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94章 王牌纷出

第九十四章 王牌纷出

看着赫尔城的状况,云天启露出了愉悦的微笑,并缓缓言道:“鲁娜修,对我的回礼还算满意吧?这是天罚军建军后的第一战,希望你能尽情让天罚军享受一下——这可是,黑翼帝国的遗产!”

黑翼帝国,这对大部分圣魂大陆人来说都是传奇般的名字。

黑翼帝国是一千两百多年前的大帝国,虽然只持续了一百五十多年,却打下了比贺兰帝国与夏月帝国加起来还大的领土,其国力强盛,兵强马壮,民众富足,是一个在现在看来犹如教科书般完美的帝国。

一千两百年前,黑翼帝国的帝都突然发生一场灾难性的爆炸,整个都城及方圆四五百里内的一切都被炸没了。

面对这种情况,分散各地的皇室成员以及各地诸侯开始争权夺利,很快就引发大规模战争,而一直被黑翼帝国压制的其他国家也趁机犯难,对黑翼帝国进行攻伐。

内忧外患下,黑翼帝国很快就分崩离析,这个传奇般的大帝国还不到一百五十岁便彻底消亡,化为历史的尘埃。

可纵然如此,黑翼帝国的影响力也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级别,她所留下的东西,也对后世影响深远。

其中最厉害的就是黑翼帝国的军事遗产,其仅仅一百五十年间就打下比夏月帝国和贺兰帝国加起来还大的领土,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是不可能的。

黑翼帝国灭亡的一千两百年里,其留下的军事遗产都是各国争抢的好东西,因为任何一个国家得到后都能大大增加本国力量,哪怕只是一丁点都能带来巨大的影响。

像贺兰帝国和夏月帝国在建国之初都得到过黑翼帝国的军事遗产,这才能在群雄争霸的年代脱颖而出。打下如今这片巨大的疆土。

云天启的天罚军便是黑翼帝国曾经有过的兵种,他们的战马都是用特殊手段培养的,身上穿的铠甲则是用一种黑耀精铁打造的,对士兵也是用特殊办法训练的。

可以说,这一千骑兵就是黑翼帝国的战力缩影。

面对这支骑兵的突袭。仅仅比普通军队稍微强一点的起义军怎么可能抵挡?基本就是被一面倒的杀杀杀。

惨叫声与残肢伴随着飞洒的鲜血在赫尔城的城墙上不断出现,令天罚军所过之处血流成河,犹如人间炼狱一般。

悬殊的战力让起义军兵败如山倒,贺兰帝国军士气大涨,纷纷发出兴奋的欢呼,起义军高层则不由心惊胆战。鲁娜修也面色极其阴冷。

然鲁娜修虽然心情不好,却并没有什么慌乱之色,她眼见起义军无法兑付天罚军,当即冷哼一声道:“你有王牌军队,我就没有吗?传令下去,让幽鬼军出战!”

听到这话。泽尔特立刻传达军令,消息也随之传到前线,前线的起义军将士得知幽鬼军出阵,不由精神一震,并不再与天罚军对抗,立刻后退并让开道路。

很快,三百身穿灰衣。脸上戴着面具并手握两把弯刀的特殊士兵杀了出来,他们以五人为一个小组,五个小组为一个大组的阵容向天罚军杀了过去。

这些黑衣军的身手十分灵活,犹如灵猴般在房屋墙壁上纵横,城墙的高塔自然对他们没有难度,轻而易举的翻越城墙,与城墙上的天罚军交起手来。

而且,这支黑衣军的竟然清一色爆发出了魂力,并以同样的力量向天罚军攻击,天罚军的特制铠甲竟然无法抵挡。很快就因为被打得措手不及而出现大量伤亡。

起义军犹如被注入了一剂强心剂,衰落的士气顿时稳住,并开始迅速回升,很多人都忍不住发出激动的呐喊,为幽鬼军打气。

对贺兰帝国军而言。这就不是好事了,很多人都不禁露出了震惊之色,就连云天启的亲卫部队也不例外。

天罚军虽然以前未曾出战过,但军中或多或少知道他们的事,里面的一名普通士兵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并在训练中‘享受’过各种炼狱级训练,几乎是将人性和感情都抹杀殆尽,成为完美的战争兵器。

这样的部队,纵然不穿戴任何装备,也能让寻常军人为之胆寒,而穿上特制装备并骑上专用战马后,就已经不似人间的部队了。

当天罚军冲上城墙搞大屠杀的时候,贺兰帝国军每一个人都认为这是世上最强的军队了,绝对没有哪支部队能够匹敌这支几乎刀枪不入的可怕部队。

可还没等贺兰帝国军高兴多久,就冒出一支能够匹敌天罚军的部队,而且不止能够匹敌,还一出来就给天罚军带来大量伤亡。

更让贺兰帝国人震惊的是,这支新冒出来的军队竟然每一个人都是圣魂者。

是的,圣魂者,他们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还是释放的魂力,都是圣魂者才有的。

只是这支军队内每个人用的魂器都是一样的,全部都是制式弯刀,并且与寻常魂器有不小的差别,至少上面没有魂器独有的圣魂光辉。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贺兰帝国军惊愕不已。

“那、那支军队是怎么回事?竟然能挡住天罚军。”

“你、你们看,他、他们竟然都是圣魂者!”

“怎么可能?圣湖只能和的魂器没有一件是相同的,那些家伙的魂器却全都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是圣魂者?”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叛逆者从哪找到这么多圣魂者的?”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贺兰帝国军中响起,并让慌乱的气氛开始蔓延。

副官当即转头向云天启道:“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云天启沉默不言,面色有些不好看,但很快他就舒展眉头,并嘴角一扬露出一丝笑意:“还真是让人惊讶啊,不愧是被皇室赞赏有加的十一公主,竟然连各大势力想尽办法都找不到的圣魂兵法都找到了。”

“圣魂兵法?那是什么东西?”副官不解,而周围的其他将领也投来疑惑的目光。

云天启没有卖关子,当即为众人解释道:“圣魂兵法和天罚军一样,是黑翼帝国创造的军队训练之法,甚至比天罚军的等级更高。通过圣魂兵法训练出来的士兵,可以获得犹如圣魂者一般的力量,配合专用的装备,就能爆发出堪比圣魂者的战力——就像你们现在看到的一样。”

听完云天启的话,副官们恍然大悟,随即纷纷露出忧虑之色,主副官再次开口道:“将军,那我们该如何对付这些家伙,如果那真是您说的那种兵,纵然天罚军很强,恐怕也会吃大亏的。”

这话都是往好了的说,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天罚军起止是吃大亏,就是全军覆没都不是不可能,虽然他们比幽鬼军的数量多三倍以上,可灵活度和战力上却远远比不上幽鬼军,基本就是被幽鬼军一面倒的压着打,若是没办法改变劣势的话,全军覆没是迟早的事。

云天启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不由陷入沉思。当天罚军的死伤奔着两百去,而幽鬼军的死伤不足三十人的时候,云天启不再迟疑,当即让人鸣金唤天罚军回来,并微微一笑道:“也罢,本来还想和你好好玩玩的,不过,既然你都展现出了这么强的战力。我也不继续纠结了,省得莎娜占卜的凶相应验——传令下去,让‘空’出战。”

听完云天启的话,副官们皆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继而立刻领命而去。

赫尔城那边,起义军眼见天罚军撤退,皆认为是幽鬼军逼退了敌人,便纷纷发出兴奋的呼喊,为幽鬼军的胜利庆祝,而幽鬼军也人人昂首挺胸,为自己的胜利而骄傲。

“零大人,幽鬼军胜了。”泽尔特高兴的向鲁娜修说道,喜悦之情全写在了脸上。

鲁娜修同样高兴,但身为总指挥的她深知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淡定,当即将目光投向云天启那边,仿佛在说还有什么招式就尽管用出来一样。

“你们看,天上有什么东西?”

突然,一阵惊呼传来,并让起义军成员纷纷抬头,当他们看到天上的东西时,则集体大惊失色,很多人连瞳孔都缩小为一点。

只见一艘巨大的金属大船竟然从云层中缓缓下落,浮现出那庞大的身躯。

这艘战舰同体纯白,以金属构成,长度超过三百米,宽高皆超过五十,犹如一艘会飞的航空母舰,而如此庞大的战舰,竟然能飞在空中,并且完全无法解析它飞行的原理,就像本来就会飞一样。

当战舰从云层中浮现出完整的躯体时,人们心中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而在这艘巨型飞行战舰的指挥室内,贺兰帝国三公主莎娜正坐在舰长座位上,在她面前则是巨大的影像投影,上面清晰显示着鲁娜修那张震惊的脸。

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莎娜喃喃念道:“亲爱的妹妹,我们已经有两年没见了吧?我可非常怀念当初与你下棋的时光呢,真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为了我家夫君的大业,就麻烦你在这长眠吧——启动不朽破雷炮。”

听到莎娜的命令,指挥室内的战舰操控员们立刻动员起来,以迅捷而熟练的速度操控战舰内复杂的仪器,而战舰前段则随之打开,一门大的恐怖的炮台随着伸出,并一边瞄准赫尔城,一边凝聚可怕的力量。

这力量,竟然不是魂力,而是魔力。

本该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