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1章 子死父现

第十一章 子死父现

完全不知道死神已经悄然接近的阿尔德正在享受他的夜生活,至于这个喜欢男人的变态有什么夜生活,就不说了,省的影响心情。

阿尔德的军帐外,两名护卫听着帐篷内的声音,都是面色恶心之色,虽然他们被安排在阿尔德身边一个月了,可是对阿尔德这种变态行为还是受不了。

好在再过一阵子就能换岗,到时候就不用再忍受精神折磨了。

两名护卫却不知道,他们的确不用再受精神折磨了,因为索取阿尔德性命的死神已经到来。

不得不说,奴隶营的护卫基本就是摆设,本来奴隶兵就是消耗品,不被军方高层重视,死多少都无所谓,所以奴隶营的护卫力量相当糟糕,晚上站岗的人都没几个。

而且,目前还是大战后的放假之夜,因此整个奴隶营的防备力都下降到最低点了。

什么?要是敌人偷袭怎么办?哪个脑残会来偷袭奴隶营?要偷袭也是先偷袭其他地方啊!而且,就算真的偷袭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再弄点奴隶补上就行了。

至于内部的那些监军,他们本来就是正规军刷下来的垃圾,死了也无所谓,另外,因为奴隶之环的关系,奴隶们不敢也没法乱来,所以自然就无所谓了。

对于对奴隶营熟悉无比的刘峰来说,此时的奴隶营就犹如他家的后花园般,没有一丝障碍。

刘峰回到奴隶营后,便轻而易举的躲过站岗兵的眼线,并绕过巡逻士兵来到阿尔德的军帐后面。

透过军帐内的火光,刘峰可以清楚知道阿尔德在干什么,双眼随之眯起。

而后,刘峰唤出魂器枪并缓缓举起,将枪口对准了帐篷后的阿尔德。

虽然隔着一层布,但火光让刘峰能够清楚找到阿尔德的位置,而突破到一星后期,魂器枪的威力比起一开始有了巨大提升,已经可以比拟燧发枪。

用来击杀毫无防备的阿尔德,足够了!

而且,除了威力大幅度提升外,魂器枪还有了新的功效!

只见刘峰凝神运转魂力后,银白手枪的枪口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银色管子,正是许多枪械都有的配件——消声器。

持枪瞄准,扣动扳机,子弹射出。

刘峰将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而魂力子弹便脱枪而出,撕裂帐篷,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阿尔德的左额太阳穴。

同时,刘峰不仅仅只是打出一枪,而是在办秒内连开三枪,三枪子弹几乎命中同一点,令阿尔德脑洞大开,红的与白混杂一起,飞溅而出。

阿尔德,死!

一击得手,刘峰不作停留,当即转身迅速离去,而在他撤退的同时,一个幽蓝色的能量体从帐篷内发出,融入刘峰体内,正是阿尔德的恶魂。

看来他真的拥有极其罕见的才能,可以如圣魂者先贤一般,吸收邪恶生灵的恶魂。

不过,刘峰暂时无暇理会此事了,因为阿尔德死后不久,帐篷内就响起惊恐的叫声,让外面的人也发现了阿尔德的死。

一时间,有刺客的呼声响彻营地,所有还在熟睡或还在狂欢的奴隶都吓得跳了起来,让整个奴隶营都乱哄哄的。

这种氛围下,刘峰很容易就混进人群,成为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这一夜,奴隶营注定彻夜难眠,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正规军营地,让正规军也开始戒严,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刺客会不会再刺杀别人。

所有人都以为是外来的刺客击杀了阿尔德,毕竟有奴隶之环在,奴隶们是不可能刺杀阿尔德的。

唯有亚娜在得知此事的时候想到了一个人,只是她心照不宣,一切尽在不言中。

到了后半夜,军医检查完阿尔德的尸体后,判定阿尔德应该是被某种暗器所杀,只是究竟是什么暗器就不知道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暗器肯定是魂器!

被魂器杀死的人,身上肯定会残留魂力!

一个圣魂者杀死了阿尔德?杀死一个废物般的变态监军?

军方高层得知此事后,都是惊愕万分,随后又不得不重视此事。

任何事一旦牵扯上圣魂者,那么再简单的事都会变复杂,作为圣魂大陆的上等人,圣魂者的一举一动都能刺激无数人的神经,哪怕是刚刚觉醒的圣魂者也不例外,更谬说是圣魂者刺客了。

军方高层立刻派人开始调查此事,并分析圣魂者刺客的来历。

在得知阿尔德的恶迹后,许多人都深感厌恶,并认为圣魂者刺客很有可能是阿尔德当初伤害过的人,或是被害者的亲朋好友,这回来刺杀阿尔德,十有八九是为了报仇。

这种猜测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但也有一些聪明人提出不同的意见,认为阿尔德的死十有八九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转移军方的注意力,并伺机达成不可告人的秘密。

考虑到五年一度的大战即将开启,阴谋论也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让军方高层拿捏不定。

与此同时,不少人还怀疑刺客很有可能潜伏在军营内,随时都有可能再次作案,而要在无数军人中找出刺客,其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一猜测一出现,就将阴谋论直至军方内部,尽管高层第一时间将此事压了下去,却还是悄悄传开了。

一时间,贺兰帝国军方人心惶惶,边疆军士寝食难安,唯有奴隶营表示很淡定,本来他们就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情况再糟糕点也无所谓。

只是无论如何猜测,高层都没有想到奴隶营的奴隶身上,毕竟奴隶之环的功效摆在那,而奴隶中又怎么可能会有圣魂者?要真是圣魂者,早就摆脱奴隶身份了。

只是奴隶营作为事发地点,奴隶兵们也轻松不起来,整个奴隶营都进入全面戒严状态,奴隶兵被下令不准随意走动,每天都被限制在军营内,弄得奴隶兵们郁闷不已。

“擦,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把阿尔德那狗东西杀了的?这不是给我们找麻烦吗?”

“听说是圣魂者,我猜十有八九是阿尔德的仇人,阿尔德那变态是什么德行你们也知道,有人来寻仇没什么奇怪的。”

“有道理,阿尔德那家伙还真不是个东西,要不是仗着他老爸的照顾,估计连奴隶营监军都做不成,就他那肥头大耳的丑样,能做什么?”

“就是就是。”

“不过,我倒是听到了不同的说法,似乎高层认为这是夏月帝国的阴谋,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阴谋,但肯定和五年一次的赤月之战有关。”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得了,再危险又能危险到哪去?别忘了,我们是奴隶兵,本来就是消耗品,能活下来的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就算有阴谋也肯定不是针对我们的,与其操心这个,还不如想想该如何活下去。”

“也对,每次大战,一个奴隶营的人起码得死九成以上,有些奴隶营一死就全灭,对我们来说,真的没多大区别。”

“是啊,哎……”

随着大战临近,压抑的气氛开始在所有的军人头顶蔓延,作为死亡率最高的奴隶营,所有的奴隶兵都变得心情不佳,并开始努力训练。

虽然训练并不会提高多少存活几率,可什么都不做的话就太难受了,训练一下至少还有点心理安慰。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觉得阿尔德的死与奴隶营无关,至少,阿尔德的老爹阿德雷知道阿尔德死在奴隶营就大发雷霆,并将丧子之痛转移到了奴隶营身上。

作为帝国军中的万夫长,阿德雷的地位和本事就不是他的废物儿子能比的了。

唯一的独子横死,阿德雷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暴怒使得他失去了理智,几乎想都没想就申请过来掌控奴隶营。

尽管上司和同事苦劝了,可阿德雷不听,考虑到阿德雷的心态已经不适合指挥正规军,最终军方高层同意了阿德雷的调职要求。

在阿尔德死后的第七天,阿德雷到了刘峰所在的奴隶营,成为奴隶营的最高指挥。

奴隶兵们得知此事后,都是又惊又怕,毕竟阿德雷唯一的儿子死了,天知道阿德雷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奴隶兵们在阿德雷前来报道的这天下午被监军们叫到营地校场,而阿德雷则站在点将台上,冷冷看着奴隶兵们。

比起肥如猪头的阿尔德,阿德雷就好看多了,其大约四十多岁,身材英武挺拔,隐隐透露着杀戮果决的气息,冷人会不禁望而生畏,是个典型的军人。

而且,听说阿德雷虽然不是圣魂者,却有着寻常圣魂者也无法匹敌的实力,是一员勇将,否则也无法成为万夫长,更无法将他的废物儿子安排到军队里混吃等死了。

看着一脸冷冽的阿德雷,许多奴隶兵都摄于对方的气势,纷纷低下头不敢再看,并惶惶不安的祈祷阿德雷不要大开杀戒,有奴隶之环束缚,他们就是想反抗都反抗不了。

在这压抑的气氛中,奴隶兵们等待了许久,许多人都忍不住冷汗直流,觉得此刻比上战场还要难受。

直至有人快要崩溃的时候,阿德雷才缓缓开口打破了沉默,而他所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