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1章 豪赌

第十一章 豪赌

“不错!此事尘儿早已与我说过,而且也是经我首肯的。怎么,难道我这个族长,连这点事情都无权决定么?”谢轩盯着谢致山,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可是刚才……”谢致山瞳孔微微一缩。

“刚才我明明说过,父亲知道此事。是大伯自己自说自话,说知道并不代表同意的啊,小侄可是什么都没说。”

“你,你放……”谢致山一时气结,直到此刻,他才发觉,自己竟然又着了谢尘这小子的道!

只不过,谢致山一句“放屁”还没出口,便对上了谢轩如欲喷火的目光。登时张张嘴,生生的将这个“屁”吞回肚里。

“大长老,此刻你不在比武场,而带着这么多人来这里,难道就是要趁我不在,给我儿子定罪的么?”谢轩不动声色,但强大的气场已经逐渐开始蔓延。

如此一问,无疑是让刚刚还气焰嚣张的谢致山骑虎难下。说不是,那自己兴师动众带人过来干什么?说是?那不是自己找死么……谢致山的脸上青白不定,难受之极,真的如同吃了一个屁一般。

“父亲,你有所不知。大伯其实也是来我这福利道场下注的,是不是啊,大伯?”

就在这时,谢尘却忽然开口,满脸和煦的笑容。而且,还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向着谢致山眨了眨眼睛。

“下注?”谢轩一怔,有些迷惑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如今的谢轩可真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哦,对,对!下注!”谢致山赶忙点头,长出了一口气。但随即忽然后悔,谢尘这小子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了?居然来替我解围?难道还有后招?

“你看,是吧!”谢尘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继续说道:“大伯此次来不但是要下注,而且还要下重注!据说大伯早已准备了十万两银子想要押在……”

“谢浩!”谢致山心思机敏无比,抢在谢尘之前一声大吼。在吼过之后,他还心有余悸,我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幸亏老子嘴快,不然的话老子岂不是又要被你这小畜生坑了?那可是十万两啊!想坑我?我都多精明了我!

想到这,谢致山不禁开始为自己的急智沾沾自喜。随后眼睛一亮,心中一声冷笑,开口说道:“谢尘贤侄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准备了十万两银子,准备押注到我儿谢浩身上。只是不知谢尘贤侄的这个……福利道场,肯不肯收呢?”

“哗——!”庭院中顿时一片哗然。大长老竟然要押十万两在谢浩身上?!一赔二十,那可就是两百万两啊!谢家虽然是乌石镇首屈一指的家族,但想要一下子拿出两百万两现银,也是很费劲的。

“收,当然收!”谢尘貌似不知死活的嘿嘿一笑,煞有介事的说道:“既然打开门做生意,焉有把生意往外推的道理?只不过……”

见谢尘微微沉吟,谢致山心中一声狞笑,面上却是十分关切,“贤侄,若是你怕太多了赔不起,那我倒是可以看在……”

“赔不起?哈哈哈……”谢尘忽然哈哈大笑,“大伯,你也太小瞧侄儿我了。我是想说,以大伯的身家,只给自己儿子押注十万两,是不是少了点啊?”

“什么?嫌少?!”谢致山一怔,心中暗骂一声不知死活的小畜生!

“那贤侄以为,我应该押多少比较合适呢?”

“尘儿!不要胡闹!”谢轩皱眉,喝斥了谢尘一声。自己的家底,他再清楚不过,两百万两白银,自己还可以拿得出,凭借自己一身本事,大不了从头再赚,为了争一口气嘛!但若是再多,恐怕就连自己也……

“父亲放心,这道场是儿子开的,一切事情自然由儿子一力承担。”

谢尘对父亲微微一笑,不待谢轩开口,便已经朗声说道:“大伯既然有兴趣,不妨押上个千八百万的。若是输了,侄儿必当如数赔付。大伯放心,若是侄儿无法赔付,大不了让出家族继承人之位,并且终身为奴还债就是了。”

“你说的是真的?!”谢致山闻言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买定离手,愿赌服输。”谢尘满脸正经,俨然一个职业赌徒。

“好!就这么办!我将全部身家押上,连同房产地契,核算之下一千万两只多不少!就权当一千万两了!”谢致山当机立断,豪气干云。正愁没机会把这小废物给弄下去,这次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全部身家?!场面有些失控了,在场的可不仅仅是谢尘与谢致山,此外还有上百的族人。当着族长和所有族人的面,大长老竟然将全部身家都押在一场小孩子的比试之上。这,这根本不是在赌钱,这是在赌命啊!

若是大长老输了,全部身家将被一扫而空成为白丁。若是谢尘输了,非但要让出家族继承人之位,而且还要终身为奴还债!看来这一次,乌石镇谢家真的是要变天了!

“尘儿,你……”谢轩终于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便要喝止此事,如今赌约未签,一切还都可以挽回。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族长!这乃是我与谢尘贤侄之间的事情,族长好像无权干涉吧?”谢致山也是踏前一步,面带讥诮。

“父亲,大伯说的不错,这是儿子自己的事情,还请父亲让儿子自己处理。”谢尘也是点头附和。自己整个计划之中,最为艰难的,并非是谢致山不愿上当,而是父亲谢轩对自己的爱。

谢尘知道,到了这个时候,父亲一定会出面阻止。在如何才能使父亲不阻拦自己行动这一点上,谢尘可谓是绞尽了脑汁。

“不行!尘儿尚未成年,一切,还由我这个做父亲的做主!此事若是没有我的同意,绝对做不得数!”面对谢致山和谢尘二人的异口同声,谢轩寸步不让,坚决不能让谢尘掉进大长老的陷阱。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一场豪赌眼看着就要无疾而终。即便是谢尘此刻也是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心中暗暗思忖,那小子真他娘的是猪变的么?怎么这么慢?你丫的再不来,老子的大计就要泡汤了!到时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丫的!

“诶?你们这么多人都聚在这,干啥呢?!让让,让我也看看,是不是谁死了?”

尖锐且略带稚嫩的声音在人群之外响起,谢尘眼睛一亮,其余的族人却全都是眉头一皱。听这不着调的话,不用猜也知道是哪位到了。

人群分开,一个圆滚滚的肉球,吭哧瘪肚的挤了进来,正是多日不见,宣称闭关修炼的小胖子谢拓。

两道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本来很大,却是被肥肉挤成一条缝的眼睛眨了眨,谢拓面带一丝失望,“哦,原来不是死人了,是我的粉丝团在集会啊……诶?三叔也在,大长老也在,难道你们也是我的粉丝?”

“滚!谁他娘的是你的粉丝?!”眼看着到嘴的鸭子被谢轩给弄飞了,大长老谢致山一肚子闷气,怒哼一声,别过头去。

没来由被一顿喝斥,小胖子谢拓不仅没有吃惊,反而笑嘻嘻的向前走了一步,“我就知道,大长老肯定不可能是我的粉丝。但是三叔对我最好了,三叔肯定是!是不三叔?”

说话间,胖乎乎的小手一下子便拉住了谢轩的手掌,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亲切。完全就是一个脸皮极厚,外带天真无邪的少年。

“恩……”被谢拓拉住的谢轩本没心情说些什么,但忽然之间面色微微一变,望着谢拓的眼中,难以置信的光芒一闪而逝!

谢尘敏锐的察觉到了父亲的这个变化,立即轻咳一声,表情一变,化作了叛逆少年之状,据理力争:“父亲,从小到大,儿子一直在您的保护下成长,一直都是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虽然,父亲之恩,恩重如山。但父亲却有没有想过,儿子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路要走!难道父亲就不能让儿子为自己决定一次么!”

说话间,谢尘的表情更加亢奋,挥舞着仍包裹在绷带中的小拳头说道:“这一次,儿子已经决定了!大伯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是儿子和大伯之间的事情!若是父亲再不应允,儿子便死在父亲的面前!”

谢尘的表演极为到位,将一个正处在叛逆期,以为自己做得很对,急于脱离父亲管制,又有些歇斯底里的叛逆少年表现得淋漓尽致。一番话,将谢致山听得心中暗笑,将周围族人听得不住摇头叹息。

“尘儿!你……唉……”谢轩好似被谢尘的言辞说得一怔,表情中充满了愤怒与失望。最后一声长长的叹息,更是充分的表现出了,一个父亲的无奈与痛苦。

擦!没想到老爹的演技竟然这么好!谢尘心里暗赞一声,面上却是越加悲愤,泫然欲泣,“父亲,请恕孩儿不孝,你也说过,男儿生在天地间,有所为,有所不为!孩儿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请父亲不要阻拦孩儿!”

“你!你……罢了!就当我谢轩没有你这个忤逆之子!你,你好自为之吧!”谢轩的心好似被谢尘彻底伤透了一般,全身颤抖,最后索性一转身,大步向着院外走去。很显然,被自己至亲骨肉不理解的这种痛苦,已经将他的心彻底伤透了。

“咳咳,贤侄,我们的赌约……”见谢轩拂袖而去,谢致山早已心花怒放,表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轻咳一声,试探着问道。

谢尘吸了吸鼻子,似乎缓和了许久,才平复心情,说道:“大伯放心,侄儿说出的话断然不会反悔,赌约照旧。来人!取纸笔,给我和大伯立下赌约!谢拓!你个死胖子不去比武场,还在那愣着干啥?走吧,这里没人愿意要你的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