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7章 包你三天揍翻他

第七章 包你三天揍翻他

“也不知道尘哥睡了没有,还是明天再来吧……”

是夜,月朗星稀。白天在议事厅意气风发的小胖子谢拓,此刻却是踌躇不已的站在谢尘房间之外,几次伸手想敲门,最后还是落下,低低的叹息一声。

“是谢拓么?进来吧。”忽然,谢尘淡淡的声音从房间之内传出,却是将门口的谢拓吓了一跳。

“嘿嘿,尘哥,你还没睡呀。”随着房门一开一关,谢拓圆滚滚的脸上堆起讪讪的笑容。

房间里没有点灯,明亮的月光透过窗纸洒在房中,依稀可以见到谢尘正半卧在堆起的棉被之上,一双眸子如同夜空的寒星一般,凝视着谢拓。

“就知道你会来,一直在等你。”片刻之后,谢尘终于收回了目光,抬手一指床边的椅子,“坐吧,你还真耐得住性子,现在才来找我。”

“恩。”谢拓默默点了点头,一瘸一拐的来到床边坐下。兄弟二人一个**,一个床下,在这洒满月光的房间之中相对无言。

半晌之后,谢拓终于打破沉默,“尘哥,三叔没来么?”

“来了,不过我那时刚好睡熟了。”谢尘微微点头,他自然知道父亲来做什么。只是自己还没想好到底如何与父亲解释,便只能先佯作熟睡了。

再度沉默,显然二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呼——!”许久,谢拓忽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抬起头,“尘哥,白天在议事厅,你为啥不让我说出后山的事情,反而让我提出与浩哥比试?你也知道,那场山火,浩哥的嫌疑最大吧?”

“不错,仅仅是怀疑而已,不过,你有证据么?”谢尘微笑,自己这个堂弟果然也与自己有同样的怀疑。

“证据?”谢拓一怔,颓然摇头,“浩哥那么精明,又怎么会留下证据?但是,昨天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就根本没有第四个人上山。不是他,难道真的是天火?!”

“你说的没错,对于这件事,我敢肯定家族中有此怀疑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但三叔他为何……”谢拓闻言,心中一急。

“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谢尘打断了谢拓的问话,直接说出了答案,“没有证据,那么一切就都只是猜测而已。谢浩是大长老的独子,大长老在家族中的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没有任何证据便指认嫌疑人,恐怕立即便会引起家族内讧,严重者,甚至使家族陷入分裂的局面。”

谢拓沉默,他原以为自己想的就已经够多了。却没想到,眼前这个体弱多病,一直需要自己照顾的堂兄,竟然想的这么深远。

“他既然敢这么做,便一定有着周密的安排,所以我们几乎不可能找到任何有利的证据。即便是你在白天继续诈下去,最后恐怕也绝对不会使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谢尘望着坐在床边若有所思的小胖子,记忆中,他从未见过谢拓的表情如此凝重。想来,此次被人痛下杀手,也使谢拓成长了不少。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继续逍遥下去?!”小胖子谢拓的眼中忽然射出了两道愤然,“平日里,他装模作样,欺负我,我都能忍。但这次,他却是差点把尘哥你也害死。原本我以为,不管如何,我们都是兄弟,从小一起长大,至少应该有些感情。但是,没想到他却真的这么狠毒!”

“情谊不是假的,但人的心会变。”谢尘淡然一笑,谢拓毕竟年幼,虽然因父母早亡而比同龄孩子要成熟一些,也更加会掩饰自己的内心。但与谢尘这个前世从小便混迹于马贼之中的人比起来,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不顾忌兄弟情谊,自然我们也无须顾忌。这也是我为何要你提出与他比试的原因,怎么?难道你不想与他一战?”

“不想?!”谢拓挑了挑弯弯的眉毛,嗤笑一声,“我他妈做梦都想!要是我的先天资质哪怕是再高一点点,我早就把他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既然想,那我给你这个机会不是很合适么?你可以在所有族人面前,堂堂正正的将他狠狠痛揍一顿,将他伪君子的面具撕掉。”

“要是能这样,当然好了。问题是……”谢拓的脸垮了下来,极为不情愿的说道:“问题是我打不过他啊!”

谢浩乃是家族中公认的“同辈子弟第一人”,虽然先天资质算不上是天纵之才,但放眼整个乌石镇,却是没有一个同辈人能够超过他的。也正因为如此,今天谢拓提出比试之后,大长老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点头。

“那如果我说,我能让你在三天之后打败谢浩呢?”

“你?!”谢拓一怔,诧异的望着谢尘,随后苦笑一声,“得了吧尘哥,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你这是故意拿我消遣呢?你和三叔是整个家族中唯一真心对我好的人,我虽然打不过他,但恶心一下他,让你们出出气还是能做到的。”

“我能。”谢尘望着谢拓,面带微笑,目光中却是充满着认真与不容置疑。

“你能?!……”感觉到谢尘的目光,谢拓忽然之间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悸动,十多年的朝夕相处,他从未见到谢尘有过如此笃定的语气,如此令人信赖的目光。

“这个,你拿去。”谢尘也不废话,直接从棉被下面取出几张薄纸,递给谢拓。

“这是……”借着月光,谢拓依稀可见这几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歪歪扭扭的小字,有的字甚至墨迹都尚未干涸,显然是刚刚写上不久。

“混元功,一种灵力修炼方法。你的根基本就不错,若是按照这上面的功法修炼,三天便会有所小成。不出意外,你应该就能感觉到你自己的本命灵了。”

“感,感觉到什么?!”谢尘的语气平淡,但听在谢拓的耳中却比炸雷还要震撼!感觉到本命灵?!我没听错吧?那可是先天灵力资质能够达到八阶以上的天才才能拥有的特殊能力啊!就这些卖相比厕纸好不了多少的废纸,能做到?尘哥的脑袋的不会真的被一场大火烧坏了吧?!

“我刚写的,卖相是差了点,不过上面的功法却是真的……你也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没病,我曾经有过一点奇遇,偶然得到了这个功法,对你……我擦!你干什么!手拿开!”

“啪!”的一声,谢尘将一只伸向自己额头的胖手被直接拍开。

小胖子只感觉手背一疼,正要抗议两句。不料目光一瞥之下,他的身体猛的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谢尘。

“尘哥,你的手……”

月光之下,谢尘那原本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包裹在绷带中的手掌,如今就那么露在外面。包裹手掌的绷带早已不见,借着月光,谢拓分明看到,谢尘的手掌白皙如玉,手指修长,哪里还有半分被烧伤的痕迹?!

“你,这,这……”圆滚滚的脑袋骤然变成椭圆形,见到这一幕,谢拓早已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惊讶得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哦,你说这个啊。”谢尘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淡笑道:“写字的时候嫌绷带麻烦,索性便拆了。你看见了也好,这回,你总该相信我有奇遇了吧?”

“相信,相信!”谢拓点头如小鸡啄米。

开玩笑,谢尘的伤势可是他亲眼所见,那种程度的烧伤,就算是痊愈了,恐怕也会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疤。而谢尘的手上哪里还有半点痕迹?现在若是说谢尘没有奇遇,就连谢拓也绝对不信了。

“诶?尘哥,平时咱俩都在一起,你啥时候有的奇遇?我咋不知道呢?”忽然小胖子想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这个么……擦!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还成天和我在一起啊?我拉屎、睡觉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这功法给你,包你速成天才就是了。尘哥出品,质量保证,三天后揍翻谢浩不在话下!赶快拿回去好好练,不懂的地方也别来烦我,没有售后!”谢尘被问得心中一虚,急忙转移话题,推搡着小胖子,下了逐客令。奇遇什么的,完全是谢尘随口编造,哪里想过细节。索性便直接不回答,让这小子自己琢磨去。

“哦……”谢拓被谢尘忽悠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为啥刚才还好好的尘哥,忽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无奈下,只得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挠着脑袋向外面走去。

我擦,看来以后我得想一个比较靠谱的奇遇了,真麻烦,还得费脑子编……待到谢拓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间之后,谢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擦着冷汗暗暗腹诽。

“尘哥……那个啥……”就在这时,忽然房门一开,谢拓圆滚滚的脑袋再度出现在门口。

“死胖子还有啥事?!别打搅我睡觉!”谢尘没好气的问道。

“那个……这个字念啥来着?”小胖子满脸委屈,站在门口,指点着纸上一个被拆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的字,嗫嚅着问道。

“混,你是个混球的‘混’!诶?我不是说没有售后了吗?你怎么还问?不认识查字典去!”谢尘瞥了一眼那个支离破碎的字,不耐烦道。

“哦,原来是‘混’字,我还以为是‘三日比’呢,……这字儿写的……唉,害我白激动了一场……”

“擦!这小子!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老子的字儿写得怎么了?我觉得还不错啊……”谢尘满头黑线。

“嗤!”

“剑九!你丫笑什么?”听到脑海中凭空传来的一声嗤笑,谢尘终于找到了发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