱丽莎、苏菲亚、伊芙、萨布、罗本,五大妖巨飞了过来,与婉柔和芭芭拉打着招呼,一股亲切之感顿时弥漫心底。妖月八神,是兄弟姐妹几个的名讳,也是妖月最初的几名妖孽,可谓是妖月元老,一代妖巨。

有许多话萦绕心间,妖月八神再一次的团聚,分别十一年。大家都各自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磨难,但是。现在又聚集在了一起,那种滋味真的不好说。暖暖的,又带着一份苦涩之感。太久了啊!人生能有多少个十一年,特别是年轻之时,哪怕修炼者寿命很长,但是,该有的感情还是有的,这种离别,谁都不想经历。

就在妖月八神相聚,各自问东问西之时。从一开始到现在没有出手的费雷德卡,此时出声了,他望着婉柔和芭芭拉笑道:“你们没事就好,快过来吧。”

奥琳娜上前一步,稳住体内的伤势,一脸微笑:“今天,谁也不能带走婉柔和芭芭拉,她们是我的爱徒,谁想带走她们。谁就是与我为敌,与我为敌,那就只有兵刃相见。”

一万多名冥虎成员,此时聚集到了一起。围绕着天空之中的奥琳娜站成了一排,一脸凶神恶煞之意,他们明白。现在,才是真正决战的时候。

同样的。看过好戏的光耀军团成员,一个个摆出了战斗的架势。围绕在光明教皇费雷德卡的身下,静候命令。

“婉柔参见教皇!”

“芭芭拉参见教皇!”

婉柔和芭芭拉起身做个一个鞠躬之礼,一脸虔诚。

这时,红莲摆正了身体,轻轻将两女拉到自己身后,一脸正色道:“你们不用拜他,他不够资格。”

哗!

人群中一阵哗然,交战双方此时都是目瞪口呆,这个妖孽不是前来帮助光明教廷讨伐黑暗教廷的吗?他现在为什么这么说呢?

朝着一旁的奥琳娜看了一眼,红莲大声道:“虽然你是好意,但是,你囚禁我两位妻子十一年,我自然不能将她们留在你这里。而费雷德卡,你这个晴兽就更没有资格,今天,我就在大家的面前揭露你的罪行,让众人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人。”

费雷德卡眉头一紧,心里泛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修为到了他现在这个地步,多少能够预知一点事情,就算不能准确猜测,但多少也能知晓一点。此时,他心里想的是,红莲难道知道了自己的事情?

扫视了天上和地下的人们一圈,红莲大声道:“天空大陆千年以来,饱受战火之苦,深渊魔族当道,这一切都是这个所谓的光明教皇费雷德卡搞的鬼,是他,就是他出卖了整个人类。不仅如此,他还策反兽人一族,将月神帝国百万战士当做棋子牺牲掉,你们死去的亲朋好友,就是因为他而造成的。”

哗!

人群之中再次哗然,虽然两大教廷一直没有参加抗魔大战,但是两大教廷成员众多,牵扯的关系人物也是数不胜数,这里两大军团的成员,或多或少都有熟悉的人惨遭魔族毒手。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光明教皇而起,但是,这有证据吗?不会是红莲乱说的吧?

红莲看着迷茫的人们,再次提高了声音:“我知道,这个伪君子平时隐藏的非常好,大家对于此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可是,这个消息我可是在兽人族上一任兽皇口中得知。不仅如此,相信大家都记得千年前的炼药阁吧,就是这个白眼狼,为了所谓的三大禁术,他将整个炼药阁屠戮一空,为了修炼,更是将我妻子婉柔的亲身父母杀害,反而以大好人的身份出现。你们说,这个人是不是晴兽不如?”

站立虚空的婉柔一个踉跄,红莲现在口中所说的话太过颠覆了,光明教皇从小就抚养自己,现在,他居然是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红莲说的是真的吗?可是,他有必要欺骗自己吗?

面对红莲铿锵有力的职责,费雷德卡始终一脸淡定,也不反驳,仿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这时,红莲放声大笑,一脸狰狞:“可笑的是,这个白眼狼终归也有报应的时候,二十多年前,他不知道和哪个生下了一名子嗣,但是由于顾忌着他的身份,他将自己的孩子寄养到月神帝国一门贵族之中。想不到那个纨绔,被我亲手轰成碎片,现在想想,如果我早点知道他亲爹是谁的话,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死的太轻松了。”

轰!

一股磅礴的气息轰然炸开,迅速蔓延开来,先前一直淡然的费雷德卡此时怒了,一脸阴狠之色:“既然你们都出现了,那么,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特别是你红莲,我会让你受尽无数折磨,你想死都难。”

“真的吗?”

“你为什么要杀我全家?!”

婉柔和爱丽莎同时提问,婉柔是接收不了眼前这个事实,爱丽莎是不明白,人心怎么会如此险恶,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能将屠刀挥向自己的朋友。

“哈哈,为什么?你爹那点微弱修为怎么能够使用好三大禁术?婉柔啊,我本想让你多活几天,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既然我儿因你而死,你的死期也就提前了。”费雷德卡一脸残忍之色,先前没能看见两女出现,他都是按兵不动。婉柔这个光暗圣女,如果吸收了她,自己的修为那将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自己在教内的地位也会提升,也不用再守在这个垃圾位面之中。

他这时的一番话已经让众人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他就是当年的凶手,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人命难道不宝贵吗?引入深渊魔族对他有什么好处?

婉柔和爱丽莎心底最后的一丝侥幸破灭,爱丽莎还好一点,早在之前,她就从红莲口中得知了这个事情的真相,现在接受起来没有那么突兀。婉柔就不一样了,虽然从小是和姬玛一起生活,但是,她非常尊敬这个光明教皇,现在,一个尊敬的长辈竟然是杀害自己亲身父母的凶手,自己也是被他当做一枚棋子摆布,这个真相太过残酷。

抽出妖刀冥炎,红莲冷厉道:“既然大家都把话挑明了,我也就明说了,今天,如果我不能杀了你,即使我做了鬼,来世我也会找你复仇,将你这个伪君子千刀万剐。”

“呵呵,你认为你有这个实力?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别想跑。”费雷德卡一脸自信,想当初,自己游历之时,动了凡心,与一名女子生下了一名男孩。可是,由于当时时间不够成熟,自己贵为光明教皇,不得已才将孩子送给西莱伯爵代为照看,谁知道,他竟然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惨死于红莲手中,就连灵魂都是被轰碎,想要为他重生都不行。今天,自己将以一份父亲的身份,为自己的孩子亲手报仇!

这时,一旁的黑暗教皇奥琳娜往前踏出几步,一脸笑意:“啊拉,啊拉,你们两个真当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了吗?我不管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可是今天,谁也别想从我手里将我两名爱徒抢走。否则,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邪恶。”

因为婉柔的原因,现在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虽然红莲这方人少,修为不足,但是他们有一张王牌伊兰迪,先前红莲对战奥琳娜的情形仿佛历历在目。如果谁小看了他,恐怕会吃大亏。

“哦,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费雷德卡一脸笑意,脸上满是自信之色,今天的目标人物总算是集齐了,也不枉白跑一趟,伊兰迪、奥琳娜、婉柔、爱丽莎、苏菲亚、伊芙、芭芭拉这几人都跑不掉,自己将一一折磨,让红莲经历一次真正的折磨,让他永生永世都不能忘记这个痛苦。

伸了一个懒腰,奥琳娜慵懒道:“好大的口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今天打算攻击我们总部,可是,你们也不要忘了,这是我的地盘,谁,也别想和我说三道四,否则,死,都算是轻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