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9章 秒杀

第九章 秒杀

刘峰见状不急不躁,从容的应付起几名新兵,突破到一星中期后,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越普通人,别说几个新兵,就是百战精兵都不是他的对手,圣魂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不是靠拼命就能跨越的。

如果不是和亚娜有约,必须暂时隐藏实力的话,刘峰甚至可以在几秒内解决这几个新兵。

不过,刘峰的轻松姿态注定会让一些人不爽,不止是敌人,更包括某些‘自己人’。

“该死的,刘峰这小子的身手怎么变得这么好啦?”方雷看着刘峰,不禁低声骂道。

方雷的小弟围在方雷身边,一边为方雷阻挡敌人,一边瞅着刘峰那边的情况,方雷看到的他们也看到了,所以都感到十分惊讶。

其中一人有些惊恐的问道:“老大,刘峰这小子强得有点离谱啊!他不是没吃饭吗?怎么好像一个吃饱喝足的人一样啊?”

方雷沉吟一阵后,不禁想起刘峰说过要杀他的话,顿时心头一寒并恶狠狠的说道:“照原计划偷偷阴他,这小子和我们的矛盾这么大,又不按常理出牌,我们和他之间基本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如果不能把他阴死的话,死的就是我们。”

一众小弟听罢觉得有理,逐杀机大盛,看刘峰的眼神充满不善。

方雷一行当即偷偷摸摸的向刘峰靠近过去,并装模作样的与敌人交战,以掩人耳目。

不久,方雷等人就靠近了刘峰,在方雷的示意下,两个人从刘峰身后一边与夏月帝国的奴隶兵战斗,一边从刘峰身后摸索过去,渐渐逼近了刘峰,而刘峰似乎浑然未觉,依然和纠缠他的敌方新兵战斗着。

远处正在与小弟一起对抗敌人的高尼茨突然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并刚好瞧见两人向方雷等人向刘峰靠过去,顿时大喊刘峰小心。

可惜高尼茨离刘峰太远,战场又太吵,他的声音根本无法让刘峰听到。

与此同时,方雷的手下也动手了,逼近刘峰的二人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突然装出立足不稳的样子推了另一人一下,然后一起向刘峰扑了过去。

此刻刘峰正在后退躲避敌人的攻击,两人靠过去,顿时挡住了刘峰的退路,而刘峰背对二人,一旦被撞到,就会直接撞上敌人的刀口。

目睹这一幕,高尼茨不禁将心提到了嗓子眼,而方雷等人露出了阴谋得逞的冷笑。

可就在一秒之后,所有人的表情都僵住了,继而皆露出惊愕之色。

因为就在被撞到的前一刻,刘峰突然纵身一跳,以一记后空翻从撞过来的两人头顶掠过,若是头慢镜头回放的话,甚至可以看到刘峰在后空翻时,其脑袋垂直向下的一瞬间刚好在两人头顶,并冷冷看了两人一眼。

待刘峰潇洒落地时,两个偷袭的家伙因为没能撞到人,从假摔变成真摔,先后扑街在地,趴在了夏月帝国的新兵前面。

新兵们因为被刘峰玩弄的关系,已经在又惊又怒的情况下杀红了眼,一看到二人,立刻挥刀乱砍,将没能及时爬起来的二人砍成肉泥。

这一惊变前后加起来不到五秒,待注视着这一切的人回过神时,那两个偷袭者已经在惨叫中被砍死了。

顿时,几家欢喜几家愁,高尼茨惊喜交加道:“好小子,原来早就注意到了!不过,刘峰的身手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好啦?他不是没吃饭吗?怎么还有这么强的战力?”

与高尼茨的惊喜不同,方雷一伙是惊恐,方雷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名手下咽了咽口水颤声道:“老、老大,那、那小子刚才起码跳了一米七以上的高度,这、这还是人吗?”

“老、老大,我们还要继续吗?”另一名手下惊恐的说道。

“……”方雷沉默,他也有些踌躇了。

就在这时,刘峰突然转头看向了方雷等人,那冰冷的双眼中透露着不含一丝隐藏的杀机,就似在诉说一句话。

我会杀了你!

方雷读懂了其中含义,顿时惊怒交加道:“杀,一定要杀了这小子,否则死的就是我们了!他已经知道我们要害他,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听完方雷的话,一众手下也读懂了刘峰的眼神,皆又惊又恐,而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纷纷恶胆相向,竟不顾监军的监督向刘峰杀了过去。

面对‘同伴’的袭击,刘峰连眉宇都没皱一下,目光迅速扫视,将四周的情况进入眼底,并在下一刻开始行动。

只见刘峰突然转身,向着夏月帝国的新兵杀去,刚刚杀了人的新兵们正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一见到刘峰杀过来,立刻发出疯狂怒吼向刘峰冲去,而方雷的手下们也在继续冲锋,让刘峰陷入前有狼后有虎的险境。

危急时刻,刘峰处变不惊,在冲到一半时停下了下来,让双方离他的距离一致。待双方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突然伏身,在躲开双方攻击的同时,让两边的刀锋对撞。

顿时,夏月帝国一方认为对方是来支援刘峰的,便狂性大发的向对方发起进攻。

方雷的小弟们无奈,只能和对方火拼,情况顿时乱成一团,而刘峰便游刃有余的穿插在双方人马之间,让双方都奈何不了他。

不远处的方雷见状怒不可歇,目光死死放在刘峰身上,似还想瞅着机会将刘峰干掉,却又因为忌惮刘峰的力量而不敢轻举妄动,始终没有上去。

这一切刘峰都看在眼里,并且同样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似在等待某种机会到来。

终于,刘峰等到了机会,他突然伏身,借助人群挡住自己,并在周围无人注意的情况下唤出了他的魂器!

一枪在手,刘峰目光投向方雷,而此时的方雷也注视着他。

霎时,方雷从刘峰那冰冷的目光中读出了一个意念,就好似在说……

死吧!

“呯!”

枪声响起,子弹划破长空,从人群缝隙之间穿过,准确无误的突围而出,最后点中了方雷的咽喉。

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方雷不禁因为喉咙的剧痛瞪大双眼,并下意识摸了摸喉咙,却发现手中一片猩红。

“怎……”方雷想开口说话,却因为涌出的献血什么都没能说出,最后随着逐渐涣散的双眼软软倒下。

方雷,死!

一枪秒杀!

刘峰干净利落的做掉了方雷,没有让任何人发现,魂器枪虽然有枪声,但枪声并不大,在这战场中几乎难以听到。

同事,在射杀方雷的瞬间,刘峰就已经收回魂器,前后加起来不到三秒,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由此可见,魂器当真是神奇无比的东西,刘峰作为新手上路,竟然能完成职业枪手都不一定能做到的瞬息开枪并准确无误的击中对手,换成真枪的话,估计练个几年都不一定能做到。

宛若手足,指哪打哪,这就是魂器!

不过,就在刘峰收回魂器的同时,方雷身上突然冒出一团幽蓝色的小光球,并以极快速度向刘峰飞来,最后融入了刘峰体内。

李峰也感觉到体内似乎多了一个东西,静静沉睡在他的意识深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这玩意似乎只有刘峰能看到,光球飞出来的情景非常明显,却没人发现,实在有些怪异。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圣魂者的特性?”刘峰疑惑不解,只是现在还在大战,不是研究的时候,所以他很快就压下心中的疑惑,重新投入战斗。

很快,方雷的死就被其他人发现了,不过乱战之地,死人很正常,除了方雷的手下外,没人会在意。而那些手下眼见老大莫名其妙的死掉,都是惊疑交加,不敢再待在此地,便且战且退逃到了其他战区。

刘峰对这群不成气候的家伙没有兴趣,所以也没追杀,一门心思应付眼下的战斗,并在战役后期帮被敌军包围的高尼茨等人解了围,算是偿还人情。

不过,在刘峰准备离开的时候,高尼茨却突然低声问道:“刘峰,方雷那家伙怎么死的?”

语气中有疑惑也有确信,显然是猜到方雷的意外死亡和刘峰脱不了干系,只是不知道刘峰是怎么做到的。

刘峰闻言看了高尼茨一眼:“他该死,所以死了。”

说罢,刘峰便不理高尼茨,转身前往其他战区,让高尼茨只能无奈一笑。

不久之后,鸣金号角吹响,双方很有默契的停了下来。

此战,贺兰帝国战死千人,新兵全灭,夏月帝国战死两千余人,大部分是新兵,是几年来死伤最惨烈的战斗。

看着那满地的尸体和染红的大地,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都很不是滋味,兔死狐悲的心情油然而生。

只是在监军的怒骂和鞭笞下,奴隶兵们没有多少时间对死去的战友哀伤了。待收拾好那些尸体后,奴隶兵们就带着沉重的心情返回了营地,而更让他们心情沉重的是再过不久,就会有一场更惨烈的大战到来。

按照以往的战例,奴隶军的存活率不到两成,也不知道一个月后还有几个人能活着回到此地。

一时间,绝望而凝重的气氛弥散在整个奴隶营。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一种心情,至少,当阿尔德看到刘峰完好无损的归来时,就在震惊过后暴怒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