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55章 冰之主宰

第055章 冰之主宰

“这是怎么回事?”一名少妇看着自己手上的冰块不解问道。

抓住爱人的手,中年男子有些不确定道:“难道她是神女?”

望着哭述的卡米尔,两夫妻神情有些恍惚。当初被命令抚养这个孩子。结果七年过去,委托之人一点消息都没有。虽然自己两人很喜欢她,但她不是凡人啊,想不说自己两夫妻会不会被无意间冻死,关键不能让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不是。

又是过了三年,卡米尔不停的喊着爹娘的名字,结果自己还是被打走了。

不停的修炼,周围之人出了震惊之外还是震惊,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都是畏惧和一股远离感。

十年、百年、千年,自己凭借无数场不败的战绩,荣获雪莲冰皇称号。

自从成神之后,这一切还是没有改变,甚至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远离我?

……

无数画面出现在卡米尔脑海,仿佛是滔天骇浪,一股股信息蛮横地冲撞过来,撞击着那颗冰封的心。

而此时,嘴里却是多出一条灵巧湿滑的舌头,它卷着自己的小舌啜吸。仿佛是相濡以沫的两条小鱼,彼此激烈的纠缠着。

他的大手不停在自己后背以及臀部游走,那是令血液都在沸腾的温暖。这就是爱人之间的感觉吗?

虽然说已经决定不管行不行都要强上,但看着心爱的女人流泪。心里始终不是滋味。

就在红莲准备撤出之时,他双眼猛地一突。之前那条相互纠缠的小舌虽然并没有反抗。但毕竟是被动式的接受。如果说之前的多少有些羞涩感,那现在的它就有一丝恐惧和哀求感。

这似乎是一对离别的夫妻。妻子哭述着不要丈夫离开自己的那种不舍之情。

而这次卡米尔的挽留,点燃了红莲的邪火,他本就是血脉偾张。此时她已经勾动了地火。

你缠着我,我缠着你,不离不弃。

两人激烈地拥吻,在热吻吞噬彼此唾液之时,一股股信息和画面迅速出现在两人脑海。

虽然是刚认识不久,但此时的交融,让两人似乎是在一瞬间共同经历了千百万年一样。

信息的交流让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或许这就是神灵的强大之处吧。

在情动之时,卡米尔白花花的长腿犹如两条泥鳅缠了上来,湿滑无比。

比万年坚冰还要冰寒的血液正以恐怖绝伦的速度溶解,那颗菱形的冰心犹如一朵雪莲绽放一样,开出了属于自己的绚烂。

心花怒放!

全身体温快速增加至发烫,脸上红晕密布之时,卡米尔蓝色眼眸之中已经变得迷离起来。

在分开之时,卡米尔双手环抱红莲脖子,两条长腿缠着红莲的腰。私密处被红莲的铁棍有意无意的扫着。

“老公,爱我。我要。”

轻声细语在此时化作了一股熊熊的烈焰,灼烧着本就是干燥至极的红莲。

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双手托着令人爱不释手的**。在调整好位置后,红莲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携带亿万精兵的元帅义无反顾地朝着那涓涓细流的发源地刺了进去。

全力冲刺!在进入的那一瞬间。被肉壁紧紧包裹住的那种感觉,几乎是让红莲瞬间缴枪。这是仙女洞。女神地,生命最崇高的融合。

幸好。在发出勇猛无比的攻击之后,“敌军”也不甘示弱。轻声痛哼之间,卡米尔张开雪白银牙对准红莲左肩就是用力一咬。

于此同时,卡米尔全身都在发生了惊人之极的变化。心境地突破,让她积蓄了百万年的神力瞬间爆发。

她突破了!

被红莲的火枪打破了千百万年的魔咒!

这也是红莲以后津津乐道之一的话题之一。啥,你问我妻子卡米尔为什么这么厉害?废话,肯定是因为我这个玉树临风的老公啊,紫妖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背负的称号吗?要不是我,她和她的姐妹们能够天天吊打我这个妖月会长?哎呦,老婆,亲爱的老婆,你轻点,我错了……

咔咔咔!

一片雪白的冰层以创世神速冻结时空,不仅如此,远在若风宇宙的卡米尔本尊,几乎是瞬间被吸引过来。

一代冰之主宰的真身降临,哪怕是这个强大无比的水瓶神宫都承受不住她的威压。以光年这种速度来描绘地恐怖范围内的星海被瞬间冰冻。

随着卡米尔的融合和突破之际,红莲脑海之中像是炸掉了一般。恒河沙数的信息流蛮横的冲了进来,哪怕是他宽阔无比的神魂都有点喊承受不住。

左肩已经半边身子也是被冻到了骨子里,甚至细胞都被冻结。

不过,卡米尔怎么舍得自己男人死去?

在卡米尔控制自身寒气的同时,由于体内情火的超燃,精神的动荡,红莲成功避免获得秒杀男的称号。

全身血液都在兴奋,这是一种极致的愉悦感。在被卡米尔洞里肉壁蠕动,紧紧研磨的同时,红莲发起了反击,开始了迅猛无比的冲刺。

啪啪啪啪……

放开嘴里的爱妻的小樱桃,在低吼之间,紧紧抱住全身都在**的卡米尔,红莲与她一起再次共登极乐之巅。

“呼……呼……”剧烈地喘息过后,红莲若即若离的吻着爱妻的红唇:“老婆,这个,我们是不是应该停下来了?一做就做了三年呢。”

狠狠地咬了红莲舌头一下,在他疼的龇牙咧嘴的同时。满脸【潮】红的卡米尔幽怨道:“老公是在埋怨我吗?”

“么么哒,怎么会呢?咳咳,这个不是还有一个神宫吗?等打完了,我们还要找雅典娜麻烦。等这里事情处理好了以后,老婆你说爱多久就多久,干他个百八十年的怎么样?哎呦,别打脸,不是干,是爱,是爱哈,呵呵……”

趴在爱人宽阔胸膛处,卡米尔就这么和红莲平躺在虚空之中,静静享受着欢爱后的温馨。紧密结合的私处在这三年里不知道宣泄了多少次。但这似乎永远都不会腻一样。

想到眼前没羞没躁的羞人之事,卡米尔声若细蚊:“老公再爱我三个月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