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09章 巨大的震动

第一百零九章 巨大的震动

堂堂贺兰帝国第九皇家骑士就这样死在了深山老林中,虽然战士死于战场是很正常的事,可毕竟是七星圣魂者,这一死就不是小事了。

毫不夸张的说,兰斯洛特之死,影响力甚至超过了云天启和莎娜一起死掉。

“兰斯洛特!”

刑第一时间发出了充满悲痛和惊怒的呼喊,但她的呼喊毫无作用,兰斯洛特已然死亡。

七星圣魂者之死就与其他圣魂者不同了,只见兰斯洛特倒在地上后,他的魂器便绽放深蓝色的光辉,并包裹他全身,让他也绽放光芒。

下一刻,更加惊人的情况出现了,兰斯洛特身上的光辉越来越强,终于在光芒达到顶峰后,所有的力量都爆发出来,其强大的魂力扩散到空气中,形成一大片深蓝色水流,并化为山洪倾泻而下。

那些贺兰帝国军因为担心两位皇家骑士的安危,在刘峰和两个皇家骑士交手的时候就靠近了山峰,如今山洪一到,那能躲掉?

只见前方的军人发现山洪袭来后,便面色大变并山呼快跑,让大军赶紧调头跑路,可就算他们跑得再快,又能跑过山洪吗?

顷刻间,一大片贺兰帝国军人带着惨叫因兰斯洛特之死而形成的魂力洪水吞噬,哗啦啦的冲走了。

与此同时,兰斯洛特身上又绽放新的光晕,形成只有刘峰能够看到的幽蓝色光体,并一头飞进了刘峰体内。

这,正是兰斯洛特的魂器本源!

比起刘峰以前吸收的魂器本源,兰斯洛特的魂器本源就强大多了,刘峰吸纳后,可以清楚感觉到魂器本源的强大以及……顽强——魂器本源被刘峰吸收后,就在刘峰体内疯狂挣扎,似想挣脱刘峰的掌控。

刘峰对此便冷哼一声,运转魂力压制兰斯洛特的魂器本源。逐渐将这狂躁的能量压制下去。

可就在这时,刘峰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而不用看他便知道是谁放出的杀气——刑正在远处用充满仇恨与愤怒的目光瞪着刘峰。

冷冷看了一眼刑,刘峰一边压制兰斯洛特的魂器本源,一边用湮灭对准了刑。

刑见状,眼神更加阴冷,虽然看不到她面罩下的表情。但就冲其眼神来看,就可猜到她的表情已经很可怕。

然刑并没有与刘峰拼命,而是转身就跑,她知道留下来只是死罢了,她虽然不怕死,但并不想无意义的事。她还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机会为兰斯洛特报仇。

至于兰斯洛特的尸体……抱歉,虽然说出来让人很心惊,但七星及以上级别的圣魂者都不会有尸体,他们的力量太过强大,会在死后自动释放出来。而这么一释放,结果便是七星圣魂者会尸骨无存。

像兰斯洛特死后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引发山洪,他的尸体便在山洪形成的同时就灰飞烟灭,连渣都找不回来了。

“刘峰,你等着,只要我还活着,总有一天我会将你送进地狱——我发誓!”用充满怒火的口吻缓缓说出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话,刑在魂兽的载驭下。转眼间就消失在夜空中。

刘峰看着离去的刑,始终没有扣动扳机,并在刑跑远后暗暗松了口气。

原来刘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兰斯洛特的魂器本源在他体内疯狂肆虐,试图挣脱他的控制,而他只能全力压制,这一来一回就让他没剩多少多余的力量了。甚至因为魂器本源的捣乱,刘峰连直死之魔眼都无法启用。

如果刑不顾一切的杀过来,刘峰多半会凶多吉少。

湮灭看到这一切,便提出建议道:“主人。兰斯洛特的魂器本源很是七星的,您只有六星巅峰的修为,向压制它很难,您必须尽快找一个地方专心炼化魂器本源,否则很有可能被它反噬。”

刘峰听完点了点头,当即抽身离去,不知去了何处。

这一夜的后半夜,贺兰帝国军就开始撤退,至于和起义军之间的约战则被直接放弃了,没有人愿意去送死,因为刘峰的出场致使贺兰帝国死掉一位皇家骑士,而另一位皇家骑士则失踪了。

是的,刑失踪了,她没有回去统和部队,也没有回本国找袁军,而是直接失踪了,谁也不知道湮灭去了何处。

这种情况下,贺兰帝国就相当于一夜之间失去两位皇家骑士,对士气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哪怕只是听着也会心惊胆寒,更何况是以二人为主的贺兰帝国平叛军了。

对贺兰帝国来说,这绝对是巨大的打击,而平叛军心惊主帅的死亡和失踪,对接下来的战争没有任何信心,于是就在副将的带领下开始撤退,无心与起义军再交手,毕竟谁也不能肯定下一刻会不会被干掉。

除此之外,虽然贺兰帝国军没有见到刘峰本人,但战场上的痕迹以及刘峰狙杀贺兰帝国军人的事已经道明一切,只需稍微调查一下就可得出结果。

一时间,刘峰这个名字成了贺兰帝国军的噩梦,被视作无形的死神,让贺兰帝国军从下到上都忌惮无比。

恰逢此时,情报部门传来了新的消息,这一回的消息是从死对头邻国夏月帝国传来的,其中便点名了刘峰在夏月帝国的所作所为——虽然还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两人就是一人,可战斗方式,行事作风以及强横的实力都让刘峰月夏月帝国的黑色死神画上了等号。

如此一来,贺兰帝国就更加惊怒了,夏月帝国的侯爵居然跑来祸害贺兰帝国,这是想干嘛?开战吗?贺兰帝国高层对此惊疑不定,并第一时间有了决定,那就是派人去质问夏月帝国。

夏月帝国在得知刘峰竟然跑到伊勒公国祸害贺兰帝国后,也吃了一惊,但很快以赵月极和杨龙为首的夏月帝国高层便有了决定,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全力维护和支持刘峰。

于是,夏月帝国开始睁起眼睛说瞎话,表示这事完全无从说起,刘峰一直在自己的封地内没有离开,袭击贺兰帝国的那个刘峰肯定和他们的刘峰不是一个人,并警告贺兰帝国不要诬赖好人之类的晕晕。

贺兰帝国面对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无耻行径相当无语,可又没办法,毕竟对方已经摆明了不承认,哪怕他们闹得再凶,只要对方不承认这事,他们也拿对方没有办法。

这种情况下,贺兰帝国就显得相当无奈了,高层第一时间召开会议,就两位皇家骑士一死一失踪的情况展开激烈商议,其中军方代表清一色表示要让敌人血债血偿,为此不惜动用大军和其他皇家骑士,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将刘峰剿灭。

至于非军方则提议用怀柔和诏安政策,尝试拉拢刘峰,毕竟请报上说刘峰是夏月帝国侯爵并有一大片封地,那就是一个在乎利益与地位的人,只要帝国能给予足够的好处,让其反水加入帝国也不是不可能。

双方就两种方案吵得面红耳赤,差点大打出手,最后还是皇帝查尔斯八世开口拍案,让这种激烈的争执没有进一步升级。

而查尔斯的吩咐则让军方感到相当郁闷和愤怒,也让非军方感到难以理解,因为查尔斯居然叫贺兰帝国军全线撤退,放弃伊勒公国的势力。

对贺兰帝国来说,这绝对是十分丢脸并且会威信大跌的事,其几百年来征国无数,哪怕输了,也会选择卷土重来,直至将敌人攻克为止,哪有后退的时候?

查尔斯八世继位后,所采用的征伐手段更是比前人更猛,甚至还发表了一套征服万岁的宣言,以宣扬帝国的尚武和征战之风。

可以说,查尔斯八世绝对是一位好战并且相当凶残的皇帝,这样的皇帝,遇到敌人没有任何后退的理由。

然而,这一次查尔斯却偏偏退了,而且是退得相当彻底,甚至还要将整个伊勒公国都让出去,如果不是查尔斯八世让所有人都很熟悉的话,贺兰帝国高层都会怀疑眼前的查尔斯八世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查尔斯八世对手下的惊疑并没有解释的欲望,他说出这些话是发布命令,而不是与群臣商量,根本不给手下反对的机会。

纵然心头充满不甘和不满,群臣也只能依照查尔斯八世的吩咐照做,毕竟查尔斯八世在位几十年,留下了无数功绩,威信大得恐怖,深得群臣敬畏,所以纵然查尔斯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感到不解的决定,他们也不会去违逆查尔斯的。

不久之后,伊勒公国内的贺兰帝国军开始撤出伊勒公国国境,本来起义军还等着贺兰帝国军打过来的,谁知左等右等,贺兰帝国军没等到,倒是等到了让所有人感到万分不解的消息。

面对这种情况,鲁娜修十分狐疑,直至两大皇家骑士一死一失踪的事传过来后,她才明白是怎么了。

可这就让鲁娜修更加疑惑了,她非常清楚自家老爹的个性,断没有被人杀了重要臣子却选择后退的道理。可查尔斯八世却偏偏这样做了,令鲁娜修感到十分不解。

不过,就算心中充满狐疑,鲁娜修也没有时间多考虑了,因为当贺兰帝国军退出的时候,伊勒公国内部就陷入了动乱之中。

起义军和伊勒公国官方的战争,以及起义军之间的争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