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8章 例行战事到来

第八章 例行战事到来

时光飞逝,转眼间,例行战役日到了。

这天一大早,刘峰就被带到了校场,一刻钟后,整个奴隶营两千多奴隶兵基本到齐,并拿起了战时才发放的武器。

刘峰拿到自己的武器后,目光就在校场上扫过,很快就找到了高尼茨的团队。

此时高尼茨正一脸虚弱的被小弟们围着,从苍白的脸色来看,他吃了不少苦,而那些小弟都担心的看着高尼茨,那关心中没有多少虚假成分,高尼茨凝聚人心的本事可见一斑。

刘峰当即走了过去,那些小弟很快就发现走过来的刘峰,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基本是一脸不爽和怨念。

其中一人道:“刘峰,都是你这家伙惹的祸,要不是你,老大怎么会遭这种罪?”

“就是,要不是你……”

“好啦,别说了。”高尼茨打断了小弟们的怪责,并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我自己大意了,被人发现了都不知道,就当是学个教训吧。”

小弟们听完,都面露无奈和不甘之色,其中一人道:“什么啊,老大,这一次的例行战役和以前不一样,听说夏月帝国那边有许多新兵,那些家伙肯定会乱来的。以你现在的情况上战场,肯定凶多吉少。”

此言说完,其他人的脸色更不好看,而高尼茨也面露凝重之色,但很快就故作镇定道:“放心吧,我可没那么脆弱,不过是吃了几鞭子而已,只要忍一忍就能过去。只是这次我可能没办法兼顾你们了,你们一定要注意自保,不要逞强。”

见高尼茨这种时候还担心着其他人,众小弟都是感动不已,并且被激起血性,一个个皆拍着胸膛保证一定会和高尼茨奋战到底,绝对不会让敌人伤到高尼茨。

刘峰在旁边看着,暗暗佩服高尼茨凝聚人心的手段,无论此话是真是假,能让一众小弟甘心为自己卖命就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不是做了奴隶的话,高尼茨肯定会是一方人杰——哪怕他不是圣魂者。

不过,刘峰没兴趣继续看高尼茨一众的兄弟好戏,当即开口道:“是谁害你的?”

众人听完立刻看了过来,一个小弟不爽的说道:“就是方雷那孙子,那孙子本来只想阴你,发现老大帮你后,就连老大一起阴了,那个垃圾,贱人!”

说到最后,此人骂骂咧咧起来,其他人也义愤难平。

刘峰没有多言,当即点点头转身离去,让高尼茨的手下不爽到了极点。

“草,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老大为了他遭了这种罪,他居然连点表示都没就走了。”

“就是,这小子太垃圾了。”

“好了,你们别说了,刘峰有他自己的考虑。”高尼茨阻止了手下的抱怨,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而且,我相信他绝不仅仅是问问。”

刘峰走到一边后,目光继续在校场扫过,很快就看到了在监军队伍中的阿尔德。

此时阿尔德也看着刘峰,其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非常欠扁,似乎认定刘峰一定会死一样。

刘峰面无表情,只是眼中寒芒连闪,显然是在酝酿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从旁传来:“哎哟,这不是刘峰吗?在牢房里待了九天,气色还不错嘛,居然还有力气站着。”

伴随着欠揍的言语,方雷那张同样欠揍的脸出现在刘峰面前。

刘峰冷冷看了方雷一眼,不言不语。

方雷见状冷笑道:“嘿,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啦?也对,没有高尼茨那白痴给你送吃的,你起码有两天没吃东西了吧?啧啧,这样上战场,你说你能坚持多久?”

“……”刘峰不言。

方雷以为刘峰虚了,更加得意的冷嘲热讽起来,似乎刘峰的灾难就是他的快乐一般。

事实上,方雷的确是这种感觉,或者说在奴隶营里,三观正常的已经没几个了。因为自己不幸,又无法改变,所以需要比自己更不幸的人,这样才能让压抑的心情得到治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方雷也是个可怜的家伙。

不过,可怜之人就有可恨之处,刘峰可不会因为这一点而放下心中的杀机。在方雷有些得意忘形时,刘峰突然开口,轻轻说出了五个对阿尔德也说过的字。

“我会杀了你。”

方雷顿时愣了愣,待他回过神时,出兵的号角响起,在监军的怒骂与呵责下,奴隶军出发了。

刘峰也不给方雷说话的时间,当即随军出发。

方雷看着刘峰的背影,不禁阴晴不定,直到小弟过来催促了一下后,才起步前进,并冷哼一声道:“哼,装神弄鬼,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个病秧子要怎么杀我!”

说话间,方雷已经决定战斗时离刘峰远点,免得被刘峰偷袭,若是刘峰直接杀过来的话,监军就会用奴隶之环将刘峰弄死,所以他只需要和刘峰保持距离就行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方雷还是一脸阴狠的冲手下道:“你们听着,待会开战的时候找机会偷袭刘峰那小子,一定不能让他撑过这场大战。放心吧,那小子饿了九天,别看现在好像没事,肯定是死撑的,只要一起动手,一定能阴死那小子。记住,要小心一点,别让监军看到了。这一次,刘峰那小子必死无疑!”

一众小弟闻言,皆露出了狰狞的冷笑。

“靠,夏月帝国是发的什么疯?怎么这么多新兵?”

“该死的,看来夏月帝国为了在二十天后的大战中有所成绩,所以准备在剩下的几次例行大战里练兵了。”

“练兵就练兵嘛,练奴隶兵有什么作用?我们只不过是消耗品罢了,干嘛还要折腾我们啊?”

“乖乖,这少说也有一两千新兵吧?这场大战好玩了。”

两支奴隶军在战场上相遇后,贺兰帝国一方的人不禁骂了出来。

因为夏月帝国一方的奴隶兵居然从原来的两千人变成了四千多人,那多出来的两千人一看就知道是奴隶新兵,一个个紧张得不得了。

虽然这些努力新兵在战力上肯定比不过老兵,并且十分紧张和害怕,可因为奴隶之环的存在,这些新兵没法当逃兵。一旦遇到逆境,很有可能情绪失控,并打破两军交战的‘潜规则’。

一旦事情发展成那样,老兵也难以保命了,所以老兵最讨厌的就是有大量新兵出现。

不少贺兰帝国的老兵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现在己方只有两千多人,若是打起来的话,他们肯定会落于下风,也不知道这一战会让多少人回不来。

“哟,敌人的新兵还挺多的嘛。算了,奴隶兵要多少有多少,下令出兵吧——早点打完早点吃饭。”

贺兰帝国一方的奴隶兵们心情相当凝重,只有监军十分轻松,奴隶兵嘛,本来就是消耗品,死多少都能补充回来,死多点还能节省国家资源,所以他们一点压力都没有。

在这种氛围中,冲锋的号角响起了,监军们立刻挥舞长鞭,在怒骂与毒打中像驱赶牛羊一样让奴隶兵冲上去。

奴隶兵因为奴隶之环的关系无法反抗,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冲锋,一场血与肉的厮杀开始了。

尽管夏月帝国一方的老兵告诫过新兵要冷静,可新兵大部分是第一次上战场的,又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奴隶兵的大战又向来是乱战,这种情况下,新兵还能冷静面对就奇怪了。

两千多新兵,逐一开展,就情绪失控了,在嘶吼中,他们的理智渐渐消失,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逐渐疯狂,面对同样冲上来的敌军,他们只剩下一个心思,那就是杀死敌人,然后活下去!

“杀,把对面的全部干掉!”

也不知是哪个新兵吼出了这种话,顿时将新兵彻底引燃,变得无比疯狂,而贺兰帝国一方的奴隶兵见状都是心头一寒,知道今天的战事不可能平安渡过了,索性就放开一搏——贺兰帝国一方也爆发了。

如此一来,夏月帝国的老兵也不可能幸免,真刀实枪的大战就此展开!

冲在最前面的大兵全部举起圆盾,犹如狂暴的野兽般向敌人冲锋,很快就短兵相接撞在了一起。

呯!呯!呯!呯!

木头与血肉直接碰撞的声音不断响起,撞击的双方军队都在咆哮中不断往前推,试图将敌人压下去。

不久,就有人被压下去了,不是挨刀砍,就是被推翻并践踏致死,献血将大地染红,血腥味也刺激了奴隶兵们,让奴隶兵们更加狂暴。

很快双方就战成一团,场面十分混乱,没有受过训练的双方部队都是各自为战,只有老兵能通过小团体简单的配合一下,而新兵们大多不知所措,只知道找着敌人就杀过去,基本不成章法,所以死伤是最重的,很快就留下了几十具尸体。

刘峰侧身躲过一名新兵的突袭,刀锋在他面前划过,映照出他冷冽的神情。

下一刻,刘峰挥刀,刀锋准确无误的划过敌人的喉咙,将一条鲜活的生命打上句号。

看了一眼瞳孔逐渐涣散的敌人后,刘峰就将目光投向了其他地方,而几个新兵见他干净利落的干掉了一位同伴,都吓了一跳,继而在惊恐之下凶性大发,一起向刘峰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