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96章 云天启,我等这一刻很久了

第九十六章 云天启,我等这一刻很久了

万物都有死,连时间与空间也不例外,像魔法炮击和魔法护罩这种能量物质自然也逃不过‘死’的规则,刘峰用直死魔眼清楚看到魔法护罩,炮击和巨舰的死之点,并以湮灭攻击,其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这打中巨舰的攻击,自然也是冲着死之点去的,并且直接打中了死之点。

顿时,被打中了死之点的巨舰犹如被击中核心般,被击中的位置直接发生爆炸,并迅速扩散,让战舰发生连锁爆炸,炽热烈焰在战舰各处蔓延,轰轰爆破声不绝于耳。

在战舰内的人不断被卷入爆炸当中,转瞬间就有七成以上的战舰成员死在爆炸中,剩下的也是伤的伤,残的残,没有办法再操控巨舰。

这艘飞空巨舰便在爆炸中失去了飞空能力,拖着黑色的烟雾以倾斜姿态坠落下来,并径直向贺兰帝国军砸去。

本来贺兰帝国军就因为之前一连窜的变故而惊的不知所措,现在眼见心中犹如神迹的飞空战舰被打下来,他们内心的惊恐顿时完全爆发,惊叫着转身就跑,试图逃过战舰的撞击,整个贺兰帝国军也在这瞬间彻底崩溃,化作鸟散般四散而逃。

这不能怪贺兰帝国军没有军纪,事实上他们的军纪绝对可以排进圣魂大陆前十,否则之前面对一连窜的打击,恐怕早就崩溃了。

只是现在的情况和之前完全没得比,巨大的飞空战舰陨落,还直接朝他们砸来,此时若还不跑的话,就不是英勇。而是傻帽了。

见到自己的心血结晶陨落,云天启睚眦欲裂,双目通红的望着越来越近的天空战舰,连心都在滴血了,而他握紧的双拳已经在滴血。显然是指甲插进了肉里。

对云天启来说,天空战舰太重要了,他几乎侵尽所有才打造出一艘,哪怕想再造,也财力和人力也不足以支撑了。

更重要的是天空战舰的许多材料都是现今造不出来的,那些都是魔法文明的产物。云天启只找到那么多,并且全部投入了天空战舰的建造。

如今天空战舰陨落,以破坏程度来看,哪怕云天启能够将大部分完好额材料回收,想再造一艘出来都很难。

可以说,对云天启而言。天空战舰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莎娜,所以面对天空战舰的陨落,他心中的惊恐与愤怒全在天空战舰上,莎娜甚至都被他给遗忘了。

这种心态下,云天启甚至忘记跑路了,只是用充血的双眼望着陨落过来的天空战舰。

“将军,快走!”就在这时。副官发出惊呼,并一把抓起云天启就跑,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跑出天空战舰的撞击范围。

伴随一声巨响,天空战舰与地面发生亲密接触,大片泥土被直接推起,激起漫天沙尘,而战舰庞大的身躯则连续断裂并直接,从而完全扭曲,变成一团犹如破铜烂铁般的东西。

好在这战舰不像地球上的战舰,是靠油来推动的。也没有火药,虽然在连续爆炸,但都是小爆炸,打爆炸完全没有发生。

待战舰运落在地并停下的时候,虽然这艘庞大的战舰已经彻底变成破铜烂铁。并四处燃烧着熊熊烈火,但并没有爆炸的迹象,从而避免了更大的伤亡。

可饶是如此,这一撞的伤亡也够大了。

不提十不存一的舰上人员,这地面上也有不少贺兰帝国军人直接或间接引战舰的撞击而死。

所谓直接自然是指那些在战舰撞击地面时没能及时跑开,从而遭到天空战舰冲击的人,他们只能说是倒霉蛋。

那些间接死亡的则是在逃跑过程中一个不注意摔倒在地,最后被同伴活活踩死的。

与此同时,在撞击中死亡的每一个都死的极为凄惨,大部分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全,基本都是面目全非,看上去十分离奇的尸体,再不然就是被溅起的泥土活生生埋在地下,只露出一些脚手在外面的倒霉蛋。

若是把此地弄去拍恐怖片的话,都可以完全不用考虑布置场景的问题了,直接实地拍摄即可。

活着的人看着撞击后的情况,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士气疯狂下降,很快就有不少人失去了战斗勇气。

还有一些心理素质薄弱的倒霉蛋看着溅到身上和地上的同伴尸体,甚至直接被吓崩溃了,再也没有办法提起一丝一毫的战斗勇气。

崩溃。

无数士兵都因为这一撞崩溃了,虽然所有死伤人数加起来还不到一万,但对贺兰帝国军而言,已经是让他们崩溃的事了。

与之相反,对赫尔城的人来说,这一幕恍若梦幻,很多人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直至贺兰帝国军崩溃后,才回过味来。

顿时,激动的欢呼和呐喊声在城内响起,虽然大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对方将天空战舰打下救了他们一命是不争的事实,而打得贺兰帝国军崩溃更是无法否认的伟业,仅仅这些,就让起义军没法忽视了。

人们争相欢呼和呐喊,并试图从身边人那问出是谁拯救他们的,而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连刘峰是谁都不知道的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是谁救了他们的?

不过,鲁娜修自然不再普通士兵的行列里,她非常清楚是谁救了她们,而她在贺兰帝国军崩溃的同时就有了决断,当即挥手向泽尔特命令道:“传令三军,立刻出击。”

泽尔特自然明白这是发动攻击的大好时机,所以立刻将鲁娜修的命令传达给全体起义军。

早已准备多时的幽鬼军第一时间出击,向荷兰帝国军杀了过去,而其他起义军反应过来后,连忙打开城门并跟上幽鬼军。

一时间,数千起义军中。除了少部分人外,其他的全部加入战斗,向贺兰帝国军发动总攻击。

面对敌方的‘趁火打劫’,贺兰帝国军又惊又怒,却毫不办法。而冲在最前面的却是幽鬼军,顿时让贺兰帝国军失去了抵抗勇气。

虽然荷兰帝国军中有能够与幽鬼军匹敌的天罚军。

可天罚军实在太倒霉,在战舰陨落时没能及时躲开,竟然被砸得十不存一,剩下的也是残兵,根本就不是幽鬼军的对手。

在失去敌手的情况下。幽鬼军顿时化身战场绞肉机,所过之处,一切敌人皆被撕成碎片,没有任何寻常士兵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在幽鬼句的开路下,其他起义军也就傻得宛若疯子,将所有的敌人统统解决。崩溃的贺兰帝国军根本挡不住这群犹如豺狼饿虎的家伙,被杀得兵败如山倒,难以形成有效的抵抗。

面对这种情况,云天启面若冷霜,脸上全是阴冷之色,他知道,这一仗他败了。而且完全没有翻身的机会。因为他的敌人可不仅仅是起义军,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神秘九星圣魂者。

只要有九星圣魂者在,云天启无论做什么,都犹如可笑的玩笑般,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九星圣魂者愿意,反手间将他覆灭也只是一个想法的事。

可是,云天启不甘心啊!

这一战对云天启来说非常重要,他迫切需要通过这一战来重塑自己的地位,并以此为阶梯。逐渐走上顶峰,成为立于世界最顶尖的人之一。

一开始云天启做的十分顺利,眼看着就要大成目的了。

谁知竟然跳出一个完全出乎预料的家伙,这就好似一个人想对着一个普通人一拳打出去,却发现最后打中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超级**一样让人无力且无奈。

辛辛苦苦这么久,到头来却输给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乱入者,试问谁能甘心?

副官看出了云天启的心思,而起义军正将贺兰帝国军打得溃不成军,一点点逼近云天启所在的方位。虽然云天启是六星圣魂者,可眼下的情况谁会在意他是不是六星圣魂者?当然是叫他赶快跑路了。

“将军,我们快走,敌军马上就杀过来啦!”副官大声呼喊,终于让云天启回神,云天启充满不甘的看了一眼起义军后,就一咬牙准备跑路了。

可就在这时,一阵阵枪响不断响起,而每一声枪声响起,都会带走一个人的生命,云天启便发现自己身边的人被一个个爆头,鲜血伴随着脑浆不断飞出,将大地染红,也贱了云天启一身血。

这种情况让云天启十分恶心,但比起恶心,他心中更多的是震惊,并立刻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结果,云天启就看到一名身穿黑衣的人从旁跳出,一枪一个以迅捷而精准的手段终结着一个个贺兰帝国将士,所过之地,基本没有站得起来的贺兰帝国人了。

云天启见到来人,不由瞳孔一缩并脱口说道:“你是什么人?”

这话说得并不小声,来人又不是聋子,自然不可能听不到,其立刻停止攻击并转头向云天启望了过去,那双冰冷的目光中透射着令人汗毛倒立的恐怖光泽,仿佛看到了某种想要撕成碎片并丢出去喂狗的东西一样。

“是吗?你已经不记得了吗?也对,你这样的完美公子,又岂会记住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呢?对你而言,以前的我恐怕也只是一个可以让你稍微愉悦一下的玩具吧?”来人一边说着,犹如鬼魅般闪身来到云天启面前,并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云天启。

云天启见状,不由心头一寒,气势随之矮了一分,并再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见过吗?”

来人冷冷看着云天启,用一种仿佛在通知对方,有似在喃喃自语的口吻道:“云天启,我们终于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