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0章 福利道场

第十章 福利道场

“来来来,买定离手!你快点!后边还有没有人下注?一个时辰后比试就开始了,开始前半个时辰封盘!要下注的抓紧了啊!”

三天以来,谢尘的小院中热闹无比,浑身包裹得如同人形粽子一般的谢尘此刻般靠在柔软的担架上,小脸红扑扑的吆喝着。

在担架前面,摆着一个足有三米见方的大木桌,木桌之上早已堆满了散碎金银,甚至还有首饰、银票等价值不菲之物。任谁一眼都能看出,这绝对是赌桌。只不过,在赌桌前面,却还立着一块木牌,上书八个个大字“声援谢拓,福利道场。”

“尘少爷,这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这赔率怎么还不调整一下啊?这么多钱,够您喝一壶的了。”

人群中,一个管事模样的谢家族人笑嘻嘻的提醒谢尘。三天以来,谢尘的赔率就一直都没变过,谢浩与谢拓比试,谢浩胜一赔二十,谢拓胜一赔一!

原本,因为谢浩与谢拓的比试,家族中那些老手早已开始开设了暗庄。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谢尘以家族少主的身份开庄设局,恐怕也不会有如此万人空巷的场面。

但尘少爷何许人?要玩,自然便要玩最大的。尘少爷开庄,赔率一出,家族中那些“老字号”的庄家瞬间偃旗息鼓。一赔二十啊!这简直就是乌石镇有史以来最大的赔率,一本万利的买卖啊!谁不知道谢浩少爷拥有家族同辈第一的称号?反观那个小胖子,生来就是一副小受的样子嘛!

正因如此,乌石镇谢家上下,无不闻风而至,生恐来得晚了,尘少爷提前封盘,这天大的好处就捞不到了。

“怎么?铜算盘,你怕本少爷赔不起么?”谢尘斜睨了一眼说话的管事,嗤笑一声。

“呵呵,不敢不敢,小的怎么敢怀疑尘少爷的信誉呢?”铜算盘嘻嘻一笑,连连摇手。怕?开玩笑!尘少爷敢开庄,那必定是族长同意的。有族长做后盾,这信誉谁敢怀疑?!

“不敢就好!”谢尘轻哼一声,朗声说道:“不怕告诉你们,本少爷开这局,不为赚钱,只为声援我兄弟谢拓。而且,本少爷对我兄弟谢拓也有十足的信心!我劝你们考虑好了再押,到时候赔的老婆本都没了,可别怪少爷我按规矩办事啊!”

“明白,明白!尘少爷和拓少爷兄弟情深嘛!”开口又是铜算盘,只不过,他虽然面上在笑,心里却是不以为然,押谢拓?我疯了我去才押那个死胖子呢!

“哼哼,贤侄好大的手笔啊!莫不是,我们谢家改开善堂了么?”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谢尘的小院门口响起,此话一出,整个院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拜见大长老!”谁不认识大长老谢致山的声音?登时,这些刚才还兴高采烈的族人,立即噤若寒蝉,让开一条路,对大长老鞠躬问安。

“大伯来啦,小侄身上有伤,不能行礼,还请大伯见谅。”半卧在软榻上,笑眯眯的望着大长老,却没有丝毫欲要行礼的意思。

谢致山并没有理会谢尘这言行不一的举动,只是阴沉着脸,径自走到木桌之前,低头看了看木桌上白花花的银子,冷哼道:“谢尘贤侄,你身为族长嫡子,难道不知道公然设赌,乃是家族大忌么?”

“公开设赌?大伯可不要冤枉我啊!”谢尘一脸委屈茫然,指着木桌前的牌子,“我这里可是写得清清楚楚,声援谢拓,福利道场啊!大伯你也知道,拓弟马上就要和浩堂兄比试了,他从小就成了孤儿,不像浩堂兄有大伯支持。我这个做兄长的,也只能用这种方法给拓弟声援了。”

“哼!花言巧语,欲盖弥彰!”谢致山又是一声冷哼,“你开这个赌局……”

“福利道场!”谢尘急忙纠正。

“好吧,福利道场。”谢致山不想在这小事上纠缠,直奔主题,“此事可经过族长的允许了没有?没有的话,就是违反家规!”

“这……这完全是小侄的个人行为,父亲想必应该知道。”谢尘犹豫了一下,一脸为难。

事实上,谢尘所做的这件事,谢轩自然是知道的。对于谢尘,谢轩总觉得自己对儿子亏欠的太多,所以谢尘愿意去做的事情,只要不过分,谢轩都不会过多干涉。只不过,此次的事情谢轩却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玩得太过火,最重要的是,不要与大长老一脉的人产生纠葛,把事情闹大。

但谢轩却哪里知道,他这个儿子要的,就是把事情闹大!而且越大越好!

“知道?你用知道这个词,那就是说族长并没有同意了?”谢致山咄咄逼人,“既然族长没有同意,那此事便是违反家规!此间赌注,一概没收充入家族!”

“啥?还要定罪?!大伯,不要啊!好歹咱也是自己人,看在我父亲的面上……”谢尘的小脸垮了下来,满眼惊慌。

“哼!族规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族长在这,想必也会同意我的做法!来人把这些赌资赃物,都给我收了!将谢尘拿下!待到比试之后,再由家族长老会定罪!”谢致山大义凛然,当即便要付诸行动。

“大长老,不要啊!那可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

“就是啊,大长老开恩啊!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这是违反家规的事情啊!”

眼见着大长老带来的人就要上前收拾桌上的赌资,这一下,那些刚刚下了重注的族人们不干了。这钱,说没就没了?一句违反族规,就变成家族的钱了?有没有天理了还?要知道,咱们可都是买你儿子赢的啊!

一时间,群情耸动。有胆子大的纷纷站出来稍稍阻拦,胆子小的,也是哀嚎不止,庭院中再度陷入了混乱。

即便是大长老那些手下,此时也是犹犹豫豫,稍稍被阻拦,便止步不前,迟疑的望着大长老。要知道,在这桌子上面,也有他们的钱啊!本以为押谢浩赢,不但可以讨好大长老,而且还能大赚一笔。本是名利双收的事情,却没想到竟然会鸡飞蛋打……

“干什么!你们想造反么!”大长老一声厉啸,周围顿时再次安静了下来。

“此事是谢尘违反族规在先,本长老不过是秉公办事而已!没有族长的允许,私自设赌,这就是重罪!你们再敢阻拦,按同谋罪一同抓了,押入家族大牢!”

大长老谢致山,在家族中素来强横,积威之下,庭院中近百人愣是没有一个人胆敢发出半点声响。在这种时候,哪怕是放个屁,恐怕也要被大长老当做立威的对象直接抓去坐黑牢。刚刚出声的,阻挠的,此刻也都成了霜打的茄子,直接蔫了。幽怨的目光不时的在谢致山和谢尘之间来回徘徊。

目睹这一切,谢尘一直没有说话。看起来,好似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得有些懵了。但仔细看,便会发现,在谢尘眼底的最深处,却是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你们,怎么还不快动手!莫说谢尘是族长嫡子,就算是族长亲至,有本长老在,也不必畏手畏脚的!”谢致山倨傲的瞥了一眼谢尘之后,对那些迟疑的手下一声呵斥。

其实,谢尘这次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谢致山岂能现在才知道?只不过,他有意等到众人都下注之后再动手。一来,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你们,在乌石镇谢家,谁才是真正的家主。二来,便是要借这次机会,让谢尘与谢轩威信扫地!待到比试之后,他更可以名正言顺的提出让儿子谢浩成为下一任族长继承人,而自己便可以安心的做太上皇了。

“大长老这么说,未免也太不把我谢轩放在眼里了吧?!”就在谢致山正打着如意算盘之时,忽然一声冷哼便如同深冬的寒风一般瞬间掠过庭院,在下一刻,一道修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木桌之前!

“我倒要看看,哪一个敢动我儿子!”

“嘭!嘭!”两声闷响,距离谢尘最近的两人顷刻间倒飞而出,数米之后才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溅起一片烟尘。

“族长,你……”谢致山的面色变了一变,他万万没想到,本应该在比武场准备比试之事的谢轩竟然会来到这里。而且,从倒地的两人再没爬起来这点上,便能看出谢轩出手极重,显然已经怒极!

“我怎么?”谢轩的两道剑眉已经竖起,面上更如同罩上了一层寒霜,“大长老,我现在就在这里,我看你到底要如何不必畏手畏脚!”

庭院静得连掉下一根针都清晰可闻,院中的人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这还是家族里那个温文尔雅,待人和善族长么?几乎在所有族人的印象里,族长从未如同今天这般,如同恶鬼附身!

对谢轩来说,家族权利,本就可有可无。但谢致山先是争夺天心草,今日又来欺辱谢尘,再加上前几日山中大火之事谢轩本就心存疑虑。所有的积郁,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族长,难道谢尘在此设赌之事,没有违反族规么?”谢致山很快便镇定下来,虽然他修为不及谢轩,但这毕竟是在家族,想必谢轩也不会对自己如何。

“大伯,你不是说过,只要族长允许之事,便不算违反族规么?现在父亲来了,你可以自己问呀。”谢尘眼中笑意更浓,舒服的躺在担架上,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