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08章 兰斯洛特——死

第一百零八章 兰斯洛特——死

比起一般的圣魂者,魂兽类圣魂者拥有极大的优势,因为他们可以躲在很远的地方让魂兽去袭击敌人,越是强大的圣魂者,与魂兽之间的最大有效距离就能越远。

这种情况下,魂兽类圣魂者即便不敌对手,也能保证自身安全,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

而这一切,都是源自魂兽的强韧以及打不死,面对魂兽,大部分人能够做得只是将之牵制住,或是直接攻击圣魂者,否则真的很难将魂兽解决。

可当对手能够将魂器破坏的时候,魂兽不死的优势便荡然无存,更可怕的是魂兽虽然强力,但战力却远远不如武器类圣魂者,大部分闪躲能力很差,毕竟越是强大的魂兽体积越大,只有个别魂兽能够例外。

像刑的魂兽就属于体积大的,若是遇到一般对手,那刑自然无惧,可遇到能够将魂器和魂器之力都打破的刘峰时,她就毫无优势了,甚至还处于劣势。

毕竟,刑没办法做到像兰斯洛特那样闪躲所有攻击。

一时间,兰斯洛特和刑都不敢轻举妄动,两名七星圣魂者,闻名于世的贺兰帝国皇家骑士就被一个比他们低一个大境界的给震住了。

面对两位皇家骑士,刘峰没有了之前的轻松,但他的面色依然淡定,并在看了看二人后缓缓说道:“天罚骑士吗?飞行魂兽果然很方便啊。”

虽然说的话是在赞叹,但刘峰的口气却全无赞叹之意,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般,让兰斯洛特和刑十分不喜,自成为皇家骑士以来,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谈及他们都是用赞叹或忌惮的口吻,像这样的藐视却是难以遇到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兰斯洛特强压心头的怒火沉声道:“刘峰。你不是伊勒公国的人,也已经向云天启复仇了,为何还要与贺兰帝国为敌?

刘峰闻言却是冷冷一笑并道:“我似乎从未说过我复仇的目标没有贺兰帝国吧?更何况,我杀了那么多贺兰帝国军,又把你们的帝国公主给打残了,就算我不与你们为敌,你们又会放过我吗?”

兰斯洛特和刑默然。刘峰说的很对,他与贺兰帝国处于势不两立的状态,想化敌为友,似乎有点不现实。

如果刘峰愿意投诚贺兰帝国还好说,可偏偏刘峰不愿意,这样的人。贺兰帝国是不可能放过的。

当然,如果刘峰主动退去并躲起来的话,贺兰帝国虽然会保持对刘峰的通缉,却不会主动追杀,毕竟招惹这样的敌人实属不智。可问题是刘峰愿意躲起来吗?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躲一辈子?

事实上,刘峰不主动攻击贺兰帝国都算好了。像现在这样直接打过来是贺兰帝国所不愿意看到的。

沉默的对视一眼后,兰斯洛特和刑都在心中有了决意,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将刘峰斩杀于此,这样的敌人若是放虎归山的话,对整个贺兰帝国都是噩梦。

“咆哮吧!无毁之湖光!”

心中一有决意,兰斯洛特当即行动,怒吼一声挥剑斩击,可怕的水之浪潮顿时拔地而起。向刘峰袭杀过去。

刘峰见状当即举起枪欲打散水之浪潮,可就在这时,刑也出手了,只见她一拍魂兽巨鹰,巨鹰便用力拍打羽翼,竟硬生生形成犹如千把刀锋般的飓风,向刘峰直袭而去。

两面夹击迫使刘峰不得不放弃攻击打算。转而迅速后退,否则就算他破了一方的力量,也会被另一方撕成碎片。

刘峰一退,两股力量就直接向他追去。没有一丝一毫放松之意,摆明了不把他弄死誓不罢休。

刘峰深明此理,逐全力逃跑,也不与之纠缠,似已经放弃战斗一般。

然刘峰貌似想走,兰斯洛特和刑却不想让刘峰走,只见兰斯洛特喊了一声刑,刑便一拍魂兽,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并很快就挡在刘峰面前,再次拍打羽翼,放出可怕的风暴。

面对这一击,刘峰避无可避,被水与飓风吞噬,卷入其中,仿若被撕成碎片般。而水与飓风交织在一起,很快就形成可怕的水龙卷,在黑夜中疯狂肆虐,发出可怕的咆哮,而天际也因这恐怖的力量卷起乌云,并开始雷电交加。

以凡人之力引动天地之变,七星圣魂者的强大可见一斑。

远处的贺兰帝国军看着水龙卷与天空异变,皆满心震撼,但他们都知道这是如何形成了,逐很快就有人发出激动的呐喊,欢呼着兰斯洛特与刑的名字。

兰斯洛特和刑合作多年,两人的力量相辅相成,堪称皇家骑士中的双剑合璧,联手之下,即便是排名前三的三位皇家骑士也讨不了好处。

面对这样的强敌围攻,并且已经被强大的攻击直接打中,刘峰现在又如何呢?

兰斯洛特和刑都全神贯注的凝视水龙卷,静待龙卷散去后的结果出现。

不久之后,水龙卷缓缓散去,龙卷之内的情况重新显现,待再见到刘峰的时候,兰斯洛特和刑都是面色一变,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因为刘峰不止没死,甚至还毫发无损,他手持湮灭立于面前,湮灭焕发银白色光辉,形成一团保护力场将他包裹,而在刘峰身后,一名银白色女性的身影清晰可见。

“怎、怎么可能?那是魂器意识,他觉醒了魂器意识?”兰斯洛特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道,觉醒魂器意识,这虽然是晋级七星之前就可以完成的,但要用出来,却必须达到七星才行。

因为觉醒魂器意识需要极大的消耗以及极其浓郁的魂力,这样才能达到扭曲现实,令魂器意识显现的条件,不然根本无法让魂器意识具象化,最多也只是在圣魂者的意识中存在罢了。

可刘峰是怎样的?明明只是个六星巅峰,可他却让魂器意识显现了,此外,觉醒魂器意识都会因为一口气释放的魂力太多而引发巨大的动静,就像兰斯洛特那样。而刘峰则再次颠覆常识,竟然在无声无息中完成了魂器意识觉醒,这就让兰斯洛特和刑都感到无法理解了。

此外,湮灭的姿态也让兰斯洛特和刑感到不可思议,别人的魂器意识顶多就是一个人形影子,不会有具体形象,而魂兽的话更是干脆连个形象都没有,直接魂兽会说话就代替了。像湮灭这种拥有清晰形象,而且是一位绝色美女的却是闻所未闻。

此时此刻,兰斯洛特和刑的三观已经被毁得差不多,如果不是他们还能控制情绪的话,肯定会很没形象的大骂刘峰作弊,像刘峰这样一次又一次毁人三观的展现出非常识能力,实在让人有些难以招架。

对于这一切,刘峰本人却不会去在意,他冷冷看了一眼震惊中的兰斯洛特和刑后,就将湮灭举起并瞄准兰斯洛特,而湮灭意识则上前轻轻扶住魂器枪,那姿态犹如一同射击的恩爱情侣般,看上去十分暧昧。

不过,兰斯洛特和刑可没心情欣赏两人的暧昧姿态,当刘峰举起枪后,他们就汗毛倒立,被强烈的危机感占满,刑几乎第一时间就向兰斯洛特叫道:“兰斯洛特,快跑!”

轰!

不用刑说,兰斯洛特便第一时间以极其迅捷的速度横向移动,将大地都踏碎了,而刘峰则在这同时扣动扳机,一发威力疲敝的子弹顿时呼啸而出。

正常情况下,这一发子弹肯定会因为兰斯洛特横向移动的关系打在地上,可这一回却出现了令人惊愕的情况。

只见湮灭在子弹射出后,就伸出芊芊玉指指着子弹,在兰斯洛特跑路的同时,她便手指兰斯洛特的方向横向移动,子弹顿时硬生生拐了个九十度大弯,向着兰斯洛特追袭而去。

见到这一幕,兰斯洛特和刑大吃一惊,兰斯洛特不敢迟疑,动用所有力量全速逃跑,并一边跑一边以水之力阻挡。但湮灭却控制着子弹不断拐弯绕过那些攻击,始终保持对兰斯洛特的追杀,并越来越近。

“住手!”

刑在这时发出怒喝,并打出风暴向刘峰袭杀过来,刘峰见状,二话不说就对着风暴开了一枪,直死魔眼的效果下,一击将风暴打散了。

刑见状大惊不已,并急忙想打出第二次攻击,可为时已晚,因为子弹终于追上了兰斯洛特——兰斯洛特眼见逃不过,便干脆放弃淘宝,爆发全身力量向着迎面袭来的子弹劈了过去,欲将子弹劈开。

然湮灭又哪会让兰斯洛特成功?只见子弹即将与无毁之湖光相撞的时候,湮灭便控制子弹来了个大拐弯,直接绕过魂器剑,向兰斯洛特的喉咙直袭而去。

噗嗤。

伴随着血肉撕裂成,兰斯洛特的喉咙溅出猩红的鲜血,一张英俊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而魂器子弹则从他喉咙背后冲刺而出,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只是兰斯洛特的喉咙被直接洞穿,其脊椎也被硬生生打断,虽然湮灭子弹在突破护体魂力的时候威力削弱的九成以上,但依然拥有堪比普通手枪的威力,而此时的兰斯洛特已经被完全破防,防御力不比普通人差多少。

一个普通人被一把手枪打中脖子,其下场可想而知。

瞪着难以置信和充满不舍与不甘的双眼,兰斯洛特软软向后倒了下去,而刑只能发出凄厉的呼喊。

第九皇家骑士,湖之骑士——兰斯洛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