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6章 饭桶

第六章 饭桶

“放肆!”

“砰!”的一声,谢轩的手掌重重的拍在茶几之上,茶杯猛的一跳,“啪”的一声摔在地面,茶水四溅,整个大厅也顿时安静了下来。

“浩儿!不得胡说!快跟拓儿道歉!”大长老谢致山面色瞬间一变,赶忙说道。

家族之中,谁都知道族长谢轩虽然待人和善,与世无争。但却有三个不许任何人触碰的逆鳞。

除了因为难产而死的亡妻和唯一的骨肉谢尘之外,那便是如今在大厅中的小胖子谢拓。

谢拓的父亲,与谢轩和谢致山一起开创乌石镇谢家的二长老谢致远,便是在魔兽山脉之中,为了救谢轩而丧命的。

那一战异常惨烈,谢轩深受重伤险些不治,大长老谢致山因为镇守家族逃过一劫。除此之外,谢家到魔兽山脉狩猎的族人一共三十七人,便只有三人生还。

而二长老谢致远夫妇,便是为了让谢轩逃脱,拼死拖住魔兽的脚步,才最终惨死在疯狂的魔兽利爪之下。

谢拓天资不差,但生得却是又矮又胖。又因为失去了父母,性格乖僻,不擅与人相处。但饶是如此,谢轩也是对他视如己出,不许任何人对谢拓有一丝半点的污蔑和轻视。

刚才,谢浩竟然公然在所有人面前骂谢拓“有爹生没爹养”“猪一样的蠢货”。这无异于是在所有人面前挑战族长谢轩的极限。更像是要在族人面前,拼命证明自己的脑子真的被某种“门”挤过了一般。

“啊!”气急败坏的谢浩也是猛然惊醒,在谢轩愤怒的目光注视下,急忙扶起被自己推倒的谢拓,忙不迭的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拓弟我错了,刚才为兄不该说那些话,是为兄一时口无遮拦,错全在为兄,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生气,别生气……”

虽然嘴上在一个劲儿的给谢拓道歉,但谢浩的目光却是一直都在观察族长谢轩的神色。要知道,若是谢轩盛怒之下真的一巴掌拍残自己,就算是自己父亲也是挡不了的。

“浩哥,我不生气,我真的没事儿,我都习惯了,这算啥事儿啊……”小胖子谢拓眨巴着眼睛,显得十分大度。只不过任何人都没发现,低头的瞬间,一道黯然之色瞬间从他的眼底深处掠过。

再抬头,小胖子的眼睛却是一亮,他皱起圆圆的鼻头使劲的抽了两口,随后挠着脑袋,有些诧异的嘀咕道:“诶?浩哥,你抹粉了么?我怎么闻到你身上有一股香味儿……”

“啊?!”谢浩脱口一声惊呼,身子顿时如同触电一般,飞快的向后退了两步,面色已经变得难看无比。

“呵呵,拓弟你定是闻错了。我,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抹粉呢……”

“哦?难道真是我闻错了?可这股香气感觉,好熟悉啊……”小胖子谢拓皱着眉头,似乎苦苦思索,“不对,浩哥你再让我闻闻……”

说着,谢拓便挪动着脚步向谢浩身边凑来,吓得谢浩顿时又退了两步。

香气?谢尘心中一动,难道是迷神香?但是下一刻,谢尘便迅速否定了这个想法。迷神香是一种迷药,若是服用了解药之后,的确可以不受香气的影响。但已经时隔一天,谢浩就算是再如何愚蠢,也不会将这种迷药放在身上。否则只要一进议事厅,便早就会被在座这些灵觉敏锐的家族高层发现了。

更何况,在此之前谢浩还到过自己房中,距离自己近在咫尺。而那时自己也分明没有闻到什么特殊的味道。

“呵呵,小子,你这个堂弟貌似并不像外表所看起来的那么笨嘛……”剑九的声音在谢尘的脑海中响起,透过谢尘,他自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谢尘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深深的看了一眼满脸天真,面带狐疑的小胖子谢拓。若是事情再发展下去,恐怕谢浩今天就要难堪了……

“拓弟,应该是你闻错了,浩堂兄身上哪有什么香味?你就不要胡闹了。”谢尘淡淡开口,适时的为谢浩解了围。

“没有?”小胖子谢拓的动作明显一顿,目光复杂的看着谢尘。

“的确没有,相信我。”谢尘迎着谢拓的目光,淡淡一笑,转而望向已经退到自己身边的谢浩说道:“浩堂兄,既然已经没别的事了。那是不是该谈一下拓弟是否有资格服用天心草的事了?”

“哦,对,对!谈,谈!”仍旧有些惊魂未定的谢浩急忙点头,显然刚刚惊吓令他已经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谈什么?拓儿乃是二长老致远堂兄嫡子,当年我乌石镇谢家一脉,正是我和大长老,还有致远堂兄一手创建。”谢轩面色肃然,扫了一眼厅中众人,沉声道:“如今,致远堂兄虽已陨落。但有谁敢说,他的嫡子不是家族的直系子弟?!”

谢轩的话,使得整个议事厅顿时安静了下来。在座各个家族执事,一个个面面相觑,虽然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但却都不敢说什么。

见到这种情况,谢轩不禁心中暗叹一声。十余年过去了,乌石镇谢家分支,虽然因为实力相对薄弱,而逐渐被宗族边缘化。但在乌石镇附近,却也是能够呼风唤雨。

这么长时间的安逸生活,早已使得这些开创家族基业的元老们淡忘了当年患难与共的情谊。人走茶凉,甚至是用生命开创家族的元勋都是如此,更何况对待他的子嗣?人性凉薄至此,也难怪大长老生出异心了。

一股沉重的疲倦之意涌上谢轩的心头,他忽然明白了儿子为何对能够改变他天资的天心草坚辞不授。原来儿子所做的一切,竟然都是为了解开自己的心结,让自己能够有机会报答当初二长老谢致远夫妇的救命之恩啊!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各位便说一说,浩儿和拓儿到底谁服用天心草更为合适吧。”

谢轩说罢之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半卧在软榻之上,浑身包裹得如同粽子一般的儿子,心中心潮起伏。

谢尘此刻正拉着谢拓,小声嘀咕着什么。感觉到父亲的目光,谢尘转目望去,微微一笑,又轻轻的点了点头。仿佛是在说,“父亲放心,孩儿即便是没有天心草,也一样能够抗起整个家族的重任。”

谢轩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在与儿子目光对视的一刹那,顿时便明白了儿子的意思。父子之间那种血脉相连,心灵相通的天性,瞬间使谢轩心中一暖,安心了不少。

“依我看么,浩少爷无论天资还是为人处事,都是上上之选。若是家族中致力打造一个天才的话,这天心草应该是浩少爷更合适。”

坐在右侧的一个家族执事缓缓开口,顿时引来不少人的附和。他们正是属于大长老谢致山一派的人,此刻自然为谢浩说话。

而坐在左侧的那些执事,却是面面相觑,迟疑着没有说话。虽然他们也不希望大长老一脉做大,但若是谢浩和谢拓两个少年比起来,无疑谢浩明显要胜出一筹。

“没有别的意见了么?”谢轩眉头微微皱起。如今显然局势呈一边倒的态势,莫说是旁人,便是谢轩自己,都找不出谢拓比谢浩强的地方。反之,若是找缺点的话,谢轩倒是瞬间就能从谢拓身上找出一大堆。

大厅中渐渐安静了下来,自始至终,大长老谢致山都一言不发。对于自己的儿子,谢致山自然有着足够的自信。若是说谢尘以族长嫡子的地位,能与自己儿子争上一争的话。那么这个没有任何依靠,胖得跟猪一样的谢拓,简直连争的资格都没有。

谢轩又问了一遍,大厅中依旧沉默。谢浩显然也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了过来,避开谢拓和谢尘,站在远处,面上已经有了得意之色。

“父亲,不知孩儿能否说上两句?”

就在气氛陷入有些尴尬之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谢尘,却是开口了。

“哦?”谢轩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沉吟着正欲开口。一旁的大长老谢致山却是抢先说道:“谢尘贤侄并非是家族高层,而且,贤侄主动让出天心草,已经与此事毫无关系,我看,这件事,还是由我们家族众位执事与族长决定吧。”

谢致山一句话,直接便将谢尘搁在了旁观者的位置之上。原本,以谢致山的身份,说这些话,显然是有些僭越的嫌疑。

但是,经过刚才的事,他忽然发现,这个谢尘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却心思缜密。如今的乱局,正是这些躺在担架上的少年一手造成,甚至令自己都差点出丑。如今谢尘还要说话,谢致山自然要极力阻止。

谢致山一番话,自然引来他那一脉的纷纷附和。而他的话,也算是有理有据,即便是谢轩一时间也难以反驳。

谢尘见状,不禁心中暗暗冷笑,想封住我的嘴么?呵呵,若是从一开始你便这么做,恐怕我还真会感觉有些棘手。只不过现在么,却是晚了。

冷笑间,谢尘的目光已经望向身边的谢拓,小胖子顿时会意,上前一步,昂起了圆滚滚的小脑袋,声音尖锐:“大长老说的一点也没错,尘哥的确已经与这件事没有关系了。但是和我却又有关系,那我能说两句不?”

“嗤……”谢致山嗤笑一声,轻蔑的望着谢拓,“恩,是和你有那么一点关系,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时候不早了,说完也好回去早些吃饭。”

“饭自然是要吃的,不过有些话,也要说清楚,不然的话,吃饭也没有味道,吃饭嘛,讲究的是心平气和,不然会噎着的,严重的,甚至会导致胃下垂……”谢拓摇晃着圆滚滚的脑袋,丝毫没意识到谢致山话语中的讥讽和不耐烦。

“我说谢拓,你能不能痛快点?知道你对吃最有研究行了吧!”远处的谢浩不耐烦的催促道,若不是族长谢轩在,恐怕他直接就一个“饭桶”骂过去了。

“浩哥你别急啊。”谢拓转过头,呲牙一笑,“这事儿,和吃饭是一个道理,有多大的肚子吃多少饭。你说你的饭量比我大,但没比量过,谁知道你是不是眼大肚子小,在那里愣装自己是饭桶呢?”

“我装什么,我本来就是……啊!你小子损我!”谢浩正欲反唇相讥,话说到一半立即便察觉不对,赶忙闭嘴。

“浩儿!”大长老谢致山目光阴冷,喝止了气急败坏的儿子,眯着眼睛望向谢拓:“这么说,拓儿是想与浩儿比试一下了?”

“当然!”谢拓昂起圆滚滚的小脑袋,伸出三根手指,“如今我身上有伤,三天,三天之后,咱们当着所有族人的面,看看到底谁才是饭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