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8章 乖孙儿,快参拜老祖!

第八章 乖孙儿,快参拜老祖!

“我笑什么?九爷我活了无数年,毫不夸张的说,就你那几笔字儿,即便是放眼天上地下,混沌内外,估计也没几个人能比你写的更差劲了。”剑九说话毫不客气。

“有必要那么夸张吗?老子那叫自成一体!只是尔等这些俗人不懂得欣赏而已。”谢尘对剑九的吐槽丝毫不信,自信满满。

“哦,九爷我还真不懂……”剑九暴汗,对谢尘这种没来由的自信,即便是他,也十分无语。

“对了剑九……”沉默片刻之后,谢尘忽然想起一事。

“有没有规矩?叫九爷!”

“恩,好吧,阿九。你确定混元功对提升资质有效?你也听见了,刚才我可是把大话都说出去了,要是三天后,谢拓被谢浩那小子揍成猪头,我可就惨了啊!”

“谁是你的阿九?!老夫可是比你祖宗……”

“我知道,你比我祖宗的岁数还要大!不过我说阿九,你年纪一大把了,能不能就不要在这些小节上纠缠了?我和你说正事儿呢。”谢尘邪邪一笑,开玩笑,让自己叫一个寄生在自己身体里的残魂九爷?做梦呢!

“擦……”剑九忽然感觉到一丝无力,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想当初老子纵横天下之时,谁敢如此与自己说话?!无奈,现在形势比人强,也只有忍了。

别扭许久之后,剑九这才极为不情愿的开口,“小子,你要知道,天下灵气,万法归宗。你原本那个世界,乃是修炼内功,化灵气为肉身,强筋煅骨,斩将杀敌。现在的斗灵大陆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以灵御物,以物强神。但无论如何变,其根本都是灵。”

“只是斗灵大陆之人,注重先天资质,唯有能觉醒本命灵之人,才能叱咤风云。但却忽略了原本人体内的潜在能力。这些功法,则正是激发他们潜在能力的法门。放心吧,只要那个小胖子资质不差,并且体内蕴有本命灵,那么感觉到体内的本命灵基本没有任何问题。”

“哦,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接下来,我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谢尘点点头,眼中浮现出跃跃欲试之意,“话说回来,我真没想到这七伤拳竟然还可以这样修炼。我身上这么严重的烧伤都能够完全吸收。”

“烧伤算什么,七伤拳本就是能够吸收内伤外伤为己用的功法。不然老夫为何要为你选这副七伤之体?你的伤越重,七伤拳吸收的便越多,伤敌之时发挥出的威力也就越大!”剑九洋洋得意的说道。

谢尘闻言邪邪一笑,缓缓的解开缠在自己身上的绷带。解开的绷带之下,哪里还有昨日烧伤的痕迹?皮肤看起来细腻紧致,甚至比没有烧伤之前还要光滑。

“小子,七伤拳功法一共七重,你这七伤之体本就是为了给你这功法汲取力量的。但你在没有大成之前,身体依旧孱弱。如今你只能吸收一些外伤罢了,那些先天损伤还在影响你的身体,没觉醒本命灵之前,你根本不是灵师的对手,你可不要乱来啊!”剑九提醒道。

“这个我知道,但有仇不报,却也不符合我谢尘的性格!”谢尘的眼中陡然射出两道杀意,“现在我只不过是去收点利息而已……”

与此同时,谢家府宅另一处,谢浩面色阴郁,从大长老谢致山的房中走出。

“他妈的,那么大的一场火,怎么这两个小子一个都没烧死?!”谢浩低声骂了一句,走出大长老的庭院,向着自己的院子行去。

就在刚刚,谢浩被父亲谢致山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今天在议事厅上受的气,谢致山一股脑的全都倾泻在了自己儿子身上。当着所有族人的面,被一个小辈质问得哑口无言,显然令素来自视甚高的大长老感觉十分憋屈。

“尤其是那个谢拓!三天后,我要在所有族人面前让他跪在我脚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有谢尘那个小废物,等我成了少族长,定叫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一想到父亲的痛骂,谢浩不禁恨得咬牙切齿,眼中射出两道阴厉的光芒。一边走着一边琢磨着等到自己得势之后,到底应该如何炮制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堂弟。

对于三天之后的比试,他甚至想都没想。虽然此次谢拓表现得异常自信,但平日里任人揉捏的小胖子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谢浩根本没想过会输,只想着怎么才能赢的漂亮,揍的过瘾。

“桀桀!这位小兄弟,我看你满面戾气,不日恐怕就会有血光之灾啊,今日你我有缘,不妨让老夫给你点拨一下……”

夜阑人静,一声怪笑如同鬼魅低吟。恰巧此刻小路上没有半个巡逻护卫,正在暗暗咒骂的谢浩顿时觉得全身寒毛根根树立,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谁?!”谢浩警惕的望着四周,此地正是府宅中一个小树林边缘,那飘忽而诡异的声音也正是从树林之中传出。难道竟然有贼?!什么贼这么大胆,竟敢把主意打到谢家的头上?!

“桀桀!你只要走进来,不就知道我是谁了么?来吧,我在这里等你……”怪笑再度响起,如同树林中一只夜枭低鸣,阴森中带着一丝莫名的诱惑力。

若是换做平时,依照谢浩的心机与谨慎,是绝对不会贸然走进树林的。但是现在,他的双腿却好似不听使唤一般,虽然谢浩的头脑中不断叫喊着,绝对不能进去,可那声音就如同有着奇异的魔力一般,让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径自向着密林之中走去。

虽是深秋,但林中枝叶依旧茂密,将如水般的月光遮挡在林外。婆娑的树影之间,谢浩便只能看到一个身材瘦小,如同少年一般的身影。此人一身黑衣,面罩黑布,只露出一双如同星斗般的眸子,在阴影之下闪闪发亮。

“你,你到底是谁?!”谢浩声音干涩,艰难的从喉咙中挤出几个字。此刻他已经骇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挪动半步,甚至连说一句话,都需要耗费极大的力量。很显然,在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已经着了对方的道。

就在谢浩心中暗暗叫苦,欲哭无泪之时,黑衣人终于再次开口了,“桀桀!小兄弟,你的胆子不是很大么?连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同族兄弟都能下手杀戮,难道你也会害怕?”

黑衣人的声音很低,但在谢浩的耳中却是如同惊天炸雷轰然而响!谢浩只觉得,在这一刻自己的心跳都已经停止了!这个连自己父亲都不知道的事情,这个黑衣人又怎么会知道?!

“怎么?被说中了么?怕什么?敢作敢为,杀伐果断,才是我谢家的子孙!老夫很欣赏你,只有你这样狠辣的人,才是我们谢家的希望!”

“什,什么?!”黑衣人的忽然转变,使得谢浩心中一动!“我谢家子孙”“很欣赏你”“谢家的希望”,这几个关键词飞速的在谢浩脑海之中盘旋。

谢浩不笨,也足够镇定,转瞬之间他便已经从这几个关键词中想到了一个可能!而这个可能不禁令他欣喜若狂!双眼中原本的惊恐也顷刻变成了狂喜!

“你……您是老祖宗?!”虽然这句话说得依然费力无比,但谢浩却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忽然间充满了力量,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似乎在欢呼雀跃,这是真的吗?!

天罗国谢氏家族建族数百年,传说中,创立整个谢氏家族的先祖并没有仙逝,而是在达到灵宗极限之时飘然远去,离开家族,云游四方寻求化圣之路。

对于先祖的去向,即便是谢家内部的说法也不相同。有的说,老祖宗在化圣之时,没有经受住混沌天劫,已经于数百年前陨落。但另一说发,却是得到了大部分族人的认同,那就是老祖宗在云游之际,感悟天地,经过混沌天劫淬炼,立地成圣!

人们总是喜欢相信美好的事物,老祖立地成圣自然便是整个谢家的主流想法。所以,无论谢氏家族宗族还是分支,都必须在自己家族的最高处设立“祭祖台”,每年由直系子弟参拜祈福。企盼已经立地成圣的家族老祖在御天而行的时候,能够看到子孙心愿,施恩护佑家族,甚至能够重回家族,将家族带至巅峰。

谢浩乃是大长老谢致山独子,对这个传说早已熟的不能再熟。如今这神秘黑衣人,不但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防卫森严的谢家,而且身不动,影不摇,就能隔空控制自己的身心,这种功夫他可是闻所未闻,神乎其技。再加上这说话的语气,和洞悉自己隐秘的话语,谢浩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老祖身上。

“桀桀!没想到,时隔数百年,竟然还有人记得老夫。”黑衣人又是一声怪笑,显然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既然你已知道老夫是谁,那还不赶快参拜。”

说话间,黑衣人手掌似乎轻轻动了一下,谢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恢复了自由。当下再无怀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由分说“咚!咚!咚!”对着黑衣人就磕了三个响头。

“不肖子孙谢浩,叩见老祖!老祖归来,家族振兴有望!家族大幸,子孙大幸!呜呜……”

说着说着,谢浩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这次大哭,虽然有一点造作,可他也是真的哭了。刚刚的连番惊吓,再加上突然得知老祖归来,而且还夸了自己。这大起大落,即便是成年人都难免心有余悸,更何况他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说到底,即便他早有枭雄之心,但心智却毕竟还未成熟。

“好啦好啦!乖孙儿别哭,一切有老祖我做主……”黑衣人似乎被这个后辈子孙的诚意打动,说话的语气也不似刚刚那般诡异了。

“呜呜……老祖宗回来就好,孙儿,孙儿是高兴的……呜呜……”谢浩跪在地上依旧不断抽咽,虽然眼泪已干,但为了给老祖宗留下好印象,他就算生憋也要再憋出几滴来。

哭了片刻之后,谢浩忽然想起一事,抬起头泪眼汪汪的望着黑衣人,说道:“老祖宗此次归来,为何宗族那边没有诏告天下?难道老祖宗……还没有回宗族?”

这小子他娘的还不傻啊!黑衣人心中暗暗腹诽了一句,眼中却是露出沧桑之色,淡淡叹息道:“乖孙儿,你可要知道,数百年沧桑,早已物是人非。老祖我从天外归来,岂能不了解一下子孙后辈的情况?此次归来,到如今,便只有你一人得知。老夫之所以现身见你,也是觉得你这孙儿行事果决,颇得我心。此事,你可切切不要外传,否则纵是你有继承家族大统之才,老夫也绝不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