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07章 圣魂者的噩梦

第一百零七章 圣魂者的噩梦

铺天盖地的深蓝色潮水向刘峰扑面压去,并在推进过程中将地面也刮去一大片,哪怕刘峰速度再快,面对这等攻势也不可能紧靠速度躲开。

终于,浪潮如天空陨落般盖了下去,将方圆六七百米内的东西全部笼罩,硬生生在山上形成一片湖泊。

但这水毕竟是魂力形成的,虽然覆盖的山脉,却没有引发山洪,水流扑下后,竟神奇的‘黏’在山峰上,没有任何下落之势。

兰斯洛特站在水面上,犹如立于平地,他静静盯着水面之下,脸上并没有解决敌人的喜悦。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像机械音的声音在兰斯洛特身边响起:“主人,那个人死了吗?”

这正是兰斯洛特的魂器意识,无毁之湖光的声音,兰斯洛特闻言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如果是一般的六星圣魂者肯定必死,但他不同,他虽是六星圣魂者,却不能用寻常眼光来看待。”

“确实,我也没听过有哪个六星圣魂者能将魂器破坏,他简直就是我们魂器的大敌。”无毁之湖光用一种拟人的口吻道,语气中充满忌惮。

对于魂器来说,能够破坏魂器的力量是最让它们忌惮和害怕的,魂器虽然不是生灵,却有自己的意识与生命,它们与圣魂者一体,虽然无惧死亡,却怕自己的死亡会为主人带来巨大伤害,可谓尽忠尽守到了极点。

所以,面对能够破坏魂器的刘峰,强大的无毁之湖光也有些惧意。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掌声突然从上方响起,让兰斯洛特和无毁之湖光都愣了一下,接着兰斯洛特抬头望去,看到天上的情况后,他不由瞳孔一缩。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这怎么可能?”

兰斯洛特为何会如此失态呢?

原来,天空中的掌声正是刘峰弄出来的,而刘峰则飘飞在百米高空中鼓掌,湮灭则仅仅漂浮在他身边,犹如放在平地上一样。

刘峰会飞!

兰斯洛特感觉自己的三观被毁了,此刻他心中只剩下‘不可能’三个字,对眼前的情况抱着难以置信也不敢相信的心态。

刘峰却不理兰斯洛特震惊的心情。用一种貌似赞叹却有十分平淡的口吻道:“不愧是七星圣魂者,魂器觉醒意识后,果然威力无匹,若不是我在关键时刻飞身躲开的话,恐怕已经被这压成碎片了。”

兰斯洛特闻言回神,却是忍不住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道:“你……这不可能。你明明是六星圣魂者,为何能够飞翔?”

“为何不可能?有谁规定过六星圣魂者就不能飞吗?”刘峰嘴角一扬,用玩味的口吻道。

随着将云天启废掉,一直凝聚在刘峰心中的戾气已经消掉不少,使得他为人不像以前那样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只是虽然变了,刘峰却是变得性格更恶劣了,在战斗中养成了戏谑的不好习惯。

当然。这仅限于刘峰想利用对手做些什么事的时候,如果只是想将对手杀死的话,他也不会废话,直接远距离狙击或是冲上来一枪爆掉便是。

面对刘峰的调侃,兰斯洛特不由蹙眉,而无毁之湖光便道:“主人,不要被他吓住,他能飞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魂技。并非他掌握了九星圣魂者才有的力量。”

兰斯洛特一听,也镇定下来,确实,飞行虽然是九星圣魂者的专利,但并不代表九星以下就真的没法飞,一些魂技和特殊手段还是可以完成飞行的。

不得不说,自我暗示下。兰斯洛特下意识忽略了一个关键,那就是刘峰身上并未带有魂技的气息,所以他飞行绝非易魂技飞的。

“刘峰,纵然你拥有飞行能力。今日,你也必须死!”兰斯洛特冷声说着,当即手持魂器剑由下自上向刘峰斩出一击,山峰上的浩瀚蓝水顿时冲天而起,向刘峰袭杀过去。

刘峰见状,却没再选择躲避,而是淡定的举起枪,并瞄准洪水扣动扳机,在他眼中,则闪烁着直死魔眼的光晕。

轰!

威力无匹的湮灭子弹带着巨响飞袭而出,一头打进洪水当中。

正常情况下,这一枪最多激起大量水花,并不能造成太多的冲击,然这一发打中洪水后,却似打碎了什么东西般,上升的洪水突然停止,紧接着便哗啦啦的掉了下去,并在空中迅速崩裂分解,化为最纯粹的魂力并消散于空气中。

直死魔眼,可杀死一切有形之物,水虽算是无形,却是有实质的物质,自然也在直死魔眼的可破坏范围。

这一幕让兰斯洛特大吃一惊,而无毁之湖光更是以惊恐的口吻道:“主人,他这一击将我的力量打散了。”

“打散了你的力量?”兰斯洛特心头一震,急忙问道,“那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水之潮的力量消散了,您必须重新注入魂力才能再用。”无毁之湖光回答道。

兰斯洛特闻言心头稍安,但依然难以抑制心中的震惊,他出道这么多年,水之潮的力量虽然不能说天下无敌,但也是难逢敌手,哪怕有人能破他的水之潮,也只能以力量强行抵消,期间难免一场龙争虎斗。

可看看刘峰是怎么做的?轻描淡写的举起魂器枪对着水之潮开了一枪后,便将水之潮直接打散了,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兰斯洛特出道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情况,对他而言,无异于惊悚大片。

就在这时,刘峰又将枪口对准了兰斯洛特,顿时让兰斯洛特犹如头上悬了一把达摩克斯之剑,连汗毛都倒立起来。

兰斯洛特连忙往后疾退,并大喝一声注入大量魂力,向刘峰隔空斩击,可怕的水之浪潮再次凭空出现,向刘峰袭杀过去。

刘峰见状眼睛微眯,枪口对准水之浪潮后,便扣动扳机打出子弹。

在一声巨大的轰鸣过后,子弹没入水之浪潮,令兰四路通而惊恐的情况就再次出现,威力无匹的水之浪潮在子弹的打击下迅速崩溃并消散了。

“主、主人,又是这样,他又将水之潮击散了!”无毁之湖光用惊骇交加的声音向兰斯洛特而道。

“……”兰斯洛特张着嘴巴,脸上只剩下震惊之色。

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第二次还能这样认为吗?

纵然兰斯洛特不愿相信,可却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刘峰的确拥有将水之潮打散的力量。

或者应该说,刘峰拥有将魂器之力打散的能力!

无论是觉醒魂器真名也好,还是觉醒魂器意识也罢,都是魂器的高级能力,一旦使用就无法再用魂技,因为这种形态下,魂器本身已经处于一种高级魂技的状态中。

两种状态虽然一种比一种强大,但对圣魂者的消耗也很大,一连两次使用水之潮,兰斯洛特体内的魂力足足去掉五分之二,现在已经有了明显的疲意。

虽然兰斯洛特还能用出水之潮,可面对刘峰轻易打破魂器力量的手段,他又岂敢轻易再用,现在只能面色凝重的盯着刘峰了。

刘峰却是懒得与兰斯洛特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当即举起湮灭向兰斯洛特开枪。

轰!轰!轰!

一颗颗威力无匹的子弹打出,兰斯洛特赶紧甩开步子全速奔逃,他根本不敢硬接子弹,甚至连用无毁之湖光抵挡都不敢,因为他不敢肯定这一挡会不会让无毁之湖光被直接挡烂。

这可不是兰斯洛特没胆量,而是因为有云天启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兼倒霉蛋在前面。

眼见兰斯洛特不断逃跑,刘峰就淡定的不断扣动扳机,将一颗颗子弹不断打出,令山地不断崩裂并粉碎,留下无数大坑,而兰斯洛特对此毫无办法,只能一直逃跑。

对一向以智勇双全闻名于世的兰斯洛特来说,这绝对是相当憋屈的事,可他又没有办法,在摸清刘峰虚实之前,他连攻击都不敢。

如此一来,让外界看到肯定会跌碎无数眼镜的情况出现了,堂堂湖之骑士,七星中期的圣魂者居然被一个六星巅峰的圣魂者追着打,这简直就是千古奇闻,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认为兰斯洛特在放水,而且是放大水,否则以他的脾性和实力,怎么可能比自己弱的对手追着打?

当‘追打戏’持续了有一会后,突然间,一阵鹰鸣响起,刘峰立刻停止攻击并迅速后退,一道犀利的阵风从他面前划过,甚至切断了他一缕发丝。

定眼一看,是一名骑着奇特飞行魂兽的人突然杀至,其正是本该在贺兰帝国军中的另一名皇家骑士——刑。

刑的魂器是魂兽类,她的魂兽是一只华丽的大鸟,长得像鹰,拥有巨大一对七彩的巨大羽翼。看上去像是孔雀,却比孔雀大十余倍,体积堪比一头大象,翼展更是超过十米,若是飞到天上的话,说它是一只飞龙也有人信。

见到刑,刘峰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对方,而兰斯洛特先是一愣,随后急忙说道:“刑,小心,千万别被他打中,他不止能破坏魂器,还能打散魂器的力量!”

听到兰斯洛特的话,刑不由一愣,接着面色凝重的看着刘峰,并抓紧了魂兽的羽毛,因为兰斯洛特若是所言非虚的话,那刘峰简直就是所有魂兽类圣魂者的噩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