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5章 你哪只耳朵听到是给你的?

第五章 你哪只耳朵听到是给你的?

“尘儿?”谢轩见谢尘半晌不言,不禁充满关切的再次出声。而此时,谢致山和谢浩父子也是万分紧张的看着谢尘,生恐谢尘否认之前所说的话。

大厅的气氛骤然诡异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谢尘已经缓过神来,缓缓开口。

“回禀父亲,我的确不愿要这株天心草,这是儿子的肺腑之言。”

“为什么?!”谢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谢致山和谢浩却是同时长出了一口气,一丝得意之色再次出现在父子二人的脸上。

“我们乌石镇谢家,已经被宗族边缘化。究其原因,便是家族中新生一代并没有天才的出现。而这天心草,正可以为我们家族创造出一个天才。尘儿绝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毁掉家族兴起的机会。”

谢尘侃侃而谈,坦然面对着父亲眼中的焦急。他能感受到,父亲此刻的心情是何等的沮丧与无奈。只不过,为了自己的计划,他也只能如此。

“呵呵,尘儿果然是深明大义!”一声轻笑,大长老谢致山满面红光。

乌石镇谢家乃是谢轩与谢致山、谢致远兄弟,三个人一起创建。三人创建之时早已立誓,家族利益高于一切,个人荣辱在家族利益面前,尽可抛却。谢轩虽然是名义上的族长,但谢致山这个大长老却也拥有家族的一半掌控权,同样有着直接与宗族沟通的资格。这也是为何谢致山能够在家族中呼风唤雨,甚至有一大半家族执事追随的原因。

谢尘已经当着家族所有高层的面将此话说出,如同覆水,再难收回。即便是谢轩身为族长,除非是叛离家族,否则也不能更改。

谢轩虽然已经成为大灵师,但这种修为也仅仅在乌石镇谢家分支中是顶尖高手。而在宗族那里,却只能勉强算中游而已。脱离家族,至少现在的谢轩还没有这个实力。

“堂弟,看来你真是教导出一个好儿子啊!”再次改回了堂弟的称呼,谢致山得意之极,笑呵呵的望向身边的谢轩。

“哼!”谢轩面色难看,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发一言。

谢致山见谢轩无语,不禁更是得意,朗声说道:“诸位,看来此事已经没有再继续讨论的必要了。这株天心草的归属已经有了定论,为了我们家族的中兴,浩儿!”

“孩儿在!”谢浩强自压抑着心中的兴奋,从一旁一跃而出,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天心草啊!天才啊!虽然你谢尘是家族嫡子,但老子一旦成了天才,得到宗族的重视,取代你这个小废物成为族长的继承人根本就不是问题!

“堂弟,家族宝库的钥匙,乃是你我各执一半。现在,可以交给我,去给浩儿取出天心草了吧?”谢致山十分满意的看了一眼一脸正气,站在厅中器宇轩昂的儿子,随后转过头,对谢轩说道。

“唉……”谢轩面色阴沉,长叹一声,缓缓的从怀中取出一物,皱着眉放在身边茶几之上。

“等等!”就在谢致山笑着正要将手伸向茶几之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谢尘却是忽然开口了。

“哦?贤侄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谢致山的动作顿了一顿,此刻他心情极好,就连一向都看不上眼的谢尘,在他眼中也成了“贤侄”。

谢尘半卧在担架上,淡淡一笑,说道:“大长老何必如此着急?难道如今家族中,即便是如此大事,大长老都已经能够一言而决了么?”

“恩?”谢致山被谢尘问得一怔,随后微笑道:“贤侄这话是何意?此事已经有了定论,并且也已经得到了族长的认可。贤侄可不要将这越权篡位的大帽子往大伯的头上扣哦,呵呵。”

“就是啊尘弟,这件事不是已经决定了么?尘弟可不要乱说啊。”谢浩也是帮腔,随后恭敬的对谢轩说道:“族长,尘弟年幼,用词不当,口无遮拦,还请族长与族中各位长辈见谅。”

“恩……”谢轩皱眉望着自己的儿子,心中暗道,儿啊,难道你这是后悔了么?既然后悔了,却为何不直说出来?还在说这些没用的?也罢,就算为父背上出尔反尔的骂名,只要你一句话,我也立即将这天心草给你夺回来!

谢尘感觉到了父亲灼灼的目光,心中一暖,却是转过头戏谑的看了一眼“为自己出头”的谢浩堂兄,淡淡说道:“浩堂兄,你刚才说什么事情有已经有定论了?”

“恩?尘弟是在开玩笑吧?”谢浩一愣,随后笑道:“天心草啊,尘弟你不是自愿放弃天心草,而给为兄服……”

谢尘嗤笑一声,打断道:“没错,我的确是不愿服用天心草。但是,不知道浩堂兄那只耳朵听到,这天心草家族决定给你了?!”

“若是我没记错,乌石镇谢家全族上下,族长应该是我父亲才对吧?刚才大长老所言,顶多便只是一个建议而已,没有族长的点头认可,谁敢说这天心草的归属有定论了?!”谢尘眯起眼睛,言语越来越锋利,最后直指坐在主位的大长老谢致山,“大长老,你有这个权利么?”

“这个……”谢致山一时语塞,不知为何,他的心竟然在谢尘的目光逼视下微微一颤。

“恩!尘儿说的没错!大长老,我几时说有定论了?你又是那只耳朵听到了?!”谢轩忽然开口,重重点头。虽然儿子并没有如自己所愿一般讨要天心草,但能够将谢致山逼得哑口无言,也算是让谢轩稍稍的出了一口气。

“可是……这个……”猛然间,谢致山被父子二人问得哑口无言。刚刚无论是谢尘,还是谢轩,都根本就没说过天心草要赐给谢浩。一切,完全都是自己自说自话做的决定。但是……

“的确没说过!”谢浩的反应显然是比自己父亲快上一些,忽然挺起胸,站在大厅中傲然说道:“但即便是没有说,家族中除了我和谢尘之外,又有哪个够资格服用天心草的?!”

谢浩一言,说得倨傲无比。天心草虽然能够改变体质,但只要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改变,只能在本命灵觉醒之前完成。一旦开始觉醒本命灵,无论是否能成功觉醒,天心草都将不再起任何作用。

乌石镇谢家,虽然是首屈一指的家族。但从族长谢轩这一辈算起,建族也不过二十余年。家族中达到要求的直系子弟少得可怜。而谢尘已经声明不要天心草,谢浩自然便认为天心草非他莫属了。

“浩堂兄太健忘了吧?难道你真的以为,便只有你自己一人有这个资格么?!”

“还有谁?!”谢浩不屑看了谢尘一眼。

“唉,看来浩堂兄真是薄情寡义啊……难道连自己的亲堂弟都已经不记得了么?”谢尘戏谑的长叹一声,忽然提高声音,冲着大厅之外说道:“谢拓!你进来!让你这个相处了十二年的堂兄恢复一下记忆。”

“来了!”尖锐且带着稚嫩的声音从大厅外传来,片刻之后,一个圆滚滚的肉球,撑着一根拐杖,蹦跶蹦跶的“弹”进了大厅之中。

“谢拓参见族长、大长老、各位执事。”

“尘哥,你叫我啥事?”见过礼之后,谢拓瞪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望着谢尘,小声问道。不时间还偷眼扫了一下家族中其余的高层,显得颇为局促。

自从谢拓的父亲,二长老谢致远在魔兽山脉陨落之后,谢拓在家族中的地位便一落千丈。虽然被族长谢轩收养,可是在族人眼中,根本已经不把他当做家族的直系子弟。

再加上谢拓天生胖乎乎,没有半点威严,说话也十分不着调。有的时候,甚至混得连寻常族中子弟都不如。

以至于,在得到天心草之后。家族高层便一直围绕着是给谢尘还是谢浩这个话题争论,根本就已经把谢拓这个人给忽略不计了。

而就连谢拓自己,也根本就没想到天心草与他自己有啥关系。在他看来,这种好事,就算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可能落在他头上。

“没事,只不过浩堂兄脑子似乎有些不清醒,记忆力衰退的厉害,甚至已经不记得你的存在了。叫你来,就是想帮浩堂兄恢复一下。”谢尘轻蔑的瞥了一眼谢浩。

“啊?怎么会这样?!”小胖子谢拓一惊,一双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谢浩,“浩哥,你咋弄的啊?怎么……怎么会不记得我了呢?我是谢拓啊!会不会是……脑子被重物击打过?或者……”

小胖子眼睛一亮,似乎恍然大悟,双手一拍,“是不是被门挤了?!恩,一定是的!”

小胖子先是万分肯定自己的推测,随后又狐疑起来,“不对呀!浩哥比我还要厉害,是什么门能把浩哥的脑袋挤成这样?难道是……钢门?!”

“噗——哈哈……”小胖子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满脸认真。特别是最后那一句“肛门”,霎时间使得气氛原本凝重的大厅,顿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就连谢轩见到这种情况,也不禁莞尔。

谢尘更是忍着身上的疼痛抽搐不止,擦!肛门?谢拓这小子也太有才了。

“滚!你他娘脑子才被钢门挤了!”谢浩面色铁青,一把扒拉开一脸认真的谢拓,随后忿忿的望向“罪魁祸首”谢尘。

“谢尘!你把这个死胖子叫出来和我争?!”谢浩指着谢拓充满着不屑,气急败坏的说道:“就,就这猪一样,有爹生没爹养的杂种蠢货也配和我争天心草?!你的脑子才被门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