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97章 玩弄

第九十七章 玩弄

“你到底是谁?”云天启不由眉宇紧蹙。

这厮是真的不认识刘峰,毕竟他上一次见到刘峰都是四年半前了,而且当时的刘峰说白了就是一个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小吊丝,哪能和现在比?

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现在的刘峰就是狂拽酷炫吊炸天,长相、气质和实力都是四年半前无法比,甚至和几个月前做奴隶时都没得比。

而当初云天启对刘峰的看法只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垃圾,连让他正眼看的资格都没有,将刘峰的圣魂封印并丢进奴隶营后,云天启很快就把刘峰的问题抛之脑后了。

这种情况下,云天启若还能一眼认出刘峰才叫怪事了。

刘峰明白这一点,而早有预料的他并没有什么不爽或愤怒。可没有不爽和愤怒,却不代表他很平静。

事实上,打从云天启来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很不平静,只是鲁娜修在和云天启交手,而云天启身边全是高手与大军,直接动手就是找死,所以他一直在等待。

直至天空战舰出现后,刘峰才忍不住出手了,因为他发现天空战舰的飞行轨迹很适合用来砸贺兰帝国军。

当刘峰以直死魔眼和湮灭将天空战舰打下来后,所得到的结果也没有让他失望,天空战舰把贺兰帝国军砸得很惨,云天启的军队一下子就兵败如山倒。

当鲁娜修第一时间趁势发动总攻击的时候,刘峰便知道,他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了。

面对云天启的质问,刘峰话都懒得说,抬起手便冲云天启开了一枪。

云天启在刘峰抬手的同时就呼出了自己的魂器。一把华丽的宝剑出现在手中,并在子弹袭至面前时用魂器剑挡住了攻击。

“保护将军!”

周围的亲卫立刻发出大呼,并一边杀向刘峰一边向云天启靠过去,而刘峰见状冷哼一声,副魂器手枪随之出现在右手。随即便以双枪把那些亲卫一一击杀。

达到六星巅峰后,刘峰的战斗力已经不是往日可比,无论是本身属性,还是魂器枪的威力与射速,都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级别。

两把手枪在刘峰的控制下,射速快得堪比冲锋枪。而威力却又大得媲美反器材狙击枪,基本每一发子弹打在人身上,都能直接将一个人的身体打烂,就算打不烂,一个大洞也免不了的。

云天启的亲卫兵虽然厉害,但那只是对一般人来说。或许寻常圣魂者面对这群亲卫兵也只有死亡一途,可对刘峰而言实在称不上威胁。

在刘峰的打击下,云天启的亲卫兵死伤惨重,还没多久就有上百人倒下了,看得旁人心惊胆寒,云天启更是冷汗直流。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大陆上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这么年轻的六星圣魂者?而且,还是六星巅峰!”云天启惊异交加的想着。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震惊和嫉妒。

虽然云天启也是六星圣魂者,可他仅仅六星中期罢了,比起刘峰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然即便如此,云天启已经是被世人称之为千古难寻的旷世奇才,而他也以此自豪。再加上家世、背景和相貌,使得他在同龄人中永远都是高高在上,是最耀眼的新星。

可是,刘峰无论是相貌还是实力都不输他,虽然背景不知道,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没有强力的背景支持怎么行?而刘峰的年龄又与他相若,这就让他难以接受了。

如果换成平时,云天启纵然会不爽和羡慕,也不至于心理失衡,可他刚刚遭受人生的重大打击。心血所在的天空战舰直接报废,一手培养的天罚军几乎全军覆没,再加上这场战争打到现在已经胜负分晓,云天启就难以平静面对了。

死死盯着刘峰,云天启仿佛要将刘峰的样子刻在脑海一样,而眼中则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不过,云天启也仅仅能做这些事,要他和刘峰拼命的话,那是万万不行的,他对自己的命是非常珍惜的,对他而言,哪怕是心爱的女人,也不足他一根毛发重要。

所以,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屠杀,云天启的第一反应不是和刘峰拼命,而是转身就跑,并且真打算这么做了。

可就在云天启准备逃跑的时候,刘峰看到了,立刻使出神风步化为一阵风般冲出包围并挡住了云天启的去路,接着便直接举枪,对云天启进行攻击。

云天启赶紧用魂器剑抵挡,在身边亲卫的护卫下连忙后退,而他的亲卫们则不要命的再次冲向刘峰。

不得不说,云天启虽然人品不行,但御人手段却很好,他一手培养的亲卫在面对死亡时,哪怕明知道是死,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保护云天启。

“将军,快走,别管我们!”

“将军,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挡住他!”

“休想伤害将军!”

“兄弟们,一定要保护将军!”

亲卫们纷纷发出咆哮,并一往无前的向刘峰冲去,刘峰见状,虽然不爽云天启,但还是对这群不怕死的亲卫们相当配合,并给予了这群亲卫尊重——用魂器枪将这些亲卫全部击毙。

在刘峰的打击下,云天启的一千亲卫迅速减员,很快就降到不足五百,可纵然如此,他们依然在不断冲上来,试图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云天启建立一条逃命的钢铁城墙。

可惜刘峰不会轻易放过云天启,他一直追着云天启,每当云天启准备逃跑的时候,他就会挡在云天启面前,阻断云天启的逃命之路,然后再继续击杀云天启的亲卫。

渐渐的,云天启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刘峰实际上并没有将他击杀的打算,刘峰虽然在攻击他,可却没有尽全力,始终以一种压迫式的方式逼迫云天启不断后退,然后再阻断云天启的逃命之路。

步步紧逼,步步压迫。

云天启感觉自己就像被关在笼中的虫子般,一直被人玩弄着,虽然感觉可以自由,却一直被无形的大手操控着行动。

“这家伙……一开始就抱着玩弄我的心态在与我战斗吗?”云天启惊疑的看着刘峰,心中的震惊与愤怒已经无以复加。

当亲卫死得只剩下不到百人的时候,云天启愤怒的吼道:“够了,都给我退下!”

听到云天启的话,亲卫门不由一愣,并不解的看向云天启,而云天启没有解释,他不顾手下的反对,一脸愤怒的走上前,瞪着刘峰那冷漠的双眼道:“你……为何要一直愚弄我?”

刘峰听罢语气平淡的说道:“终于明白了吗?看来你的智商还不算没救嘛!”

这损人的话听得云天启几欲暴,也让那些亲卫愤怒不已,但若是让认识刘峰的人看到的话,肯定会惊讶不已,因为刘峰的性子是连话都懒得多说,一般都是一言不合就闪人甚至是动手,哪会用这么经典的话嘲讽别人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云天启的确很成功,因为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能让刘峰主动嘲讽的家伙。

“该死的混蛋,你到底是谁?我与你到底有什么仇怨?”云天启愤怒的质问道,他看得出来,刘峰肯定和他有很深的过节,只是他始终想不起刘峰到底是谁。

刘峰闻言看了云天启一眼,语气冷漠的说道:“还没想起来吗?也好,给你一点提示吧——托你的福,我在四年的奴隶军生涯里,可学到了不少东西。”

刘峰说罢,云天启就愣了愣,脑中随之陷入沉思。

四年的奴隶军生涯?奴隶军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而且,四年时间……

等等,难道是……

云天启终于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而对方的长相在他的记忆中已经完全模糊,几乎遗失殆尽,可在这一刻,那人的长相又逐渐变得清晰,并与眼前的黑衣人迅速重合。

想到这,云天启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并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道:“你……难道是刘峰?”

刘峰听罢冷漠的双眼终于有了变化,那是变得更加冷漠,不含一丝感情的眼神:“终于想起来了吗?云天启,四年半了,这四年半里,我一直都很‘想’你,你对我做过的事,让我受的罪,我无时无刻不想还给你。”

听完刘峰的话,云天启终于确信那几乎不可能的猜测,并用一种震惊中满含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不可能的,你的圣魂明明被我封印了。不可能,就算你解开了封印,也不可能达到六星巅峰,你的潜力根本就不可能达到这种层次!”

面对云天启自我催眠的否认,刘峰话都懒得说,再次抬起手,扣动扳机将那些亲卫一一干掉,而这次为了尽快清扫掉地方,他连魂技都用上了,各种大范围攻击手段纷纷打出,将云天启的亲卫全部击杀,只剩下一些圣魂者护卫还能站着。

只是这些圣魂者护卫的实力比起刘峰和云天启差的太多,最强的也不过五星初期,所以在刘峰的攻击下基本都受了重伤,很多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了。

扫视了一眼那一地的尸体与伤患,刘峰重新将目光投向云天启:“碍事的人都解决了,云天启,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就侵尽所有与我战斗的吧。”

平平淡淡的语言,却充斥着不容置疑,这,就是云天启唯一的选择。

或者说,刘峰根本就没有给云天启选择的机会,他只是在命令云天启罢了。

云天启,没有选择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