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2章 信尘哥,得永生!

第十二章 信尘哥,得永生!

天将正午,乌石镇谢家比武场。谢尘少爷与大长老豪赌的消息,早已如同长了翅膀一般迅速传遍整个家族。

此刻的比武场擂台下方,早已是人山人海。原本拓少爷与浩少爷争夺天心草这个噱头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此刻再加上尘少爷与大长老的赌注,更是使得家族上下,几乎只要能走动的人全都汇集到了此地。

当谢尘少爷优哉游哉的躺在担架上到达比武场的时候,却是正好看到一个圆滚滚的肉球在比武场中央那巨大的擂台上搔首弄姿,吐沫星子横飞。

“各位家族长辈兄弟,本人谢拓有礼了!”

小胖子今天着实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上面不知道还抹了什么东西,整个脑袋看起来乌黑锃亮,阳光一照,刺眼无比。就如同一个硕大的玻璃球一般,闪闪发光。再加上那圆滚滚的肚子,在台上一站,别说,还真有那么一点宗师的气度。

见谢拓上台,众人的目光不禁为之吸引。此刻距离比试尚且还有一段时间,谁也不知道这个小胖子到底上来干啥。

谢拓小宗师显然十分满意众人投来的目光,圆圆的脸上两座小肉山堆起,显得和蔼可亲。

“咳咳!”清了清嗓子,小胖子终于进入了正题,“首先,我谢拓谨代表我个人,感谢各位同族袍泽能够来到这里,为我捧场!看着各位袍泽热情高涨,我心里这个激动啊!各位放心,我保证,此次定然不会辜负大家的希望,展示出我们乌石镇谢家明日之星的实力!”

“切……!”众人还以为此胖子要说什么呢,如今一听不禁纷纷泄气,更是有人在人群中起哄,“拓少爷,你误会了吧?咱们可都是在福利道场下了重注买你输啊!你要是赢了,我们情何以堪啊!”

“哄——!”场中笑声一片,家族之中,除了谢尘等极少数几个人之外,哪里有人会认为谢拓会赢?这小子现在上台,无非是耍宝而已。

谢拓也不在意,只是在在台上嘿嘿一笑,待到稍稍安静下来,他才摇晃起脑袋,做叹息状,“唉,原来竟然是我会错意了。以为各位都是我的铁杆呢,可惜啊,真是太可惜了……”

众人再度哄笑,有好事着却问道:“拓少爷,你输了,我们大家都赚钱。这么算起来,我们也算是你的铁杆了,你可惜个啥啊!”

谢拓摇头晃脑,眼中一片悲天悯人,“我可惜的是,你们不支持我,恐怕今天就要破财了哦。你们难道不知道,本少爷早就已经感觉到本命灵了?唉,你们这消息真是太闭塞了,难怪有人说在这信息飞速发展的时代,信息就是财富啊……可惜啊,可惜……”

比武场中的哄笑声逐渐在减弱,渐渐的变成了悉悉索索的交头接耳。再后来,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开始变幻不定,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冒出了冷汗。

“拓少,没开玩笑?”擂台下,前排一人嗫嚅着问道。

“开玩笑?擦,你看看我这诚恳的表情,像是开玩笑吗?都到这个时候了,难道本少爷还会骗你们吗?”小胖子气度沉凝,鼻孔朝天,颇有睥睨天下之态。

彻底安静了,再次得到证实之后,比武场中再也没有半点声音。谁不知道感觉到本命灵是什么意思?一个能感觉到本命灵存在的少年,与一个没有感觉到本命灵的少年较量,这胜负还用猜么?!

我的钱啊!我的老婆本儿啊!我的棺材本儿啊!我的二奶梦啊!……族人中,十有八九都是在谢尘的“福利道场”下过注的。而且几乎无一例外,押的都是谢浩赢!这一下,无数美梦瞬间破碎,一同破碎的,自然还有那多年积攒下来的积蓄。

“不过呢……”谢拓十分满意的收拢了无数哀怨目光之后,淡淡开口,“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少爷也有慈悲之心。现在,我就可以给大家伙儿指一条明路。”

说着,谢拓**一般的手指忽然一抬,指尖直指已经到了台下的谢尘,“这是谁,不用我介绍了吧?谢尘,我大哥!你们只要把尘哥伺候舒服了,说不定这钱么……”

“尘少爷!哦不,尘哥!尘哥开恩啊!咱们那赌帐能不能不算了?那可是我的棺材本啊……”

“尘哥,您大发慈悲,帮帮忙,我只要抽回两成,哦,一成赌本就行!”

不待谢拓说完,无数族人便已经蜂拥而至。下至十七八岁的青年,上至七老八十的老人,一口一个“尘哥”,叫得无比亲切。为了钱,为了梦想,让他们叫啥都行了。

“我擦……”谢尘翻了翻白眼,满头黑线。虽然说这是他安排给谢拓的任务,但,但也没让这小子这么说啊?!

就好像这边这个,您老有八十了吧?叫我尘哥?您老不怕折寿我还怕呢!什么?那是你准备娶小妾的钱?恩,您老真是,老当益壮,老骥伏枥,老……老不正经!

还有这个,你小子没事对我抛什么媚眼啊?老子正经人!况且对男人也没兴趣啊!就算有兴趣,也不能找你这个满脸胡茬的肌肉男吧?当我小受啊!

还有你!这不是铜算盘吗?你抱着我的脚干啥?还一副享受的样子!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犯得着这么贱吗?!喂喂!注意你的口水!别污了本少爷的玉足……

“好啦!好啦!都闭嘴,听我说!”台上的谢拓也没想到场面会如此混乱,偷瞄了一眼几欲杀人的谢尘,干笑了一声,赶忙扯着嗓子大喊。

由“尘哥”引发的骚乱逐渐平息,此刻族长谢轩、大长老谢致远,以及众位执事都还没到。谢拓俨然已经成为了此地的主事人。无数道期期艾艾的目光,再次回到谢拓身上。

“尘哥也是你们叫的么?胡闹!”两道弯眉一轩,谢拓气势汹汹的震慑一下全场。当然,这也是为了他自己,不然一会儿说不定会被谢尘修理的多惨。

“下面,请尘哥上来给大伙讲两句!鼓掌!”说完,小胖子满脸堆笑讪讪的转过头,“嘿嘿,尘哥,请。”

“哗哗!”掌声雷动,钱在人家手上,金主的话自然比圣旨还管用。台下近千人,两手使劲儿的拍在一起,生恐拍得不够热烈,万一谢尘少爷不高兴了,这钱,可真的就长翅膀飞了。

“滚!死胖子,回头我再找你算账!”谢尘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在担架上勉强伸出腿,照着谢拓那肥硕的屁股就是一脚。这一次别说谢尘,就连给他抬担架的两个大汉,都是狼狈不堪,遭了池鱼之殃。

不过说归说,毕竟谢尘此次本就是帮谢拓来助威了。笑骂了一句之后,便转入了正题。

“各位袍泽,请听我谢尘一言。”

“哗哗哗!”雷鸣般的掌声骤然响起,声音之大,热烈之空前,差点把谢尘从担架上吓得蹦起来。

“嗯哼!”好不容易,谢尘才将掌声再次压下,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袍泽想必也知道,这一次,谢拓与谢浩之战,争的虽然是天心草,但实际上,真正争的,却是家族中同辈第一天才的名号。那么,我想问一下各位,到底谁才有资格得到这个名号?”

“拓少爷!”台下近千族人一口同声,声音如同山呼海啸。开玩笑,这可是原则……哦不,真金白银的问题!这种时候,谁会站错队?!

“恩!看来大家与我的意见一致啊……”谢尘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么,不知诸位袍泽在此战之中到底支持谁呢?”

“支持拓少爷——!”这一次,呼声更大,人人血脉喷张。即便是大长老一脉的人,此刻也顾不得许多,甚至喊的声音更大,更卖力。

“好!各位袍泽如此同心,我很欣慰啊!”谢尘满面春风,如同神祗般扬了扬手。立即,便有一个心腹家人小跑着抱着一大摞纸张来到台上。

“这些,便是各位在我福利道场所立下的赌约。”谢尘指着那厚厚一摞纸张,台下顿时安静,所有人都目光灼灼。

“我宣布,只要各位袍泽在此次比试之中为谢拓声援助威,那么这场比试谢拓若是胜了,我便将所有赌注如数奉还给各位,若是谢拓不幸落败,我谢尘依旧承认各位的下注,照单赔付!”

“尘少爷万岁!”

台下族人登时欢声雷动,这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欢呼。谢拓赢了,赌本全部返还,谢拓输了,该赔还赔!尘少爷实在是太厚道了!加油助威算什么?最多扯着嗓子喊就是了,就算让他们组成拉拉队上台表演,这些人都绝不犹豫!只要不赔钱,啥都行!

一旁的小胖子谢拓也来了精神,举起拳头振臂高呼:“谢拓必胜!”

众人齐呼:“拓少必胜!”

小胖子大呼:“谢拓天下无敌!”

众人奋力齐呼:“拓少天下无敌!”

小胖子眼珠一转,大呼:“信尘哥,得永生!”

众人疯狂齐呼:“信尘哥,得永生!”

“我擦!死胖子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谢尘躺在担架上满头黑线,助威就助威呗,扯我头上干啥?这要是被老爷子听到了,不扒了我的皮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