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54章 神奇突破

第054章 神奇突破

“神王,坏了,坏了。整个水瓶神宫被冻结了啊!”

看着眼前这名小神紧张地样子,宙斯微微一皱眉,语气低沉:“怎么回事?”

此时,整个奥林匹斯山神殿之中的几百大中小神都是竖起了耳朵,水瓶神宫可不是水瓶神殿啊!现在怎么会冻住了呢?

灰衣小神喘了一口气之后,语速减低下来,但凝重之意更浓:“之前还好好的,结果突然就变了。一冻就是三年啊。因为这些都是主神。外加神王你不是吩咐了不要过多的去干扰,以免给若风神王留下不好的印象吗。所以小神就来禀告了。”

点了点头,宙斯询问众神:“这卡米尔主神,各位有对她了解的吗?”

众神你看我三呵呵,我看你三呵呵,加起来都是六呵呵。现在留在神殿里的众神,说白了也就一些相对平庸的神灵而已。不然,他们不是在维系宇宙的正常运转,去往若风宇宙考核,要么就是在本土宇宙里考核。说的难听一点,他们就是混吃混合等死的神灵。

宇宙真的很大很大,特别是眼前这种黄金级别的宇宙,大到超乎人类想象力的极限。眼前这些神灵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此。

要不是十多年前若风神王带来一群女神,他们怎么有可能接触主神级别的大神?就连本土的主神都是爱理不理的,更别说外神了。

眼见无神回答,坐在宙斯旁边的赫拉心思一转。本来她不想告诉他,毕竟自己男人什么德行,自己最清楚。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下了决定之后,赫拉回道:“这卡米尔我倒是有着一定的了解。这和白羊神宫米兰达、双子神宫西露米、狮子神宫娜塔莎、室女神宫希芙、天秤神殿坎迪斯、天蝎神宫雅美、射手神宫詹妮弗、摩羯神宫萝拉这八位若风宇宙的主神不一样。准确点来说。卡米尔是主宰,冰之主宰。而从现在的消息来看,那三年前的那股波动是她突破了吗?”

宙斯心头一震。能够当得起主宰两字的主神可不得了,自己说白了也就是一个雷之主宰而已。这和被红莲收走的幻祖舞魅两祖一样。这都是一种力量的极致表现,只是超越大主神的神位。自己还真没有发现,若风居然能够让他们宇宙的主宰过来。

随即宙斯就是释然了,自己这方还出动了武仙去守神殿,而不是神宫。这次传出去的效果,肯定会让其它小宇宙的神王刮目相看吧。

想到高兴处,宙斯反倒是笑了起来:“我知道了,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而此时。一名风之大神却是疑惑道:“神王,这个恐怕不妥吧。她把整个神宫冰冻三年,里面的闯宫者怎么办?并且这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行啊。”

眼神猛的一凝,宙斯语气加重:“有什么不妥?能够打到水瓶神宫的哪个是简单人物?如果说被余波都能给冻死了,那就冻死吧。而且,听你的意思是要我出面吗?谁知道她之前是不是突破?如果真是这样,我去干扰她,让她失败了,这个后果你来承担吗?我们和若风宇宙好不容易建立的关系破裂了怎么办?”

这名大神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能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很可惜。这一闪而逝的抱怨之色并没有瞒过神王的法眼,宙斯挪揄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小提大作了?你可知道主宰的地位?别看若风平时和我称兄道弟,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我去破坏了,他立马会杀过来。引动宇宙之战,你有能力收场吗?”

整个心胆差点被吓破啊!宇宙之战罪魁祸首这个罪名扣下来,轮回千百次都不够罚啊。在悸恐之间,风之大神急忙高呼:“神王远见!神王英明!一统万宇,指日可待!”

马屁是谁都愿意听的,在眉毛舒展之间,宙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吧。一会儿让仙子们进来跳跳舞。额,是讨论此次的奖励适宜。毕竟十二宫也快结束了哈。呵呵,赫拉神后。你说是不是啊?”

水瓶神宫

整个不知道长达多少光年的这片宇宙海,此时全部白色的冰块冻住了!就连时间和空间都是因此被冻结了一般。

而在这个超大的冰球中心的中心的虚空之中。映入眼帘的是猩红的一件红色神衣。

躺坐在虚空之上的红莲腿上又坐了身穿红衣。蓝色长发倒垂,螓首后仰,臀部上下做着活塞运动的女神卡米尔。

啪啪啪!

清脆动人地撞击声响起,红莲在低吼一声过后,整个身体都是**了一下。在达到愉悦之后,他将头埋进爱妻胸前猛吸。含住那颗樱桃之时,他不由的回想了三年前那一幕……

“呜呜~”卡米尔楞了,整个蓝色眼眸再次睁大,她不明白红莲为什么会这么做,并且如此大胆。如果说之前是意外,那现在呢?

在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红莲发现了卡米尔蓝色眼眸之中的泪水在打转。怪不得牙关一直不打开啊。

不舍地放下嘴里的红唇,红莲转而靠上前去,轻咬着女神卡米尔的左耳:“我已经爱上你了。不管你说我无耻也好,虚伪也好,甚至杀了我也好。不过,我要你,现在就要你。你卡米尔是我红莲的妻子,我要你。现在就要!”

或许是因为忍了十几年,虽然与米兰达和詹妮弗等女神颇为【暧】昧,但最多就是无意间吸食了詹妮弗的爱水而已,一直都没有超越那个底线。

但眼前卡米尔一直不说话的态度,以及独特的温柔姓格,红莲尝到了初恋的味道。

特别是她眼角带泪的这一幕,简直让人心儿都碎了啊。两人之间现在本来就是坦诚相对,紧紧披在卡米尔身上的红衣服,红莲反而是觉得这是一种别样的美感,那是一种占有的满足感。

去他娘的道德,我是妖孽!

去他娘的规矩,我是妖孽!

去他娘的世俗,我是妖孽!

敢爱敢恨!我是妖孽!

说干就干!我是妖孽!

天真率直,我就是妖孽红莲!

当脑海之中的小恶魔战胜过后,红莲全身都在发烫。

在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过后,再次吻住卡米尔红唇的他就显得有些粗暴。右手在那玲珑曲线凸起处上用力一捏,在荡起一层涟漪的时候,舌尖敲打贝齿的力度也是增加不少。

本以为又是无功而返的时候,那久攻不下的城堡竟然打开了城门。开了还犹豫什么?!冲!

当找到那条湿滑柔嫩的丁香小舌之时,红莲的舌头将它卷起,用力的啜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