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2章 人性的扭曲

第十二章 人性的扭曲

只见阿德雷用一种怅惘而缓慢的声音说道:“本将知道,你们很担心本将会将阿尔德的死归罪你们身上,在这里,本将可以向你们保证,本将绝对不会这样做,本将之所以会放弃正规军的大好前程,来统帅奴隶营,一个是为了追查凶手,另一个,则是为了缅怀本将的可怜孩子。”

阿德雷的语气十分温和,甚至有种慈祥的感觉,让很多人都忍不住面面相窥。

在一片茫然中,阿德雷又道:“逝者已逝,活下去的人才是最重要的。本将知道你们都是阿尔德那孩子人生的最后见证者,不想让你们也死去,所以,本将主动申请调到奴隶营来——本将向你们保证,在十几天后的赤月之战中,定会带领你们活下去,这,是本将对你们的承诺!”

阿德雷的话掷地有声,充满了决绝与义无反顾,看上去真有一种与奴隶营全体同生共死的架势。

顿时,许多人都不禁动容了,他们是什么?是奴隶!是最卑贱的狗!是战争的消耗品!放眼帝国军方,有哪个军方高层会在乎他们?更谬说与他们同生共死了。

要知道阿德雷不是普通的军官,而是万夫长,是他们只能仰视的大人物。

这样的大人物居然表态要与奴隶兵同生共死,叫人如何不感到惊讶?

一时间,许多奴隶兵都激动不已,看阿德雷的眼神充满狂热。

士为知己者死。

虽然圣魂大陆没有这种说法,但类似的思想还是有的,奴隶兵们虽然身份卑微,却也有类似的思想,只是没有人能让他们产生这样的情绪。

或者说,正因为身份卑微,奴隶兵们才更想获得他人的认同和关注。所以,当一个在他们眼中身份高贵的大人物要与他们同生共死的时候,就让许多人心态失衡了。

一时间,激动的声音此起彼伏。

“阿德雷将军万岁!”

“我这条命就卖给阿德雷将军了!”

“阿德雷将军,请让我跟随您!”

“阿德雷将军……”

待呼喊了一阵子后,阿德雷抬手示意人们安静,随即又拔出宝剑,指着身前的桌子道:“诸位,本将可以向你们发誓,此桌如人,如果本将违背了誓言,必如此桌。”

话一落地,阿德雷便将桌子劈成两半。

顿时,现场气氛再次被点燃,几乎所有的奴隶兵都陷入狂热当中,不断呼喊着同一个名字。

“阿德雷!”

从这一刻开始,阿德雷成为了奴隶营名副其实的最高指挥,是大部分奴隶兵心中的绝对领袖,让这些奴隶兵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

可以想象,如果有人敢说阿德雷的不是或是对阿德雷不利的话,必回遭到整个奴隶营的对抗。

对于这一点,奴隶兵中的少部分聪明人深信不疑,虽然他们对阿德雷的态度持保留意见,却无法改变大势,只能顺势而为。

作为少数不信任阿德雷的其中一人,刘峰打从心底认为阿德雷不值得信任,他的直觉告诉他,阿德雷在撒谎。

只是刘峰性情冷傲,对奴隶营乃至整个圣魂大陆都没有归属感,所以对阿德雷的真正目的不甚在意,只要别妨碍他,他就不会去管。

这场‘见面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待散场的时候,整个奴隶营都一扫以前的压抑气氛,变得士气旺盛,仿佛在阿德雷的带领下,他们真的能存活到最后一样。

可以说,这一番‘作秀’后,阿德雷在奴隶营的声望已经如日中天,没有任何人能够撼动他。

在无数崇敬的目光送别下,阿德雷满含笑意的回到帐篷中,并挥退了手下。

待帐篷内只剩下自己一人的时候,阿德雷一改之前那爱兵如子的姿态,露出了一张扭曲到极点的脸。

“卑贱的奴隶,你们真以为本将会带你们求生吗?做梦去吧!本将发誓,定会让你们在绝望和痛苦中悲惨的死去,你们所有人,都要给本将的儿子陪葬!”

极度的怨恨让阿德雷彻底扭曲,将所有人一起恨上了,若那些已经下定决心为他卖命的奴隶兵们看到的话,估计会目瞪口呆吧。

不过,阿德雷的仇恨可不仅仅迁怒在奴隶兵们身上,他说完报复社会的话后,又一脸狰狞的说道:“还有其他人,还有其他与阿尔德有过节的人,你们都要死!我知道,杀本将儿子的人就在你们之中,本将虽然找不出凶手,但是,宁杀错,不放过,本将把你们全部宰了,凶手是谁自然就无所谓了!”

说到最后,阿德雷只剩下一脸扭曲的狞笑。

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当同帐的其他人睡着后,刘峰就翻身坐起,继续他的修炼。

由于奴隶营龙蛇混杂,刘峰又不在监牢里,所以他这段时间都是趁着夜深人静时才会开始修炼,效率不可谓不低。

好在刘峰正处于修为刚刚突破,需要巩固修为的阶段,倒是无所谓效率了,而另一颗魂石他依然留着并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只等修为巩固后就拿出来使用。

刘峰如今的修为是一星后期,虽然比起十几天前只是小升了两级,但实力提升却很明显,尤其是魂器的威力比起一开始有了莫大的提升,否则也不能轻易干掉方雷与阿尔德了。

只是纵然变强不少,刘峰还是没办法调动吸收的恶魂,始终像少了一点劲力,他估摸着至少得达到二星级别才能控制体内的恶魂。

所以,刘峰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力修炼,提高自身的实力。

与此同时,奴隶营的将军大帐内,阿德雷的面前跪了几个人,他们正是阿尔德的亲卫。

几个人跪在阿德雷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们甚至不敢抬头看阿德雷,因为阿尔德的死他们要负很大责任,毕竟他们可是阿尔德的亲卫。

虽然阿德雷白天说了许多令人热血沸腾的话,可那是对奴隶兵说的,与他们无关,所以他们的心情相当忐忑和紧张,全部低着头不敢言语。

盯着几个士兵看了一会后,阿德雷缓缓开口,吐露低沉沙哑的声音:“你们……说一下,在阿尔德那孩遇害之前,都发生过什么事。”

几人一听,不由面面相窥,并心生寒意,因为阿德雷的声音太平静了,犹如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我问你们话呢,你们没听见吗?”见几人不答,阿德雷再次开口,声音又变冷一分。

几人不禁打了个冷战,并连忙你一言我一句的交代起前阵子的事。

半个小时后,几人才将所有的事都说完,阿德雷当即点点头微笑道:“你们做的很好,我已经知道想知道的事了,辛苦你们啦。”

几人连忙谦虚的说不敢,但接下来他们却全部愣住,因为他们每人都被一把利剑从身后刺穿了胸腔。

定眼一看,却是阿德雷的亲卫不知何时出现,将几人全部刺杀。

在几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阿德雷缓缓说道:“你们既然是本将儿子的亲卫,那么本将的儿子死了,你们自然应该去另一个世界继续为本将的儿子效忠。你们放心吧,再过不久,这整个奴隶营的杂碎都会下去陪你们。”

随着阿德雷的言语落地,几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不久,几人的尸体被处理干净,一名亲卫回到阿德雷的帐篷复命道:“将军,那几个废物的尸体已经处理好了,绝对不会被人发现。”

阿德雷点了点头:“明天一早就把那个叫刘峰的奴隶带过来,本将要亲自审问他。”

亲卫领命退下。

夜,匆匆而逝。

次日清晨,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几名士兵就突然冲进刘峰所在的帐篷,面色冷冽的责问道:“你们中是不是有一个叫刘峰的?”

其他奴隶一听,不由看向了刘峰。

领头的士兵见状,立刻大手一挥冷声道:“带走。”

当下,两名士兵就大步来到刘峰面前,压着刘峰就离开了帐篷,而刘峰并没反抗。

众奴隶见状皆议论纷纷,不过大多都是幸灾乐祸,刘峰冷傲的性格注定人缘不佳,哪怕实力强大,也让其他人不喜,看着刘峰吃瘪,自然没什么人会为刘峰出头。

不过,当此事传到高尼茨耳中的时候,已经认定刘峰是赤月之战中存活关键的他便又动起了小心思。

另一边,刘峰很快就被带到了阿德雷的营帐内,而此时的阿德雷正在用刀叉优雅的吃着早餐,那一举一动都充满贵族风范。

“跪下!”

士兵将刘峰押到阿德雷身前五米处后,就冲刘峰发出冷喝并想顺势将刘峰压下去,但刘峰却巍然不动。

眼见刘峰居然敢反抗,士兵们大怒不已,顿时又骂又打,试图让刘峰跪下,可刘峰依然不为所动,挺直的双腿犹如宁折不弯的钢铁一般。

冷傲的姿态让几个士兵更加愤怒了,冲突也有升级的势头,可就在这时,一直不开腔的阿德雷突然说道:“好了,既然他不想跪,就让他站着好了。”

几个士兵听罢充满不甘和恼怒的看了刘峰一眼,最后还是只能无奈的点头应是并退到一边。

不过,虽然和刘峰拉开了距离,他们的手却全都放在武器上,一旦刘峰有所异动,他们就会群起攻之。

;扫描起点微信二维码,全民抢答冷知识,拿勋章,赢大奖!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参与!各种大奖,轻松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