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93章 交锋的双方

第九十三章 交锋的双方

随着云天启一声令下,炮火人员立刻将十门魂力炮推上前,而其他士兵则自觉为魂力炮让道。

“那是……魂力炮!是魂力炮!”

城墙上,眼尖的起义军士兵看到魂力炮后,不由发出惊呼,恐慌的气氛也随之蔓延开来。

好在军纪官第一时间厉声警告,让慌乱的军队很快就平静下来,但恐惧的心情还是不可避免的蔓延着,很多离鲁娜修近的人都忍不住向鲁娜修望了过去。

身处高台的鲁娜修则静静看着前方,没有下令攻击,也没有其他指示,让人十分奇怪,只有少部分军官似乎提前知道了什么,倒是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

不过,纵然胸有成足,紧张的心情还是在酝酿,看着魂力炮逐渐架设好,起义军越发紧张,很多人都冷汗哗哗直流,心跳速度不断加快。

作为鲁娜修的副官兼起义军的副首领,泽尔特眼见魂力炮即将架设完成,便忍不住道:“零大人,还不动手吗?”

鲁娜修淡定的摇了摇头:“还不是时候,再等等。”

这淡定的声音让泽尔特紧张的心情平静不少,虽然他还是很着急,却也耐住性子继续等下去。

只是如此紧张的氛围下,纵然要等,也肯定等不了多久,随着魂力炮架设完成,贺兰帝国的炮兵开始操控魂力炮兵瞄准城墙,泽尔特忍不住再次开口了,接连询问鲁娜修什么时候动手。

鲁娜修也不知是烦了还是另有考虑,对泽尔特的话充耳不闻,只是死死望着前方,那犀利的双眼中透射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精芒。

最终,在紧张的气氛达到顶峰,魂力炮开始凝聚能量的时候,鲁娜修一挥手道:“动手!”

听到这话,众军官全部精神一振,紧接着立刻打了个旗号,在一阵诡异的安静后,贺兰帝国军的脚下突然剧烈震动起来,犹如发生大地震般,让贺兰帝国军中很多人都站不稳。

“怎么回事?”云天启不由眉宇一蹙,他所在的地方震动没那么厉害,而这点震动对他来说算不上威胁。

只是云天启敏锐发现震动最列害的是魂力炮所在的地方,他略一思索后,犀利的目光顿时投向了地面。

“有敌人在地下!”

与此同时,地下百米处,华莲率领一群士兵启动了防止在此处的秘密兵器,这是她和鲁娜修在一个古代遗迹里找到的,叫做地陷器,只需注入一定的魂力就能启动,并引发剧烈的震动,导致地壳崩塌。

虽然最多就是塌陷一片,但在战争中却能受到奇效。

当其他的地陷器都启动时,手握地陷器核心的华莲不由咧嘴一笑,并让部下先撤退,而自己则一甩手将地下器按在地上,赤红的光芒在其右臂绽放,很快就出现一支红色的魂器臂。

这手臂几乎有华莲半个身体那么大,绽放红色的质感光泽,并且前段是利爪,华莲戴上后顿时霸气侧漏,看上去充满气势。

“贺兰帝国军,这可是鲁鲁为你们进行准备的礼物,好好享受吧!”华莲嘿嘿一笑,用魂器爪将魂力注入地陷器核心中。

顿时,核心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并链接到其他已经启动的地陷器副器,引发更加恐怖的震动。

地面上,魂力炮所在的地方疯狂崩裂,地面轰然塌陷,魂力炮也坠了进去。

最重要的是,魂力炮是启动了的,而魂力炮要发炮,最重要的是稳定,像直接**地面这种事对魂力炮的冲击极大,魂力炮的能量顿时失控了。

其中一门魂力炮摔得比较重,虽然魂力炮的材质让它不可能被摔坏,却让炮弹走火了,一门重炮直接打出去,正好打中其中一门魂力炮。

顿时,这门同样力量不稳的魂力炮被恐怖的炮弹打爆,魂力失控爆发,结合一炮的威力扩散开来,转瞬间吞噬了周围的一切,以漩涡能量球的方式扩张开来。

如此一来,连锁反应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虽然魂力炮并没有挤在一起,可为了保护魂力炮,贺兰帝国军将魂力炮放得很近,炮与炮之间相隔约最多不超过十五米,而扩张出来的魂力爆炸,却直接超过三十米,一下子将身边的两门魂力炮吞噬了——其中就有走火的那门。

顿时,更可怕的连锁反应来了,魂力炮在彼此的冲击下,一门接一门爆炸,将周围的贺兰帝国军和魂力炮全部吞噬,一个个圆形的漩涡爆炸形成,肆虐着周围的一切,并组合在了一起。

虽然整体上对贺兰帝国军并没有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那视觉和声势的冲击太恐怖,让许多贺兰军人都吓尿了,惊恐之情言表于行。

一时间,惨嚎声,呐喊声,惊叫声与爆炸声交织在一起,配合连锁爆炸,形成了一幅堪比美国大片般震撼人心的场景。

面对这一幕,贺兰帝国军全体都惊骇万分,士气不可避免的遭到打击,而起义军则在震惊的同时士气大振,之前低落的士气全部强势反弹,并达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

能赢!我们能赢!

许多起义军成员都在心中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而这心思让他们十分激动,许多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激动的欢呼和呐喊。

面对这番景象,作为主导者的鲁娜修却十分平静,仿佛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般,只是她的嘴角扬起了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笑意,并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云天启,这第一个礼物你还满意吧?别急,接下来,还有很多东西要‘送’给你!”

“还真是一件不错的礼物呢。”云天启看着混乱的局面,不由眯起了眼睛,随后又轻轻一笑道,“也罢,礼尚往来,既然你送了一件‘大礼’给我,不还礼的话岂不是太没礼貌了——让天罚军出击。”

后面的话,是对身边的副官说的。

比起其他部队,云天启的亲兵与副官们都十分平静,丝毫没有因为魂力炮的损失则紧张,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一群冷酷无情的机器般。

云天启的话一落地,他的副官就立刻行动起来,向远处打了个军旗指令。

很快,一支约千人的骑兵部队从混乱的贺兰帝国军中冲了出来,这支军队穿着统一的黑色铠甲,骑的也是黑色战马,队伍中每个人都神色冷峻,眼神更是毫无情感,给人一种无情兵器的感觉。

他们一冲出来,就直接向赫尔城杀了过去,让不少人都心中愕然,毕竟那些可是骑兵,虽然骑兵攻城并不是没有,可要付出的代价却比步兵多得多,基本没有谁会拿骑兵来攻城。

所以,面对冲杀过来的黑色骑兵部队,赫尔城的起义军先是愣了下,随即不少人都发出大笑,并指着冲过来的骑兵道:“哈哈哈~~看,那些白痴居然让骑兵来攻城,难道他们以为马还会爬墙吗?真是笑死人了。”

肆无忌惮的嘲笑在起义军中不断响起,让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轻松不少,就像看到了搞笑的戏剧般。

然那些寻常将士敢嘲笑对方的愚蠢,那些聪明人却不会,他们非常清楚云天启绝非简单之人,肯定不会做出脑残之事,其叫骑兵来攻城,肯定有其意义。

只是纵然怀疑,对这支神秘骑兵队伍的情报不足让鲁娜修无法做出最正确的判断,所以她做了一个最妥当的办法,让远程部队阻击骑兵队伍。

随着鲁娜修的军令传下去,起义军中的弓弩手们全部顶了上去,并将箭矢不要钱的射向骑兵队伍,组成铺天盖地的箭雨。

面对漫天箭雨,黑色骑兵团却似浑然不知,继续埋头冲锋,一门心思向城墙冲去,而箭矢则不出意外的洒落在骑兵团头顶。

然令人震惊的一幕却出现了,那些箭矢落在骑兵身上后,竟然全被弹开,并发出叮叮金属撞击声,没有哪怕一支箭能伤到黑色骑兵,甚至连马匹都伤不到。

这一幕让九城起义军士兵都感到毛骨悚然,而弓弩手们则继续射击,试图将骑兵挡住。只是他们的努力没有任何作用,黑色骑兵队伍完全不受阻碍,犹如冰冷的机械般只管埋头冲锋。

“他们……应该上不来吧?”

起义军看着,不禁在心中戚戚然的想道,之前的轻松气氛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凝重。

老天爷似乎故意要让起义军吃瘪,因为让无数人差点吓尿崩的情况出现了——那些骑兵冲到城墙前面后,便一提马缰让战马跳起来,战马便随之爆发强悍的弹跳力,轻而易举的纵身飞跃护城河,并四蹄与城墙做了亲密接触。

紧接着,这些战马在顿了一下稳定身形后,就似如履平地般沿着城墙冲了上来,虽然速度不快,可这情景却让紧张的起义军惊骇万分。

“他、他们上来啦!”

惊恐的呼喊响彻城墙,很快便有骑兵接二连三的冲上来,并对就近的起义军进行攻击,他们的战斗力突然不算逆天,却拥有匪夷所思的防御力,马匹和人皆刀枪不入,再加上能在崎岖地带如履平地,顿时让起义军崩溃了。

屠杀!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

起义军被黑色骑兵们一面倒的屠杀,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士气开始疯狂下降。

面对这一幕,鲁娜修的面色冷若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