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7章 实力突破

第七章 实力突破

刘峰回头,发现有个人在牢窗外,定眼一看,竟然是高尼茨。

高尼茨做了个禁声手势,然后示意刘峰注意周围,刘峰看了看门口,确定狱卒没有注意这边后,就悄悄来到窗边。

接着,高尼茨就悄悄塞了几个馒头和一袋水进来并低声道:“阿尔德那死胖子放了狠话说要把你饿得没有力气在下一场战斗中活下来,所以我和兄弟们偷偷留了点吃的给你。刘峰,赶快吃吧!”

刘峰见状不由一怔,他拿着馒头和水,用不解的目光看向高尼茨:“你为何要帮我?我和你的关系没有到要你冒着被处罚的危险帮我的地步吧?”

高尼茨笑了笑道:“的确,你和我的关系只能算一般,不过嘛,我这个人有一种特殊能力,那就是直觉很准!以前见到你开始,我就知道,你与众不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值得信任,所以一直想拉你入伙。”顿了顿,他又道,“或许你会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但我说的都是实话,就是因为我的直觉很准,我才能在这鬼地方活到现在。不过,我有预感,一个月后的大战会很危险,所以希望你能在一个月后的大战里与我们合作,一起面对那未知的危险。”

说最后的话时,高尼茨用凝重而实诚的目光盯着刘峰,在这奴隶营中,很难想象还有人能露出这样的眼神,如果不是他真的在坦诚相对,就是演技吊炸天了。

“……”刘峰深深看了高尼茨一眼,然后三下五除二将手中的东西吞噬腹内,最后将空水袋还给高尼茨道,“一个月后,我会想办法带你们一起离开这鬼地方。不过,在那之前,不要声张此事,否则,交易作废。”

说罢,刘峰就回到原地盘膝坐下。

高尼茨听完刘峰的话则不禁愣了愣,随后心中一阵惊疑和激动——离开这鬼地方?难道说刘峰有办法让他们安全逃出奴隶营?可奴隶之环的问题该这么解决?

高尼茨惊疑不定,可刘峰已经盘膝坐下,一副不欲多言的样子,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当即准备离开。

不过在走之前,高尼茨又想到了什么,便悄悄留下了一句话:“对了,刘峰,给格雷格刀片并把阿尔德引过来的就是方雷那伙人。”

说毕,高尼茨悄悄离去,而刘峰则睁开寒芒隐现的双眼,随后又将眼睛闭上,让人无法看出他在想什么。

这天剩下的时间,刘峰便继续用魂力治伤,并在晚间彻底稳固修为,然后开始了新一轮周天运转。

期间狱卒给刘峰送了一些水和半个馒头过来,显然是想吊着刘峰的命,不过刘峰无所谓,果断将这些东西吃了下去。

当了四年奴隶兵,什么事没经历过?刘峰虽然冷傲,却不是不知变通的家伙,而他受过的罪也会全部记住,直到有朝一日将他的东西全部讨回来!

现在,刘峰所要做的就是活下去,想方设法活下去,并不断提高自己的实力!

当天晚上,刘峰只睡了四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在练功。

同样是三十二个周天后,刘峰的魂力在不稳中迎来提升,魂力又有了一些提高,而这一次还略微提高了他的敏捷属性。

实力提升让刘峰欣喜之余动力更足,开始了废寝忘食的修炼,只有每天早上高尼茨送吃的来时,他才会停一下。

其他时候,除了解决生理问题和必须的休眠外,他都在修炼,修为稳定之际运行周天,周天达到上限就稳定修为,如此循环。

在这过程中,刘峰的伤势也逐渐复原,渐渐恢复了元气,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刘峰还是将伤疤留着,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转眼间,刘峰已经在监牢里待了六天,而在第七天上午,一直不见踪影的阿尔德终于又出来了,他看着盘膝坐在牢笼角落内的刘峰,脸上挂起冷笑道:“哎哟,恢复的还挺快嘛,都结疤了。刘峰,饿了这么多天,你应该快受不了了吧?”

“……”刘峰沉默不言,甚至连眼睛都没睁。

阿尔德见状有些不爽,刘峰的反应有些出乎预料,不过,他早有准备,当即命手下拿了一个盘子过来,待揭开盘盖的时候,美味的鸡腿就出现在众人面前,并散发着令人食欲大增的肉香。

这香味对刘峰而言挺有诱惑力的,虽然高尼茨一直在给他送吃的,但每天只有一顿,今天的还没送来呢,他现在正处于饥饿状态。

顿时,刘峰睁开眼睛并看向阿尔德。

阿尔德以为刘峰是被引诱了,便拿起一个鸡腿啃了一口,然后露出非常享受的表情道:“真是美味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后面的话是对手下说的,而一众人皆点头不已,并咽了咽口水,对他们来说,这鸡腿也很有诱惑力。

阿尔德对此十分满意,目光随即投向刘峰:“刘峰,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乖乖听话,做我的人,我不止可以放你出来,还能让你享用这些美味的食物——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刘峰不言,目光平静的盯着阿尔德。

阿尔德见状挑了挑眉:“我说刘峰,你都饿了六天了,怎么还是这幅鸟样。你就一个奴隶而已,装什么傲气?你有这种东西吗?你配吗?”

“……”刘峰还是不言,神情也没变化。

阿尔德不爽了,又叽叽喳喳说了半天,可刘峰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就这么直勾勾盯着阿尔德,仿佛在看猴戏一般,

最后,阿尔德恼羞成怒了,怒极反笑道:“好,油盐不进是吧?老子就成全你!你们听着,从现在开始,不准给他任何东西吃,我要他在两天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哼,跟我斗,你配吗?”

阿尔德一说完,就甩手离去,臃肿的身材因为急促的步伐一抖一抖的。而阿尔德没发现的是,在他转身之际,刘峰那平静的目光中闪过一道杀机凛然的寒芒。

接下来的几天里,狱卒果然没有再给刘峰拿吃的来,高尼茨每天都会偷偷给他捎点吃喝,倒是没有往最糟糕的情况发展。

为了减少消耗,刘峰几乎动都不动,一直保持着盘膝坐立的姿态不断修炼,实力稳步提升。

终于,到了第九天,刘峰的实力有了明显上涨,从一星初期突破到了一星中期。

刘峰对此大喜不以,而更让他惊喜的是突破到一星中期后,他因为营养不良而生成的虚弱感被一扫而光,就似突然吃饱睡足了一般,整个人都变得精神奕奕的。

“早就听说圣魂者每次突破的时候都会自动恢复到全盛状态,想不到还真有这么神奇的事,这样一来,明天的大战就不用担心了。”刘峰暗暗说道,随即又疑惑的看了看窗口。

正常情况下高尼茨早就该送饭过来了,可现在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四个小时,高尼茨却还没有送东西过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过来了,刘峰回头一看,发现是阿尔德来了,当即闭上双眼准备不予理会。

阿尔德过来后,见到闭目的刘峰,嘴角扬起冷笑并慢条斯理道:“刘峰,饿了几天,你老实点了吗?嘿,还是不说话是吧?行,你继续沉默下去吧。”说到这,他又玩味的说道,“你一定很奇怪,一直偷偷给你送饭的那个奴隶为什么还不来对吧?”

刘峰顿时睁开了双眼。

阿尔德见状愉悦的笑了,并嘿嘿笑道:“真可惜啊,在奴隶营里,你的人缘很糟糕,所以总有那么几个人喜欢看着你倒霉。昨天就有人给我说了这事,所以我就对那个给你送饭的奴隶小惩了一番,现在可没有人能偷偷给你送吃的来了。”

刘峰听罢眯起了眼睛:“他怎么样了?”

阿尔德笑得很灿烂:“放心吧,他没死,我把他关在了另一个牢笼里。不过,他身上受了点伤,我打算让他和你一样带着伤上战场,我觉得这一次他会和你一样,很难回来了。”

“……”刘峰沉默。

阿尔德自以为掌握了局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愉悦,并挖着鼻屎道:“刘峰,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只要肯答应做我的人,我就可以放过你,也可以放过他,不然的话,哼哼……”

刘峰听完,目光冷冽的看着阿尔德,在沉默了几秒后,轻轻吐出了五个字

“我会杀了你。”

说罢,刘峰就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阿尔德顿时愣了,他怔怔看了刘峰一眼后,顿时怒极反笑:“杀我?就凭你这个奴隶?好,你有种,你真有种!刘峰,既然你找死,那就去死好了,老子倒要看看,你这条脖子上套着项圈的狗要怎么杀我——把这家伙给我拖去出打!”

“住手!”

就在阿尔德恼羞成怒的想再对刘峰进行肢体折磨的时候,一个怒喝声响起了,转头一看,发现是另一名监军。

只听这名监军冷声说道:“亚娜小姐有令,大战在即,不准对任何奴隶行私刑,否则,军法处置!”

听完监军的话,阿尔德等人都是心头一寒,继而不甘的看了刘峰一眼:“哼,算你小子走运。我们走!”

阿尔德当即带着手下离开了,而那名监军看了阿尔德一眼后,就转身离去,自始至终没有看刘峰一眼,对那人而言,刘峰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刘峰面对这一幕,睁开眼睛沉默了几秒后,便再次闭上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