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3章 鸟玩意?

第十三章 鸟玩意?

“大长老到——!”

正在比武场上群情激昂,山呼海啸未歇之时,忽然从院外传来一声长啸。大长老的排场果然非凡,人未到,声音却先到了。

闻听大长老来了,场中的声音不禁一滞,随后逐渐化作纷乱的低语之声。

原本在比试之前,族长谢轩一直坐镇比武场。但因为谢尘之事,谢轩早已离开,至今未归。而大长老谢致山则更是为了忙活与谢尘赌约之事,一直没有出现。刚刚比武场中,并没有一个家族高层,所以众人才敢肆无忌惮,振臂高呼。

如今大长老到了,比试也尚未开始,即便是这些人心中惦记着自己那些老婆本,棺材本啥的,却也不敢太过造次。

谢尘也不勉强,眯着眼睛向比武场正门方向看了一眼,随后一挥手带着谢拓走下擂台,满脸尽是和煦无比的笑意。

“呼啦!”一声,场中的族人早已闪开一条通道。大长老谢致山昂首阔步,谢浩与数名家族执事紧随其后,加上贴身随从,十几人傲然走入比武场。

“咦,大长老。族人们看着我等的目光为何会有些怪异的感觉?”高台落座之后,一名家族执事低低的轻咦了一声。

“恩,大概又是谢尘那小废物搞的小把戏。”大长老轻轻点头,显然他也隐隐听到了比武场的呼声,但却并没有得到谢拓感觉到本命灵的消息。

而他也并没有多想,只是沉吟了一下,继续道:“大概是因为我与那个小废物对赌之事,族人们都已经知道了吧。如此大事,他们怎么还能保持平常心?浩儿,你说呢?”

“父亲说的没错!”谢浩的神情可是比他老子倨傲多了,靠在椅背上,微微撇嘴,“乌石镇地处偏远,穷乡僻壤,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屁大点儿的事都要大惊小怪一番,何况是千万两银子的赌注呢?可以理解。”

乡下人?穷乡僻壤?谢浩此话一出,不说周围的几名执事,就连大长老谢致山也是微微皱眉。

这几天来,他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儿子的变化。原本的谢浩,尚且还给人一种正气凛然,进退有序的印象。但自从那晚被自己骂过之后,谢浩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成天把嘴撇的跟歪把瓢一般,动辄张口就是“乡下人,土包子,乌石镇这个破地方”云云。便好似他不记得自己也是在这“穷乡僻壤”生出来的一般。

稍有不顺,对下人便非打即骂,而且下手极为狠毒。三天来,哭着跑到谢致山处诉苦哀求的族人已经超过了两位数。

大概,是临近比试,浩儿心境不稳吧?谢致山心中为自己的儿子找到了理由。毕竟谢浩也只有十二岁而已,骤逢大事,难免会有些异常。

想到这,谢致山吐出一口气,面色稍缓,“浩儿,你对这场比试可有信心?要知道,为父可是将全部身家都押在你身上了哦。”

“信心?”谢浩极为不屑的扫了父亲一眼,嘴角都已经快要咧到耳根了,“我说爹,要我说,你就是太谨慎。这么好的机会,你押银子干啥?就算你押一亿两,那也只是银子啊!这么点钱,够干啥的?”

“这么点钱?!那你的意思是?”谢致山一怔,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个小兔崽子,这可是你老子的全部家底儿啊!

“要是我,我就直接和他赌命!”谢浩阴阴一笑,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狠,补充道:“而且要赌,就赌全家的命!一下子把谢轩那一脉全都给灭了,岂不是干净?”

赌命?!谢致山不淡定了。这还是自己的儿子么?天下哪有儿子让自己的老子去跟人家赌命的?这小子莫不是疯了不成?还他娘的赌全家?你他娘的脑袋被驴踢了啊!若不是一会儿你就要出场比试,老子非揍死你这个不孝子不可!

“爹……”谢浩似乎看出了自己父亲的不悦,大喇喇的仰头一笑,语重心长的说道:“要我说,您老的眼光实在是太短浅了,就只局限在乌石镇这个小地方。您老不是总说,要看得更远么?我谢氏宗族乃是天罗王国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分支家族数十个,那里才应该是男儿扬名立万之处!若是连赌命命这种小事都不敢做,那以后怎么执掌权衡呢?”

目光短浅?看得远?扬名立万?执掌权衡?!我让你他娘的执掌权衡!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把谢浩从椅子上揍飞!谢致山显然怒极,这小子是不是**了?大战将至,你却还在做这种春秋大梦?!想让老子把家底儿赔光不成!不行,今天老子非要把你这小畜生揍醒不可!

“爹!你……”谢浩没想到父亲会在这个时候揍他,不禁一愣,但随后的话却是让谢致山更加怒不可遏。

“爹,你敢打我?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你,你可不要后悔!”

“我擦的!后悔?小兔崽子!打你是为你好!我不打你才会后悔!别跑!让老夫打醒你这小畜生!”

霎时间,右侧看台之上一片大乱。比试还未开始,谢致山与谢浩便为所有族人上演了一幕父子相残。

“咦?爹,大长老那边好像打起来了哦。”左侧看台上,谢尘眨着眼睛,惊异的望向纷乱不堪的对面看台。

“恩,好像是……尘儿!不要转移话题!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拓儿感觉到本命灵的?还有拓儿,你也老实点!这么大的事,你们两个也敢瞒我!”

谢轩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到了左侧看台之上,他心中委实有太多疑惑,当然要第一时间抓住这两个小子,问个清楚。

“嘿嘿,爹……我哪知道您的演技这么好啊?瞒着您,不就是担心您这个坦荡君子心里装不下事儿,让他们发觉么?”谢尘嘿嘿一笑,目光狡黠。

“少废话!什么时候的事!你小子不说,拓儿,你说!”

“恩。”小胖子谢拓瞄了一眼谢尘,颇为老实的说道:“三叔,三天前那场大火您还记得吧?就是那场大火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能感觉到本命灵了……其实这事儿你也不能怪尘哥,要怪,就怪大长老他们太咄咄逼人了。所以尘哥才和我琢磨着要教训他们一下……”

这说辞,自然是谢尘早已和谢拓商议好的。在斗灵大陆上,天灾人祸之后,因祸得福的例子屡见不鲜。这种说法,自然也是最为稳妥的。虽然“担心谢轩不会演戏”云云的借口经不起推敲,但好在二人皆是十多岁的小孩子,想法有些单纯自然可以理解。

谢轩闻言,果然相信。心中虽喜,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轻哼一声:“哼!你们两个小子,瞒得我好苦!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若是再有事情瞒我,我定然不饶!”

见两个晚辈都已经将“事实”说出,谢轩心中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语气放缓,“其实我也并非是不知变通之人,拓儿因祸得福,这本是我们家族天大的好事。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但我也要告诉你们,得饶人处且饶人。大长老虽然与我们不睦,但毕竟都是一家人。稍作惩治是可以的,但不要逼得太紧,明白了么?”

“儿子明白。”谢尘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心中却颇为不以为然。父亲谦谦君子,自然不肯对同族人狠心辣手,但人家却是毫无顾忌。放过他们?难道想要自己找死么?!

此刻已经到了比试开始的时间,负责主持比试的家族执事早已经在擂台上吐沫星子横飞,开始了冗长的讲演。说的,也无非只是家族兴旺,公平对决之类的话。

右侧看台上,大长老也结束了对“逆子”的教训。毕竟一会儿还要登台比试,所以除了第个一巴掌给谢浩脸上留下一片红印之外,其余的拳脚都落在了屁股上。

如今的谢浩,便只能撅着嘴,捂着屁股一步步走下看台,满脸不服不忿的朝擂台走去。

反观小胖子谢拓,此时却是春风得意,也不知从哪弄来的一面镜子。自顾自的对着镜子将本就油光锃亮的头发又仔仔细细的梳理了半天,这才哼着小曲,慢慢悠悠的走上擂台。

擂台上,两个少年相对而立。一个本是器宇轩昂,此刻却是揉着屁股,怨念颇深,而另一个,却是红光满面,笑得无比灿烂。如此鲜明的对比,高下利判。很显然,小胖子一方已经先声夺人,至少在气势上占了上风。

但谢拓似乎对这种领先还不满足,笑吟吟的对着两侧看台和主持比赛的执事施礼之后,忽然把小拳头高高一举!

台下族人条件反射一般高呼:“拓少必胜!”“拓少天下无敌!”

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几乎每一个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般,场面热烈无比,听得人心荡神摇,热血沸腾。

“停!”小拳头一收,四周瞬间安静。

“浩哥!看来这次小弟是天命所至,众望所归啊!咦?浩哥你揉屁股干啥?莫不是痔疮又犯了?”小胖子脸上堆起两座肉山,得意洋洋。

谢浩的目光早已在呼声响起之时变得阴沉无比。不过片刻之后,却是忽然阴阴一笑,神情再度变得倨傲起来,“死胖子,你也只会和谢尘那小废物一起耍些小把戏而已。你以为得到一些乡巴佬的支持,就能让本少爷心乱么?哼哼,尔等燕雀,安知本少爷的鸿鹄之志?”

“鸿鹄?那是啥?”小胖子眨了眨眼睛,随后恍然道:“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一种鸟吧?不过浩哥,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知道你在我面前会感到自卑,但也没必要把自己贬低成一个只会嘎嘎叫的鸟玩意吧?”

“你他娘的才是鸟玩意!死胖子,我他娘的弄死你!”谢浩睚眦欲裂,身子猛然一动,不待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他便已经挥出了拳头!