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4章 父亲

第四章 父亲

“回禀族长,尘弟深明大义,为了家族的未来主动将天心草让给小侄,小侄与尘弟兄弟情深,自然不愿。但尘弟说,为了家族的兴旺,他一个人的生死荣辱不算什么,只要小侄在吃了天心草之后,能够将我们乌石镇谢家发扬光大,他便已经心满意足。这些话千真万确,小侄不敢有半分虚言。”

谢家议事厅,十几人坐在厅堂,目光齐齐的望着站在大厅中央,身材消瘦,面目的俊朗的少年,侧耳倾听。

而那少年,声音朗朗,神色坦荡,慷慨陈词。说到动情处,眼圈似乎有些红了,声音哽咽,“我也知道,尘弟一直身体孱弱,家族之中,最需要天心草的就是尘弟。但尘弟他却坚辞不授,一心只为家族,真是令我这个做兄长的汗颜,我受之有愧啊……”

“好了浩儿,尘儿一心为家族,你也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番苦心。以后,一定要加倍努力,以报答家族和尘儿的恩情,知道了吗?以后,我们乌石镇谢家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温和的声音响起,却是坐在右侧主位上的一个白袍中年人笑呵呵的开口安慰。此人身材消瘦,嘴唇边留着两绺不浓不淡的八字胡,相貌与站在厅中的谢浩有着几分相似之处。正是谢浩的父亲,乌石镇谢家大长老,谢致山。

谢致山的笑容之中,颇有着几分得意之色,眼角余光瞄了一下坐在自己身旁之人,心中暗道,“谢轩啊谢轩,你刚刚争这天心草时不是挺能说的么?如今怎么样?是你儿子自己不要的,我看你还怎么说?恩,话说回来,谢尘那个小废物倒是挺识相的,若是以后我执掌了谢家,那小子倒还可以养着。反正一个小废物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就当养条狗好了……”

“是。”谢浩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装模作样的用手抹了一下拼命挤出的眼泪。退到一旁垂首而立。

“诶呀,真没看出来,尘少爷小小年纪,竟然能有这般为家族之心,真是难得啊……”

“什么难得?分明是族长教子有方……”

“对,对,对!族长教子有方。不过话说回来,浩少爷本就天赋异禀,这次吃了天心草之后,定会重振我们乌石镇谢家雄风,即便宗族那边,也要对我们乌石镇分支高看几分了啊。”

“那是当然的了,浩少爷才是我们家族的希望,未来我们整个乌石镇谢家的掌舵人啊。”

议事厅中议论纷纷,这些说话之人,大多都坐在大厅右侧,很显然都是大长老谢致山的亲信。

而坐在左侧的那些谢家执事,却尽皆沉默不语,轻声叹息,最后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坐在左侧上首位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一身青袍,两道剑眉皱起,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尘儿,你到底在想什么?!你要知道,这可是上天赐予你改变体质的绝佳机会啊!为父我甚至不惜抛却一贯与世无争的心境修行,也要给你争来这个机会。但你却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讲什么家族大义?!”

谢轩丝毫没有怀疑谢浩刚刚所说的话,他知道,这种谎言是经不起任何推敲的,只要谢尘一到,谎言定会不攻自破,从而使谢浩陷入被族人唾弃的尴尬境地。以谢致山和谢浩父子的心机,决然不会做这种蠢事。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说这种话呢?难道是被人威逼利诱?

想到这,谢轩眼中闪过一丝的怒意,默然望向大厅门外。我谢轩素来与世无争,但若是有人胆敢威胁我的儿子,无论他是谁,我都定要让他后悔!

“谢尘见过大长老,见过父亲。请恕孩儿身上有伤,不能起身参拜。”

谢尘的到来,结束了议事厅中的议论。所有家族高层的目光,瞬间便集中在了半卧在担架之上的少年身上。

“呵呵,贤侄不必多礼,莫说是你身上有伤,便仅凭贤侄深明大义,一心为家族着想这一点,便足以在这议事厅中有一席之地了。”大长老谢致山满脸和煦的微笑,一开口便许下了重诺,俨然已经以家主自居了。

“尘弟,辛苦你了,身上的伤可是好些了?”谢浩自然也是见机极快,满眼关切之色的来到谢尘身边,兄长对兄弟的关切之情淋漓尽致。

哼,好一副兄弟情深,家族和睦的场面!谢尘心中一声冷哼,面上却是带着似乎有些受宠若惊的笑容,直到最后才转眼望向坐在那里默然不语的父亲。

待到大长老和谢浩父子表演完毕之后,谢轩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沉声说道:“尘儿,按说你身受重伤,为父也不愿让你太过辛劳。只不过,听浩儿说,你不愿服用天心草为你治伤并改变体质,可有此事?你尽管放心,有为父在此,你自可实话实说。”

“这个嘛……”谢尘见父亲将“有为父在此”这几个字说的极重,自然明白父亲的意思,原来父亲以为自己乃是被人胁迫的。

“尘弟,你说啊,就是在你房中你与我说的那些,对,当时谢拓也在场的。”谢浩感觉谢尘似乎有些犹豫,生恐谢尘突然变卦,急忙催促。

“浩儿!”谢轩剑眉一轩,冷哼一声,“我是在问尘儿,而不是在问你!”

瞬息之间,一股凌厉的怒气瞬间笼罩整个议事大厅。大厅之中的温度骤然下降,就连坐在一旁,修为达到八级灵师的大长老谢致山也不禁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惊骇的望向身边的谢轩。

“这么强的气场!难道谢轩已经突破了?!”大厅中所有家族高层都不禁心中凛然,能够将整个议事大厅笼罩的气场,若非是大灵师级别的强者,恐怕都难以做到!难道家主竟然已经不声不响的突破到了大灵师级别?!

“浩儿,你退下!”谢致山面色变了又变,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一声喝斥。

随后,谢致山立即收敛了刚刚的得意之色,对谢轩讪笑道:“三弟……族长息怒,浩儿年幼不懂规矩,回去之后,我定会责罚。另外,也在此恭喜族长突破到大灵师境界,这真是家族中天大的喜事啊。”

“恭喜族长突破大灵师!”一时间,家族中的执事都是齐声道贺。坐在左侧的执事们个个喜上眉梢,而右侧的那些,虽然口中在恭贺,但却目光闪烁,惊疑不定。

谢轩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些许感悟突破而已,我只不过是想告诉致山堂兄一件事。我谢轩虽然从不过问族中琐事,但却还是这一家之主。若是被我知道有人胆敢威胁自己的族人,我定会让他得到惨重的教训!”

“呵呵,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谢致山干笑着,冷汗已经在谢轩目光的逼视之下一层又一层的渗了出来,湿透背心。

“好了,尘儿,有什么话,你自管说吧,为父给你做主。”谢轩扫了谢致山一眼之后,再度望向谢尘。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展示出自己的实力,便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知道,在谢家,没有人能威胁他,无论何时何地,父亲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一瞬间,谢尘的目光忽然有些迷离。两世的记忆,瞬间涌入谢尘的脑海。

谢尘依稀的记得,在自己前世模糊的记忆中,那时的父亲谢逊总是喜欢大笑着用他那双比蒲扇还大的手掌,将自己高高的抛到空中,然后在自己惊恐尖叫着即将摔在地面之前,伸手将自己稳稳的抓住。

他还记得,在自己三岁左右的时候,与邻居的孩子打架被对方抓伤大哭。父亲谢逊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那时,谢逊只是将巨大的拳头在自己的眼前晃了一晃,然后郑重的说道:“是男人,就去打回来。像娘们儿一样哭鼻子,不是我谢逊的儿子!你别指望我会帮你或安慰你,我们谢家只有铁一般的汉子,没有娘娘腔!你记住了吗?”

后来,父亲加入了明教成为了名震天下的金毛狮王,和那些与父亲一样铁骨铮铮的叔叔们一起闯天下,快意恩仇。而自己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甚至是亲眼目睹家人惨死在面前,都没有留下一滴眼泪。

再后来,谢尘直到离开那个世界,都再也没见到过父亲……

与谢逊比起来,重生之后的父亲谢轩,显然在谢尘的记忆中并没有谢逊那种纵横天地的霸气与豪情。但是,谢尘在谢轩身上所感觉到的,却是从未有过的慈爱与关怀。

自己的身体因为先天不足而十分孱弱,但他却从未在谢轩的眼中看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厌倦与轻蔑。反而,正因为如此,父亲对自己更加呵护备至,绝不希望自己受到一点伤害,甚至不惜损耗修为用灵力为自己滋养经脉。

而如今,父亲也是为了自己,一改平日的云淡风轻,与世无争。用着一种几乎是霸道一般的手段,来为自己增加信心。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两个父亲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将爱加注的自己身上。而对于谢尘来说,父亲根本就没有好与坏,强与弱的区别。因为,在父子之间,永远都有着那世间任何利器都无法割断的血脉相连……

谢尘知道,在这个时候,只要自己公然否认之前说过的话。那么,这株天心草就一定是自己的。而且,谢浩也一定会得到严厉的处罚。

只不过,谢尘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使父亲坏了修为的心境。更何况他想要的,也并不仅仅如此简单。山中大火,已经将敌人的狼子野心完全暴露。父亲是个君子,对同族中人不会痛下杀手。那么,这个小人,便由我谢尘来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