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57章 会长之责

第057章 会长之责

奥琳娜今年三千六百七十五岁,从小时候起便是确定有修炼天赋,一直到五十岁以前,都是拼命修炼,到了百岁左右之时,已经成为同代之中的翘楚,她将美好的青春献给了枯燥乏味的修炼,得到是别人的敬畏和一定的身份和地位。

对于自己的感情方面,她也能心动过,但始终无法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后更是黑暗教廷之中崭露头角,成为了下一代的教皇首选继承人。等当上教皇之后,修炼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多,加上繁重的大小事务,婚事一直被耽搁。

几千年过去了,当修为停滞不前,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才有希望晋级之时,她猛然回头发现,整个天空大陆已经没人能够配的上自己,自己的眼光也是变得高了起来。

当人一空闲来之时,心里就会感到空虚,奥琳娜在修为稳定的最近百年内,决定好好的休息一下,体验一下凡人的生活,找个爱人结婚,专心养儿育女。可是,不仅是自己眼光变高了,就算对自己有意之人,也因为顾忌自己的身份而不敢追求。

成神了是好,可是,没谈过恋爱怎么行?这样的人生还算完整吗?别人都是几代甚至是几十代人同堂,说不羡慕是假话,自己也有心烦之时,希望能找个可靠的肩膀依靠一下,可是,始终没有人出现在自己视线内。

这时,十一年前的婉柔和芭芭拉出现在奥琳娜视线内,本来是想依靠她们强大的天赋来继承自己的衣钵。也好为黑暗教廷增加实力。可是谁能想到,长期与两女接触。心底的母爱开始泛滥。

因为是自己将两女掳走,她们对自己甚至不会用敬语。将自己当成了同代人看待,甚至还敢反驳和顶撞自己。或许是长年来无人敢忤逆自己的意愿,这一反常态的反对之音,竟然让自己觉得心底宽慰。

我是多么想有人和我聊天啊,跟我谈谈不同的意见,哪怕是家常闲话都成,我受够了,受够了那种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感觉。

婉柔和芭芭拉也足够聪明,不仅满足了奥琳娜没有后继之人的问题。甚至还满足了她膝下无女的空虚感,极大限度的激发了她的母爱,她将两女视为己出,给她们吃最好的、穿最好的、用最好的、老师挑最好的,除了离开黑暗教廷,她对于她们的要求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即使是红莲这个小破孩,如果两女非要嫁给他,那也只有遵循她们的意见,但是。必须倒插门!其她女子也只能做小,自己两名爱徒必须做大。

现在,红莲和费雷德卡竟然想将两女带走,门都没有!谁敢不从。杀了!

费雷德卡一脸冷笑:“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我们进攻的消息,但是那又怎么样?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多年前。费雷德卡通过自身的聪明才智和强大的修为,以八百岁这个年纪轻轻的年龄坐上了光明教廷教皇一位。上位便是征战四方,短短几十年时间内就确定了在天空大陆的霸主之位。

而这时。光明教廷背后依靠的势力传来一个消息,让自己好好干,修为到了一定地步,加上一定的功绩,那就能真正的进入势力。别看自己在天空大陆是一代教皇,随便抖一抖,整个大陆都会颤抖,但是,自己也就是那个势力之中的最低级成员。

如果没有见识到外面的世界,或许,在天空大陆当个无冕之王还算不错,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更何况,那才是修炼的真正意义所在,逆天之路太过艰辛和漫长。如果凭借自己现在的修为,虽然可以活上很长一段时间,但是,真正的和那些动辄几十亿年寿命的天体,似乎能够永生的神灵相比,自己差的太远太远。

几百年过后,迎来了一个契机,深渊魔族的深渊魔王凯罗斯找到了自己,只要自己不去理会他们将要做的事,那自己就会得到天大的好处,从而进入新的境界。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和魔王凯罗斯的鼓动,费雷德卡同意联手,他也想借此机会将天空大陆具有一定威胁的势力一网打尽。果不其然,距今千多年前,深渊魔族开始入侵天空大陆,明面上号称第一强者的月神王牌佩格,从此也是消失不见。诸多势力之中,就只有残存了一个长期无法消灭的黑暗教廷。

或许,树大招风,一家独大也会招来闲言碎语,甚至会怀疑到光明教廷头上,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倒不如留下黑暗教廷形成对立之势,等机会成熟之时,随手将它灭了就是。

进展是顺利的,魔王凯罗斯也是个信守承诺之魔,将几门大神法传给费雷德卡,修为几乎是瞬间暴涨,对于晋升也是有了底气。

这时,一次简单的游历凡间,让费雷德卡认识了一名女子,这名女子是他的真命天女。一个是气质超凡脱俗的男神,一个是善解人意,温柔美丽的女子,两人的首次见面,便是一见钟情。

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幸福的过了几年生活,那名女子并且为费雷德卡产下一子,最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得知了爱人的真实身份,这名女子选择牺牲自己,成全了他。因为,光明教廷教皇一位,一直都是不允许结婚的。

当得知心爱之人选择保全自己而自我牺牲时,费雷德卡痛彻心扉,并且也尊重爱人的遗嘱,没有复活她。反而是将对亡妻的爱寄存到了儿子厄文身上。

为了孩子从小能够有个健康的成长坏境,也为了自己的事业。费雷德卡将厄文交给了月神帝国的西莱伯爵,同时。他也回到了教廷,因为前几年教廷内发现了一名特殊的女婴。

这名名为婉柔的女婴竟然是万年难遇的光暗同体,如果能将她培养成功,自己再通过以前得到的合欢术,说不定自己就能突破修为,从而离开天空大陆,进入更为高级的位面宇宙。

可是,没隔多少年,已经长大了的儿子因为生性顽劣。从而被红莲轰死,就连灵魂都是消失的干干净净。连续两次派出地狱人间和灰鹰都让他逃脱,费雷德卡决定出动神级强者的蓝雨和耀世公会,自己一定要折磨他,不能让他这么容易就死了。

现在,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了自己的秘辛,可是也正好,虽然现在吞了婉柔有点可惜,但是。加上他那个神秘的伙伴伊兰迪,和自己同级的奥琳娜。突破,指日可待,自己也将真正立足于光明教廷身后的势力。在万千宇宙之中崛起。

而且,这样也可以算是能够给予红莲最为沉痛的打击,这也算是给自己儿子报了仇。

这时。红莲紧紧的握住了婉柔和爱丽莎的手,出声安慰。

在地球上的二十年生活。红莲从小痛失双亲,尝尽了人间极苦。饱受众人嫌弃,好不容易赶上穿越潮流,不仅组建了自己的家,更是寻觅到了千千万万名兄弟姐妹。

婉柔,她可谓是打开了自己冰封多年的心,让自己再次相信爱情,可是,幸福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想不到再次相见,竟然相隔十一年。

从刚才奥琳娜听到两女那声师父一起,就放过了自己的情况来看,她承认了婉柔和芭芭拉的位置,现在更是放言要将其留在光明教廷。

可是,她对婉柔和芭芭拉两女的爱是扭曲的,十一年时间的软禁,无论她做了多少事情,都无法弥补她给两女带来的心灵伤害,现在更是扬言要将自己等人全部留在这里。

爱丽莎,这个真正和自己有夫妻之实的女人,早就将身心交给了自己,为了帮助自己完成封妖大业,将自身血海深仇深埋心底,现在,怎么能让她再继续委屈?

伊芙,在五女之中最为天真,时常责怪自己能力太差,无法给予自己多大帮助,为了封妖大业尽心尽力,时常做着内心不喜欢的事情,现在,怎么能再勉强她?

苏菲亚,将自己带入斯恩特学院,为封妖大业奠定了坚定的基础,十一年未见,现在,怎么能让她再受离别之苦。

芭芭拉,虽然她很少说话,但是,她的心意自己怎么能够不明白,要说用情之深,她绝对不输于四女。现在,怎么能让她再继续活在阴暗世界里?

小蓝,从跟着自己那一刻起,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无怨无悔,现在,怎么能让她没有享福就死去?

伊兰迪,这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平等契约的签订,将自己和她紧紧的捆在了一起,现在,怎么能让她含恨而死?

萨布,从妖月建立之前就与自己有着深厚的友谊,之后更是为了封妖大业鞠躬尽瘁,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让他爱人因此而困入地下迷宫,现在,自己怎么有脸再让兄弟为自己而死?

罗本,从妖月建立之前就与自己有着深厚的友谊,之后更是为了封妖大业鞠躬尽瘁,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让他爱人因此而困入地下迷宫,现在,自己怎么有脸再让兄弟为自己而死?

自己做为妖月初代会长,会长,就是众妖的领导者,肩负着保护众妖的重担,现在,就是考验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