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9章 强者之心

第九章 强者之心

继,继承家族大统?!黑衣人的一句话,把谢浩彻底震懵了。家族大统?!难道是执掌宗族?天!我不会是做梦吧?!我谢浩也有能够执掌整个谢氏宗族的一天吗!

手狠狠的拧在大腿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谢浩呲牙裂嘴,冷汗直流。但下一刻,他却是欣喜若狂,这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天哪!

谢浩哭了,泪流满面。这一次绝非造作,眼泪哗哗如同泉眼一般铺面而下,两行鼻涕扯得老长,在他下巴上荡起两根晶莹的丝线。不过他的表情却是在笑,笑得无比幸福,笑得……无比花痴。

苍天啊!大地啊!是哪尊神佛对我谢浩如此垂青?至少也要给我一个心里准备啊!不让你我的小心脏怎么受得了这种刺激?!

谢浩在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中,彻底丧失了思考能力。此刻在他眼里,天也不那么黑了,风也不那么冷了,秋夜凉风更是如同春日暖风一般,眼前的一切花红柳绿,暖意融融。

身前的“家族老祖”在谢浩的眼中,早已如同神佛巨像一般高大巍峨,挺拔如同山岳,宝光闪烁,神光普照。如果此时对方抬起脚底,让谢浩去舔,恐怕谢浩绝对不会有半分的犹豫,立即就会伸着舌头舔个干净,最后还要意犹未尽的吧嗒吧嗒嘴,回味无穷。

“擦!这家伙的表情……怎么像是刚刚吃了十斤**似的?有没有这么夸张啊?”黑衣人瞳孔微微一缩,心中暗暗腹诽。

这忽然出现的“家族老祖”,自然是谢尘乔装所扮。身为族长的嫡长子,谢尘怎能不知道家族老祖的传说?

只不过,谢尘没想到的是。谢浩这小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心机够深,手段毒辣,但上起当来竟然如此的容易,甚至都不需要再拿出更有说服力的事实,便已经屁颠儿屁颠儿的咬住了鱼钩。

虽然目的达到了,可谢尘却不禁有些泄气。为了假扮家族老祖他着实计划了许久,没想到一出手,对方就主动配合了,那些准备好的后招根本没用上嘛!真他娘天生当孙子的料。

“咳咳!乖孙儿,你可明白老夫的意思了么?”老祖轻咳一声,声音如鬼魅,却充满了威严。

“明白,明白,明白!”谢浩点头如捣蒜,甩起两串长长的鼻涕,生恐如此表达还不够诚意,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表白,“承蒙老祖宗如此垂怜孙儿,老祖宗放心,孙儿绝对不会泄露老祖宗的行踪!家族……家族里面有什么事,老祖宗尽管吩咐孙儿去办即可,刀山火海,孙儿义不容辞。”

“恩,乖……”老祖眼中终于露出了笑意,这一声“乖”只把谢浩听得心花怒放,两眼弯得跟小胖子谢拓的眉毛有的一拼,花红柳绿的景象再度呈现。

“我听说,三天之后,你要和一个族中不成器的小子比试,争夺天心草?”见到谢浩的表情,“老祖”在面罩下抽了抽嘴角,忽然问道。

真不愧是老祖,竟然连这事都知道!谢浩在心中暗暗赞叹了一句之后,面色恭谨,“老祖明察秋毫,孙儿也是为了振兴我乌石镇分支,所以才参与争夺……”

“行啦!别说废话!争就是争,需要找借口吗?”老祖怫然不悦,谢浩顿时噤若寒蝉。

片刻后,老祖再度开口,淡淡道:“方才老夫就已经说过,老夫最欣赏的,就是你这孙子,心够狠,手段够毒。哼!什么仁义礼教,通通都是放屁!我谢家,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铁腕人物来执掌!”

“是,是……”谢浩连连点头,唯唯诺诺,心里却是十分赞同老祖的说法。

“这是你的优点!不要让我失望,但凡是敢挡在你面前的,无论是谁,即便是老夫我,即便是你的至亲,你也绝对不能心慈手软!懂吗?”

“是,是……哦,不敢,不敢……”谢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对老祖心悦诚服。不说修为,就是这一种狠辣的心境,就已经甩出自己百十条街了。

“哼!什么不敢?!他敢挡,你就要敢杀!”老祖轻轻哼了一声,“老夫只是来点拨你一下而已,你自己的路,还要你自己来走!去吧。”

“老祖要走了么?孙儿若是……若是想念老祖,该,该如何……”谢浩心中一急,张着嘴不知如何措词。

“你找不到我,也别想着我会帮你什么。”老祖目光一冷,“老夫既然肯现身见你,自然不会对你不闻不问,你放心,若是你有难,我自会出现在你面前。只不过,你的做为若是让老夫失望的话,第一个杀你的,就会是老夫!”

“孙儿明白,孙儿明白,多谢老祖宗!孙儿定然不会让老祖宗失望!”谢浩身体猛的一颤,冷汗瞬间湿透衣衫。只不过,有了老祖宗前面的承诺,谢浩心中也是大慰,不禁喜上眉梢,连连叩首,唯唯诺诺。

但再抬头时,眼前却哪里还有“老祖宗”的身影?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婆娑树影,秋风瑟瑟。

“真不愧是我族开山老祖!果然神通广大,来去无踪!”谢浩又在地上跪了许久,这才暗赞一声,极为恭谨的站起身,收拾了一下,直到小心翼翼的行出树林,这才美滋滋的哼着小曲,趾高气扬飘然而去。

就在谢浩腾云驾雾般离开树林不久之后,在一处阴影之处才缓缓浮现出一个少年身影。露在面罩之外的一双眼中,早已充满了戏谑的笑意。

“小子,你就这么放过他了?这就是你所谓的行事风格?”剑九的声音在谢尘脑海中响起,显得十分不屑。

虽然刚刚假扮老祖戏耍谢浩之时很过瘾,但毕竟那也只是言语上占了便宜罢了。在剑九看来,有仇就杀,即便不杀,至少也要断上一条胳膊两条腿的,那才解气。却没想到谢尘竟然就这么算了?!

“放过?开什么玩笑?”面罩下,谢尘的嘴角微微一掀,反问道:“剑九,你知道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最能感觉到绝望么?”

“自然是濒临死亡的时候。”剑九不假思索,这种事情,他见得太多了。

“错。”谢尘微微摇头,“死亡,只不过是生命的终结而已,当一个人已经知道了自己必死,那他将无所畏惧。但是,当一个人绝处逢生之后,却发现这个生机忽然间变成难以接受的残忍现实之时,那种心情,恐怕比死更难以接受吧。”

“绝处逢生,再被抛入深渊……擦,你小子够狠。”

“狠?狠么?”谢尘咧嘴一笑,说我狠,那只是因为你没在贼窝里待过罢了。

片刻之后,谢尘已经再度浑身缠满绷带,舒服的躺在**。戏耍谢浩,只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而已,夜阑人静之时,正好可以让他好好计划一下下一步的行动。

“剑九,若是按照斗灵大陆上的实力划分,你现在大概能发挥到什么级别的实力?”谢尘忽然开口问道。

“斗灵大陆上的实力划分,已经很接近完善了。若是以老夫现在现在这个状态来说,应该勉强能达到灵宗级别吧。”剑九思索了一下,如实说道。

“灵宗?这么强?”谢尘眼睛一亮,刚刚在戏耍谢浩之时,剑九已经展示出了足以让谢尘惊异的实力。

只不过谢尘却没想到,剑九竟然能达到灵宗的水平。要知道,谢家便是因为拥有灵宗强者,才成为天罗王国,乃至于整个大陆的一流家族啊!

“切,这也算强?”剑九极为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小子,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但你可别想着总让我附体给你当打手!要知道,你如今的神魂还很稚嫩,每一次附体,都会对你的神魂造成不小的损害,当然,老夫也是如此,这绝对是赔本买卖。”

“这我当然知道。”谢尘淡淡一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厚厚的绷带之下,那原本已经被七伤拳功力彻底吸收的灼伤,此刻再度大片大片的重新出现在谢尘的皮肤之上。而原本已经略有提升的修为,也回落到了修炼之前的状态。想必,这就是让剑九附身,神魂受损的代价吧。

“知道就好!老夫累了,你自己琢磨吧。”说罢,剑九很不客气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便沉默了下来。

而此刻的谢尘,却是没有丝毫睡意。对他来说,如今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陌生,却又诡异的熟悉。有很多事情,仅仅靠这身体原本主人记忆中的那点东西,还远远满足不了谢尘的需要。

事实上,谢尘也并没有想要依靠剑九的力量。经历过生死,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一个人一旦有了有恃无恐之心,必然不会锻炼出铁一般的意志。人往往在没有了退路之时,才能够爆发出最大的潜力,才有机会成为真正的强者。

如今有的这一切,对谢尘来说早已足够了。寻常少年所梦想拥有的,谢尘不但拥有,而且更多,现在他需要的,是一颗足以成为强者的心!

池塘只能够困住游鱼,却无法束缚蛟龙。苍穹能承载飞鸟,却遮挡不住气贯云霄的强者之心!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谢尘轻声颂出前世极为熟悉的歌诀,双眼如寒星般闪烁,“屠龙刀,你选择我,并非是你给我谢尘机会,而是我谢尘给了你一个机会!只有跟随强者,你才能再度号令天下,莫敢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